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艺博欧洲 当弗里兹遇上FIAC
0条评论 2016-11-07 09:14:3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许望

\

为了避开2016年犹太人最重要的圣日赎罪日(10月11日-12日),往年于十月中下旬举办的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与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将2016年的展期提前一周,10月4日VIP预览,5日至8日向公众开放。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则依照惯例于10月20日至23日如期举行。原本紧邻的两大艺博会在今年出现两周的时间差,令展会之间的对比更为强烈。

第43届FIAC仍然于华丽的巴黎大皇宫举办,此次参与FIAC的画廊数量高达186家,其中有42家是来自27个国家的新参展商。第14届Frieze London则汇集了来自30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60家画廊的精美艺术作品,预览当天及整周到场收藏家人数均创下历史新高,参加艺博会的博物馆组织增加20%.

重大政治事件亦对艺术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分别坐落于欧洲两大都市的Frieze London和FIAC尽管多年来一直暗中较劲,但今年却因英国脱欧和巴黎恐袭而“同病相怜”。

多元活动丰富艺博会

延续往年的传统,除了大皇宫的主展厅之外,FIAC在巴黎小皇宫、卢浮宫等地都各设有展览。Winston Churchill大街也变成布满作品的步行街。

今年,大皇宫开放了一个新展区Jean Perrin,首次聚集了十多家展出知名艺术家作品的画廊。小皇宫则再次举办雕塑与装饰“现场展”(On Site),有四十几座展品在博物馆内和其花园展出。FIAC还推出一个名为“博览会艺术表演”的新型联欢节,音乐和舞蹈等现代艺术表现形式在大皇宫附近几处具有象征意义的地方共同上演。杜乐丽花园(Tuileries)和欧仁·德拉克罗瓦(Eugene Delacroix)则放映了艺术家影片。

此外,瑞士艺术家乌哥·龙迪隆纳在旺多姆广场展出一组由六尊特大尺寸铝制雕塑组成的展品,代表意大利那不勒斯地区的橄榄树。在Palais Decouverte,23个地区的现代艺术基金推出一套英国的录像,介绍艺术与科学的交汇。

在2016年的Frieze London上有两位履新的策展人。来自休斯顿梅尼尔收藏博物馆(Menil Collection)的托比·坎普斯(Toby Kamps)作为艺博会著名的“聚焦”(Spotlight)单元策展人,首次登场亮相,该单元的参展画廊也从15家扩大至21家。来自苏黎世米格罗斯博物馆的拉斐尔·吉盖克斯(Raphael Gygax)自去年11月接替尼可拉·里斯(Nicola Lees)担任艺博会非盈利项目“弗里兹计划”(Frieze projects)的策展人后,也于今年的Frieze London正式亮相。他特别委托艺术家们跨越装置、行为、戏剧、电影和音乐的边界进行创作。随着对行为艺术的重新关注,今年的项目计划中,至少有两位艺术家还将参加明年的威尼斯双年展。

相较去年以及往届,本届Frieze London最大的变化是新单元“九十年代(The Nineties)”的推出。“九十年代”重点关注了上世纪末十年的开创性作品。策展人尼古拉斯·特朗布莱(Nicolas Trembley)为此带来了12个演示文稿,重现了对当代艺术有持久影响的画廊和艺术家之间曾发生过的重要时刻和合作。14家画廊参与再现了这十年。此外,来自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蒂姆·马洛(Tim Marlow)第一次与弗里兹杂志编辑詹妮弗·伊吉(Jennifer Higgie)一起编写了“弗里兹大师展对话录(Frieze Masters Talks)”,为观众带来了崭新的视角。

伦敦蛇形画廊艺术总监Hans Ulrich Obrist表示:“Nicolas Trembley的‘九十年代’展区别具心裁,通过重塑展览历史全面描绘了这十年的艺术发展。这就像Eric Hobsbawm所说的‘对遗忘的抗议’。”

政治波动影响市场走向

在FIAC上,巴黎遭遇的恐怖袭击是人们绕不开的话题。“遭遇恐怖袭击后,法国变得非常危险,人们都很害怕。”来自巴黎的艺术顾问Laurence Dreyfus表示。Laurence还注意到,由于普遍性的市场衰退,今年现身艺博会的国际藏家数量不及往年。

在不佳的市场行情下,也有表现喜人的作品。Max Hetzler画廊在VIP预览日就售出了两件百万欧元以上的作品,都由法国私人藏家购得。“我们今年做得很不错。”画廊合伙人兼高级主管Samia Saouma表示,“这里(FIAC)的市场反响比Frieze强。”在主展馆大皇宫的街对面是On Site展区,Max Hetzler放置在此处的Ernesto Neto作品Animal Nature在开幕日被法国藏家以六位数收藏。

Saouma不是唯一一个将两场艺博会拿来比较的卖家。“Frieze的势头不如前几年猛了,你能感觉到人们越来越紧张,不愿意那么轻易地把钱花出去。”Sprüth Magers伦敦画廊的主管Andreas Gegner表示。在他看来,外国藏家在伦敦受到身边关于脱欧的讨论影响。“而在这里的第一天就很棒,”Andreas Gegner评价FIAC道,“有一种昂扬的气氛。”

来自巴西的Mendes Wood DM画廊在FIAC的第一天就起了个好头。“我们上午十一点前就卖掉了大多数作品。”画廊销售总监Martin Aguilera表示。其所售作品在1万到3.2万美元之间。Aguilera表示画廊早已经预见,因为今年出现的时间差,藏家们或许会在Frieze和FIAC间只选一个参加。她观察到有不少在过去几个月大大小小的艺博会上都没有露面的藏家,这次在FIAC现身了。“我想还是因为被巴黎这座城市吸引了吧。”Aguilera笑说。

另一边在伦敦,人们对于Frieze则与巴黎的画廊主有不同看法。David Kordansky画廊主管Mike Homer认为,目前市场有一种不安的氛围。他进一步解释道,这种氛围即是指,人们不再只花几分钟就决定要买什么。所以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们能有完整清晰的简历,并且将作品的来龙去路标注清楚,会对于售出作品很有帮助。在David Kordansky画廊,Harold Ancart的无题画作卖出了8.5万美元,Mary Weatherford的Spike Driver’s Moan卖出18.5万美元,Torbj?rn R?dland的Cake(Studio 798)则卖出1.3万美元。

Hauser & Wirth画廊高级主管Neil Wenman表示:“Frieze Masters那边的画廊销量非常高。”Hauser & Wirth以60万美元卖出了Alexandre Calder的雕塑,以近5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Dieter Roth的画作,30万欧元卖出Fausto Melotti的雕塑,以及22万美元卖出Picabia的画作。

Ghenie画廊主Mihaela Lutea对于卖出新艺术家的作品很激动。画廊代理的Achraf Touloub的两件画作被德意志银行收藏,另一件被中国藏家买走。Mihaela Lutea认为:“时代已经不同了,一方面画廊运营本身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另一方面也要花时间找新的艺术家。”在看过Frieze的新单元“九十年代”过后,Lutea建议画廊今后更严格地按照特定项目的主题准备作品。

编辑:江兵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