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再识攻略∣一次展览看清方力钧的“真面目”
0条评论 2016-11-26 20:43:09 来源:99艺术网成都站 
\
展厅外观
 
对于方力钧的讨论,如何超越上个世纪90年代的诸多解读,弥漫在方力钧近几年视觉表达行迹背后新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经验,的确需要学界做出认真努力的深耕。只有重新激活出方力钧图像表达的内在力量,才能让他成为今天思考和实践的活的资源。失去对方力钧的再认识、再解读,就无法理解其艺术与今天的相关性。
 
——策展人冀少峰
 
\
 
今日下午(11月26日),众所瞩目下,展览“再识方力钧”终于在湖北美术馆拉开帷幕。本次展览与武汉大学万林美术馆上午开幕的“方力钧文献展”以及昨日下午合美术馆所举办的王广义个展“存在与超验”遥相呼应,以“@武汉•2016”的形式,合力将武汉艺术界推进了全国以及国际视野。

\
方力钧在文献展上发言

\
文献展现场

\
文献展嘉宾合影

\
“再识方力钧”嘉宾合影
 
展览呈现了方力钧近几年包括油画、版画、水墨、陶瓷等多种形式的数十幅作品,对自我的不断超越构成了方力钧作品主要的视觉叙事特质。对于展览,策展人冀少峰为观众提供了五个核心词汇“人道和人性”、“大历史缠结个体小命运”、“疼痛的书写”、“裂变与承续”、“北方的狼”来再识方力钧,使观众得以跟随方力钧进入到一种属于民间和底层社会人文的深度体验。

\
展览还没开始,展厅就聚满了人

\

\
嘉宾陆续到场
 
\
方力钧为艺术爱好者在画册上签名
 
作品导览
 
第一展厅:主要是方力钧多个系列的油画作品,画面中呈现了阳光、鲜花、空气、水、男孩、珠宝、动物等等。在这多个系列的表达当中,你将看到人性的尊严、看到了平等、看到了觉悟、看到了教养;也将看到鲜花背后的泪痕;也将看到与体制缔约、与消费谋和、共谋的犬儒主义的产生;更将看到他隐蔽的一种伤痛。这一种伤痛是鲜花背后的伤痛,是一种孤独的、静寂的、私密的对当代社会的体察。

\
第一展厅展览空间

\
第一展厅展览空间

\
第一展厅展览空间

\
2014 ,布面油画

\
2013夏,布面油画

\
2013夏 局部

\
2016夏 
布面油画

\
2016夏 布面油画

\
2016夏 布面油画

\
2016夏

\
2011-2012 
布面油画

\

\

\
2011秋 及2011秋局部

\

\
2008春及局部

\

《2014-2015春》布面油画
 
第二展厅:以方力钧的陶瓷和水墨为主。他的水墨都来自他的朋友圈子,这个朋友圈子是一个亲情、友情的知识圈。他围绕着这些朋友所熟知的李津像、张俊像、中望像、黄立平像等等,把这些朋友的神态入木三分的表现了出来。这是这个社会的粘合剂。陶瓷系列是一个看起来美好但瞬间就会崩溃的预示着一种幻灭感的现实。

\
2015夏 纸本水墨

\
2013春 纸本水墨

\
2015  
纸本水墨

\
2015-2016春 
纸本水墨

\

2015-2016春 纸本水墨

\
陶瓷作品

\
2015陶瓷

\
陶瓷

\
陶瓷作品

\
陶瓷作品局部

 
三号展厅:是方力钧的套色木刻作品。这些作品大多是2016年的新作品。

\
展览空间

\
2016 套色木刻

\

2016 套色木刻

\

2016 套色木刻

\
2013-2016 套色木刻(曾梵志在接受99采访时谈及展厅中最喜欢的一件作品)

\
2016 套色木刻

\

2016 套色木刻

\

2013-2015 套色木刻

\
纪录片放映
 
众人识方

谈到“再识方力钧”,策展人冀少峰以朋友的身份细化了方力钧为人的细腻体贴;批评家杨小彦以感性的方式给出了一条重新认识方力钧创作历程的线索;批评家鲁虹在策展中颠覆了对方力钧的“偏见”;批评家俞可则犀利指出方力钧其创作从一而终亦或不失为一件好事……而作为同行,曾梵志则在步至3号展厅时感到大为惊喜,直言很喜欢方力钧的这些新的版画作品!
 
冀少峰:让“方力钧”回到方力钧
 
作为这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方力钧不缺名声,不缺展览,更不缺批评界对他的各种解读。但是,当我们谈起“再识方力钧”时,除却艺术家身份之外,我们何不还他作为一个个体最真实的本质——让“方力钧”回到方力钧——一个有血有肉的平凡之人呢?
 
他玩世不恭,却用真心与真情去善待每一位身边人。他对朋友没有豪言壮语和花言巧语,却用“血液里流淌着的都是酒精”来待你:我每到宋庄一般都会住到方力钧的工作室,他总在细节上所体现出的从内心深处对朋友的关心令人十分难忘:大门外焦急等待的身影,热情的拥抱,热情的茶水,热情的一切,总能给人相容相亲的感觉。他甚而不露声色的敏锐察觉到你当前点点滴滴的困难,不露声色地悄悄为你助力、解困、解压。

\
艺术家方力钧为观众进行现场讲解
 
杨小彦:方力钧是个“麻烦”制造者
 
方力钧的自传使杨小彦认识到:方力钧原来是一个艺术上的“麻烦”制造者。当没有“麻烦”的时候,他就要去自找“麻烦”——在过程中发现“麻烦”,然后尝试解决这一“麻烦”,把画法、手感、描绘的力度以及观念的外化都放在解决“麻烦”的过程中,最后让作品本身包容着多种关于“麻烦”的视觉历险。
 
