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西泠拍卖】生猛的“九十年代”——回看张恩利《BAR》
0条评论 2013-07-05 14:24:04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西泠拍卖】生猛的“九十年代”——回看张恩利《BAR》

张恩利

【西泠拍卖】生猛的“九十年代”——回看张恩利《BAR》

细心的“连环画收藏家”张恩利

累得要死,还不是为了多扒分(上海话,赚外快)——小杰昨晚喝炸了(北京话,醉酒闹事)——钱没挣着倒给折腾进去了,这几天全家正忙着捞人(北京话,下海闪失受拘押,亲友出面担保)——六狗儿原来吃饭有上顿没下顿的,这几年却出息成了大神(天津话,有能耐的人),整天呆在五星级宾馆里不出来——这人心辣手毒, 怎么来画儿(成都话,来路不正的生意)怎么干——吴美真超格式(重庆话,形容赶时髦),快四十的人了,还把自己打扮得比十八岁的姑娘还俏,搞得我都不敢看她了——老张生意顺当,光保姆就请了三个,结果他那两个儿子除了泡马子(南京话,找女友),啥也不会做了——阿申辞职后,成天撮着过(武汉话,无固定职业),别人替他难受,他倒满自在的——只要做局(海口话,指策划生意项目,引诱别人来投资)做得好,没有资金可以有资金,没有技术可以有技术。

——“九十年代”都市流行语(选编自《天涯》)

(20世纪)90年代,如此的生猛!中国社会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由政治中心社会向经济中心社会转型。都市文化为大众生活注射了极大的活力。光怪陆离的城,孵化出新的空间——酒吧、歌舞厅、咖啡厅、游乐场里,流行乐、摇滚、时装、广告千变万化,你我他她不由分说地物化为城市色彩斑斓的一个部分。身体和精神获得极大的自由度,但一种强烈的撕裂感和不确定性随即而来。艺术家作为这个生猛时代中的一份子,也需要找到保证基本生活的方式,更重要的能在纷乱变幻的时代找到思考的立足点,一切都靠自己把握。

【西泠拍卖】生猛的“九十年代”——回看张恩利《BAR》

2013西泠春拍拍品 张恩利 《BAR》

布面 油画 1994年作 137×148cm

展览:PLATFORM 1——70 Young Modern Artists from Asia and Latin America”,阿姆斯特丹,荷兰。

出版:《 PLATFORM1》p87,Canvas Foundation,1997。

《BAR(酒吧)》完成于1994年。创作这幅作品时张恩利刚被分配到上海东华大学教书,并还未入驻香格纳画廊。他称那时的自己为“愤青”,是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同一时期的作品比如《二斤牛肉》、《城市猎人》、《吃》,饱含了自我体验,以及作为视觉艺术家的厉觉而温情的人间观察。身边的朋友、同事,或者街上走过的某个女人,这些游离于主流秩序之外的人,都成为他在乎的对象,他们抽烟喝酒,饕餮斗殴,保留着自身挥之不去的异类身份。

评论家李旭将《BAR(酒吧)》描绘的反乌托邦式的场景,比作“黑暗中的吟唱”,以此献给那些“无名的人们”。画面中部有个执烟的人定定地望向观众,透过混乱彷徨的场景,冷静地观照着这个世界。这双隐藏在人群中的眼睛仿佛是张恩利自己的,带着距离的冷静,发掘出这迷乱的表象下那涌动着的无限活力。张恩利所钟爱的法斯宾德的影片,南非作家库切、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的作品,都有对流浪者(外来者)动荡生活的描绘。他对原始意象、粗野旺盛的暧昧,体现出某种理性和克制的英雄主义。倾泻的吧台灯光,升起的烟圈,健壮的肌肉,染在人体上血液般的光彩,还是远处仿佛传来的舞曲声,游离于社会舞台外的边缘人,畏惧日常的平庸,个性始终伴随他的都市生活。为逃离现实生活秩序,游荡、窥看都可成为对都市刻板秩序的逾越。身体一边流浪一边寻求环境的刺激,找到能让精神进入灵魂的空间。

编辑:田茜

声明:该文章为99艺术网原创文章,未经同意请勿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如需使用请拨打合作电话:010-51374001-807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