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球深陷经济泥沼 艺术品市场缘何高烧不退
0条评论 2015-09-06 09:50:17 来源:BBC英伦网 
想像一下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佬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的惊恐之情:几年前,正在他打算以令人瞠目的1.39亿美元出售毕加索的名画《梦》(LeRêve,TheDream)时,他却不小心用手肘将画作捅破。

\
《梦》

这幅画作是艺术家描绘其年轻情妇玛丽·特蕾丝·瓦尔特(Marie-Thérèse Walter)的肖像画系列中的一幅,创作于1932年,那时他们正打得火热。这样的作品也是毕加索最吸引人的画作,本来这位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可能再创新高,但却因破相而受累,原先的买家——对冲基金大鳄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叫停了这桩交易。

经过一番巧妙的修复后,这笔买卖最终成交,但这次的价格却是更令人咋舌的1.5亿美元,不仅创下毕加索作品的新高,而且成为美国收藏家有史以来为一件艺术品付出的最高价格。这是一次私下交易,而公开拍卖也往往创下新的纪录。去年,在纽约的一次拍卖中,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尖叫》(The Scream)以近1.2亿美元成交。

在全球大部分地区深陷经济泥沼之时,艺术品市场恍若世外桃源,为画作或是雕塑作品豪掷数重金的交易时有发生。在财富新贵、新兴经济体、投机和追逐艺术时尚等因素的推动下,加上生活方式的选择和奢侈品行业的发展,艺术品价值急剧攀升,对此,从毕加索名画《梦》的命运就能可见一斑。

\
《尖叫》
 
艺术品市场似乎能对抗地心引力,这也正反映着当今财富的本质。手中掌握的巨额资金,让亿万富翁们有底气纵情投入激烈的角逐,将最好的艺术品都纳入囊中。毕竟,如果能像俄罗斯亿万富翁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A bramovich)一样,愿意豪掷近10亿美元购买游艇——有漂浮的宫殿之称的日蚀号(Eclipse),那么,花上几百万美元购买一幅不朽画作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退一步讲,即使你有能力再造一艘游艇,也无法让马奈塞尚、或是拉斐尔专门为你画上一幅画了。你不得不等待他们的画作现身艺术品市场,才会有机会和其他收藏家竞争一番。

千变万化的市场

过去25年来,艺术品市场规模大幅增加。据艺术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统计,1990年,约有价值高达272亿美元的艺术品通过交易商和拍卖行成交。2007年,在最近一次市场热潮的尖峰时刻,这一数字几乎翻了三番,达到658亿美元。据克莱尔调查,与上一年度相比,2012年艺术品市场规模虽然略有萎缩,但仍然达到令人惊艳的560亿美元。

除规模不断扩张外,艺术品销售行业也由于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而发生了深远的变化。艺术品市场不再由欧美市场和欧美艺术家所主导,而已然成为一个全球化市场。就在两年前,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就不时有出手阔绰之举,或许在一些乐观其成的媒体报道的推波助澜之下,中国俨然一跃坐上艺术品市场的头把交椅。虽然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已经回落,屈居次席,但在艺术品交易总额中,中国内地和香港仍然占到25%,仅次于美国的33%。

很多被卖到中国的艺术品以往都为西方收藏大家所收藏。例如,11世纪一幅黄庭坚的书法作品近期就以令人瞠目的6380万美元高价在北京售出。

\
《玩纸牌者》
 
建立私人博物馆(实为国家资助)已然成为一种风尚,这也推动着高端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海湾国家,特别是卡塔尔,一直如饥似渴地为一系列雄心勃勃的博物馆项目求购艺术藏品。卡塔尔皇室被认为是当今全球最大的艺术品买家,特别是卡塔尔埃米尔的女儿谢赫·玛雅莎·阿勒萨尼(Sheikha Mayassa AlThani),她一直是其中极为活跃的一分子。她都在买些什么呢?她主要购买现代和当代艺术品,一般认为,卡塔尔是为艺术单品付出最高价格的买家——在2011年,其斥资2.5亿美元购入塞尚的画作《玩纸牌者》(The Card Players)。

冰火两重天

对今天许多财富新贵而言,购买艺术品也让其得以拥有令人艳羡的生活方式。在全球各地一轮又一轮无休止的艺术展、双年展、拍卖会和各种活动中,艺术品画廊和拍卖行是其中最为耀眼的明星。时尚杂志、奢侈品和腕表厂商乃至银行也竞相跻身其中,艺术品越来越被其视为一种新兴的资产类别。在诸如中国和印度这样的一些国家,购买艺术品首先是为了投资,而不是艺术热情或爱好所致。

艺术品市场的另一面却是两极分化,一方面,一小撮巨富推动市场行情,推高少量“蓝筹”艺术家作品的价格,也让少数大型艺术画廊和拍卖行的荷包鼓鼓。但另一方面,从规模上看,中低端市场却远非景气。因此,在艺术品市场整体繁荣的表象之下,实际上却掩盖了投资走向的严重失衡。

特别是中端市场,有些艺术画廊面临倒闭,还有许多也处境艰难。伦敦的画廊Hotel尽管以其前卫设计风格而享有盛名,去年也进入破产清算。就在最近,纽约的尼科尔·克拉格斯布伦画廊(Nicole Klagsbrun)和杰罗姆·德·努瓦蒙画廊(Jérôme medeNoirmont)也关闭了展室,开始谋求改变经营方式。

令人悲哀的是,艺术品似乎已越发沦为富人的游戏。目前,市场对毕加索等艺术大家以及《梦》等名作的追逐热情似乎难以遏制,对于年轻而不知名的艺术家而言,艺术品市场并非梦想般的美好。

编辑:杨珊珊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