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99专访】董梦阳:做事不仅要有方向,还需有匠心
0条评论 2016-04-20 13:39:42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王胤
\
 

2015艺术北京走过十年历程,从向国际化靠拢至向本土化回归,完成了对中国艺博会现状的逐步认知与探索。在采访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的过程中,他那种放平、不燥的心态决定艺术北京稳步前行的姿态,“有能力就多做一点”、“再进步一点点”、“创新一点点”,“路还很漫长”是谈到今后发展时的高频词汇。他近年不爱看国际上的艺博会,是因为早年看太多,别人的日子看多了也始终是别人的,还得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他不愿说每年都有哪些“亮点”,因为亮还是不亮,不是他说了算,还得是看观众的反响。

就这样,2016来了,这一届还会有一点点变化,是什么只能往下看。这次采访,还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做艺博会十年的人,是怎么看目前艺术发展现状的,又是什么看艺术市场的。

99艺术网:2015年的艺术北京正值十年之际,并且在原有的当代馆、经典馆和公共艺术版块之外,应该说是紧随时代发展的大众需求,新推出了“设计北京”新版块,这一变化带来的效果如何?
   
董梦阳:好像反响还不错,观众也很多,交易还是挺好的。我一直在想可能设计应该走到前面,我们反而是艺术走到前面了。设计其实是更接近生活的一种艺术,大家接受起来更容易,它是艺术进入生活很重要的一个切入点,所以做设计应该是可以持续去推动起来的一件事情。

99艺术网:本届在“设计北京”的规划上,有没有进一步的考虑?现在有很多原创设计师的品牌还不错,您有没有考虑过在这方面多培养或说多接纳一些?
   
董梦阳:可能接下来做的规模也不会很大,一点点地推动起来。至于具体的内容,我想就是不断地调整和丰富,如果有可能把规模做得再大一些,这样就可以容纳更多的内容。
   
99艺术网:回顾这十年,艺术北京在定位上都经历了哪些变化和调整?
   
董梦阳:我们从起初的国际化走到今天越来越往本土化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修正。当然不是我们想放弃国际化,而是觉得时机还没到。我们有很多口号,比如“完整亚洲”,但总得一步一步来,先完整一下中国。我倒是觉得我更想着服务这儿的人们,更想跟这儿的人们一起成长,跟这儿的人们一起进步。我不是拒绝未来的可能性,我只是觉得一步一步地成长更务实一些。一点点来就是一个修正,要把这条路想得长远一些,而不只是想短时期内的事情。
   
99艺术网:面对互联网、APP艺术电商的日益增多,艺术北京有无考虑加大对于这方面的合作,为这些平台提供一些机会?
 
董梦阳:现在大家大量地谈互联网+,我想可以是艺术市场+点儿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艺术市场。因为我觉得艺术品可能需要互联网的传播和连接,但是我们身临其境、眼见为实的观看和感受,比什么都更重要。我想未来我们会更多地和互联网合作,只是不是那么迷信和幻想,更不会颠覆传统方式。
   
99艺术网:目前艺术电商并没有达到理想的在线消费过程,需要通过线下展示来做线上引流,您对此怎么看?
   
董梦阳:有一些东西我想就别引导到互联网上去消费,应该堵住,就像网恋。完全在线上消费是不现实的,一旦有了情感、有了内在东西的时候,线下就变得重要了,线上的评论是看不到真实的人和艺术品的,所以说索性别往那儿误导,我是这么理解的。但是我们也需要互联网来传播一些信息,这种传播的广泛性,是线下达不到的。
   
99艺术网:艺术北京总会有很多“老牌儿”画廊来参与,那接下来对于新画廊会不会更开放一点?
   
董梦阳:我特别期盼着新的画廊,很多老的画廊有一些生长的年代了,他们的模式和经营理念逐渐落后,这影响了他们的发展,反而这些新的画廊,各个领域有经验的人带着一些新的理念、新的操作参与进来,使这些画廊更朝气蓬勃。我想这是我们的一个希望,博览会的希望,市场的希望。

说实在的,我们说“老”画廊其实都没“老”到哪儿去,大个十岁,也没大出一百岁,中国还是一个起步发展阶段,还谈不上论资排辈。
   
99艺术网:新画廊可能没有老画廊那么多有名的艺术家,他们有的更多的是一些实验性或者靠近商业化的一些选择,您对于参展画廊选择的标准上有没有一些差异化、宽容的东西?
   
