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卢浮宫金奖是中国艺术家的集体沦陷的标志
0条评论 2015-10-15 09:19:26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张弓

\

10月11日,《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刊发纪实作家张弓专访法国艺术家协会(LaMdA)主席雷米-艾融的题为《卢浮宫金奖是巧克力做的金奖》文章,雷米-艾融在采访中指出,有18000多名会员的LaMdA才是能代表法国官方性质的艺术家组织,而只有1000多名会员,自称在法国最大,在中国宣称是法国国家艺术家协会(SNBA)的组织有夸大宣传、混淆视听嫌疑。

12日,自称是卢浮宫画展中国展区负责人范某韬继撰写《法国卢浮宫卡鲁塞尔艺术展真相》一文宣称“法国卢浮宫卡鲁塞尔厅是中国在世界上展示文化艺术的唯一窗口”,为卢浮宫金奖洗污之后,再次以《卢浮宫金奖”之谜大揭秘——贼喊捉贼》撰文,对纪实作家张弓进行攻击,对中国艺术家花钱到法国卢浮宫买金奖之事进行深层漂白,以期为自己于今年12月份在卡鲁塞尔厅运作的“卢浮宫画展”扫清障碍。

花费上千万只为到一个地下商业场所办展览,目的只是为了范某韬所言在“中国在世界上的唯一文化窗口”卡鲁塞尔厅展示中国艺术家风采?目的只是为了中国文化交流?多高尚的情操!又是多高尚的说词!没有这个世界级唯一的地下窗口,中国艺术家就会在暗无天日的中国了此一生?没有这个世界级唯一的地下窗口,中国艺术就会永远无法在世界艺坛上露脸?换句话说,没有这个地下茅坑,蛆虫就会永远失去了在粪坑里畅游的自由!

把一个国外地下商业场所当成是中国在世界上展示艺术的唯一窗口。大概除了范某韬本人和极少数人这么认为外,在中国的历史上,即使是最为腐败衰落的清政府,也从来没有如此下贱过,如此窝囊过,竟然把一个国外地下商业场所高抬到国家的高度。国人更没有听说过中国艺术家不到卡鲁塞尔厅办展,就无法让世界知道诸多世界级着名中国艺术大师的“主产地”就是卡鲁塞尔厅。也就是说,没有范业韬的贡献,没有卡鲁塞尔厅的存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艺坛就是一团黑,世界根本不知道中国艺术是何物。

蛆虫永远闻不到屎的臭!明知是火坑,明知是花钱买奖,却仍然有大批中国艺术家前仆后继。

其实早在2006年,一位中国艺术家就因卢浮宫收藏自己作品之事引发了一场“声明”之战,经国内外媒体报道,最终的结果是法国卢浮宫占了上风。可是,此事件之后,中国艺术家不但没有得到教训,反而对卢浮宫金奖的热切程度更加热烈。

卡鲁塞尔厅本身无错,赴卢浮宫卡鲁塞尔厅参加展览也无错,但是赴卢浮宫卡鲁塞尔厅花钱捞取金奖或热衷赴国外花钱买金奖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文艺界崇洋媚外的奴性文化的灾难悲剧,面对这种不断侵蚀中国传统文化的灾难性悲剧,中国的文艺评论家和艺术家表现出不同反应。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面对这种现象,做过幕后推手的某些中国媒体和文艺评论家集体失语。当某些人以文化交流之名与艺术掮客狼狈为奸,共同打造虚假繁荣的中国当代文化政绩和文化假象继续将中国文化推向灾难性深渊时,中国媒体有什么理由继续沉默?中国的文艺评论家又有什么理由隔洋吹捧?

继纪实作家张弓系列评论文章之后,国内有良知的文化人和媒体人、评论家不断着文抨击中国文艺的虚假繁荣现象,这是好事。但是范某韬之流认为,纪实作家张弓不但是中国文化的打手,而且张弓的文章就是文革大字报的再现,由于张弓这类文章的出现,砸了中国很多艺术大师的饭碗。

中国有多少艺术大师无法统计,张弓写这类文章,并不是对所有中国艺术大师或艺术家进行道德绑架,也不是横加指责国内某些文化机构和媒体。张弓的这类评论文章出现之后,我们的一些艺术家在干什么?他们首先哀叹中国文化界的不幸,不幸有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张弓这类不知深浅的文人出现,让众多艺术大师失去了在国际上纵深展示技艺,大秀肌肉的机会;

当代中国,当文艺变为赖以牟利和腾达的手段时,当文艺变成地方政府标榜文化政绩的软标杆时,当艺术家变为权力、金钱、招牌,甚至权贵阶层的奴才时,中国文艺便失去了创新的动力,文艺作品的所谓创新,所谓能力、所谓高度、所谓价值,在无知和无耻者面前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面对这种人格、人性和文化上的缺失,中国某些文艺家只有用所谓国际大奖来修补。

中国数千年的艺术史上,没有得过国际金奖的艺术家层出不穷,有清以前,西方各国文化艺术的融进没有让中国艺术本色褪去多少颜色,即使是将亡的腐清时代,列强炮火对中国文化的灼烤也没有让日渐颓废的中国文人在艺术思想史上留下大量盲目镀金的痕迹。倒是在文人黑客们标榜特立独行,自视清高的今天,无数中国艺术家纷纷奔赴国外,用大量金钱和厚黑学谋回了一张张大奖证书。这些金奖证书不但是中国文化虚假繁荣假像图,更是中国文人争名夺利的现实丑态图。

虚假的金奖证书遮挡不住意图用国际金奖粉饰政府文化政绩的涎态,也不能弥补中国艺术家传统文化的严重缺损。

试图用“文革大字报”来恐吓所有正面批判伪大师、假金奖者,正是他们心虚,才翻出了这个陈年朽词,意图掩盖他们利用中国艺术家成名心切,媚洋镀金的心态和继续达到谋财图利的目的。

国际金奖对于一些急于成名的中国艺术家有着短期的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无论得奖多少,充满谎言和虚假颂词的印刷品证书并不能成为一个艺术家艺术作品高峰的标志。

一个虚假的国际性大奖也许能改变一个九流画家的一时命运,也许能改变国人对他曾经鄙视的态度,但是,他的作品绝对不会影响一个时代。无论如何,当面对名利,有人掀起遮盖茅坑的那张名为国际金奖证书的时候,对于腐臭之气,评论家的集体沉默,艺术家的集体沦陷则会是另一种文化灾难临头的征兆。

正如天津着名老画家杨恩溥所言,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张弓的文章对中国艺术家集体沦陷于国际大奖池起到了提前结束的巨大作用。

中国艺术家对于国际金奖的饥饿状态必须彻底消失。不然,奄奄一息的中国传统文化将被无数伪大师、伪学者、伪专家、伪使者带向全面饥荒的文化沙漠。

所以说,文人无耻,亦为国耻!面对泛滥成灾的各种国际金奖,中国艺术家对洋奖的集体投诚沦陷是另一种文化灾难。

(作者为: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