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周作人“文革”被抄家所遗失手稿拍卖案判决:周吉宜败诉
0条评论 2014-06-23 10:02:48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茜

  周作人撰写、鲁迅批校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
  周作人撰写、鲁迅批校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

19日上午9时,“嘉德拍卖周作人手稿”一案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宣判,原告之一、周作人之孙周吉宜,被告中国嘉德公司法律代表出席宣判会。庭审结果并非出人意料,法庭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亦由原告承担。对此,周吉宜表示,法院的判决只是“官样文章”,自己将继续上诉。

拍品:两年前以184万高价拍出

2012年,一份由周作人撰写、鲁迅批校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珍罕手稿亮相嘉德春拍,引起各界人士广泛关注。周作人之孙周吉宜等闻讯立即与拍卖行交涉,称该手稿为"文革’期间周家被抄走之物”,物权归周家后人所有,希望拍卖行立即撤拍并物归原主。嘉德方面则表示,“根据对方目前提供的情况,不足以使我们做出撤拍的决定”。

《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是1918年7月周作人在北京大学发表的一篇著名演讲,后全文刊载于《新青年》第5卷第1号。2012年5月12日,在嘉德春拍“唐弢藏珍专场”,该手稿以184万的高价成功易主。为了解决手稿的物权纷争,周家后人只好将嘉德告上了法庭。

拍卖方:拒绝透露卖方身份

一开始,这一案件并不被东城区法院受理。周家后人告手稿持有者侵权,擅自将《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拿出来公开拍卖。可是原告却找不到被告,因为嘉德公司根据拍卖保密协定,拒绝透露涉案委托人的个人情况。

另外,嘉德又要求周家后人出示"文革’抄家清单”,以证明该手稿确系周家所有。

经过反复协商,东城区法院终于以嘉德公司为被告立案。嘉德方面亦表示,如果通过司法渠道调取手稿委托人资料,嘉德方面将予以配合。“我们原来的计划是,得到委托人的资料后,将嘉德这个案子撤诉,重新对该委托人进行起诉。”周吉宜说。此外,周家后人在案件审理的过程里,还向法院申请“追加唐弢后人为被告”。

法院:买卖已完成,告拍卖公司不成立

经过两年漫长的博弈,东城区法院于昨日颁布了审判结果:“无权占有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要求返还原物。现原告、被告均认可诉争的手稿已经拍卖,被告已不占有该诉争手稿,对于原稿要求被告返还诉争手稿的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稿要求确认涉案手稿的所有权等相关权益属于原告的请求,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亦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要求认定被告嘉德公司的拍卖行为无效,侵犯了原告对涉案手稿享有的物权的请求,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应当另行解决。”

周吉宜:“文革”遗留问题希望能创新解决

周吉宜表示,法院的判决只是“官样文章”,这三项请求原本是为了立案,和法院协商议定的。而本案立案的目的主要是通过司法渠道获取手稿委托人的个人信息。“可是,对于委托人的相关信息,以及追加唐弢后人为被告这两项请求,法院最后都没有予以回应。”

“现在的情况是,原告不知道被告是谁,知道被告是谁的嘉德公司又拒绝提供。中国经历了‘文革’这一段特殊的时期,才会发生这样的特殊情况。希望法律上能有相应的创新来解决这个问题。”为了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周吉宜还将向高级法院上诉。

上个月,新加坡著名学者郑子瑜旧藏手札现身匡时春拍,内含周作人致郑子瑜的84封书信。对这批信札周吉宜曾公开表示:“我本人不是专家,也不是专门研究者。我们作为家属的责任,就是把有关的研究资料尽量地提供给学术界,作为文化遗产保留下来。”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