董梦阳:我们今天最活跃的是拍卖市场,所谓的名家作品在拍卖上已经见得非常多了,也就没有了什么新鲜感,我姑且不说他们价值的问题,现在恰恰需要新画廊和画廊推动的新艺术家、新艺术来给市场补充新的血液。

你不能天天看那么几张老面孔,一级市场是他,二级市场还是他。这件事情显得中国人太没有志气了,天天炒冷饭,而且这些艺术家的价值也是有历史成因的。你看现在到处都做年轻艺术家,我觉得年轻艺术家也被惯坏了,他们也很浮躁,前两天我看了一个叫什么提名展,真是年年退步,一年比一年浮躁,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趋势。
   
99艺术网:中国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有些虚高。
   
董梦阳:一个艺术家,如果有十个单位在找他的时候,他一定会骄傲、浮躁,一定会飘起来。这件事情是必然的,我们从各方面都需要理智、理性地做一些推动。
   
99艺术网:在这十年中,艺术北京看着画廊质量逐年改变、收藏者也是旧貌换新颜,那么在逐渐变好的一级艺术市场发展中,对艺博会的各方面质量要求也相对要增高,那么在对参展商的软硬件服务和对藏家的服务上,您觉得在接下来要如何提升和细化?

董梦阳:不管路有多么长,总要进步、总要学习,总要知道怎么去进步,我们得慢慢来,踏实起来。我有时候更希望能看到一些匠人,而不是大师,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们也成为一个匠人,有一颗匠心,一点一点地雕琢它,一代不行,下一代再雕,看是不是能够成为一件精品,成为一件作品。

慢慢来吧,这件事情我总说是一个软件,是一种教育,是一种修养,是一种文明,是一个整体的进步才可能实现的事情。

我们周围有太多的数字让我们盲目去相信可以很快地追,好像我们所有的东西就能迅速地拉平了,其实这些数字误导了我们,我们都说的是一个绝对值,甚至把一些泡沫都算上了,都没平均到我们的人口。如同当代艺术一样,也许我们有一两个精英能与国际对话,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需要审美的教育,文明的教育,这才是基础力量,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99艺术网:目前国内艺博会日益增长,艺术北京作为老牌儿艺博会,如何加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董梦阳:我认为核心竞争力其实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概念,我始终想着为我们身边的人们服务。我有能力的时候,就再多服务一点儿,如同我自己的状态一样,我毕了业,就先照顾好自己,结婚有孩子了照顾家庭,有了一家公司,后来又多了几个人,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能力大了再多照顾一些。做事应该更务实,比如我在毕业的时候就说想拯救全人类,这是不可能的,艺术北京也是这样,我先照顾周围的人,如果能力再大了我就多照顾一些。我也希望各地的艺博会也会这样去做,而不是只在那里做一个Fashion Show。
   
99艺术网:北京一直都是作为当代艺术的中心而存在着,但目前有一种说法:艺术重心东移。对此,您怎么看?

董梦阳: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但是媒体每天总是要说点儿事,总要有一些话题,还有的是标题党,其实这些都挺浮躁的,我希望大家都能够诚恳地去做事。你要投靠艺术,那大家就一起认真去做,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往大了说,这也是为这个社会的文明进步做一些贡献,所以没有那么多的羡慕嫉妒恨。

我们既要务实也要有格局观,不要妄自菲薄也别妄自尊大,如果我们有传统文明没有去弘扬或者无暇去弘扬,而人家有的现代文明我们又无力去包容、接纳,那么我觉得好像这个路都没有想明白该怎么走,就开始似乎叫嚣着繁荣,路还漫长着呢!
   
99艺术网:您一直奉行做好本土化的艺博会,要接地气,培养和引导当地艺术收藏群体,可否理解为地方性的艺博会在未来发展中最重要把握住的关键点就是做出地区特色?

董梦阳:你说的是对的。只有着眼于本土才能有差异,才能够更丰富起来。比如我去了长沙,就想吃辣椒,你给我弄上海菜、弄西餐,我来干什么来了?这件事情是很务实的,大家要差异化起来,挖掘本土的传统文化。再拿马王堆来说,去把马王堆的文物衍生成艺术品,这就是对本土文化的一种宣传,同时又能拉动当地文化旅游产业的需求,再把这个元素拓展得更现代化一些,因为我们说的本土化,也不能拒绝国际化和现代化的语言形式,这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我们需要审美意识,也需要多样性,要用一种新的方式接纳传统的文明和文化。原封不动地展现几千年前的东西,这样又有点儿显得我们很无能。如何能够把两个时代结合在一起,是很美妙的事情,两个时代怎么对话,这是我们这代人该做的事情。我们希望大家来做这个事情,结合国际化的元素改变我们本土文化的推广,用国际的语言来推动我们的文化。

