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10位艺术家与我们探讨: 描绘“酷儿”爱情为何如此重要
2020-06-08 09:16:17 来源:Artsy官方 

“艺术家之所以描绘酷儿爱情,是为了声援与他们有联系或相关的个体,”艺术家扎那利·穆赫里(Zanele Muholi)说。“所有那些被剥夺了爱的权利的人,他们的存在通过艺术的方式,得到了颂扬与承认。”

穆赫里是众多当代艺术家中的一员。她的作品挑战了艺术史上对爱情的狭隘描述,这种叙事多以异性恋为本位,且由白人主导。无论是摄影师、具象画家还是雕塑家,如今的艺术家们都在打破人们对爱情的固有看法,不再将爱情拘泥为某种特定的表现形式。与此同时,他们还在这个过程中为 LGBTQ+ 社区带来了更高的能见度。艺术家们对爱情的描绘——无论是情侣、朋友的聚会,还是对自爱和欲望的表达——不仅具有历史意义,更为许多追随他们脚步的年轻人提供了支持。

为了纪念今年的 “骄傲月”,我们联系到了数位来自 LGBTQ+ 社群的艺术家,他们用艺术对 LGBTQ+ 的爱情作出了诠释。我们向他们询问了创作这些作品的重要意义,追问了灵感的来源,并进一步探究他们希望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在下文中,我们将分享他们的回答,并呈现他们对“同志骄傲”的个人思考。同时,你还可以在 Artsy 网站上的 “Portrayals of Queer Love ”栏目中探索更多他们的作品,并感受其他当代艺术家对 LGTBQ+ 爱情的表达。

\

\
Cajsa von Zeipel, Passing Through Kicking Legs, 2014, Andréhn-Schiptjenko.
Cajsa von Zeipel, Blind-man's Bluff, 2014, Andréhn-Schiptjenko.

\

我早期的雕塑作品,关注的是女孩们一起体验快感的场景。然而我逐渐意识到,观众看待我作品的角度,有的时候是“女女”(girl-on-girl)的、色情的。我的作品并没有被视为酷儿或同性恋的表达,而这让我惊讶万分。因此,我决定深入研究女孩们的外表。这是我在艺术创作中仍在处理的问题——雕塑需要什么样的特质,来向观众表达酷儿的主题?如何能在不刻画性爱场景的情况下,成功地将这种酷儿性表达出来?我不知道在探究的道路上是否一直成功,但这确实是让我留在工作室的原因。

\
Cajsa von Zeipel, detail of Four Cats,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ompany, New York.

“骄傲游行”至关重要。人们相聚于一处,庆祝诸如爱情之类的基本事物,这种简单的美感令人惊叹。时至今日,它总是让我想起两年前,我与妻子在骄傲节期间结婚的情景。我们在瑞典成婚,很多美国的朋友都亲临现场。能在异国他乡与我们的亲朋好友共同庆祝,那种感觉十分美妙。只在那一日,同性的爱情成为了常态。

\

\
Catherine Opie, Idexa, 1993, Postmasters Gallery.
Catherine Opie, Julie & Pigpen, 2012. © Catherine Opie. Courtesy of Regen Projects, Los Angeles, and Lehmann Maupin, New York, Hong Kong and Seoul.

我认为,表达爱,就意味着出柜。就像在公众场合,情侣们会通过牵手来表达爱意一样。大胆地、公开地表达爱,这正是异性恋社会中所发生的事情。那么,我们又缘何要自我噤声呢?爱就是爱。

如果我们不把这些表达爱的行为表现出来,那未来想要出柜的孩子们又如何去见证、拥有这种视觉文化呢?我很自豪自己成为了酷儿社区的一员,也很高兴能在一个重要的公共层面上拥有自己的声音。很多人找到我,并对我说:“2008年,那时我才14岁。我看到了你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展览,它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没有(酷儿的)能见度,人们便无法凭空对自己固有的思想、欲望展开异于往常的想象。

\

\
TM Davy, Wolfgang at The Bay Side, 2019, Van Doren Waxter.
TM Davy, Sam, 2019, Van Doren Waxter.

\

历史曾像斩断杂草一样抹去了同性的爱情,这让人感到哀伤。虽然如此,身后时空中翩然出现、令人激动的同性秘密,依旧让我爱上了绘画创作。即便是古老的祭坛装饰品,也向我投来渴望同性的眼风。掩藏在仇恨之下盛放的鲜花,为符合社会规则将自己的才华转化,促使了其他力量的成长。那些骄傲的基佬先辈们不惧时代的严酷与桎梏,毅然吐露自己的心声,对此我心存感激。他们努力抗争,在保全自己性命的同时也尽力与他们的爱人厮守。这场奋斗的遗产,让今日的我们或许能够迎来应许已久的春天:我们必须相信自己,然后去爱。

今年六月,我逃离了布什维克(Bushwick)的新冠隔离区,来到了火岛(Fire Island),有幸置身于掩映在翠绿中的同性恋之乡。我从街对面的工厂里买了些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的幸运饼干。我们的第一块幸运饼干里写着:“幸福不是欢愉,而是胜利。”愿我们能确保这些“华丽”的先辈们安然无恙、欢乐无忧。

\

\
Hilary Harkness, Arabella and the General, 2020, P.P.O.W.
Hilary Harkness, Permission Granted (Francis and Harriet), 2019, P.P.O.W. 

