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委拉斯凯兹的教皇英诺森像怎样流芳百世
0条评论 2012-09-21 11:12:10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涂小琼

在265任教皇中,英诺森十世曾被认为是全罗马最丑陋的男人,任期内,他四处巡查,罗马教廷的神职人员会惊呼“教皇英诺森十世来了”?委拉斯凯兹是一位西班牙御用宫廷画师,他的一副画作,让红衣主教不敢抬头,让教皇英诺森十世为之赞誉。不仅如此,这幅画更还原了教皇的真实面目,更让英诺森十世流芳百世。

真到吓人的画

\

提香的《保罗三世》

1649年6月,意大利罗马,50岁的西班牙宫廷御用画师迭戈。委拉斯凯兹正给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写信“因为陛下的推荐,教皇英诺森十世邀请我为他绘制一幅肖像,希望能在明年复活节庆典前看到它。⋯⋯教皇都75岁了,尽管身体很好,可我实在找不到更多机会与他交流。”在给腓力四世的信件中,委拉斯凯兹描述着自己面临的窘境,“这些日子,我总算完成了一些头部速写。”

一个月后,委拉斯凯兹再次向腓力四世派来的特使汇报工作进展。“感谢陛下提醒,我反复参研了亚历山大六世和保罗三世(Paul III,1468-1549年,保罗三世妹妹为亚历山大六世情人,英诺森十世为亚历山大六世的玄孙——作者注)的肖像作品,教皇毕竟和他们有血脉关联。蒙陛下恩惠,1629年我第一次到罗马时,仔细研究过提香在1543年完成的《保罗三世》,那是保罗三世75岁时。我想在相仿的年龄,为教皇画一幅坐像更适合,画面约140×120厘米。至于背景,我完全同意陛下的见解,绿色或中性色彩是上个世纪的方法。或许可以像鲁本斯那样,采用深红色。”

夏天过去,腓力四世的回信到了:“鲁本斯在《红衣主教乔瓦尼。多里亚》运用的暖色调令人印象深刻。”

秋天到来,西班牙大使奉命来看画家:“教廷传闻,教皇肖像放在彼得教堂大厅中央时,一位红衣主教从大门进入,不经意抬头,便慌忙回头告诫大声说话的同僚:‘嘘,小声点,教皇坐在上面盯着呢!可有此事?’

委拉斯凯兹谨慎地回答:“教皇原话说画得太逼真了!他还赏我金子。关于教廷错认之事,有些画家也来告诉我了。”

腓力四世很快带来信息:“教皇甚为满意,认为深得其神。教皇已经允诺将在罗马万神庙公开展出此画,让信徒瞻仰。这是画师们难得的殊荣!请再画一幅带回西班牙,我要将它悬挂在我的小教堂里。”

被误读的长者威仪

在当时人的笔记中,这位教皇似乎从来就没有给人们留下过美好的印象,在对委拉斯凯兹该肖像屡世相传地解读中,这位教皇的性格多被论断为狡猾、残忍和阴郁。但,这真是委拉斯凯兹的本意吗?一个深谙艺术精髓的教皇何以如此渴望露丑?——显然,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幅画。

巨大的深红色帷幕前,一位年过古稀的男子,衣冠齐整,坐在一把向右转向观者的高背扶椅之中。如何体现老者的特殊身份?维拉斯贵兹没用其它背景和人物烘托,一把椅子、一套衣饰便昭示画中老者的地位。

每一任教皇都有自己专享的宝座,英诺森十世端坐在他的法座上。这是一把木制镀金的高背座椅,椅面包裹红色丝绒,金线缝边,椅背高起的立柱上嵌宝石。教皇身着圣职服饰:白色大礼服、夏肩衣和红色绒帽。白色大礼服包括长及脚面的白色长衫和镂空式及膝的白色罩衫。教皇身着绸质的夏肩衣,“夏”指节令,肩衣是一件盖住肩膀的短肘披肩,胸前有纽扣。红色代表了穿着者的位阶。红色绒帽是教皇专属装备,本是用白色貂皮作为边沿装饰的红色羊绒或天鹅绒帽子,配合肩衣时令,去掉了貂皮剪边。首饰只有一件——右手无名指上的渔夫金质戒指,它是教皇的权信,戒指上铸有圣彼得捕鱼的图案,图案四周刻有当任教皇的名字。教皇过世,这枚戒指将与教皇的图章一起销毁。

