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线上选购艺术品是艺术市场的未来吗?
2020-05-15 08:57:37 来源:99艺术网 刘军/综合编译 

从早先香港巴塞尔开启线上观展选货模式后,艺术圈很多人都在开始谈论数字化:一种新的艺术品销售规范。

豪瑟沃斯画廊创始人沃斯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这表明我们的客户在使用它。”事实上,许多交易都是通过画廊自己的虚拟平台进行的,这反映出蓝筹股经销商近年来在网上开辟了更多实质性空间所获得的回报。

\
Lorna Simpson, Chicago, 2020. © Lorna Simpson. Photo by James Wang.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埃琳娜·索博列娃则表示,多年来,我们经常通过PDF和JPEG格式销售作品,并将“在线观看室”视为一种自然的进化。她补充说,她担任在线销售总监的大卫?兹维尔纳(David Zwirner)是2017年第一家推出在线观看室的商业画廊,她强调“在线空间已成为画廊整体战略的核心要素。

索博列娃说,我们把它们规划成一个实体画廊空间,展示策划的展览范围从历史展览到当代顶尖艺术家的新作品首发,她列举了许多优势,从消除新手收藏家对首次购买艺术品感到紧张的“恐吓因素”到提高价格透明度的问题。

沃斯则表示在巴塞尔香港的线上观展室,所有作品都以价格或价格范围展示,这一举措吸引了新的收藏家。收藏家们声称,只有在线技术一流,而且自己事先已了解艺术家的作品和实践的情况下,线上观看模式才能成功。

伦敦的收藏家克里斯汀?莱维特(Christian Levett)说,如果你正在欣赏一位你已经很熟悉的艺术家的作品,并且在作品的正面和背面都提供了非常高分辨率的图像,并附有极其详细的状况报告,那么这些房间就非常棒了。

\
Catherine Opie Rainbow Falls #2,2015 Lehmann Maupin

迈阿密的收藏家丹尼斯·斯科尔(Dennis Scholl)指出,画廊必须以尽可能好的方式展示作品,他迄今为止看过的“最好的展示之一”是佩斯画廊自己的展厅里陈列着萨姆·吉里亚姆在日本厕纸上画的一组四幅水彩画,每幅售价18万美元。

美国艺术家安吉尔·奥特罗(Angel Otero)的作品《无题》(Untitled)(2019年)在巴塞尔艺术线上观看室与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合拍(价格区间为5万至10万美元)。

“考虑到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我认为或许(观看室)是必要的。奥特罗说,但我创作作品的初衷并不是想让人们以这种方式来欣赏它,接受这种新的现实有点悲哀。但他乐观地认为这样的新平台能够带来更便捷的观看艺术的方式。

像许多其他艺术界的人物一样,他相信看到一幅画的物理行为是最重要的。“我仍然坚持这样一个浪漫的想法:站在一件艺术品面前谈论它是无价的。”

冠状病毒危机是否是艺术市场的一个转折点,以及它对所有数字化事物的处理方式,还有待观察。纽约的艺术顾问尼拉尼·特伦特(Nilani Trent)坚决认为,在一个健康的市场中,在线观看室不会取代艺术展。

\

上周,纽约Frieze首次开启了线上虚拟展会(持续至5月15日)。在5月6日的展览预展开始后不久,便有画廊反馈,仅从第一天开始,豪斯沃斯的销售额就达到了六位数甚至七位数,超过500万美元。

弗里兹纽约的负责人洛林·兰道夫说:“与去年在兰德尔岛举行的VIP预展的前15分钟相比,今年在VIP预展的前15分钟,我们有更多的人在网上登录。

纽约Frieze在线产品的定制功能试图重现藏家亲自观看和购买艺术品的亲密感,包括应用程序中的增强现实功能,以及允许用户在自己的空间放置二维作品。

另一个更类似于电子商务体验的新颖功能是,利用大多数参与经销商对透明定价的支持,能够按介质和价格(以及按艺术家性别,不太成功)筛选艺术品。

\
Adam Pendleton, Untitled (OKOKOKOKOKOKOKOK), 2019-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ace

佩斯画廊(Pace Gallery)的高级主管萨曼鲁贝尔(Saman Rubell)表示:“价格透明度在我们的在线平台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佩斯画廊在展会预展的第一天就公布了13项销售额。“我们在整个在线展览中都采用了这种做法,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它设定了信任和可访问性的标准,从而可以与问询者进行深入和丰富的对话。”

Acquavella画廊的10幅作品在艺博会的虚拟展台上,包括可能是本届博览会最昂贵的作品:一幅金丝雀黄的画,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最有价值的《无题》(VENUS 2000 B.C.)1982,定价550万美元。截至周一下午尚未售出,但Acquavella找到了一位买家,加纳雕塑家 El Anatsui,出价150万美元。

\
El Anatsui, Metas III, 2014.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cquavella Galleries

南非古德曼画廊(Goodman Gallery)的老板兼总监莉莎·埃瑟斯(Liza Essers)说:“我们的大部分销售都是通过与藏家对话进行的,这些对话并不是从线上观看室这一平台开始的;不过,博览会确实为收藏家们创造了确认销售的动力和紧迫感。

\
Yinka Shonibare CBE, detail of The African Library Collection: Writers, 2020. Photo by Anthea Pokro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oodman Gallery.

展会开幕当天,该画廊将银卡·肖尼巴雷(Yinka Shonibare CBE)的雕塑《非洲图书馆藏品》(2020年)以8.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欧洲收藏家。埃塞斯说:“售出的作品价格大多在10万美元以下,占画廊在弗里兹博览会上收入的15%-20%。”。

文章部分编译自artsy,Apollo magazine

编辑: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