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一家餐厅最好的佐料,是艺术品
2020-07-30 10:40:12 来源: Artsy官方 作者:Alina Cohen

\
Installation view of artworks at Quince. Courtesy of the Tusks.

米其林餐厅老板和摄影收藏家迈克尔·图斯克(Michael Tusk)对自发和偶然的收藏情有独钟。这位旧金山米其林三星餐厅“木梨”(Quince)及其姐妹餐厅“小木梨”(Cotogna)的主厨和老板表示,他走进厨房的时候常常“并不抱有什么特别的期待”,但当天犯下的一个错误,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宝贵的起点,让他去演绎和发挥。

最近,图斯克将这种创作理念带到了自己的业余摄影中。在封锁期间,他拍摄了自营“新鲜农场”(Fresh Run)的苹果树和夏季瓜果植物,“木梨”和“小木梨”的水果、蔬菜和鲜花都来自那里。图斯克开玩笑说,他一直在与“内心的沃尔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交流。

在他的艺术收藏中,图斯克也追求同样的惊喜。他和他的生意伙伴及妻子林赛在他们的餐厅里布置了一些摄影作品,从诡异、“偷拍摄影”(candid photography)风格的肖像到令人陶醉的静物画,应有尽有。其中展出的艺术家包括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李·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理查德 · 利诺伊德(Richard Learoyd)和康迪达·赫弗(Candida H?fer)。

\
Portrait of Lindsay and Michael Tusk. Courtesy of the Tusks.

图斯克表示,在“木梨”和“小木梨”餐厅,这些艺术作品可以让人体会到他们夫妇二人的 “个性”。除了 “盘子里的东西 ”之外,还有一种额外的用餐体验。收藏也给这对夫妇提供了独特的机会,来支持和反哺当地的艺术社区。

图斯克在一个收藏家的家庭中长大。他回忆道:“我小时候就常常被拖到博物馆,通过各种形式接触到艺术。”图斯克在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期间修习了美术专业课,这进一步加深了他的鉴赏力。他跟随伯纳德·马托克斯(Bernard Mattox)学习陶瓷,不仅结识了这位老师,也购买了他的一件作品。为了建立起自己的收藏,图斯克经常向他所认识的艺术家们寻求帮助。他说:“这是收藏的一大好处,你既可以了解艺术家,还可以问他们一些问题。”

然而,在刚开始做厨师的时候,图斯克觉得自己并没有足够的钱去购买那些在画廊和博物馆看到的艺术作品。他表示:“终于有一天,我对自己说道,‘是时候让过分的谨慎随风而去了’。如果我看到了我喜欢的东西,我就会想办法去得到它。”他最初是出于价位的原因被摄影作品吸引,并欣然接受了按揭付款的方式。

\
Candida Höfer Biblioteca do Palacio dos Marquese de Fronteira Lisboa I, 2006. Courtesy of Rena Bransten Gallery, San Francisco, CA.

在开餐厅之前,图斯克曾为重要的视频艺术收藏家帕梅拉(Pamela)和理查德·克拉姆里奇(Richard Kramlich)夫妇提供餐饮服务。他借此结识了多位艺术家和画廊主,并与克里斯托弗·埃蒙(Christopher Eamon)建立了友好关系。埃蒙是一位策展人和作家,他一边为克拉姆里奇夫妇提供艺术咨询服务,一边也开始着手为图斯克提供建议。在埃蒙的指导下,图斯克购买了包括亚当·弗斯(Adam Fuss)、吉特卡·汉兹洛娃(Jitka Hanzlová)、南·戈尔丁(Nan Goldin)和格雷戈里·克鲁德森(Gregory Crewdson)等艺术家的作品。

