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北京保利2013秋拍:小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二)综述
0条评论 2013-11-18 10:11:15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文征明(1470-1559) 行书千里马赞

文征明(1470-1559) 行书千里马赞
扇面 水墨纸本
1533年作
16×49cm ( 6 1/4×19 1/4 in.)
RMB: 300,000-500,000

题识:癸巳秋日书,长洲文征明。

钤印:征明、停云生

鉴藏印:宫子行玉父共欣赏

2013年春拍,北京保利的“小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一)中,七十二件明清金笺扇面精品100%成交,总成交额高达9087万元。

2013年秋季拍卖,北京保利再次推出“小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二),共有明清书画金笺扇面六十四件,亦是来自宫本昂与廉泉的藏品。

这批扇面作品为研究明、清绘画的时代风格及书画家的个人风格提供了极其珍贵的信息资料。名家递藏,且经过一个世纪的风云变迁,仍保存完好,弥足珍贵。作品工艺精湛,传统诗词、绘画完美结合,浑然一体,方寸之中见精神。

这套扇画由宫本昂亲自题写画名,或做作者简介,每一开均钤有宫氏兄弟或廉氏夫妇的收藏印记,并著录於《小万柳堂明清两朝书画扇存目录》,部分作品出版於《名人书画扇集》、《小万柳堂剧蹟》等民国画册之中。                            

宫本昂(1821-1874),字子行、紫珩,号千里,室名延蝶仙馆,是明末名士宫伟镠(字紫阳)的後裔。其弟宫昱,字玉甫,工诗画,词致清朗,山水行笔苍郁,全法宋人,著有《念雨草堂集》。二人为清代同治光绪年间收藏家,江苏泰州人。宫氏兄弟也善书画,精鉴赏,为海内收藏大家,收藏历代名家书画极富。宫氏兄弟用毕生之精力收集搜罗历代名家书画作品,其中对扇画最为用心,珍藏扇面作品一千馀件,“尝汇集名人扇面凡千余叶”,“上自明王孟端以迄国初乾、嘉诸老,得名人八百辈”。编为《书画扇存》六集。

宫氏所藏书画,钤有“泰州宫氏珍藏印”一印。宫玉甫所钤小印有二:“宫子行同弟玉甫宝之”、“宫子行玉甫共欣赏”,以备考证。宫氏兄弟相继殁,所藏精品,悉数转手予廉泉,其中几乎囊括了明、清两朝所有的书画名家,所谓“继长增高、日进无已”,藉此别开一生面焉,端方则称其为“宇宙之奇观”。

清末民初,廉泉、吴芝瑛伉俪修建别业。廉泉,因是廉家後裔,怀念先德,亦将自己的室命名署名为“小万柳堂”,以示寓意源远流长,不忘祖本。端方在《小万柳堂藏画记》中说:“营别业於春申江上,曰小万柳堂,比又徙於浙之西湖”,由此可知,小万柳堂有上海、杭州两地。

“小万柳堂”旧址位於杭州西湖苏堤南端花港观鱼景区内,原是无锡名士廉泉的别业,廉泉清末辞官後,在上海创办了文明书局,并在中国最早使用了珂罗版印刷技术,风行一时。廉泉家藏有很多历代名人书画,不过其多数藏品主要来自江苏泰县的宫本昂与宫玉甫伯仲兄弟。

吴芝瑛《南湖诗意》中记载上海之小万柳堂:“自吾营小万柳堂於曹家渡,又楼其东曰帆影堂,之上曰西楼,两楼钩连处为翦淞阁”。“阁为地不过丈餘,方夕阳始落,红霞弥空,倒印入水,似水中别有一天。而水之迴澜被风帆所激,忽起忽落,均闪闪作金线。对岸为芦滩,帆随滩转,不能穷其往,唯见暮色苍然,枫叶荻花荡漾於风漪之内而已。”“园在小万柳堂南,故曰南园。地可六亩,环以垂杨数百株,中为球场,面场编竹为屋,繁花匝之,时鸟弄音,若能与主人同乐者。当窗植芭蕉十数,尤於深秋听雨为宜。西南两面有溪流环抱,斗折蛇行,由吾菜畦而过,潮来可行小船,至柳阴而止。西南隅有亭耸然而特立,登其上者,见千畴弥望,悠然有高世之想。”

晚清文人赵熙(1867-1948)有诗云:“凉风恣轻舟,雨过苏隄绿。意外得廉庄,当门净花竹。”“登楼指山色,远势落天目。湖光合一碧,倒景化秋玉。”“雷峰纳镜匳,一塔烟中矗,六桥一回望,人影隔群木。”其中描写的就是西湖小万柳堂。

