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我的艺术现在像走到了一个墙壁——管郁达与李华生的谈话
0条评论 2013-07-09 12:00:50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左:管郁达   右:李华生

左:管郁达   右:李华生

李华生(以下简称“L”):随着岁数越来越大,我觉得搞艺术的人智慧是不够用的。其实严格地说一点智慧都没有。搞批评的智慧更强。

管郁达(以下简称“G”):中国的艺术批评现在是灰色的。

L:搞批评的能够看到未来。这一点很多人办不到。坏的批评家当然不行,对搞艺术的小孩进行包装,但这些小孩子的前程他实际预见不了。你是有眼光的批评家。

G:眼光?哎,现在不行啦,视力下降了,近视加老花。

L:说我的艺术可以,你是第一个,当时你跟戴光郁说,李华生的画了不得。

G:哦,是吗?好像是1999年,在重庆,王林策划的“互动时代的文化方位”那个展览上第一次看到你的作品。然后我们一起回的成都,在你窄巷子的老院子住了好长时间。每天看画、聊天。

L:那是我从美国回来以后,画了一些东西挂在墙上,当时有人就说长江上游没得画水墨的艺术家。美院有几个人不服气,就把我找到,我当时在画一张黑呼呼的山水画,他们就说你这画可以,就拿去了。你们那天晚上在解放碑耍,后来我们一路去喝水。

G:当时我问戴光郁,李华生的画很牛逼啊,李华生是哪个?

L:恰巧我从楼上下来就遇见了。

G:哎,完了我们就一起从重庆到成都,好像是你开车?

L:当然是我开车啦,我一生就最喜欢车。

G:一起开车来成都,那时你在窄巷子,我还在你那里住了一段时间。

L:你当时的作用是给我鼓励与信心。因为我好多年没出来了,在屋里整东西,好多人都认不到了,有的突然一下长成落耳胡,都变了。很奇怪,这个世界。我的一生,那一个阶段是我最喜欢的。

G:后来高名潞他们又跑来看你的画,说李华生是极少主义。后来我说,啥子主意哦?2000年的上海双年展我给你写过一篇文章,叫《极道之诗》,我在里面讲,你画画是相当于写日记或修行。你那时很无聊,你画线,画虚无。

L:但那是表面现象,我内心其实野心勃勃的。我在美国看了那么多东西,就觉得自己不行了,以前是夜郎自大呀!

G:我觉得你当时在窄巷子的院子里活得很舒服啊。

L:后来拆迁,我当钉子户了,坚决不搬。我斗了两年,反对他们是从利益出发,反对他们不把别人的财产当财产,啥子都是他的。我当时的口号是,用生命和鲜血保卫我的家园。你来了,不走,菜刀摆到花园里了。你侵占到别人的窝子了!这不得行。最后他们妥协了。

L:艺术家真的很麻烦。我回顾自己的一生都是很麻烦。所以我不想搞那些名堂。我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就开车到山上去。昆明、贵阳我都去了,其实昆明没有贵阳好。

G:昆明的周围的植被没有贵阳舒服,贵阳周围的山太安逸了。昆明太干燥。

L:2000年成都“世纪之门”展,很奇怪,我认得的人都劝我不要画那些格子,那是疯子画的。结果我也不晓得我自己怎样了。你是最先说我要得的,鼓励了我的信心。然后第二个是高名潞给我的信心,因为有很多人说我的东西是学蒙德里安,高名潞来后,说:“可笑,太没有研究了,你这个不是蒙德里安”,他说蒙德里安以前的画家画得都很有情感,到蒙德里安就把情感排除掉。他说:“你这个不同,是反的,有情绪。而现在有些人画的水墨画完全没情感了,都是复制,是原来的东西了,不带任何情感 ”。我想了下,最早那时我也是,有啥情感?也是画了卖钱。我从小就是画画卖钱的嘛。他就说那时我的作品带情感,我确实画的时候很带自己的情绪。我还是说批评家比画家不简单,因为批评家是高空看地球,画家是地球上看地球,你看得到毬的地球啊!

G:角度不一样嘛。当时你的状况,后来我们聊了一次,问你为啥子不画以前那些东西,你是说的逆反,你看见有人拿你的画去送人,送给那些当官的,就是卖钱。“李华生的画很值钱嘛。”那就送画吧。你还讲了一个事情我印象特别深。说是四川有个专门画老虎的,他是工笔画,毛都是一根一根画的,就像你先说的一样,他就是复制,不带情感。

L:还有画猴子的,很经典的段子是,当时邓小平来成都了嘛,我们在那里画画。他就把他的一本画翻给黄永玉提意见,黄永玉不动声色,很规矩地站在那里,最后说了两个字“精确”。

