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99专访】冯梦波:我想到屋子里面玩会儿
0条评论 2015-04-24 16:34:10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赵成帅
\

冯梦波与计洲现场表演创作《幻灯》2014年 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
 
冯梦波,中国用电脑创作作品的第一人,最早关注网络文化和虚拟世界及其对人的行为产生的影响的艺术家,从90年代初开始在绘画和数字媒体的交集间工作,他的互动数码作品《私人相簿》(1996)、《智取Doom山》(1997)和《Q3》(2004)、《乱码: 山水》 (2007)、《一比特》(2008)、《长征:重启》(2009)、《真人快打》(2010)成为中国新媒体艺术的重要章节。从1993年开始用苹果电脑做作品到2014年底他用自己收藏的上千张幻灯片、老唱片现场表演创作《幻灯》,他总结自己的创作说“从数字回到电子,从电子回到模拟”,现在他开始画画,他想到屋子里玩会儿。

\

冯梦波《幻灯》创作现场 2014年
 
99艺术网:去年底你在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上完成一个现场作品《幻灯》,跟之前的作品差别很大,据说主办方为这个作品花了大价钱,从设备到现场。
 
冯梦波:作品看现场最重要,要不然还办什么展览,在杂志或者网站上发发就完了,除了现场,我对空间要求也比较高。我不是故意的,每次我都尽量降低要求,甚至问自己能不能把要求再降低一点,并不是说非要4倍大的空间为了装狂耍酷,作品它自己有要求,没有办法。
 
99艺术网:《幻灯》用的都是你收藏的幻灯片、唱片,现场放映,连说带唱的。
 
冯梦波: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幻灯最深的记忆是每次去看电影,人声鼎沸时突然灯光熄灭,红幕拉开,蓝底上一个硕大的“静”字。我的心就静下来,好像飞到观众席两米以上的地方,静观一个奇迹的开始。2001年我应邀在纽约Dia艺术中心做个展,我就做了三个Shockwave幻灯片,总题叫“幻影故事”,副标题是“一块银元,三条石和幻灯技术”。
 
我特别喜欢幻灯片,小时候七十年代初没有电视,幻灯是比较常见的东西,学校里上课放幻灯,放电影之前也有幻灯。小时候我让我爸切了很多玻璃片,拿墨汁在上面画画,画了一大摞幻灯片,有的内容是抄的小人书,有的内容是我生活里的事,我一个人看多没劲,就把邻居小朋友都招到家里来,到晚上灯一关,拿手电打,一张张摆在那儿胡编讲故事。这个作品跟当年一样,这回是我真收藏的老幻灯片,60年代到70年代的文物,同时声音是我家里的老唱片,薄膜唱片,本来想带薄膜唱片来,但是太危险,就放DJ系统里现场放。

\

冯梦波与计洲共同完成现场表演创作《幻灯》 2014年
 
99艺术网:你1993年就用苹果电脑做游戏作品,在技术与设备上你一直走在前头。
 
冯梦波:因为年纪,我出生的时候是文化大革命,比后来的70后艺术家早生了几年,我小时候跟他们的整个社会文化环境完全不一样。另外我天生就喜欢机器,因为我们家是干这个的(我爸爸就是做机器的),机器非常贴近我的生活,而不是像有的人后来才用电脑,他是用电脑,我是玩电脑,我很本能的对技术的东西不排斥,而且特别有好奇心,所以设备和技术对我来说不是工具的问题,而是我的一个玩具。电子游戏对我来说,首先是兴趣,我从八十年代最早有红白机开始就玩电子游戏,我很喜欢动态影像的东西,画画没有这种感觉。电子游戏不但是一个动态影像,还能参与,它的吸引力太大了。

\

冯梦波《长征:重启》系列 2008年
 
99艺术网:里面的技术环节是你自己操作完成吗?
 
冯梦波:我的作品虽然用很多电脑设备,但牵扯到编程的东西少之又少,像《长征:重启》、后来的《真人快打》都是二维游戏,里边牵扯到的编程问题是请我的朋友卢悦来做的,但他也不是程序员,他完全是硬打硬拼做的,没有团队,也没有技术公司在后面支撑。
 
其实我更喜欢玩软件的时候,尤其是玩一些更老的软件的时候,它的输入跟输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功利”,这种情况让人能够感觉到那种特殊的美感,这个很难表达。比如像老的DOS上来以后,那个滴滴声,一开机以后,这个东西上来先按几下回车,几个斜杠出来,然后再等待,那个东西在那儿闪,在那儿等,这不仅是一个图形的问题。

\

冯梦波在美国MoMA PS1的个展《长征重启》 2011年
 
99艺术网:但是你在完成比较重要的作品,比如2008年的大型电子游戏装置《长征:重启》,以及2010年的《真人快打》后,你说做完这两个作品就不想做所谓的“新媒体”了,为什么?
 
