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作为香港画廊业核心 毕打行奇迹还能走多远?
0条评论 2013-07-19 14:21:41 来源:Yes娱乐 作者:杨天帅

位于毕打街的毕打行,属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揉合艺术装饰元素。

位于毕打街的毕打行,属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揉合艺术装饰元素。

每年5月某两、三天,在香港中环毕打街,你总会见到本已挤得水泄不通的行人路上,排起一条长长的人龙。高峰时间,人龙可长达五十人以上。他们当中大部份来自外国,但亦不乏中国人脸孔。

人龙在等待的是毕打行的电梯。毕打行那狭窄得仅能让一两人通过的门旁,是Abercrombie & Fitch。

Abercrombie & Fitch 的门口要比毕打行大上三四倍。左右两旁各守着一个门神。他们是外国彪形大汉,穿紧身恤衫、拖鞋,以迷离而不乏英伟的眼神扫视人群。他们的身体散发着香气。有几个正在排队的人闻了直咳嗽。

第一次出现这奇景,是2011年的事。至于最后一次又将在何时?当然未来谁也无法确定,只是估计这不会太遥远──毕打行作为香港画廊业核心,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首间来到毕打行的画廊,是位于3楼的Ben Brown Fine Arts。时为2009年。

“毕打行可说是全中环唯一适合经营画廊的地方。”香港Ben Brown Fine Arts总监Andreas Hecker说。“主要是因为天花板够高(约3.8米,比一般大厦高约一倍)。另外,我不是说香港人懒,但是他们较不愿意上山(前往荷里活道),当然你也很难要求他们去更遥远的香港仔或其它工业区。最好的地点始终还是中环。”

Ben Brown落户後,接下来在2011年1月,毕打行7楼迎来了高古轩(Gagosian Gallery)。同年5月,汉雅轩也从皇后大道中5号迁进4楼。汉雅轩位于毕打行的面积约900平方英尺。当时市场估计尺租约150港元,与中环IFC写字楼平均尺价160港元相约。换句话说,汉雅轩月租达13万5000港元。当时画廊主人张颂仁直言,新租金较旧租金贵一倍,然而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转移阵地。理由亦与 Ben Brown Fine Arts 相同。

“早就想入来了,无奈旧租约未满,如此高楼底空间,在中环几乎绝无仅有。”

协同效应 制造共赢

在三家重要画廊进驻下,毕打行开始受全球艺术圈注目。这让后来Simon Lee Gallery在2012年4月迁入,又多了一个原因:协同效应(synergy effect)。正如Andreas所言:“多间画廊汇聚一堂,令毕打行成为全香港看艺术的最佳地方。它甚至比博物馆更好─因为这里的画廊质素甚高,展览许多都属博物馆级。”

事实上,毕打行也确实吸引不少艺术爱好者。这些爱好者好一部分是在香港工作的商界人士。与许多地区例如上海、纽约等不同的是,香港并没有许多博物馆或公益艺术机构管理层来访,这是因为香港始终是一个商业城市,艺术的所谓蓬勃,目前基本上也只限于市场。Andreas认为,毕打行其它商户如经营高级钟表的Independence - The Art of Horology,以及经营服饰的The Armoury,亦对画廊有一定帮助,因为他们的客户群有不少重叠的地方。

上述种种原因,令香港的Ben Brown Fine Arts成功吸引不输给伦敦总店的人流。这对于逛画廊未成风尚的香港而言,可算是一项奇迹了。

毕打行画廊的参观者,除本地人外,由于一些旅游书已把它列作艺术旅游景点,是以当中也有不少是国外游客。至于买家,除香港本地人,还有不少来自台湾。虽然外界许多人认为,国外画廊在香港落户,主要是为了内地市场,然而事实上中国大陆藏家,时至今日仍然不多。Andreas指,台湾藏家已接触当代艺术一段日子,总体而言知识要比内地藏家丰富得多。“但内地藏家学得很快,我想短期内中国有质素的收藏家将会增加不少。”

有趣的是,Andreas透露,他们的香港画廊亦有不少欧洲客人。

欧洲藏家要买作品,为何不在伦敦总店,而要跑到香港?

“因为有时候某些作品无法在伦敦取得。”Andreas解释。“2011年我们做过Miquel Barceló的展览,但在伦敦上次展出是何年何月?我已经不记得了。”

Andreas说,较之於在伦敦,许多时候艺术家更愿意在香港展览。那是因为香港对他们而言仍然是一个新鲜的城市。艺术家也非常希望得到崭新的经验,所以他们在香港办展览,要比在西方雀跃得多。

当然这些优势,是在香港经营分店的国际画廊共享的。然而毕打行六家画廊汇聚一处,可直接导致人流增加,彼此分享藏家群,因而更易获得新客源。

类似於毕打行的画廊聚集点,要数干诺道中五十号的中国农业银行大厦。那里的画廊虽然只有两家,但因为是白立方(White Cube)和贝浩登(Galerie Perrotin),吸引力并不逊色。

“但你不会从中国农业银行大厦顶楼一直走下来看艺术的。”

Andreas对中国农业银行大厦,不以为然。“毕打行不同,你会从七楼看到三楼。当你想去Simon Lee的时候,必须先经过Ben Brown。透过橱窗,你或许会感兴趣,於是也顺道进来了。这些机会都是在中国农业银行大厦不会有的。”

“更不用说,毕打行位於热闹的街道,而中国农业银行大厦面前只是高速公路。加上我们的旁边就是中环地铁站。人们步出地铁站,来到毕打行,看过六家画廊,到底还会不会想看其它呢?”言语间,不难感到Andreas对毕打行的欣赏与自豪。

他说,毕打行的情况,有点像昔日的阿拉伯的巴刹(Bazaar)。同一行业的商贩汇聚一处,彼此互相提携、帮忙,创造共赢局面。有时候Andreas会与邻居Simon Lee的亚洲总监Katherine Schaefer把展览约在同日开幕,藉此提升人流。“不是每个展览都适合同日开幕,但间中一次也不错。”

艺术门(Pearl Lam Galleries)新任国际总监Althea Viafora Kress 说,她与乐曼慕品(Lehmann Maupin)合伙人Courtney Plummer及香港高古轩总监Nick Simunovic亦早认识,分属好友。“这不是偶然。”Althea笑道。“我们都是前卫的人,属于同一社群,对艺术亦拥有类似的信念。Nick的妻子我也认识。我们的出生地很近呀!”

Courtney则把毕打行比喻作纽约的雀儿喜区。当然前者只有六家画廊,而後者则是超过三百家画廊的居所,但共享人流的协同作用,仍然生效。

编辑:文凌佳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