G:哈哈哈……

L:黄永玉觉得我的画画得好,我后来到北京去,国画研究院,我是第一个去的。体制内的人骂我,说李华生那个人画是画得好,就是太骄傲了。其实我不骄傲。

G:哈哈,你当时是气盛。你那时出道那么早,而且一出手,那些画得“精确”的人就比下去了。“春风得意马蹄疾”啊。

L:丁景文也是我人生当中对我前途最关注的人。他是一个老先生,他在北京别人叫他当很大的官,他不干,他喜欢艺术。后来就到中央美院附中当了校长。他跟北京所有的画家关系都很好,很愿意帮助别人。他到四川来要成立一个中国画研究院。别人就跟他讲:“那个李华生还可以。”他到重庆来找我,别人就说“这个人很骄傲。”后来他找到台湾画家孙复文。孙复文说:“我认得这个人啊,他哪里骄傲嘛?他画得还不错。”于是他来看画。说:“可以,如果我们要成立一个中国画研究院,你属于少壮派,我们回北京去,通过了,你就到北京来画一段时间的画。”当时主持中国画研究院的是华君武、李可染、黄永玉啦这前辈。我到北京之后,黄永玉就成了我艺术上重要的引路人了。所以如果有人骂谁画得不好我不关注,但说黄永玉画得不好,我就要跟他分辩了。我永远不可以说黄永玉画得不好。我们当时就在友谊宾馆,每人一个间屋,又有很多故事。有一天,李可染准备送一个好朋友册页,要我们每个人都画了一张。黄永玉就跟我讲,我的画有点像四川一个老头子,他指的是陈子庄,他说他见过这个人的画,他说:“你可能要注意了。”后来就要走了,我们两个关系比较好,他又在帮我想问题,说:“你能不能把画画大?”。因为我的画都比较小。但后来的十人画展的中,九个都是大画家后代,只有我是一个白丁。李可染看了画之后说:“你的画不错,你这个是小中见大,是很好的优点。不要画大。”

G:哈哈哈。

L:我那时觉得算了,我当时的目的就是想出名,可以卖几个钱。因为穷得太可怕了。我当时是15块钱一平方尺。李可染是45块。你想那个时候好贵啊。从那时开始,我就一直卖画。

G:你可能是当时成都最早卖画的画家吧?

L:其实还要早,画竹林那会儿,一块钱一张。后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史与考古系主任、艺术史家谢柏柯(Jerome Silbergeld)写我的英文传记,说李华生的画在中国是两到五千美金一张。他当时在华盛顿大学任教。他问我:“你对你的画是什么看法?”我就说:“我有面包的时候价值连城,我没有面包的时候,一个面包可以换两张画。”他很感兴趣,觉得我说得好。

G:还有就是1995年,你参加了在香港、新加坡、美国和德国举办的“传统与创新——20世纪中国绘画巡回展”。

L:那是中国当代美术很重要的一个展览。我落寞是心甘情愿的,因为每次我做了的事情不宣传。那个展览重要,很重要。我跟你说,英国艺术史家苏利文(Michael Sullivan)也有我的文章。苏利文一直在写我的东西,但我们一直没见过面。后来不断地托人找我。结果那些人都说认不得我,李华生不在。

G:嘿嘿,故意说不在。

L:这些人就是这样,中国人呀!中国呀!黄永玉有次跟我电话打通了。说:“所有人都在想,你在干啥,我到处找不到你呀!”他说当时奉节有个小魏,“他给我送过来一根大木头,他晓得你的电话,我才跟你打通。”他到成都、雅安,到哪儿都在问李华生,全部说认不得,全部说不在。有的说我在新加坡。后来他说:“为什么都找不到你呀?”我当时跟他讲:“一个是我在屋头,他们没得我的电话;再一个是你名气太大了,他们如果让你跟我见面,可能你要给我好处。他们不愿意。”

G:哈哈哈哈……

L:你说,我虽然六十岁了,我啥子都懂,我都六十八了嘛。你说我啥子都懂嘛,这些我都晓得。所以说人到了一定的时候啥子都晓得了。

L:苏利文很厉害,他在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艺术史研究方面是权威。伦敦大英博物馆有他的专门收藏陈列。他很喜欢我的作品,并且很想和我见面。结果突然一下,几年前他到重庆,一下见面了。他说:“好不容易找到你,我岁数大了,才从成都返回,大家都说认不得你”,结果他又到了重庆,见面与不见面,他会给我啥子好处呢!即使给了我好处,也不会给你什么坏处啊!你不让大家交流,都没得好处。他说:“你能不能把你最近的作品给我看一下?”我那一段时间正在画一些自己认为稍微抽象一些的山水画。我就弄了个光盘给他,他看了觉得不错,有点意思。他站起来,就走了。走到那边又去坐下。他也没劝我不要画了,不要创作。他说他没有研究,他不懂。这就是一个人啊。

G:苏利文对中国艺术史的研究主要还是偏向于古代,对现当代这一块用力少些。2005年我请他来云南讲学时他已经九十三岁了。精力之好!他跟闻一多、潘光旦、吴冠中、赵无极都是好朋友。所以他到昆明的第一个事情就是让我陪他去闻一多的衣冠冢,很怀旧的一个老头。他也讲到了王怀庆,对中国当代艺术也关注。我跟他讲到你,他异常兴奋,问到你的情况,他特别想了解现在的新东西。特别想了解现在的中国艺术家做的工作。我还陪他去云南省博物馆看董其昌、范宽和担当和尚的画。

L:云南这个担当是相当了不得的哦!太伟大了。现在国人晓得的都很少。现在云南还有没有他的画?

编辑:文凌佳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