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青年艺术:危机下的灵芝草?
0条评论 2015-10-30 11:19:12 来源:中国商报 作者:赵玉国

\

10月5日,2015年度“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开幕,创办于2011年的该项目迎来了自己的五周年庆。来自18个国家和地区的320位青年艺术家的1500件艺术品整装亮相,涵盖了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影像、装置、互动艺术等艺术门类。

“青年艺术100”是国内出现较早且持续时间较长的青年艺术推广平台,在其创办后,随之出现了诸多主打“青年艺术”概念的同类项目。这些项目很多也集中在这个秋天陆续登场,如9月12日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开幕的“常青藤计划2015·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展”、9月24日在北京当代美术馆开幕的“2015青年艺术+”、9月28日在南京金陵美术馆开幕的“2015南京国际青年艺术双年展”等。除此之外,还有雅昌艺术网的“破壳计划”、北京时代美术馆的“旋构塔”、中央美术学院的“CAFAM未来展”等推广平台也都在近几年集中出现。

业内普遍认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促使“青年艺术”走向前台,经过几年的发展,很多青年艺术家确实已成长为当下艺术生态的中坚力量。然而,大量同类推广平台的出现让很多还未走出校门的学生即成为画廊争抢的对象,这对他们的成长是否属于正面、积极的因素?在市场大环境并不乐观的当下,这些平台是否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潜力也不得不令人担忧。况且这些推广平台均是以大规模的“选秀”方式撑起展场,在一小部分青年艺术家脱颖而出的同时,大部分还是迅速被人们所遗忘。对于他们来说,其意义又在哪里呢?

面对质疑

在“青年艺术100”开幕的第二天,微信朋友圈便出现了一篇名为《吐槽帝又来调戏青年100了!》的帖子。在文中,这位“吐槽帝”以调侃的方式评说了一部分作品,如“教授这是咋选的作品?这是讽刺咱这个100项目都是shi吗”,“花布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知道的是看艺术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纺织品订货会呢”,“不管啥东西,放大十倍就是艺术”……语言幽默而又充满着讽刺的味道。这其实代表了一部分艺术圈外人士对当下青年艺术甚至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那么,这些青年艺术推广平台是以怎样的眼光来遴选艺术家的呢?这些被展示出来的作品是以严格的学术标准来衡量的吗?

《美术》杂志副主编盛葳是今年“常青藤计划”的学术主持,同时也是“青年艺术100”的评委。据他介绍,这些比较有影响力的青年艺术推广平台都保持了专家化的评选标准,从专业角度看对遴选出来的作品并没有太多争议。“在我们看来至少没觉得这些作品看不懂。当然,每个学科和领域都存在专业眼光和大众眼光的差异,如果艺术家为了扩展市场而迎合大众,想要取得平衡也是需要努力探索的。”盛葳说。

今年“青年艺术100”新入围的107位青年艺术家皆为1980年之后出生的,是由13位资深评委从全国3000名报名者中筛选出来的。已经积累了5年运作经验的执行总监彭玮认为,为青年艺术家做展览保证学术品质是最重要的,对于品牌来说,学术品位也是保证其持续发展的根本。“这么大规模的展览难免饱受质疑,但我们从一开始就是紧贴学术的。‘青年艺术100’只是一个平台,并不与艺术家签约,所以在遴选艺术家时只会从学术角度进行考量。在这个平台上怎样发挥完全是艺术家自己的事情,但艺术史是大浪淘沙的,未来怎样完全要凭他们自己的认知。”彭玮说。青年批评家、策展人朱小钧认为,当下的青年艺术推广平台基本是通过市场的模式在建立学术品牌,大家都会经过一个慢慢走向规范的过程,不可能尽善尽美,但应持有一个善意的态度去支持和鼓励,至少看到的方向是好的。而且他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其实不应该有‘老年艺术’和‘青年艺术’的对应,年轻并不意味着幼稚和不成熟,年轻人反而掌握着艺术界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面对市场

