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疫情下的艺术生态之策展人篇 | 练书法,阅读、写作,等待回到工作本身
2020-04-20 09:14:04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刘军

99艺术网将推出系列专题报道:《疫情之下的艺术生态》,将视角对准艺术生态中的不同从业者和参与者,报道将涵盖:艺术家、策展人、画廊主、拍卖行、批评家,聚焦疫情之下他们的工作与思考。

本期报道,我们将视角对准策展人,听听他(她)们在疫情期间身处何处,在宅的状态下,在思考什么问题,疫情对自己工作造成的影响及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是什么?

身为策展人,他们在策展思路和对展览空间的把握上有什么自己的思考与理解?如何看这场全球疫情大灾难?假设因为疫情今年没有展览策划工作,自己会做其它哪些相关的工作?

鲁 虹

\

由于疫情的突发,合美术馆正在举办的展览只能暂时停掉,面对这种情况,合美术馆做了两方面的措施:首先是在网上发布闭馆信息;其次,发布了关于武汉‘隔离’艺术计划的征集信息,目前主要以官方微信的方式推出,疫情结束之后,将会在合美术馆举办实体展览。

另外,合美术馆全体同仁也在积极的规划接下来的展览,这包括 :由黄立平先生策划的建筑展、@武汉.2020傅中望个展与大师推荐展:郭子个展、介绍与圆明园、宋庄有关的文献展。

\

这个春节我是在武汉过的,本来也是准备利用假期完成上海书画出版社的合同,即于今年四月上交新世纪中国当代艺术史的书稿,所以并没有改变之前的计划。这一阶段,我每天都宅在家,主要是对已经写好了的新世纪中国当代艺术史文字做些修改,其实,这本书已经写了四年多,希望尽快能结束。而在工作之余我还会看看电视、练练书法、拉拉二胡。

疫情结束后,我还是会按原计划做好自己的工作,而且会抽出时间去见见亲朋好友,这次疫情让我更认识到了身边的人的重要性,我会更加珍惜他们!

Karen smith

\

这是件可怕的事,它几乎占领了整个世界,这也很令人惊讶。它显示了世界是多么的紧密相连;同时我们看到的偏见也更加让人震惊。这是我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如此容易变得不理性、如此容易地产生偏见?一方面,随着病毒的传播,我们看到各个地方的社区都在加强防护。但同时,人类对邻居同样仁慈的另一面是对陌生人的敌意。

\

当一切都停滞,处在关闭状态时,我开始在家工作。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工作。在病毒肆虐期间,我把时间花在了写项目、跟朋友聊天、阅读等方面。

\

现在又开始觉得工作很忙了。随着上海的城市生活开始恢复正常,我们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SCoP)开幕了一个新的展览。西安OCAT的一些项目被推迟了,但我们有信心今年晚些时候将恢复对公众开放。

我们将继续等待直到我们得到充分确认一切对公众是安全的,以便恢复我们的全面展览计划,特别是与之并行的教育活动。同时我将继续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来看待艺术,思考所有这些对文化和艺术体验意味着什么,以及在未来如何更好地写作,这些都是保持头脑清醒的有效方式。

王春辰

\

这次疫情爆发可以说是21世纪以来,一场规模巨大,涉及全球的巨大灾难,这个灾难到今天为止大家已经看到它对整个社会经济、文化、日常生活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甚至也使得全球的经济迅速停滞,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也造成了整个社会对疫情所影响的方方面面的一些思索。

\

此外肯定是要思考另一个问题,就是一个社会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化时代,如何再进一步的开展,其实这已经是一个后疫情时代所要面临的问题。比方说由于疫情的爆发造成很多国家经济受到严重的影响,交通中断,物流中断等等。这种情况下,一个国家为了保证社会的安全,生活的正常开展,怎么能够使得这个生产系统更加完善。如果把全球当作一个整体,那么这个问题就是一种解决方案,对全球化,全球贸易这个大的系统进行一个深化改革,这就是涉及到理念上、制度上,往来信息交流上,要达到一个更加互信交流的状况。如果又是各自为政,那么就会造成更大的社会结构的撕裂。

虽然说我们每天看到的是这个疫情的报告,感染人数,死亡人数,但是它影响了整个的面,已经超越了任何一场战争,看起来是一个看不见的病毒,但严重性和对整个社会的冲击,往往还大于直观的战争灾难。整个人类也不得不进一步思考人作为和自然环境的一种关系怎么去处理?

