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疫情期间暂时关闭了12间画廊的高古轩在忙什么?
2020-06-03 09:44:25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刘军

英国卫报曾在一篇报道中这么形容高古轩画廊:高古轩是艺术世界里的星巴克。

这个形容也的确并不夸张,打开画廊的网页,点击Locations,会出现满满一屏幕的画廊分支地址,每三个一排,下拉鼠标到底,足足六排,总计十八家。

高古轩,这个画廊帝国的掌舵人今年已经75岁了。

\
Gagosian with collector Daniel Wolf, 1994 PHOTO: COURTESY OF JEAN PIGOZZI

高古轩说过没有人真的需要一幅画。它是你为之创造价值的东西,而不是你为公司创造价值的东西。

一件物品的价值是一种集体信仰的行为,维护这种价值体系是交易商的工作之一,不仅仅是进行交易,还要确保重要的艺术品让人感到重要。

比如为一家对冲基金巨头买了一幅毕加索(Picasso)的画,在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中胜出。或者在他位于麦迪逊大道画廊(Madison Avenue gallery)地下的Kappo Masa餐厅里,亿万富翁和名人坐在柔软的长椅上尽情享受,在生意好的时候,一卷寿司可能要卖到240美元。

但高古轩并没有这样做——在疫情期间没有。就像很多纽约人一样,他与社会保持距离。只是他现在住在汉普顿。

好斗的商人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高古轩一直在这座由查尔斯·格沃斯梅(Charles gwathey)设计的现代主义堡垒里经营着他的帝国,而他在全球各地从香港到洛杉矶的18家画廊却很多处于关闭状态。

他本人喜欢自己的艺术作品,而且仍在使用黑莓手机,他正在努力应对市场的新现实:现在大多数销售都是通过电子方式实现的。客户心烦意乱,交易量暴跌。

\
In Versailles with Takashi Murakami, 2010 PHOTO: COURTESY OF JEAN PIGOZZI

在过去20年里,他的“巨型画廊”(mega gallery)商业模式一直处于艺术市场全球扩张的最前沿。这场新冠疫情让这个规模达640亿美元的行业陷入瘫痪,画廊和博物馆关闭,拍卖会和艺术博览会推迟或取消,无数展览取消。坐飞机旅行的艺术世界面临着一个问题:谁将生存下来,新的常态会是什么样子?

对高古轩来说,赌注尤其高。

画廊雇佣了近300名全职员工,拥有超过17.5万平方英尺的黄金地段优质房地产。

还有来自55岁的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等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他对在线平台的早期投资在封锁期间获得了回报,创造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销售额。

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在曼哈顿切尔西区(Chelsea)新建的八层商场,让高古轩的旗舰店相形见绌,后者曾是纽约艺术区最大的空间。

\
Gagosian in 2005, unwinding with two of his artists, Richard Serra (left) and Jeff Koons. PHOTO: COURTESY OF JEAN PIGOZZI

高古轩从上世纪70年代在洛杉矶一个停车场卖海报起家,成为艺术界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拥有客户的所有奢侈品:豪宅、一架私人飞机和令人羡慕的个人艺术收藏。

“我的旅程不同于其他一些大型画廊,因为我是白手起家的,”高古轩说。“我没有家族的生意。我从未在其他画廊工作过。

我从未在拍卖行工作过。所以,我天生就是一个幸存者和一个好斗的商人,也许在这个时候,这很适合我。”

关注客户

到目前为止,画廊暂时解雇了兼职人员和带薪实习生,但高古轩意识到,可能必须做出更艰难的选择。

“你想保持你的业务健康,”他说。“如果你只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那你就太蠢了。”75岁的高古轩明白,客户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即使是活跃的收藏家,购买艺术品也不是首要任务。他们现在还有其他顾虑。”

\
Brice Marden

高古轩说:“总有买家在某处购买一件杰作。他回忆起自己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拍卖会上买下了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布莱斯·马登(Brice Marden)和克里斯托弗·沃尔(Christopher Wool)的三件重要作品。

但高古轩担心,如果其他人注意到他对这件作品的兴趣,一场竞购战就会发生,所以他谨慎地以底价向拍卖人出价。

保持乐观

一些高古轩的画廊开始重新开放,包括本月晚些时候在香港和巴黎的画廊,但在艺术博览会上销售将更加棘手。当巴塞尔将时间从6月改为9月,高古轩对此表示怀疑。

“他们是靠门票和参观人数的,如果我幸运的话,我可以在电话里卖掉一幅画,但艺博会是参与性场所,这意味着你有人群,我认为人们在一段时间内不会适应人群。”

\
A 2013 portrait of Gagosian by David Hockney
PHOTO: DAVID HOCKNEY "LARRY GAGOSIAN, 28 SEPTEMBER - 3 OCTOBER" 2013 ACRYLIC ON CANVAS 48 X 36" ? DAVID HOCKNEY PHOTO CREDIT: RICHARD SCHMIDT

但高古轩眼光长远,仍然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一段时间内还会很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赚钱或创作一幅伟大的画作。”

在很多人眼中,今天的“艺术”都是关于钱的,这就像买了一只热门股票,买的人希望它的价格一路飙升,却不关心这是哪家公司的股票。对于什么是“好的”或“伟大的”艺术,没有客观的衡量标准。

做配对生意

基本上,高古轩与金融世界有更多的共同点,他致力于创造一个艺术投资市场,并将艺术家的艺术作为投资产品出售。

高古轩的独特才能之一是创造复杂的棋类交易,提供比现金更有吸引力的元素。黑石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Stephen Schwarzman表示:“他就像一名大宗交易员,他是做配对生意的。”

\
Twombly

例如,当Schwarzman为他的公寓寻找一幅罕见的托姆布利(Twombly)“黑板”画时,“拉里在韩国找到了一个拥有作品的人,但那个客户发现了另一幅更大、更重要的画,”Schwarzman说。于是那个人卖掉了自己的画,从拉里那里买了另一幅。

这是典型的拉里·高古轩的方式——每个人都很开心,然后拉里赚了很多钱。“他找到了一种平衡,既能在价格和曝光率上吸引他的艺术家,又能让他的收藏客户满意。”

\
Jenny Saville

大部分高古轩画廊巨大的展示面积对任何艺术家来说都有点吓人。

英国画家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就是其中之一,但她很享受这个机会。萨维尔从1999年开始就同高古轩一起工作。“我一直想画大画,但没有足够的资金。拉里从来不会说“我卖不出去,它太大了”这样的话。

当被问及未来时,高古轩笑着说,“高古轩将永远继续下去!”他已经开始实施结构改革,以帮助画廊在21世纪继续经营下去。

不过他说,“在这个行业里,这并不容易,因为它很大程度上关乎我,或者那个我,是谁。”

至于高古轩的个人艺术收藏,包括从沃霍尔(Warhol)到蒙德里安(Mondrian)的作品,有些人认为价值10亿美元,但他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高古轩说:“我真的拥有非常棒的艺术收藏,我也可以很快卖掉大部分股份,赚很多钱。但我希望我能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卖掉它,因为收藏它们花了我很多时间,如果能看到它存在于其他什么地方,那倒也非常好。”

编译自 Bloomberg:The Art of Larry Gagosian’s Empire

WSJ:The Art of Larry Gagosian’s Empire

编辑: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