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伟大的现实主义画家:委拉斯凯兹
0条评论 2013-03-06 15:54:48 来源:网络 

\

《煎鸡蛋的妇人》

委拉斯凯兹(Velasquez,1599—1660),十七世纪巴洛克时期西班牙画家

委拉斯凯兹生于西班牙的历史文化名城塞维利亚,父亲是当地的一个下等贵族,与许多大师级的画家一样,委拉斯凯兹从小喜欢绘画,并显示出极高的创作天分。出人意料的是尽管当时做画家没有社会地位,父亲非但没有反对他的爱好,反而非常支持他,亲自把12岁的委拉斯开兹送到当时正享有盛名,号称"塞维里亚的米开朗基罗"的埃里拉家里进行系统的训练。然而不久,迪埃戈发现这位以刻板的临摹为要义的老师根本不对自己的胃口,于是毅然离开了埃里拉的画室。

委拉斯凯兹是国王和贵族的画家,因此,正如所看到的,他的作品里表现出贵族的高雅和威严。就连画《伊索》这样一个希腊平民的像,也总是有威严感。最有趣的是描绘他作为宫廷画家的生活片断的《宫娥》:画面左侧对着画架手持画笔的正是在画国王夫妇的委拉斯凯兹本人,在中央的镜中可以看见作模特的国王和王后,王女德丽萨带着侍女们、小丑和狗来到那里。这幅画就是描绘那一瞬间的。

从某种角度讲,委拉斯凯兹是个与古典主义理想美无缘的画家,是一个伟大的写实主义者,他笔下的历史神话作品、宗教风俗作品都几乎没有文艺复兴或是巴洛克时代的"神气",代之以常人自然的情态。这大概是由于他从年轻时就养成的不带主观色彩的创作习惯和长期学习卡拉瓦乔作品的影响吧。

委拉斯开兹的绘画反映社会生活时既不颂扬也不谴责。在许多描绘社会底层大众的画面上,既不是赞美贫穷的圣洁,也不是对贫穷的鄙视,他的画对社会的启示意义很少,他认为自己是艺术家,而不是政治家和革命家。而且他是只限于再现现实的艺术家,他所理解的现实主义是:只把自己看到的如实地描绘在画布上罢了。《纺纱女》是他直接描绘纺纱女工的作品。

《酒神巴库司》除了酒神巴库司(狄奥尼索斯)的形象略有美化之外,其他的人完全就是西班牙的普通农民;《无原罪受孕》中唯一能使人相信这个祈祷的朴素的村妇是怀上无原罪的上帝之子的玛利亚的地方,可能只有那巧妙的云水相间的构图了。

我们纵观委拉斯开兹的全部作品,发现他的画尤为重视色彩表现,这种造型观念是他从威尼斯画派大师成就中获得的。他的作品色彩缤纷,再现了人类自然的美妙。他的色彩超过了前辈大师,他使用复杂的色彩表现技巧。为了更充分地表现对象,有时把颜色直接堆涂到画布上,然后再用画笔来精致地刻画。他对暗部色彩表现非常用心,任何物体的暗部和阴影都是由丰富的色彩组成的。他一般不使用习惯用的棕色或黑色来处理暗部。

委拉斯凯兹的时代是巴洛克风格大兴其道的时代,而委拉斯凯兹本人却没有太多的巴洛克风格。如果仅从色彩上讲,委拉斯凯兹也是当之无愧的巴洛克大师,他的色彩理念同鲁本斯一样来源于对威尼斯画派的继承发展,只不过委拉斯凯兹的色彩更为淳朴自然。《镜前的维纳斯》是画家晚年的作品,流畅的造型,明亮的色彩是他一生艺术成就的最好总结。美神(毋宁说是一位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流露出一种任何画家笔下所不具备的淳朴自然的美感。

堪称为杰作的是题为《布列达的降服》的壁画。这个布列达是新教国家荷兰的一个城市,要从旧教国家西班牙独立出来而举行起义,因此长时间为西班牙军队所包围,终于不得不投降。委拉斯凯兹描绘了这个投降的场面,以此炫示西班牙的光荣。

画的中央交出钥匙的是布列达城的败军将领,手放在他的肩上加以抚慰的是胜而不骄的西班牙军队的大将。此画简直是威严和悲痛融合为一体的艺术,而且既用写实的画法,也有装饰美。这幅作品受到赞赏,认为是堪与提香、丁托列托比美的大作。

委拉斯凯兹五十岁时再次去意大利旅行,这次目的是为了买画。他在罗马停留了一年多时间,曾为教廷贵族画肖像,其中最为杰出的是《教皇伊诺森西奥十世》。

委拉斯开兹出生平凡,虽然身为宫廷画师,可只有相当于小丑的社会地位。直到画家60岁时,国王为了表彰他的艺术贡献,才赐给他西班牙贵族的称号。其实这只是将一位伟大的平民艺术家降到了贵族的地位。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委拉斯开兹仍然是伟大的现实主义画家。

回到马德里以后,作了菲利浦四世的礼仪官,为公主玛利亚·德丽萨和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婚事奔走。结婚仪式在1659 年举行,看来上了年纪的礼仪官因这桩婚事而非常劳累,不久就生病死去。

委拉斯凯兹的生活基本上与卑躬屈膝联系在了一起,他终生为王权服务,入宫后早期的真正的写实作品就从他的创作中消失了,他的生活几乎在单调乏味中度过,只是不停地画肖像,以至所作的肖像作品占到全部作品的5/6。

他死后将近一个世纪期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声誉那样高的委拉斯凯兹,似乎全被人们忘怀了,这多半是因为艺术爱好者都被意大利和佛兰德斯所吸引了。他再次获得声誉大概是十九世纪以后惠斯勒、马奈等印象派画家发现他的价值的时候。现在他当然是第一流的大师。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他第二次去意大利旅行时所画的真正是印象派的画。

帕切科曾经自豪地说:"我的学生仅次于鲁本斯",然而在今天看来委拉斯凯兹的成就非但不在那位巴洛克大师之下,有些方面似乎还超过了鲁本斯。他的现实主义美是任何冠之以激情美感的作品无法比拟的。

今天,在画家的故乡塞维利亚还能看到一座委拉斯凯兹雕像,基座上刻着:纪念真实的画家。

编辑:陈荷梅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