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艺术家提议为特朗普修边境墙 暗讽其种族歧视
0条评论 2017-02-10 09:04:2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黄松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欲在墨西哥和美国边境修建边境墙,阻挡来自墨西哥等国的非法移民,以此缓解美墨边境地区的毒品交易和犯罪问题,并提高美国人的就业率。对此,艺术家路易斯·加姆尼(Luis Camnitzer)发表请愿书,提议特朗普委任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创作新版“奔跑的围栏”(Running Fence),作为“边界墙”计划方案。加姆尼希望“这一方案将使原本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项目,转变为一件方便改动的公共艺术”。然而,面对这份请愿,总统特朗普和艺术家克里斯托会否接受?

《奔跑的围栏》设计草图
《奔跑的围栏》设计草图

克里斯托会否为特朗普工作?

克里斯托出生于保加利亚,1973年成为美国公民,根据他自己的描述,他计划用六英里的银色织物“包裹”美国西部阿肯色河科罗拉多区段两周,并且自己已经为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工作了20年,尽管这个项目所要花费的5000万美金由东欧移民资助,但面对环保人士的反对,克里斯托一直以来都在为此不断游说。

然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克里斯托放弃了“包裹”科罗拉多河的梦想,他说他不想在美国土地之上,做有利于特朗普的项目。

正如众多参与“艺术罢工”的艺术家以不同的方式发出对于特朗普政权的抗议,克里斯托提出艺术家应该如何正确看待和抗议美国政权的“黑暗转折”。

对此英国《卫报》艺评人乔纳森·琼斯认为,克里斯托等艺术家以停止项目等方式抗议,非但不会给特朗普政权带来任何伤害——因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本就对艺术没有兴趣,反倒对剥夺了艺术对年轻人的启发和滋养。艺术是跨越情感边境最简单的方式,特朗普试图修建边境墙以控制移民和犯罪,但艺术却可以冲破国境的壁垒,保持美国与世界的对话。

2011年克里斯托在工作室,墙上挂着科罗拉多河的草图
2011年克里斯托在工作室,墙上挂着科罗拉多河的草图

“当代艺术”是美国的发明,罗伯特·劳森伯格,贾斯帕·约翰斯,安迪·沃霍尔,罗伯特·史密森,辛迪·谢尔曼……如今世界范围内的当代艺术领域几乎都受到了他们的影响。不仅如此,艺术在美国的发声通常代表了进步、激进的自由主义。

尽管克里斯托出生于欧洲,当他在科罗拉多河的项目让人想到了罗伯特·史密森的“螺旋桨码头”,沃尔特·德·玛利亚的“闪电场”和詹姆斯·特瑞尔的“罗登火山口”等赞美自然的美国大地艺术传统。

罗伯特·史密森的螺旋码头(1970)
罗伯特·史密森的螺旋码头(1970)

“闪电场”是艺术家沃尔特·德·玛利亚的作品,位于新墨西哥州西部偏远高原沙漠地区的一件大地艺术作品。作品由400根不锈钢金属杆组成,分布面积达数千平方公里。

“闪电场”是艺术家沃尔特·德·玛利亚的作品,位于新墨西哥州西部偏远高原沙漠地区的一件大地艺术作品。作品由400根不锈钢金属杆组成,分布面积达数千平方公里。
“闪电场”是艺术家沃尔特·德·玛利亚的作品,位于新墨西哥州西部偏远高原沙漠地区的一件大地艺术作品。作品由400根不锈钢金属杆组成,分布面积达数千平方公里。

克里斯托等似乎代表了全美移民艺术家对特朗普政权的担忧,但不应该因为这种担忧而阻止艺术的表达。

在美国开放的空间表达艺术和特朗普并无关系,从19世纪的美国“哈德逊河画派”的风景画到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名为“The Cremaster Cycle”的景观序列作品赞美的均是自然。

美国艺术家在特朗普的4年任期内应该比任何时候更慷慨的给出自己充满想象力的艺术愿景,而不是甩手不管。因为特朗普政权下的是美国的土地,而不是他私人的高尔夫球场。文化本就是“暴君”的敌人,如果特朗普政权将构成对民主的威胁,那么文化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选择沉默。

包裹柏林国会大厦是克里斯托最被公众熟知且影响最大的公共艺术项目
包裹柏林国会大厦是克里斯托最被公众熟知且影响最大的公共艺术项目

克里斯托之前都干了些什么

包裹柏林国会大厦是克里斯托最被公众熟知且影响最大的公共艺术项目,当整个项目的过程并不单公众所见,克里斯托的团队花费了24年与6位总理打过交道,才最终通过投票实施了这个项目。