图斯克最早购买的作品之一,是萨利·曼 “直系亲属 ”(Immediate Family)系列中的的《野餐》(Picnic, 1992)。这幅没有摆拍的作品完美地呈现了图斯克作为餐厅老板的最大兴趣:三个孩子在大自然中享受着美食的快乐。图斯克花了几年时间才买到这幅作品,并通过每次几百美元的方式分期还清。作为一位曾在新奥尔良就读男女混校的学生,萨利·曼对美国南方的呈现让图斯克倍感亲切。2000年左右,图斯克开着彭斯克的租赁卡车,带着这幅作品横跨全美。他决定在弗吉尼亚州稍作停留,这是萨利·曼居住的地方。图斯克在一家咖啡店里偶遇了这位摄影师,但他非常尊重她的隐私,并没有敢于上前搭话。

\
Hiroshi Sugimoto. Teatro dei Rozzi, Siena, 2014. Fraenkel Gallery.

近年来,图斯克在艺术家本人身边变得更加自如。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杉本博司和理查德 · 利诺伊德都曾到访过“木梨”餐厅,利诺伊德甚至还和餐厅员工谈起过他的艺术实践。他阴郁风格的肖像摄影《南希的花裙》(Nancy flowered dress, 2011)挂在其中的一面墙上。图斯克还悬挂了杉本博司的三幅作品——一幅名为《拉科克修道院七人组,1844年4月》(Group of Seven at Lacock Abbey ,April 1844, 2009),是调色的明胶银盐摄影作品;一幅名为《锡耶纳的罗兹剧院》(Teatro dei Rozzi, Siena , 2014),呈现了一座空荡荡的剧场;最后一幅名为《透视画,南乔治亚州的鸟类》(Dioramas, Birds of the South Georgia ,2012),作品的画面被企鹅占据,描绘了后人类世时代(post-anthropocene)的幻想景观。

图斯克说:“当我小时候去自然历史博物馆时,我总是对那些立体透视模型特别感兴趣。”

\
Installation view of Richard Learoyd,  Nancy Flowered Dress, 2011 at Quince. Courtesy of the Tusks.

“木梨”餐厅的一些作品最开始是从旧金山的 Fraenkel 画廊借来的,图斯克夫妇与该画廊建立起了密切的联系。他们结识画廊合伙人达芙妮·帕尔默(Daphne Palmer)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有时,“木梨”的食客也会选择购买墙上的作品,不过图斯克夫妇买下借展品的情况更为多见。

然而,图斯克夫妇与当地画廊的关系远不止买卖。2014年,这对夫妇与 Fraenkel 画廊、史蒂芬·沃尔佩(Stephen Volpe)的 Hedge 画廊、杰西卡·西尔弗曼(Jessica Silverman)、安东尼·梅尔(Anthony Meier)以及 Iwona Tenzig 合作,举办了名为 curATE 的系列主题晚宴。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和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夫妇也曾到访。

1月,图斯克夫妇为艺术家索菲·卡尔(Sophie Calle)在 Fraenkel 画廊的开幕会提供了餐饮服务,食材均来自他们的自营农场。两人制作了一份全素的菜单,其中包括菊芋(Jerusalem artichoke)、黑松露馅饼佐沙拉,以及一道配绿二粒麦(green farro)和洋蓟底座的蓟菜(thistle)菜肴。

\
Richard Learoyd, Nancy Flowered Dress, 2011. © Richard Learoyd. Courtesy Fraenkel Gallery, San Francisco.

在展会上,图斯克夫妇完成了新冠封城前的最后一笔艺术采购:这是一幅装裱好的刺绣作品,当你抬起它时,一张巴黎圆顶餐厅(La Coupole)餐桌的照片就会显现出来。图斯克追忆到:“当我遇到我的妻子时,她与我说起了她和她最好的朋友第一次去巴黎,以及她第一次去圆顶餐厅的故事。”在筹备和参加开幕会期间,图斯克对卡尔和她的作品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这幅图像也随之具备了更多感性的意义。

“事情总是这样的,”他说,“如果和艺术家建立起联系的话,我就会对购买艺术品更有热情。”

编辑:

标签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