\

一个后疫情时代,大家如何相互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包括企业的运行经济的往来,因为经济已经是跨国,但是国家还是独立,主权还是各自独立,但是经济恰恰是跨国,但是疫情影响了这个经济。这一次疫情爆发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因为从目前来讲已经有各种各样的思想家、哲学家、人类社会学家都在提出他们的看法,要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上,这肯定后续会整合政治、经济,社会团体,也包括这个民族心理、文化传统,在这一点上,我们目前所面临的这场挑战是非常巨大的。

在这个疫情当中,我们还不是单纯的思考一个艺术的问题,那么艺术也是在整个社会系统当中的一个分支。我们也不可能仅仅为了思考艺术而忽略整个社会这种关系的重新调整。我们也可以这样讲,在整个20世纪,艺术与社会的关系就是一个不断被提出和实践实验的一个话题。也是艺术作为在当代社会中所扮演的作用的一个重新思考。所以说今天的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它已经发生了自身的转换。

\

谈到对工作的影响,包括美术馆不开馆,学校封校,但具体工作并没有停下来,还是继续在做日常的展览计划,只不过展览计划和过去相比时间推迟,规模缩小,会有一些变化。但对于在实际物理空间实施的展览,我们依然在做准备。并不是由于这个疫情爆发,所有工作不做了,相反我们会把工作提前做好。疫情肯定要过去,作为正常的社会秩序,生活肯定是要恢复过来。所以我就是在准备各样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个月24号受广东美术馆邀请一个展览会开幕,这些工作也都是在疫情期间完成的。

疫情期间也写了一些文章,也阅读了过去没有时间看的一些书等等。其实还是有很多规划,也包括后面要实施的一些研究项目,都在开展中。

何桂彦

\

这场疫情发展成全球的事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每个人都会有深切的感受。在疾病与死亡面前,希望人类能携手面对,成为一个坚强的共同体。但对于个体来说,日常的生活还得继续,做好自己手边的事情,乐观、积极的面对。

工作计划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比如展览计划全部取消了,一些工作也被迫停下来。但是,疫情期间也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主要是加强阅读和写作。5月中下旬,大学会陆续开学,如果顺利,美术馆也会对公众开放,到时,我们会推出一系列新的展览。

今年的展览都推到下半年了,有至少三个展览是我独立策划的。今年是四川美院建院80周年,学院美术馆这边也会有一些重要的展览。当然,前提是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不要发生二次扩散。

李振华

\

在疫情期间我留在了柏林,然后在这个时间,写东西,思考自己工作上的某些不足,以及做一些自己想做的有趣的一些小事情。欧洲也出现了边境的封锁的情况,交通不便,要求人尽量的待在家。而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不同的区域也不太一样,比如说柏林的市府附近就很安静,大部分是锻炼的人群,我所在的另外的一个区域就比较活跃,大家好像不太在乎这个禁令。文化活动基本上都取消了,或是延迟,之前有一个通知,大概在4月20号左右美术馆,机构会陆续开放,但是现在,就在昨天有新的通知,会延到大概5月初或5月底,小学,机构,还有美术馆都会陆续的开放。

我觉得展览取消或者延迟非常正常的,那么,当然也有我去年年末在深圳坪山美术馆做的『共时』展和在苏州博物馆贝聿铭最后的一个建筑里做的『苏新平——万物是凝固』的展览,也因为疫情的原因,展览的本来应该在2-3月关闭的,展期也被延长了,所以古人讲,福兮祸兮,我想人应该理解,在这个时代,任何事情来的都特别突然,来的可能愈加的猛烈,那么,这个就是人和他所创造的世界之间的平衡关系。希望活着,还是应该活下去,并且找到自己能创造的,与你的身心有关的线索。

\

我自己的策展工作一直围绕着新媒体,现在可以被扩展为文化和科技,或者说科技和文化,会随着时代变,会一直向前,是一个指向未来的母题。这涉及到观看方式,涉及到艺术的历史,但是我选择的历史可能是在杜尚和达达,和68-69年的这个时间的各种文化和社会变迁有关的历史,有延续。而我自己作为一个介入到90年代中期到现在的一个艺术工作者,我更希望我的工作能与我共同成长的艺术家文化工作者一起,留下一些痕迹。所以是不是在疫情期间可能也不重要,在疫情期间,有些事情在构思上可能更清晰,因为有了足够的反思的时间,和独处的空间。我的工作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工作本身就是自己对自我的要求和训练。

