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99专访】应天齐:艺术最打动人的是心灵
0条评论 2015-07-01 10:03:45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孟语整理
导语:《砖问》应天齐当代艺术展于2015年6月13日下午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开幕,展览以芜湖古城作为个案,诉说和中国当下城市化进程密切相关的诸多问题。从上一个世纪末对《西递村》古建筑的探究,到《世纪遗痕》对墙的探寻,再进入到对古建筑的细胞——砖块的剖析和叩问,对此99艺术网对应天齐进行了专访。
\
应天齐
 
古城中的游子意,故乡情
 
99艺术网:这次展览准备了多长时间?
    
应天齐:这个展览07年推土机进去,我开始收集拆迁前的资料,07年古城给推倒了,你们也看到黑色的木箱里播放的都是废墟拆迁之前的生活。从现在来说应该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实际上是一个长达近十年的积累。因为叙说的事情是古城城市化进程中的变迁,这个变迁不是一秒钟变迁,是一段一段转变过来的。具体到“砖问”这个展览的计划、筹备也是从去年年头开始,年头我和政府讨论这个计划怎么进行,商谈各个细节。最早跟政府签文件应该是14年2月份,一直到9月份开始正式实施。实施的时候画展已经定在今日美术馆开办,在办当代艺术展这个活动的时候我已经在为此筹备素材。在政府的支持下,他们觉得这是一个他乡游子对家乡的一份情感,对遗存的一种情感。当然没有前面西递村的成功,这件事可能也做不成。所以这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情,不是任何一个艺术家都能完成的。
    \
《砖问》展览现场
 
99艺术网:您最早时候的《西递村》版画、是否为这件事情奠定了基础?
    
应天齐:这是一个积淀,不是任何一个艺术家都能把这件事做成功,一件艺术作品的完成、尤其是当代艺术作品的创作是和社会种种因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当然也有一种当代艺术是空中楼阁,不需要和任何人发生关系,但一定是要介入历史、介入现场、介入现实的。
    
99艺术网:您当初以这样的方式介入到对城市古城文化的保护是如何考虑的?您对当下社会、对古城的保护为什么以这个方式来切入?
    
应天齐:06年政府请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觉得我作为一个芜湖人,同时又是一个文化人,面对一个文化的古城,政府请你来做顾问这是义不容辞的。那个时候画《世纪遗痕》已经画了七八幅,我宁可把《世纪遗痕》的材料油画的探索停下来,都要做这件事。这是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我没有把它和我的艺术联系到一起。我觉得这是与政府与古城改造有关的事、于是我就去和很多的建筑师一起研究,和他们交朋友、试图从中找到契合点。
 
另外我头脑里隐约觉得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都有介入到城市改造中去,于是我也很向往这种艺术家去和社会和建筑发生关系。我带着这个理想,学习了很多建筑知识并做了这个顾问,我进入了这个以后就进入了社会现实。
 
我进一步地想中国的这个时期就是一个城市化进程的时期,芜湖古城就变成城市化进程里面的一个个案。07年的时候我做第一轮策划案的时候,很快就摸到了中国的古城改造的脉络。我认识到了中国古城改造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
    \
《转问》展览现场
 
99艺术网:完成这件事是否要适应当地的地理环境和当地的文化?
    
应天齐:一定要,首先都说我们要保护,保护什么?我们知道乌镇是保存比较完好的古镇,把他们原来的房子尽量保护下来,给它修旧如旧,这是一种保护方法。西递村是什么保护方法,修旧如旧都不要搞,本身保存得很完好。因为埋在深山不为人知,不像乌镇在杭州的边上,还受到一些工业文明的影响。西递村是埋在深山不为人知,当年鬼子扫荡都没有找到的地方,文革的时候村里人出村要花半天到一天时间。
    
  
99艺术网:您对文化、历史、对古城的历史都做了深刻的研究,我曾经看陈丹青的书大力批评中国北京城市的建设,北京也是一个古城,他对北京的城市建设意见是“古不古,今不今,西不西,东不东”,看不到有多少的北京文化或者是古都文化,都是西方的高楼大厦,完全被西化,他一直在批评这个问题,关于北京古都文化的建设,您有怎样的看法?
    
应天齐: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如果说北京已经破坏了原来古城的状态,现在的胡同文化消失,一点不错。但是我们要根据现实来说话,为什么觉得破坏得很严重,我们对照巴黎、对照威尼斯来看,反过来想巴黎是拿坡仑亲手建立的城市,在建的时候也遭到了很多的非议。因为拿坡仑有权力,最后建成了一个新的巴黎,这个新城完全按照他的设想建成的。在欧洲的博物馆可以看到很多当时建造巴黎时的油画,他也是被批评的,在他的强权之下,非常科学地完成了现在巴黎的建设。    
\
《砖问》展览现场
切切实实摸到传统与当代
 
99艺术网:通过您刚才的表述,我认为您不单单是建筑师、艺术家,通过这次的聊天我感觉到您是对文化、对历史、对社会学都有很深的研究,你是集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文化古文学,甚至对现在的建筑、艺术很恰如其分的融入到现实当中,回归到你的艺术家身份上,上次采访王林的时候,王林也说到您是位艺术家,您这位艺术家有一个独特的气质不能承受艺术之轻,您能承受艺术之重,这次作品看到巨大的“砖问”,切入艺术、切入社会、切入现实当中是非常沉重的,话题也是非常沉重的。您为什么让自己来做这么沉重的话题,您怎么看待王林老师的评价?
    
