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李可染回忆恩师黄宾虹:他根本没有笔洗 只用“葵花盤”
0条评论 2015-04-20 11:08:51 来源:新快报 作者:孙美兰

\
江南山水 扇面

李可染曾回忆:“黄师作画,看来‘积墨’成习。他根本没有笔洗,只用‘葵花盤’,墨由浓到淡,自然形成一圈。可染见老师没有笔洗,说从四川给带一个,黄师连连说,不用,不用!

可染先生终身难忘1954年之夏,在杭州和黄师(黄宾虹)相处的日子。那时先生已是九十高龄,患白内障眼疾,严重到了伸手不辨五指、双目近乎失明的程度。他还是手不停笔坚持作画。

有一个晚上,可染见黄师一口气钩了七八张山水画稿。宾虹先生为了实现他艺术上的思想,一生坚持磨练,百折不饶,使可染先生异常敬服,以至有所自谴:“前辈老师用工之勤苦,是非我等后辈可及。”

正是这年夏天六七天里,可染天天去黄师家,探望求教。黄师因可染自北方来,非常高兴。有一天黄师邀可染去看他的藏画,使可染领悟到“波澜百家,后来居上”的道理。黄师云:“专摹一家,不可与论画。专好一家,不可与论鉴画。”这是何等宽广的艺术胸襟!这六七天里,黄师每天送可染一帧山水,促其观摩。李可染与张仃同去拜谒黄师的那天,黄师晚饭后,休息一会,喝点茶,一边谈话,就一边动手钩稿子。他说:“今天画的不多,只钩了六张画稿。”平时大大小小的画稿,他钩得很多,从不停止。这一天,黄师拿出一摞画,让两个人随便挑,可染、张仃先生一人挑选一张,永志纪念,可染先生离开杭州时,行前告别,黄老又亲赠对联一副,亲自相送,走出很远。没想到,这竟是最后诀别。

李可染曾回忆:“黄师作画,看来‘积墨’成习。他根本没有笔洗,只用‘葵花盤’,墨由浓到淡,自然形成一圈。可染见老师没有笔洗,说从四川给带一个,黄师连连说,不用,不用!黄师的笔往往是干的,用笔似乎很随便。有时在身上擦几下,有时晨起在桌上戳一戳。一些已完成之作,又浸水湿透,用宿墨点石成金,出现神奇的效果。他反复递加,越加越亮,越加越好,似乎永远也加不够的。创作中,他艺术探求的全过程,都一一在画上留下痕迹。”

在题赠李可染之残稿中,黄宾虹写道:“画重笔墨为上,其次章法,犹精神之与躯体耳。但观章法之新奇,求其外貌,不审内心,非真知画也。中国画法之要,根本精神全从书法中来,不明书法,即不知画法。李可染先生研精书法极勤,将实用之于画,其笔墨之内美者也。自来名画大家至可贵者,无不工书,书者无不擅画。”

(据《李可染研究》,有删节)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