冯梦波:我特别喜欢“长征”这个故事,这个故事特别狂、波澜壮阔,提供了一个很大的时空背景,所以我在1994年画那套组画的时候说将来一定要做“长征”,一直是个梦想,后来实现了。而“真人快打”这个游戏中国人都玩过,它是第一个采集真人的系列照片做出来的,以前游戏都是画的,突然间全是真人出现在游戏中,我们周围的东西也被放进去,我觉得这个游戏不得了。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就是我自己想做“我自己”的电子游戏,我想一个电子游戏就要把它做出来,《真人快打》这个作品完成了这个心愿。如果说《长征:重启》是关于传奇,那么《真人快打》就是关于现实的。我的野心是通过这两个游戏作品建立一对纪念碑。其实我也可以接着做别的游戏,但还是先这样吧。现在想画画了,二十年没画画了。

\

冯梦波《Q2008》 2008年
 
99艺术网:画画的什么吸引你?
 
冯梦波:我觉得画画挺健康,游戏挺不健康,特别累。我必须有一个非做不可的理由才可以,但现在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理由去做游戏,现在非画画不可,我喜欢绘画,看别人的画总有很多想法,这个不错、这个不怎么样诸如此类。绘画里边有很多可能性,好多画别人没画过,不光是内容、形式、工具、材料。我二十年没画画是个站在窗户外面看的人,现在我想到屋子里边去玩会儿。
 
99艺术网:这跟你前两年做摄影,是一个意思吗?
 
冯梦波:我做过唯一一个摄影展,是2012年在沪深画廊做的,你们也报道过,叫《私人博物馆》。游戏的事,你说是放弃、暂停,怎么说都可以,我就是要回到一些更加传统的媒介里边,绘画、摄影,还有我做鼓手,都是比较即时的东西,不需要先编程、排练,我现在觉得这样比较有意思。

\

冯梦波《乱码山水》 2007年
    
99艺术网:2007、2008年那会儿您就做了跟书法、绘画性有关的新媒体作品,比如《乱码山水》、《Q2008》,它们是这种转向的苗头吗?
    
冯梦波:我的作品是有苗头,然后一直在发生,刚刚在汉堡的一个“希克书法收藏展”里展出了我的一件书法作品,真是手写的书法,很大的长卷。我们小时候书法是必修课,每天中午午休的时候都要写,然后到美校、美院一直都写。我做的第一个关于书法的作品是2010年的《不太晚》,书法的电子游戏,后来今日美术馆推出了我的两个书法字体,今年我把这两个书法用手写了出来。

\

冯梦波《一比特》 2008年
 
99艺术网:即时的、现场的那种即兴感,打鼓也算吗?
 
冯梦波:我从小喜欢音乐,1993年我有电脑的时候就买了我的第一台电子合成器,也买了多轨的录音机,我作品中涉及的所有音响和音乐都是我自己做的。我做的录像作品、数字电影还有电子游戏,里边的音乐风格都是我自己做的。然后很自然的突然有一天意识到我还没有打过真的鼓,这么多年一直用鼓机,所以就买了一套电鼓,打了几天,觉得跟想象的声音不一样,就买了一套军鼓,又买了一组套鼓,就打起来了。
 
99艺术网:打鼓的过程做成什么样的作品?2014年初在三影堂展过,但我没有在现场。
 
冯梦波:打鼓经常作为我的影像或者装置的一部分。三影堂是在开幕式和闭幕式各打了一场,有一个白色的板子,板子背面有一把枪,还有一张小的耳朵照片,正面是一个字,朱新建写的送给我的,我就在下边表演打鼓,就叫《大音无响》,最后展出的是装置。

\

冯梦波在三影堂首届实验影像开放展上打鼓
 
99艺术网:你做了很多年“互动”,现在怎么看这个问题?
 
冯梦波:我弄得早,当时都不知道什么是“互动”,那会儿连录像都很少,一般人摸电脑的机会都没有,很多人在见到我的作品前连鼠标也没碰过,我的作品不但是一个录像,还相当于导航,带链接的,就很惊奇。后来做“游戏”的时候,一般的互动就两三下,这时候已经是很具体的、水平不错的那种“互动”,但是后来我觉得不是每个作品都非得互动,尤其是互动变成时髦的东西(一个作品有互动就显得高级),我反而觉得互动不是必要的。现在的问题是把所谓的互动变成一种特别初级的东西,很多艺术家都有这个毛病,包括网络也用得太简单化,我完全用网络做的作品还真没有,我的作品脱机状态比较多。我在用媒介方面有一点极少主义的要求,能不用就不用,如果用就要用得非常有道理。
 
99艺术网:您在技术设备更新上一直走在最前沿,你对技术的更新是什么体会?
 