廉泉,字惠卿,因居於西湖小南湖,便自号南湖,又号小万柳居士。廉泉五岁入学读书,後於江阴南菁书院学习。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举人,翌年在京会试时参与康有为的“公车上书”。廉泉精诗文,善书法,嗜书画金石,家藏很多历代书画精品,并以诗文交游於王公贵族之间,後官至户部郎中。因思想维新,寓京期间,结识了不少革命党人,其中有苏曼殊、徐锡麟等人,後又结识了孙中山。廉泉不仅社会活动频繁,还时常为美术界讲演,其讲演内容涉及“美术在今日之重要”、“东西方美术特色之不同”、“今日保存旧美术之重要”三个方面。可见廉氏对绘画艺术深有研究,对书画收藏亦颇有心得。

吴芝瑛(1867-1933),字紫英,别号“万柳夫人”,祖籍安徽。吴芝瑛出身名门望族,父亲吴康之,号鞠阴,工书善诗。叔父吴汝纶,是桐城学派著名文学家,曾任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芝瑛自幼聪慧,静处深闺,博及群书。她幼年随父读书,传承家学,工文章,擅诗词,擅瘦金体书法。其书法,取法宋徽宗瘦金体,笔力雄健,直可扛鼎,当时即有盛名焉。相传,她写的《楞严经》还曾受到慈禧太后的大加赞颂。郑逸梅前辈曾说:“传世有她手书《大佛顶首楞严经》十卷,由文宝书局石印流行。挺厚的两册,彪炳手眼,名重艺林。卷首有小万柳堂写经图,芝瑛坐於几侧,风范俨然,左右有高橱低架,充斥着典籍,对之令人如目睹当年李清照居归来堂校勘《金石录》的状况,不禁发思古的幽情。”吴芝瑛早年便负有“诗、文、书”三绝之美誉,是一位一身正气,思想进步的女杰。她与反清的革命志士秋瑾义结金兰,并资助她东渡日本留学。後来,秋瑾在绍兴就义,吴芝瑛与盟妹徐自华冒险将其安葬,并亲书墓表。

《小万柳堂藏画记》中记载“南湖之高祖驭亭公,以商业起家,而癖好古,金石书画,凡古之遗,靡不集之。至南湖,绰有祖风,而尤嗜宋元画,不吝重价购求,先世遗产,赤手立尽。”小万柳堂收藏颇多,一为继承先祖遗物,二为南湖本人购买,此外,便是宫本昂、宫玉甫伯仲的书画收藏。

有关廉泉购回宫氏兄弟所藏书画作品,端方在《小万柳堂藏画记》中记载十分详细,“宫先生病革时,遗嘱将扇册归廉氏,语其妻孙夫人琬如曰:‘余自弱冠无所好,惟古书画是娱,每遇名贤真迹,辄赏玩徘徊不能去,吾弟玉甫,亦爱慕之,五十年来,两人宦游所历,并力搜罗,斐然遂成此集,盖吾兄弟精神所寄,悉在於是。我死,为我致扇册於廉氏,藏之小万柳堂,庶几不负我兄弟毕生搜集之苦心耳。’语次,指挥家人,将书画扇面册子,键十二箧,手自封识,谓‘非廉君至,不得启封’云。先生殁後,南湖如约购归,即《明清两朝名人书画扇存》六集,凡一千零五十三叶也。”

廉泉从宫氏的集藏以及自己所收的明、清两朝名家所作扇面中,精选编辑。为了确保质量,廉泉将其拿到日本制作。1914年日本举办“大正博览会”,廉吴伉俪携大批唐、宋、明、清书画及扇面参展,四月在大正博览会贵宾厅展出《小万柳堂藏书画》。五月在东京帝国博物馆展出,六月在东京美术学校文库楼展出,一时震动日本社会。当时《时事新报》详细报导述评廉吴事迹及其东渡的意义,标题为“我邻邦之硕学者,秋瑾女史之亲友,山水之爱慕,秘藏之绝品”。在日期间,廉吴夫妇结识许多日本美术界及社会名流贤达,如美术家今泉雄作、多湖白峰、大仓喜八郎、正木直彦、黑木安雄、仓林国义、大村西厓、松本亦大郎及号称“日本第一书家”的日下部东作等等。

这部画册是由日本小林写真制版所印刷。小林忠治是著名的珂罗版印刷专家,所营企业称“小林写真制版所”。《扇面萃珍》大正四年十一月印毕,十二月又完成《扇面大观》的印制,由日本扇面馆发行。画册装祯十分讲究。有两种装帧方式,一为上下硬板纸穿线订,一为经折装。硬皮黄绢面,蓝布套,封面由吴芝瑛题眉。《扇面大观》共两函四册,约等於八开本,四册一套,共选印明、清扇面240幅,每册60幅。其中明人101幅,其餘为清人作品。包含沈周、唐寅、董其昌、王时敏、吴历等名家,规模仅次於《名人书画扇集》。因此,这部画册不仅极具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而且还是研究明、清两代中国画家及其扇面画的珍贵资料。

编辑:陈荷梅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