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艺术创作的重要手段是“编”的想象力
0条评论 2017-02-13 09:48:48 来源:美术报 作者:全显光

\

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感情,艺术创作要带感情。中国民间艺术就极具有感情色彩,传统的皮影戏、京剧的脸谱无论造型还是色彩都带有感情;“朝如青丝暮成雪”的诗句也带着强烈的感情色彩;再比如委拉斯贵支的《教皇英诺森十世》把教皇的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

画中的色彩也带有感情,众所周知,法国的印象派热衷于研究色彩,但他们却没有研究透彻,印象派作品中的色彩仍是自然色,不是感情色彩,它是太阳光经三棱镜反射后呈现的色谱,这是科学,这门科学没有进一步的发展,于是印象派也就没了发展空间。色彩都是画家编造的,中国画家李可染创作了红色山水画——《万山红遍》系列,自然界中有红色的山水吗?但是《万山红遍》能在拍卖会上拍出1.84亿的高价。中国钟馗形象的创造,衣服颜色用朱红色画就比其他颜色更有说服力。苏东坡也用朱红色画过竹子,别人问他竹子怎么会是红色的呢?他答道,竹子也不是黑色(墨色)的呀。所以说,感情在艺术的创作中非常重要。

那么如何做到在色彩的创作中带有感情?答案是得做很多实验,带着感情画第一张,第二张,第三张,画几十张以后,渐渐就能找到经验了。先乱画,起初不像、画得散、画不准都无妨,等找到规律后,一切都好办了,乱画很重要,说不定找到三个色,或者一个色就够了。我在德国学画,一开始颜色用得很多,老师就反对这个,告诫我说:“你得一个色一个色的研究,研究透了就好了,西方大画家也就用几个色。”有的中国山水画只用褐色和赭石两种颜色,画出的效果却非常好,带有感情的色彩非常值得我们研究,这也是现在中国的艺术教育所欠缺的。

艺术创作的过程需要投入感情,像苏联有位画家五年才画一张素描,面面俱到,只有技术但是没有一点感情色彩,那就不是艺术了。作诗也是如此,像李白能够斗酒诗百篇,也有诗人三年才写成一首诗,最后还感慨“二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这样的诗人就不能算是天才。现在很多人的才能被技术压制住了,要知道技术不等于艺术,有技无艺等于瞎胡闹,有艺无技等于说空话,技艺双全才叫艺术。

艺术创作还有一个重要的手段是“编”。艺术家最突出的本领是什么?黑格尔说艺术家最突出的本领是想象,想象不是照抄。我的老师曾说过:“中国的艺术家编造手段很厉害,你看西方画中的天使是编造出来的,但是天使的翅膀看起来又沉又重,感觉飞不起来,中国敦煌飞天的身上就一个飘带,但是感觉飞起来了,还很轻盈,真是不得了。”包公的黑脸也是编造的,但大家都很喜欢。《三岔口》的编造也很有想象力,表现的是在夜晚的黑暗中两人之间的打斗场面,但是舞台仍是亮堂堂的,没有熄灯而是凭借演员的动作表演来暗示黑暗中的相互捉摸,这正是编造的魅力。中国有个姓焦的民间老艺人曾说过:“不像不是戏,不编不是艺。”这句话说得非常好,尤其最后一句“不编不是艺”讲出了艺术创作的真谛。

苏俄主流艺术讲究的不是编造,而是写生,照抄的,我一直反对这样的做法,天下的事儿、人所看见的所有事物都是编造出来的,当然照抄对象也是有理论根据的,像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艺术是对自然的模仿,这是有局限性的。后来施罗约认为画家应该发挥想象力,创造出比原来的实际更美的作品,这就需要利用编造的手段了。艺术家的天才之处就在于“编”,艺术家最出色的才能是想象。美是“编”的,毕加索、马蒂斯的画是“编”的,毕加索“编”得最厉害。

艺术是编造出来的,关于编造的方法,因为人在每个时期经历不同,编法也随之不同,老年、青年、儿童时期均有不同的编法,老人“编”的哲理性多一些,年轻人的编法感情多一些。中国的黄宾虹就“编”得非常好,他是大师,“编”法很传神,到了晚年,90岁以后的黄宾虹就不得了了,随心所欲画画,画中的山水也不是自然界中的山水,是“编”的。《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聊斋》,甚至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的小说不都是“编”出来的吗?

在德国学画时,我的老师告诉我:“不要抄外国的,这样会把你的时间都浪费掉,到了老年一事无成,要想办法‘编’,‘编’的时候缺什么就赶快补什么。”根据“编”的需要缺什么就补什么,“以创作带动基础”,就是创作一件作品时要带动各项基础训练,缺什么补什么。现在学校创立工作室的初衷就应是帮每个学生补习所欠缺的,而不是拿来老师的东西硬塞给学生,本来学生不需要,硬塞给学生好几年,这样的做法会耽误学生的学习。

在德国,不管你的专业是什么,专业以外的都可以学,当时我学的是版画,后来我又学了油画,我学的油画技术当时国内没有,油画老师从西方油画的基础开始教我,古典的、现代的、印象派的、各种流派的技术全部教授给我,这对我以后的艺术创作帮助非常大。在德国学成归国后,我将西方的技法同中国民间艺术、书法等结合起来,又结合自身的特点,创造出自己的形象语言。单纯临摹是没有出路的,凡是有用的我都融合到自己的创作里来。

我喜欢民间艺术,我认为民间艺术是所有艺术之母,当时我的德国老师也说:“中国艺术会不断向前发展。”我问:“为什么?”他说:“中国的民间艺术还存在,还在发展,中国的民间艺术家了不得,你不要学外国的,中国民间的才是最好的,德国的民间艺术就没有很好地保留下来。”在创作的道路上,德国走过一段弯路,像包豪斯,对纯艺术家来说它的理念是错误的,德国的艺术家们都反对包豪斯,因为包豪斯的一切都是公式化的,这是一种工匠精神,我们应该强调艺术家的敬业精神。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要不断寻找自己的个性,画的时候胆子要大,构图、造型、色彩等都跟随感情而编造,这是中国艺术的传统,也是传统中的精华。

(全显光口述,张玲、韩亮整理)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