冯梦波:技术更新是很快,但也没有快到令人完全头晕目眩的地步,真没有。从我1993年玩电脑年到现在,电脑的发展是挺快的,但电脑还是那个德行,键盘还用着呢,从打字机那个年代就能见到,鼠标也没有变化,只是快了点儿,仅此而已。
 
但是网络有变化,1993年那会儿没有什么网可用,现在网络变成了主流,这是我真没有想到的。我上网的时候是1994、1995年在公司里,中国最早的网络,那会真是奢侈的东西,跟老百姓的生活不相关。后来网络变成每家每户、每个人都可以用,电话成了放在口袋里的一个电脑,这个我没有想到。但是这些也与我的生活离得越来越远,我都不用它们。

\
 
冯梦波《皮里春秋》 2007年
 
99艺术网:你对新媒体艺术的前沿了解吗?
    
冯梦波:这是我最不了解的事情,对于互动新媒体、影像这些圈子我尤其不关注。因为我自己做东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完全看这个作品我想不想做,然后才是合适的媒介、展示的方式,“我要做三个影像,画一张画”——我没有这种想法,我的作品从来不是我的观念的注脚。
 
99艺术网:你也不太愿意提“新媒体”这种说法?
 
冯梦波:我一直反对这个词,“新媒体”一听就特土、特旧,就是一个倒霉的词。这种头衔归类是为了业内外交流方便,如果艺术家把自己这样归类就太变态、太傻了。
 
99艺术网:您很少讲观念、谈理论,但是大多影像、新媒体艺术家都很重这些,国外的罗伊·阿斯科特、白南准、比尔·奥维拉,国内的一些艺术家也是。
 
冯梦波:国内有很多,但我这人有一点脾气,一些作品我看过,文章也看过,但是我自己特别不想谈这些东西,因为它已经在我的作品里了,我生活的过程——也就是看书、看电影、听音乐、看展览等等跟我的艺术创作没有一个截然分割的点,不管是时间上还是空间上。因为我是家庭工作室,我所有的创作必须是自然生发出来的,所以基础会比较复杂,呈现出来的不是面面俱到,我没有为每一个作品做理论的准备,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必要。
 
99艺术网:事实是,现在新媒体作品确实是一个炫酷展览的必需品。
 
冯梦波:现在很多画画的特别爱弄录像、装置。我觉得画画挺好的,弄这个干什么呢?还是那句老话,媒介哪有什么高下?都觉得新媒体很狂,我一丁点儿也没觉得。就是时髦罢了,不光中国这样,西方也是如此,中国的传统展览是画展,搭配点雕塑,后来开始有装置,现在变成一屋子全是录像了。我自己爱看画,一直都是这个想法。

\

冯梦波个展《梦波2012》 今日美术馆
 
99艺术网:说说让你感到亲切、激动的绘画吧,二十年没画画了,有新作品吗?
   
冯梦波:那个不能讲,秘密,必须等画展出来,2015年要展。有时候策展人来家里看,我说别给我搁到微信里。
 
99艺术网:您还收藏了些小门类、小物件?
 
冯梦波:我收藏了很多幻灯片,内容五花八门,当年幻灯片在中国不是一个个人的东西,到了90年大家有了钱才开始出现摄影发烧友,开始拍反转片。我还收藏了些中国唱片,从解放前一直到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有一千多张。我这个人喜欢旧的东西,有历史感的东西,比如某处风景可能什么都没有,但是以前打过两次大仗,我站在那儿会觉得特别有意思,因为有一个宏大的历史背景。
 
99艺术网:这种怀旧历史感和你1993年就用苹果电脑,并且一直走在设备更新的前沿,怎么不矛盾?
 
冯梦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矛盾,没有什么可解释的,跟谁解释呢?就是一个个人的兴趣,其实我现在也不追新的东西。可能就是一种好奇,我对历史特别好奇,如果这个历史画面真的发生在眼前,我会觉得没劲,应该说当下的东西我反而觉得没劲,对未来我会觉得挺有意思,总要有点儿距离。
 
99艺术网:你的作品收藏状况是怎样的?
 
冯梦波:收藏这种东西要求很高,我的作品集中在很少的人手里,希克收藏最多,尤伦斯香港汉雅轩都有,还有MOMA、古根海姆,亚洲这边有福冈美术馆。但是没法跟画比,因为作品收藏的时候并不是一大堆设备,其实就是一个光盘,将来怎么展有说明书,也有收藏设备的,但是比较少,有一些电脑是我用过的。
 
99艺术网:您挺北京人的。
 
冯梦波:老北京,不爱玩虚的、玄的,玩玄的东西也能玩,把一个人侃晕了也不难,但是有什么意义呢?变成一种自我自说自话的陶醉,没有交流的意思。    

编辑:赵成帅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