\

尽管主流媒体上多了一些 LGBTQ+ 的故事(例如爱情故事之类),但我依旧难以摆脱长达数个世纪的异性恋霸权——艺术与历史皆是如此。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自己的历史仍然被掩藏。

最近,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则特殊的故事上,并将种族和阶级的元素加入其中。这件作品最初是写给我非裔妻子的情书。它讲述了美国内战和重建时期,富裕的非裔兄弟姐妹们与生活达成妥协的故事。那个时代与今日美国的现状遥相呼应,而特定的历史背景给了我回旋的余地,让我可以通过虚构的形式来表达真实的情感。

\

\
Kyle Dunn, False Start, 2020, P.P.O.W.
Kyle Dunn, Bolt, 2020, P.P.O.W.

纽约市的骄傲游行有一种中世纪的游街感,而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即使作为一名已经出柜、为自己身份骄傲的成年人,在公共场合,我还是会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下意识的自我审查。我们行走、说话的方式都被社会规范,对秀恩爱感到天然的紧张。在骄傲游行上,这一切都得到了松绑,我们的身份得到了肯定。

\

\
Paul Mpagi Sepuya, Darkroom Mirror (_2070 063), 2017, Team Gallery.
Paul Mpagi Sepuya, Figure (0X5A09 18),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Vielmetter LosAngeles Projects.

和我所有的作品一样,《人像(0X5A0918)》(Figure, 2019)的灵感来自于友谊和欲望的纠葛,也来自于对同性恋友谊中这种复杂性的开放态度。在这部作品中,我特别思考的是黑人间的友谊和爱情,也探讨了在白人主导的空间里,如何去驾驭这种复杂性的问题。这些复杂化的因素既可能是制度性的,也可能广泛存在于我们的个人历史中。这件作品就是要重申这种联系。

\

\
Sunil Gupta
Untitled #7 from the series 'Pretended' Family Relationships, 1988/2020, Hales Gallery.

我在前互联网时代的印度长大,那时同性恋还毫无能见度——不只在视觉上是“透明”的,甚至没有任何人愿意谈论这件事。因此,作为一位年轻的青少年,我既没有信息、也没有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说出我究竟是谁。在西方,我终于遇到了同性恋的解放运动,体验到了同性恋的能见度,但其适用对象仍是主流的白人群体。在英国的艺术学校,几乎不可能谈及同性恋题材,更遑论亚裔或非裔。在艺术史上找到少数族裔的定位自此成为了我的使命。

\
Sunil Gupta
India Gate, 1987/2020, Hales Gallery.

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参加骄傲游行活动,先是在70年代初的蒙特利尔,然后是在伦敦,最后,我成为2008年首批将 “骄傲节”带到新德里的组织成员之一。对我来说,骄傲节意味着社区行动以及能见度。

\

\
Gisela McDaniel Look back/Look forward, 2020, Pilar Corrias Gallery.

\

我的作品主要以黑人、原住民、有色人种妇女(BIWOC)以及非二元性别社群为重点,关注他们的自爱与心灵创伤的愈合。作为一位性暴力的幸存者,同时也是一名散居国外的查莫罗(Chamoru)原住民艺术家,自爱和疗愈既成为我自身生存的关键,也让我在创伤后找到共情、尊重和骄傲的能力。

我的艺术实践总是从采访创作对象开始。虽然创伤往往是故事的一部分,但讲述故事的人所表现出的坚韧不拔,成为了我创作中最珍视的事物。我不仅听到,而且还能够亲眼目睹他们的故事。无论是我的同龄人、我的邻居,还是那些与我分享他们的故事之前并不熟知的陌生人,都成为我刻画“韧性”的灵感来源。

\

\
Matthew Stone, Combined Effort I, 2018, The Hole.
Matthew Stone, Joining Technique (Circle), 2012, V1 Gallery.

我认为酷儿的爱情与所有人都有关系,但我不认为,它是我在作品中描绘的一个明确的主题。我将“酷儿性”视作一个框架,试图去理解什么是真爱,而又是什么阻碍我们去了解真爱的温柔。

多年来,我无法说服自己参加一个以“解放”自我标榜,在现实中却与资本主义“同床共枕”的活动。但几年前,当我置身于“伦敦骄傲节”(London Pride)时,却被它纯粹的快乐所震撼。我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愤世嫉俗,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在街上好好跳上一场。但我还是很讨厌资本主义。

\
Zanele Muholi, Xana Nyilenda, Los Angeles, 2013, Yancey Richardson Gallery.
Zanele Muholi, Apinda Mpako and Ayanda Magudulela, Parktown, Johannesburg, 2007, Stevenson.

我希望传达的是:爱就是生命,生命就是爱。因此,让我们都做自己吧。我们有权利共存,不惧迫害,勇敢记录我们的现实。

对我来说,“骄傲节”既是个人的,也是政治的,它是 LGBTQIA+ 成员唤醒意识的发声平台。它不仅涉及酷儿的能见度、庆祝生命,也纪念逝者,以及一切因各种原因不能做自己的人。

编辑: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