数年之后,克里斯托回忆这个项目依然满怀热忱:

1995年,工作人员沿着绳索下滑包裹国会大厦
1995年,工作人员沿着绳索下滑包裹国会大厦

这是计划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事情:1995年6月,100名攀岩运动员沿着柏林国会大厦的正面滑下,慢慢展开巨大的银色幕布。没有使用起重机或者机械设备,只是工作人员以一种空中芭蕾的状态伴随幕布缓缓下降,在之后的2周,有超过500万人来到此处,观看被抚摸被被包裹的国会大厦。而在过去的很长时间,我们并没有想过这个项目可以最终落地。

我和我的妻子珍妮 - 克洛德(Jeanne-Claude)第一次提出包裹公共建筑的想法是在1961年德国科隆的一个展览上,而真正开始实现包裹公共建筑的想法是从1968年包裹瑞士伯尔尼的美术馆开始的。

8年后,我第一来到柏林,此时城市正在分裂,间谍遍布城中,我甚至担心自己被逮捕。历史学家迈克尔·卡伦向我介绍国会大厦,我觉得似乎是一个完美的议题:柏林国会大厦建于1890年代,1933年它毁于大火,二战后被废弃,两德分裂期间(1961年至1989年)柏林墙就在国会大厦的东侧走过。就我而言,我作为逃离保加利亚的移民,相当关注两德的关系。

克里斯托与“包裹”的柏林国会大厦的图纸
克里斯托与“包裹”的柏林国会大厦的图纸

这栋建筑像是政治和历史的缩影,我在完成“包裹”国会大厦项目过程中,面对了很多的反对。我用了24年,与联邦议院的6位总理打过交道,并被拒绝了3次。对于近20年的努力,我很是沮丧,但在几乎要放弃这个项目之时。却最终在1994年投票通过了包裹国会大厦的计划。

而后我们通过自己出资和筹款的方式完成了国会大厦的项目(其中也包括出售此次项目的模型和图纸),1995年“包裹”国会大厦花费了1530万美元,这在1995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我们不希望这个项目被商业目的包装,即使三个男高音想在被包裹的国会大厦前高歌,也被拒绝,我们希望这个项目保持纯净。

而后柏林提出是否可以保持国会大厦“包裹”时间更久一点?但我们的项目从未超过两周,如果你错过观看这次“包裹”,那就是错过了。我们也不会重复包裹其他国会大厦。

“包裹”科罗拉多河草图
“包裹”科罗拉多河草图

特朗普对艺术的不屑,以及克里斯托对特朗普政权反对和对艺术的执着都宣告着这一份请愿书几乎是痴人说梦,但这却探讨了艺术与政治之间更多的可能性。如果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曼1947年的长篇小说《浮士德博士》是写给德国文化的苦涩情书,也以巴赫、贝多芬等音乐家表达出德国知识分子的民族主义。书中描述了纳粹独裁的噩梦,却充满了对德国文化的爱。艺术永远不会沉默,勇敢的艺术家的抗议不应该是沉默的无所作为。

延伸阅读:

柏林国会大厦项目经理Wolfgang Volz回忆创作过程

现在想来当时的我们很天真,我们以为可以完成这个项目,但在柏林墙还在的日子里,完成国会大厦的包裹几乎是不可能的。但1989年,一切都改变了。

1971年以来,我用相机记录了克里斯托和妻子珍妮 - 克洛德国会大厦项目的工作状态,我也从他们的当地翻译,成长为项目的政治顾问和项目经理。

包裹国会大厦项目似乎演化成为了一个政治项目,国会大厦体现的是德国传统和民族主义,德国纳粹也曾经在此举行过宣传展览。在通常的认知下,很难想象国会大厦会被艺术撼动。

所以我们不得不变成政治家,去议会游说,并与所有350位议会代表阐述我们的想法,当时的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并不看好我们,但我们以三点说服他们:一是,只是一个完全公开的艺术项目;二是,资金由我们自己承担;三是,所有的材料都可以再利用。

之后我们开始申请建筑许可证,并撰写了一份700页的文件,这几乎比建造一座永久的建筑还严格。除此之外,我们还不得不得到警方、消防等监管部门的认可。

幸运的是,我们有足够的准备时间。我们做了全尺寸的模型,在汉诺威附近的一座城堡塔上铺设织物模拟,甚至租了前苏联空军基地建造了国会大厦测试。经过大量的模拟,最终克里斯托和珍妮 - 克洛德选择了一种通常使用于水过滤器的铝布。克里斯托包裹国会大厦的项目时至今日依旧被津津乐道。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