应天齐:我们这个年龄段是有这个责任的,甚至于有这个能力去承受这个沉重的话题。第一,比我们年轻的艺术家对传统、对文化知识的研究没有我们深,我是切切实实地接触到传统是什么,在我之后的这些艺术家,比我小五岁、小十岁的就不一样,他们那个时候才刚刚学画。这个跟技术没关系,就是对文化的借鉴。比如说我的家教,我父亲是传统的知识分子,给我的东西让我可以切切实实地摸到传统,同时又切切实实地摸到当代。在我们之前的艺术家比我再大一些的可能切切实实地摸到传统,他们不可能切切实实地摸到当代。这个不要看差十年、五年,它是不一样的。现在80岁或者是75岁的艺术家,可能跟我就不一样,我是讲精英阶层,随便举几个艺术家,现在也做材料,也做当代。他们年龄比我大一些的,我不想说具体的人,你心里也很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敢做装置,他们为什么不敢做影像,他们也有很深的文化情结,却始终停留在架上。
    
我就觉得从西递村开始起,我有一种使命感,因为我把西递村保护下来了,就是一套版画就保护了下来。三十几张画当然是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居然这些画把古村落保护下来了,艺术家还是有可为的。
    
99艺术网:很多人认为艺术家是自我情绪的表达,随着后现代艺术越来越接近当下,当代艺术家身上的责任感、使命感越来越重,在您的身上通过您的表述越来越能体现出来,通过非常鲜明的特点表现出来,您作为一个这么有责任感的艺术家,在创作作品的时候您想的是现实问题,在现实问题当中会触碰到很多棱角,很多与体制内,很多与体制对当下政治社会所对立的一个点,您怎样来处理这种很尖锐的矛盾?
    
应天齐:我比较理性,在什么空间环境下,什么样的一个约定的空间理念,去完成哪个东西最有效,这是我要思考的。比方说我们对当代艺术在中国这样一个特定的社会制约下,怎样有效地使你的观念或者是思考变成实际,这是你要考虑的。如果不能,会阻碍你的观点和思想的推进,这是应当舍弃的。
\
展览《砖问》开幕式现场
再现现场,沉重的诉说
 
99艺术网:把这么多古城文化的老的旧砖用木箱封起来进入美术馆展示,是要提出一个怎样的问题?
    
应天齐:我是再现现场,是带有一种悲剧色彩。我的这个展览整个是不快乐的,我一再说它不快乐,很沉重,你们也感受到了这种沉重。这种沉重的诉说会引起人们的一种惋惜,悲剧是最有力量的。我把那些老百姓捡的破砖放到玻璃箱里,他们的生活几乎就这样消失了,那么生动的老百姓的生活,这里边有一些悲剧色彩。
    
99艺术网:哲学您也有研究?
    
应天齐:这个哲学命题对我们今天仍具有意义。我是一个大学教授,应该有这样的知识层面,而且我在学校还是一个二级教授,如果一个当代艺术家对哲学不研究是不可能做当代艺术家的。所以我提出的就是强调我们曾经的存在,我们的一个出发点和我们正在走以及我们准备走向哪里,我想这是一个理性的思考。我们的社会在太多的时候不够理性,比较感性。我们作为社会精英知识阶层应该相对用自己的理性思考去影响社会,我一个人的力量很单薄,如果众多的艺术家所构成的艺术倾向,我想是可以影响社会的。
   
99艺术网:古砖广场不仅是使用上有一个很大的广场范畴,更重要的是文化和历史的积淀,使这个广场更有意义。
    
应天齐:这种东西在北京很容易实现,在安徽很困难实现,因为那里文化闭塞。他们不能理解这种创意的重要性,也许就因为这个建筑古城就活起来,变成全国人都要去的地方。甚至我在那儿办展,我就举办基弗尔的展览,都有可能。在北京这个方案可能马上会实现,所以我也想通过你们来呼吁。
    
芜湖古城在全国的版图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古城遗址,它的面积只有31公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衙署、文庙、建制、街巷都没有遭到破坏。一个城中心的分分钟能够卖金子的宝地,能够在创造GDP,疯狂创造GDP二十年没有动的地方,我认为这是非常难得的。肌理破坏掉了,建筑肌理破坏掉了,一个老人的骨骼还在,他的血管还在,只要给他注入血液他还可以重生,这叫“遗存再生”。这个价值要通过你们媒体,让政府能够认识到,我在芜湖市民文化大讲堂做了讲座,芜湖市民都意识到了,但是领导很忙,他们不大关注这个地方,这也是我不停地去说芜湖这个话题的原因。我当年如果不是那样拼命地说西递村,西递村可能也没有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艺术最打动人的是心灵
 
99艺术网:为什么希望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呢?
    
应天齐:对待中国城市化进程,我们要在世界发声,我们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当中,中国人是如何思考的,中国人是如何面对的,还有什么问题,这是我们需要在世界面前展现的。因为展现的结果是一个和世界的交流过程。
 
这次如果能够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我把这个芜湖古城在上一次威尼斯双年展之后我新的思考和许多新的办法,比如建古城广场带到国际上去,哪怕我的这些东西不能实现,这也是一个个案,也是我们中国艺术家或者是中国面对的一个问题,我觉得应该让世界知道。
    
99艺术网:您对古城文化的保护怎么能够用艺术的形式去进行融合和表达,作为艺术家怎么来呈现艺术形式,怎么让人们来理解?
    
应天齐:我觉得艺术最打动人的是心灵,是你心里面的一种东西感动别人。比方说一个黑色的箱子有一些砖头,有一段视频,这种东西让人看着很难受,需要用艺术家的灵感来源于自己的心灵,来源于当下现实对心灵的撞击。现在这种呈现方式最后到威尼斯去如何呈现,我也不知道,可能又是一种全新的面貌。
 

编辑:孟语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