例如他用毛笔画认识的朋友的水墨肖像,却呈现出与众人反向的观感。他着眼的不是水墨,不是像,更不是酷似,而是“麻烦”,看对象究竟长得有多“麻烦”,然后他就画出这一份“麻烦”来,而且一张纸画满,一个不够,再画,直到填充整张纸为止;他做陶瓷也是和人们所认定的方式反向着来。他更着眼于对材质的改变,有力地压抑着材质原有的魅力,并且让它软掉,搭拉着呆在那里,一副很“麻烦”的样子。

\
展览现场

\
艺术家王广义在仔细观察陶瓷作品
 
鲁虹:原以为方力钧不懂水墨
 
鲁虹曾以为方力钧由于长期从事油画或版画创作,所以对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的表现规范并不是太了解,仅仅凭着聪明与大胆,便将他在油画与版画创作上的一些特点成功地转换到了水墨创作上。
 
然而经过今年在合美术馆其亲自策划的方力钧手稿研究展后,鲁虹意外发现方力钧不是不了解,反而甚至对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表现规范掌握得非常的好。与方力钧之间的一句不经意言谈,更是使鲁虹豁然开朗:原来方力钧是要创造一套与他的价值追求或内在想法相符合的表现手法。这意味着,对于他来说,无论是传统水墨,还是写实水墨拥有的禁忌实在太多了,于是,他干脆对它们采取了一种规避的态度。

\
展览现场
 
俞可:陌生的方力钧并未出现,或是好事
 
近几年来方力钧的创作似乎变化不大,只是对自己探索内容(包括画面形式、色彩、媒介方式等)的进一步深入,没有非常大的转变。比如他的陶瓷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它不断精致化、解决了很多技术上的难题。
 
对于方力钧的印象,目前来看似乎并没有塑造出一个“陌生的方力钧”。但是对于过去印象的唤起并不能说就是一件坏事,因为有的艺术家的创作逻辑是和社会、历史、哲学、艺术史写作等形成一种关系,而有的艺术家对于艺术的认识却是贯穿始终。
 
但我认为“变”未必就是一件好事:社会在不断地变化演进,但这种演进是不是就是一种终极目的?我觉得我们有时可以反过来思考。对于方力钧的创作历程的一贯性,我不清楚这是好是坏,它可能还在一个过程之中。

\
展览现场
 
曾梵志:我喜欢这些木刻,有惊喜

方力钧创作版画的时间跳跃性很强,2004年时的版画从色彩的角度来讲只是开始进行到一个实验和开始的这个阶段,如今的这些套色木刻版画则把版画的语言主要是调整到了色彩,因而从语言特性上来讲跟以前相比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现在的色彩虽然非常的鲜艳和醒目,基本上都是使用的纯色,但是从别的方面看,它们却仍然还处于保守和安全的阶段,所以这之后,方力钧还会有更疯狂或者说更具个人目标的版画计划。
 
作为同行,曾梵志在从1、2号展厅一步步走至3号展厅后感到大为惊喜,直言很喜欢方力钧的这些新的版画作品。问及原因,他则坦言这种视觉上的事,语言说不清楚。

\
展览现场
 
对话方力钧&冀少峰

\
艺术家方力钧接受99艺术网采访
 
99:从90年代到现在,关于艺术的讨论从学术更多倾向到了市场,对于这种“普遍现象”您是怎么看待的?
 
方力钧:这个首先并不能算是一个普遍现象,这得看你接触到的人群。我接触的人群,越来越多关心市场的还是少数,关注学术,关心作品的还是多一些。
 
99:目前对于社会问题似乎成为小圈子、小范围讨论的焦点,并随着碎片式的信息充斥在生活里。所有的“事件”好像都存活不了太久,作为艺术家来说如何表达这种现实?
 
方力钧:没有存活太久,就说明这些并不是重要的社会问题。对于这种局部的,或是偶发的事件,每个人的关注点不一样。就比如说女孩子平时想画浓点的眉毛,当然就有人想画的淡一点。但不管眉毛是浓了还是淡了,这都不是核心的问题。核心的问题是眉毛,也就是生活的现状。
 
\
展览现场
 
99:这个展览以“再识方力钧”命名,那您认为这个展览相较于之前有何突破?您给大家带来了哪些新的东西来让大家对方力钧有新的认识?
 
方力钧:“再识”其实这两个字已经提了很多次了。今天又放在这个展览上,我们还是要让这次的策展人冀少峰先生来讲一下。
 
冀少峰:那我就替方老师简单的说一说。“再”就是想要超越90年代对于方力钧的整个解读,他身上有很多标签,比如大家都说他是“玩世现实主义”。但这些标签在我这里已经不会再用了,到了今天,方力钧的意义才刚刚显现。尽管以前就有很重要的意义,但我们对他研究、学习的深度还可以进一步挖掘。所以,今天的研究更应当针对方力钧近几年的作品里面体现的新的思想。这种新的思想反应的是中国在迈进现代化中所不得不面对的一系列问题。多元现代是必然的,有前现代,现代,还有后现代。在这种多元杂交的复杂状况下,方力钧的作品穿透“非常”现实带给我们思考。他的每幅作品,都预示着社会改革变化中的现状。社会在变化,方力钧的思考当然也在变化。

\
展览现场
 
结语:
 
其实对于方力钧如何再解读都比不过他的生活,如果迫于方力钧名声名气,那未必真正意识到作品的思想和力量。或许方力钧并不属于我们给定的那些标签,或许那些标签讲得不透彻,其实阅读方力钧,其视觉表达的复杂性、矛盾性、多样性,着实很考验阅读者和研究者的眼力和思想。
 
展览将展至2017年1月3日。

编辑:范佩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