青年艺术家许宏翔2011年研究生毕业,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都留在学校里搞创作。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没有太多参与高规格展览的机会,只能通过代课、接一些帮人画画的活儿维持在北京的开支。2012年,他被选中参与了“青年艺术100”,通过展示之后逐渐发现自己的作品可以卖了,现在经过几年的成长已经有了比较稳定的市场。“参与这种推广平台有点像走捷径,刚刚毕业的学生就被带入了市场,但心里也要有一个尺度,否则来之不易的机会也会被自己毁掉。”许宏翔说。

近几年,很多像许宏翔一样的青年艺术家获得了市场的青睐,这与诸多青年艺术推广平台的出现有一定关系,但也和藏家结构的变化紧密相连。“任何艺术项目都不能回避与市场的对话,这两年经济环境比较紧张,收藏界的口味也进入了新陈代谢的过程,过去的藏家开始把视线转移到青年艺术上,而新进场的青年藏家和青年艺术家年龄相近,更容易发生对话。”“常青藤计划”发起人姜大方对中国商报记者说。同时他还认为,外界认为最近的青年艺术推广平台过于集中,代表了市场的某种走向,但从整个艺术生态来说,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的程度。

“现在这些青年艺术推广平台的出现跟新藏家的激增有极大关系,新藏家有和新锐艺术家共同成长的期待,价格上藏家也更容易接受。国内好的画廊本来就不多,愿意代理青年艺术家的就更少。希望这股青年艺术热潮成为一种行业常态,成为艺术生态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星空间画廊创办人房方说道。同时,他也提醒新藏家,只有对艺术家个案以及对艺术史进行深入了解,才能产生更有价值的投资判断。偏锋当代艺术中心国际市场部总监杨大宇则从两个方面分析了青年艺术市场的前景。他认为,一方面国内实际还没形成全民收藏的氛围,藏家屈指可数,所以青年艺术市场的培育还任重道远,不能盲目乐观;另一方面,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时间还比较短,新锐艺术家如何纳入画廊体系也是要经过慎重考虑的,画廊对艺术家应该有持续的规划,并不是一锤子买卖的事。

面对未来

回望过去5年的历程,彭玮说:“‘青年艺术100’有着和青年艺术家同样的梦,在没有太多资金投入的情况下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一个奇迹。”同时她也表示,很高兴看到现在有如此多的青年艺术项目在关注和支持青年艺术家。她最希望的是,在未来,青年艺术群体可以形成被持续关注的发展趋势。

姜大方虽然与彭玮有同样的期待,但他也觉得,现在的推广平台过于扁平化,要想形成真正健康的产业链条一定要注重立体化发展。“舞台是好的,但站在舞台上之后怎么办?艺术家被推出了,应该有相应的环节接起来,把画卖了、在媒体上宣传了不是终结,大舞台背后如果没有丰富的产业结构,很快也会消失的。”姜大方说。

“中国古代欣赏少年老成,对于年轻人的创造性并不鼓励。从20世纪打开国门以后,‘青年’才变成一种正面的价值符号。当下对于青年艺术来说是一个好的趋势,这么多青年艺术家被推出,尽管水平参差不齐,但毕竟我们发现了优秀的。从这个意义上看,青年艺术平台的意义还是积极的。”盛葳对此表示肯定,但他也提出了一些问题。首先,他认为大部分青年艺术平台是凭着一种热情和对未来市场的预期在做,缺乏有效的造血机制,仅凭着热情不会太长久。所以,近两年学术界希望它们不仅只是规模大,还应做出更具体的项目来深入探讨青年艺术发展问题。其次,青年艺术家风格多样化,但很多平台却出现了严重的同质化现象,模式、标准相同,艺术家重叠率也很高,所以特色化发展也是它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青年艺术平台使我们了解了更多的艺术家,在进行研究时有了更多的对象,而问题是无法提出一个发展性的方向。没有任何倾向性地把这些艺术家抛出来,在一个场馆里并列展出,这样的展示缺乏问题意识。有些展览已经开始对项目进行深入研究了,比如中央美院的‘CAFAM未来展’讨论了青年艺术家的生产机制和传统艺术家有何不同、关山月美术馆的‘在路上’讨论了在传统绘画分类标准下如果创新的问题,这样就显得更加具体了。只有这样的项目越来越多,才能使未来的艺术史有书写的可能性。”盛葳这样说道。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