朱 朱

\

现在远不是对这场瘟疫下结论的时候。在已经读到的那些文章中,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那篇《新冠病毒之后的世界》大概是我最认同的,但他指出的两个至关重要的抉择:“第一个是在极权主义监控和公民赋权之间的抉择。第二个是在民族主义孤立和全球团结之间的抉择”,可能会演变成未来长久困扰世界的难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所谓抉择的重心恐怕都不会向我们期待的那一侧倾斜。

\

我在疫情期间为刘野撰写了他在大卫·卓拉纽约空间的个展文章,题为《极限阅读》,展览原定在四月份,现在已延迟了,出版物也相应会推后。展览方面,我与OCAT在南京合作的国际公共艺术展进入第三年,开幕时间一般会在11月初,这个展览应该可以确定,另外还有三到四个从去年就开始商量的展览,目前都还没有和机构进行再确认。

对我来说,诗歌写作本来就是一件更为根本的事情,如今的时间正好更多地投入到写作和阅读中,从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慢下来很好,中国这些年的节奏太快了,是心智、心态和体力的剧烈消耗,少一些策展、活动和社交,多一些阅读、思考和日常生活的比重,对于长期从事文学和艺术的创造其实非常重要,当然,前提绝不应该是窗外千千万万的生命正遭受死亡的危险。

卢迎华

\

一方面现在来谈如何认识这场疫情对我来说还为时过早,我们仍然处于疫情之中,危险并未完全解除;一方面我也和许多人一样,面对这么多新的问题,产生了很多认识上的焦虑,我也仍然在尝试理解疫情及其照亮的全球化暗部,和所暴露出的种种新情况。但在日常生活中主要考虑的还是家人和朋友的健康,还有如何在一家人居家工作学习的情况下保持良好的心态,调节好生活和工作的节奏,带着谦卑和耐心面对疫情和现实。

从2月开始,所有的国际国内的旅行都取消了,许多的会议也改为线上的形式,比如2月参加东京艺术奖的评选,看艺术家工作室和与艺术家的交流全部通过线上进行,原计划4月去慕尼黑参加的研讨会也改为网上研讨了。我与刘鼎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共同策划的大型研究性展览“工厂、机器与诗人的话”在去年开幕之后至今无法对外开展。但最主要的影响还是我就职的中间美术馆,至今无法正常开馆,年前开幕的展览无缘与观众见面,尽管我们已经征得艺术家和借展人的谅解和支持延长了展览展期,但目前还没有正常开展的可能性。同时,所有的同事也没有办法同时、正常地到岗工作,这增加了美术馆管理的挑战。在大家无法正常见面交流的情况下要保持团队的士气、动力,建立良好的网络沟通机制和工作节奏等等,这都要求美术馆的管理者对沟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耐心。

\

所幸我们美术馆的所有展览都是自主生产的,所以我们也就将工作的重心完全放在了美术馆的科研上面,增强自身专业训练的强度,投入更多的精力梳理已经展出的内容,细读展览中的内容和艺术家的创作,加大微信内容的生产,加紧编辑我们的多本出版物,更加充分地发挥美术馆在学术研究方面的特长,充盈内部的思考,也为今年要开展的两个大型展览项目进行紧张的研究和筹备工作。就在上周,我们的两本重要的出版物已经送到了印厂,一本是文慧展览的画册,也是文慧三十多年的创作实践的梳理和研究成果,另一本是《中国作为问题——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艺术与思想》系列出版的第一辑。这两本出版物都是我们这段时间的工作和心血的凝聚。

我们的展览一般都需要花很长时间进行研究和考察,所以这始终是我日常工作的内核。同时,我有繁重的写作任务,目前即将完成的近十万字英文的论文,描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形成和社会主义遗产对其的持续影响,这是我过去四年来的一个主要工作内容,目前也即将告一段落。我很期待能有时间进行阅读,在这个写作的过程中产生了许多的新问题,我需要回到阅读和思考之中去学习,不管有没有疫情,这都将是今年下半年的节奏。

编辑: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