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今日资讯】隋建国:拥有未来,创造未来
0条评论 2015-08-28 14:22:00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

著名雕塑家及当代艺术家,今日未来馆发起者之一。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作品曾多次参加国际重要展览,其中包括:2015年佩斯北京画廊《触手可及》;2014年纽约中央公园《盲人肖像》、美国洛杉矶LALouver画廊《隋建国》;2013年德国法兰克福"EnglishChurch"教堂〈肉身成道〉;2012年上海当代美术馆《重新发电--第九届上海双年展》;2012年佩斯北京画廊的《隋建国》、大英博物馆《隋建国的掷铁饼者》;2011年荷兰海牙雕塑艺术馆的《海牙天下》;2009年中国北京今日美术馆的《运动的张力》,2005年美国旧金山亚洲美术馆的《隋建国:理性的沉睡》等,其作品为国内外知名艺术机构所收藏。

Q:是什么样的思考,让您成为了"今日未来馆"的发起人之一呢?

S:其实准确来说,"未来馆"的概念是高鹏的一个梦想。我是雕塑家,我都是在实际物质材料层面上工作的。起因在于2009年,我在今日美术馆做了"运动的张力"这个展览,作品的一部分是跟展场空间结合的管道系统,有在场馆内部展开的,也有部分管道穿过展馆墙体到达外面广场,管道内部还有钢球在运转、撞击、产生声音等。最初设计这个空间的建筑师王晖认为,我的作品是最大限度地使用了一号展场空间的作品。高鹏到今日美术馆上任后,他就想把我的这个穿墙而出的管道系统,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空间通道系统,放到一号馆外的建筑群22院街的屋顶上,从而把1、2、3号馆都给串联起。而此时的管道内滚动的就不再是钢球了,是穿行的观众,观众可以通过这一管道系统到达各个展馆参观。他的这个想法当然得到我跟王晖的特别支持,并且也同时向相关部门提出了申请,但却迟迟未得到批复。于是我们再次深入探讨,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说的这个〈今日未来馆〉的共识。正是这种现实中的挫折,才把我们逼到这条既然做不成实体那么就以虚拟空间来代替的路上,把未来的美术馆以虚拟的空间形态,植入到数字媒体的世界里,置入到无线网络里,成为一种线上的因而也是无限的存在。

Q:可以说09年的时候你就已经有意识地想要打破物理空间的概念么?

S:09年的展览方式其实是一种巧合。当时的时任馆长就已经在让王晖设计一个今日美术馆扩建计划,而这个新的美术馆是覆盖在一号馆和三号馆的建筑上面的。所以当时馆长就向我提议,大概意思是反正这个建筑年底要拆,那么请你索性就随意创作,尽情发挥。但是我觉得尽情发挥的前提也是要与建筑师沟通后才行。这样我就找到了王晖,他给我讲了这个建筑的历史,来源,以及他当时改造的原则是什么,于是我就知道了这个应该怎样利用它。最终,完成了一个打破展馆墙壁进入公共空间的展览。

Q:有了未来馆以后,您会有更多类似这种打破空间作品的创作延伸么?

S:这是当然的,我会在未来馆里,以未来的形态,在线上尽情的发挥我的想象力。09年我还设想在今日美术馆完成的这个管道系统,可以放到世界各地不同的美术馆里面穿行。我甚至还专门为新泰特美术馆的涡轮大厅设计过一个专门的管道系统,我当时就已经作出了3D的模型图。当然,这样的理念变为现实,需要有一个被接受的过程,但是至少在我的理念中,我已经把它做成了。

Q:在这个展览中,您觉得您的角色是什么?

S:首先我觉得我是本次展览中算是老一辈的艺术家,我用我的作品给大家打个基础,目的就是让后来的年轻人可以更自由的去创作。现在的展场里面运转的这个球,其实是展览的一个基本概念,它是一个混沌初创的象征。当然我也想为未来空间贡献出我的理念,展示我所理解的线上空间和未来的空间应该是什么样的。其实我认为它应该是一个连续不断的空间和时间的联合体,但是如何把这样的概念实现出来,那是需要一定的技术支持的。

Q:科技技术问题是您面临类似这种创作的最大挑战吗?

S:我的个人成长过程中,电脑对我来说是一个迟到的新生事物。直到现在,我也不能说我可以很好的进行操作或者使用它。我只能是找合适的技术人员来对我进行协助。我可以进行想象,再通过他人的技术支持,将其呈现给大家。

Q:那您觉得未来的艺术家是必须要在技术上有更多的拓展么?

S:我认为未来的艺术家一定要本身就是懂技术的,这样他才会变成名副其实的未来艺术家。他自己就可以在未来的空间中自由穿行、生长。我希望青年艺术家要拥有未来,还要成为未来。

Q:这次展览的策展人苏磊老师是您推荐的,您觉得他为什么特别适合这个项目呢?

S:因为苏磊是我所遇到的年轻人里面,真正了解互联网语言,理解互联网语言,数字技术与艺术的关系的一个人,他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同时,他不只是停留在想像或者理论层面,他所研究的哲学理论本身就是这方面的,而且他还具有亲身参与实践的能力和勇气。他在法国学习,在他的身上已经种下了法国哲学学派的种子,就如马克思说:"重要的不是解释世界,而是改变世界"。

Q:您会一直关注未来馆的发展吗?

S:我认为这是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一个全新的未来美术馆的概念,这个概念是具有前瞻性的。它应该得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同行的支持和响应;它也会得到数字网络等其他行业具有前瞻眼光的精英的支持。我当然会持续关注未来馆,我觉得,新生事物是一定会得到支持的。

编辑:徐啸岚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