委拉斯凯兹沿用传统的金字塔构图方式,让画面呈现出古典式的平衡,略向右转的身体拉近了画面内外人物之间的距离。教皇双眉紧缩而微竖、嘴唇紧闭,冷冷地巡视法座下站立的众人。眉峰与内外眼角形成钝三角、罗马式的鼻子用干脆利落的“L”型勾出、紧抿的嘴唇绷出“一”字型,所有的型坚定明确。与此对应,委拉斯凯兹在帷幔、椅背等暗处微微施色,画布纹理都能看到,而亮处色彩则大胆堆砌,毫不犹豫。

坚决的态度中也有杂音,教皇的双手传递出异样的信息:向下低垂的指尖,松软无力的手指。很明显,从委拉斯凯兹的眼光来看,教皇具有权力性格的倾向,似乎又有某种无法掩藏的惶惑不安。

委拉斯凯兹的判断是否准确?英诺森十世所说的“逼真”是违心还是发自肺腑呢?

教廷文献及后世记录表明:英诺森十世追求完美又富于原则。他曾设法缓和税捐,监督贪婪的贵族对教会财政的剥削,努力维护教皇国的秩序和法律。不过也有自己的软肋,他容忍他人插手教务,允许贪婪的弟媳左右教廷人事和政策。大主教们在她面前垂头肃立,而她也借此敛财。然而,当英诺森死去的时候,她却抱歉地说她穷得付不起他的丧葬费。

与大多数艺术鉴赏者们的臆想不同,委拉斯凯兹敏锐地洞察到教皇的威严背后潜藏的苍凉,那么,教会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古稀老人担任首领呢?

一切都输给了阴谋或利益

\

教皇英诺森十世像,维拉斯贵兹创作于1650年

教皇是耶稣大弟子圣徒彼得的后继者,教众遍及全球,大的教区语言不同,因此教皇除掌握拉丁语和意大利语外,至少还得会讲两门外语。教皇要掌管教廷大小事务,如果不熟知罗马教廷的运作体系,没有从事教务的丰富经验很难服众,没有强健的身体似乎更是寸步难行。老练和长远似乎出现了矛盾,那么可以考虑的年纪是否要设个上限呢?

若望22世(当选教皇前名为雅克。杜埃兹)的故事便别具意义。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的雅克。杜埃兹曾担任枢机主教数年,他每天只喝清水,以牛奶泡面包充饥。每遇攀谈,人们仅能听到他耳语般的咕哝却不得要领;看到他撑着拐杖痛苦地往前挪。

因为教皇一职涉及巨大利益,有一种显见的可能是120位主教组成的团体误读了杜埃兹身体的虚弱表象,相信他将不久于人世,从而使下一任教皇不用等上过久便登上宝座。于是,好运降临,l316年71岁的杜埃兹当选教皇,令人叫绝地是,第二天奇迹便降临于身,若望22世一反往日疲态,双眼炯炯有神,行动健步如飞,处事果断机敏——这个曾经被误认的“活死人”居然直到89岁寿终正寝,18年后新教皇才获得机会。

从此,选择教皇不再是年龄和身体因素的较量。

推选教皇,个人魅力、才干固然重要,可教皇一职更牵扯着现世的利益,一个年轻的教皇理论上在位时间会更久,各方利益平衡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1644年,教皇乌尔班八世去世,70岁成功上位的英若森十世不是等闲之辈,多年苦心经营让他在教会中发展了大批追随者,更有祖上亚历山大六世和保罗三世在教会中培植势力的支持。

圣洁的教廷充满争斗,一个领导庞大教廷机构的教皇必须具有坚定的信念、丰富的阅历以及威严的容貌。75岁的教皇英诺森仍在这样一个战场上,他需要这样的形象,他也必须如此领导他的教廷,然而握得再紧的拳头也拽不住时光,金戈铠甲正是为了留住一丝温柔。委拉斯凯兹看到了这一切并毫不犹豫地将它们放在画面中。

作者简介

涂小琼,北京工业大学人文学院广告系主任,副教授。主讲西方美术史、影视艺术欣赏、广告创意等课程。出版有《暗权力:可怕的催眠术及控制世界的神秘力量》、《珠宝》等专著。2008年受CCTV-高清频道《人文地理》栏目之邀,担任10多集节目出镜专家。

 


【编辑:李洪雷】

编辑:李洪雷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