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博物馆抗危机能力哪家强?疫情是一场“试金石”
2020-05-26 10:26:21 来源:Artsy官方 

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持续,美国各地的艺术博物馆都在争先恐后地出台措施,迅速应对不断变化的形势。各种规模的艺术机构都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危机何时能消退还没有明确的日期。它们被迫关闭大门,在维持为社区服务的使命的同时,又要在收入有限的前提下,对人员和策展项目做出艰难的决定。

虽然博物馆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但它们的应对能力却大相径庭。小型博物馆的前景似乎尤为严峻。根据美国博物馆联盟(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的估计,为应对 COVID-19,全国范围内的博物馆纷纷关闭,每天至少损失3300万美元。多达30%的博物馆——主要是那些小规模和农村社区的博物馆——在没有紧急财政援助的情况下将无法重新开放。尽管上个月通过的 CARES 法案已经为文化机构拨出了2亿美元的救济款,但这一揽子计划仍无法改变许多文化机构在生存边缘挣扎的局面。

有人将 COVID-19 称为 “平衡器(equalizer)”。然而,这场流行病只会暴露和放大美国现有的不平等,包括博物馆界中的资源不平等——说到底,博物馆也是等级结构的化身。

“资金支持马上就来,而且力度很大”

\
Exterior view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2020年3月,当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对外宣布,这家著名的博物馆预计将面临至少1亿美元的资金缺口时,这场大流行病对艺术的灾难性影响开始毫不留情地展现在众人眼前。作为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在这场健康危机中为无数文化机构树立了榜样。但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博物馆能够拥有大都会博物馆这样优良的财务状况——它的捐赠源源不断,董事会的成员手头也很宽裕。此外,通过在全面封停前开始向州外观众收费,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收入完成了一次飙升。

在病毒爆发前,大都会博物馆便预计,今年的赤字将高达300万至400万美元。但即便如此,与大多数博物馆相比,大都会博物馆仍能更好地应对这场难以预测的风暴。该博物馆的运营预算超过3.2亿美元,拥有36亿美元的捐赠资金。虽然每月的工资支出约为1600万美元,但到目前为止,大都会博物馆已经成功躲过了裁员或停职的痛苦。该博物馆还承诺在5月2日之前支付2200名员工的工资,并且还没有任何减薪的计划——其最高薪酬的高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魏斯(Daniel Weiss)的工资高达95万美元。

\
Portrait of Max Hollein by Eileen Travell. 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为了维持运营成本,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已经建立了一个约5000万美元的紧急基金,大都会馆长马克斯·霍来恩(Max Hollein)则将其称为“衍生基金”(spinoff funds)。这些资金不受限制,通常会被用于购置艺术品、展览策划以及筹措教育活动。霍来恩说:“我们认为,这项资金现在并非我们的优先选项,而且可能在近期内也不会被率先考虑。我们可以重新分配基金的资源,从而让机构本身免于受苦,同时也确保我们的观众不会明显感觉到少了些什么。”他还强调,博物馆也从私人那里得到了帮助。“我们的受托人挺身而出,希望能够帮助我们挺过这场危机。这种资金支持马上就来,而且力度很大。”

霍来恩预计,至少在未来18个月内,观众人数都将明显减少。但与此同时,本地游客的占比将有所增加(去年,该馆有28%的游客来自国外)。

“在谨慎与进取的抉择中,我们张弛有度”

\
Exterior view of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Photo by Howard Agriesti. Courtesy of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克利夫兰美术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原定于3月14日举办一场罕见的拉美画展。但在俄亥俄州州长决定关停学校后,美术馆决定对外关闭大门。大学圈(University Circle)的骨干班子现在维持着校园的运作,而高级领导层正忙于重新起草日程和预算。目前所有的计划都被取消,预计将持续至6月30日。

该美术馆2018-19财年的运营预算为5710万美元。预计到6月底财年结束时,克利夫兰美术馆的资金缺口将超过500万美元。受到金融震荡的波及,该馆已经相应地削减了工资待遇。美术馆目前裁掉了所有非全职员工(占其约470名员工的30%左右)以及数名参与工会的员工。所有非工会的全职员工也都被迫降薪,这相当于他们每周的工作时间减少了5个小时。

\
Portrait of William Griswold by Rob Muller.Courtesy of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Roberto Matta, Castronautes,1965. © Artists Rights Society(ARS), New York. Courtesy of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我们认为,美术馆目前必须采取一些行动来减轻财务的冲击,”董事兼总裁威廉·格里斯伍德(William Griswold)说,“我们在闭馆后的前两周,对美术馆的员工做到了全额的补偿。但长远来看,这样的政策是难以为继的。我们仍然面临着收入的大幅缩减。”虽然博物馆已经收到了 “几个非常棒的礼物,其中包括捐赠者主动倾囊相助的礼物”,但格里斯伍德表示,他对依靠私人捐助仍然保留“谨慎乐观”的态度。他说:“我们有一群很棒的、忠实的观众,但与以往相比,每个人都感到囊中羞涩。而事实确实如此:从账面上看,大家手头上比往日都紧了一些。”

格里斯沃德还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为博物馆最终重新开放制定方案。他预计参观人数将下降到平时的30%,直到重新开放一年后才会恢复到往年的水平。

“我正在规划五种不同的财务方案”

\
Martin Creed, Work No. 790: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ALRIGHT, 2007, on the exterior of 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Detroit. 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Detroit.

自从3月23日密歇根州州长宣布了居家隔离的政令后,埃莉西亚·博罗维-里德(Elysia Borowy-Reeeder)就一直在不停地工作。这位底特律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D)的执行董事兼首席馆长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她既要检查已经关闭的博物馆,又要组织紧急筹款活动,还要填写申请联邦援助的文件,平衡各方所需。

这些天来,博罗维-里德作为仅剩的五名员工之一,帮助管理着这个小而精的艺术机构。和许多其他博物馆一样,MOCAD 也被迫裁员,但它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在22名全职员工中裁掉了17名。博罗维-里德现在正等待着从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中获得贷款,这样她就可以重新雇用所有的员工。作为密歇根州首批获得这笔贷款的非营利组织之一,MOCAD 现在正在向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申请救济,为不确定的未来做准备。上个月,MOCAD 还发起了一项倡议,通过销售底特律艺术家的作品来筹集资金,而销售利润的一半将回馈给提供艺术品的艺术家。

\
Portrait of Elysia Borowy-Reeder. 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Detroit.

“仅为2020年,我就模拟了五种不同的财务状况,”博罗维-里德说,“一个是7月重新开馆,另一个是8月开馆,再一个是9月开馆。此外,如果我们连续保持社交距离18个月,又会如何。最后,如果病毒在秋天卷土重来,我们的财务将会面临什么问题。每一种情况都有相应的压力测试。”

前路漫漫

和许多其他行业一样,博物馆的重新开放将是一个缓慢而渐进的过程,而届时的大环境也将今非昔比。规模较大的艺术机构拥有公司的架构、充裕的储备,或许在社交媒体上还有着不俗的影响力,这些机构重新开馆的难度会比较小。更容易受到冲击的是中小型博物馆,但它们往往也是周边社区重要的社交、集会场所。

编辑:

标签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