我们总看到一件服装,有好莱坞明星穿出来的效果图,也有中国明星的,效果大不一样,其实并不是说我们不能穿出好的服装效果,而是要找到适合我们气质的衣服,并不是完全照搬。所以艺博会也一样,甭管世界上多么重要的画廊来到这儿,他也尴尬,我也尴尬,跟看猴一样。

比如一个财大气粗的中国人买下沃尔沃,但是那么一个上百年的企业,他们不愿意把他们的设计权交给中国,百年的积淀不能一下子全改了,因为太多的东西你不理解,你会按照你的思路改,也许会自我感觉很聪明,但却毁了人家一切智慧的结晶。我曾经说过,一辆200万的车,我们可能就使了50万价值的功能,大部分我们没用上或者没理解。其实功能还是次要的,里面那些艺术、文化、美学的含量未必能够体会到,全在浪费。其实这也不是妄自菲薄,但是我们真的要静下心来想我们处在什么阶段,因为我自己是一个学美术出身的人,从小家里都跟美术有关系,耳濡目染也好或者是接触也好,我都还有那么多的无奈和不懂的东西,我也不知道那些人在追捧那些无厘头作品的时候,就看懂了吗?如果真懂了,我觉得也有点儿麻烦,我们走上一条歧途了。
   
99艺术网:很多作品我们也是觉得“不明觉厉”。
   
董梦阳:很多的展览前言、作品都看不懂,有时候我拍成照片,回家再看,也还是看不懂。我不是自夸自己是一个专家,但是我都看不懂,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懂?我觉得语言也好,文字也好,就是为了传播,为了传达。

对于画家来说,你最感动的是什么,最想画的是什么,是胡同还是苹果?这是最重要的,再一个最重要的就是画好咯,有这两点就是好,这就是艺术,拜托!

以前叫“想法”,现在叫“观念”,就这么点儿事。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无非是各种语言去表达你的观念,你的想法,你的情感。我总在谈论诚实、真诚的事情,艺术离开了真诚,可能混得了一时,但混不了一世,更不可能传世,今天所有传世的作品一定是符合我刚才说的。

现在的展览好似不当代的话就out了,博览会没有老外就土了,前言不写得拽点儿就显得没价值、不够有学问,大家都在这么一种误区中,没想到最根本的事情是什么,这何尝不是一种浮躁。

我们有时还是对市场太关注、太敏感了,衡量价值的标准可能都出现了一些问题,都觉得钱是最重要的一个衡量标准,而且钱好像就是成功的标志。进入了拍卖行,什么价值都变成金钱的游戏,到最后艺术家也卷进去了,收藏家也卷进去了。

这真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可能做几年艺术家就成了非常有钱的人,心态上都很浮躁。这个社会亟待我们尊重知识和专业,我总觉得社会需要两条底线,一个是道德的底线,一个专业的底线,没有这两条底线……商业越发达,社会就越恐怖,如果所有商业炒的是没有道德底线、专业底线的东西,那越炒作就会对大家危害越深。我们急需警醒一下这件事情。
   
99艺术网:艺术北京走向下一个十年,不谈亮点只谈本届会有哪些值得期待的创新点?
   
董梦阳:我很拒绝亮点这种事情,有的时候我自己觉得亮,它却不亮,不亮的反而亮了,没有那么准确的。我们不断地丰富艺术品、博览会的内容,要满足人们的需求,我们增加了一些影像的部分,但不见得叫Photo Beijing,只是一个雏形。你也看到了我们团队的调整,他们也会贡献出更多不同的思路,还有日本、韩国的同事,会把更多亚洲的元素加入,丰富我们的内容。
   
99艺术网:影像部分,应该不会是一个馆或者区域专门做这块吧?
   
董梦阳:我们不断征求画廊的意见,本来想独立出一块,但是真的因为还是很幼稚的一个年轻生命,放在太偏远的“山区”得不到很好的成长带动,还是放在大集体中,跟大家一起凑凑热闹,更多人关注到他,所以可能不是单独的,会放在里边。
       
99艺术网:您很少看一些国际性的艺博会,但去年您去了趟巴塞尔迈阿密,看回来有什么感受?
   
董梦阳:艺博会早年间看得多,看完就着急。现在再看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慌乱。有一些东西是一个整体的问题,拼不了,只有一点点来,一年一年地上,着急也没有用,我们落后但也会有一些优势,我们有潜能,我们有事做。

这么大的雾霾我得往回飞,在那里我毫无用处,但在这里我能使得上劲,能够做一些事情。

编辑: 冯轩羽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