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这位制造光线的设计师,只想用极简材料表达繁复日常
0条评论 2017-03-08 09:30:2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诗悦

3月3日至5月2日,日本设计师山中一宏带来他设计生涯14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来到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举办他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可见×不可见:山中一宏设计展”,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他说:“每次做完灯,打开的那一刹那,就有如神祇降临,很有魅力。自此,我就陷入‘光’中,因为我可以极少的材料最大限度地展现艺术品的效果,这就是我偏爱光的原因。”

山中一宏
山中一宏

看山中一宏的作品,一眼就能辨认出其中浓郁的日式风味:简洁、优雅、创意十足。和他聊起来,却觉得这个设计师任性却又有些让人钦佩。

他能用一张普通的A4纸就卷起一个造型轻盈的手电筒,却拒绝商家肆意改动他的作品而没有投入大批量的生产。他说,“作为一个设计师,应该有自己的立场和人格,我不想做的就可以不做,这一点很重要的。”

山中一宏的童年是乐器工厂的样子。五六岁的时候,他常常去祖父工作的乐器厂玩耍,工厂里机器所带来的气味和声响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山中一宏开始用废弃的零部件自己做一些小物件。“小盒子啊小椅子什么的,用很简单的材料就能做成。”山中一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要说我为什么特别喜欢设计家具,我也说不好。我倒是会很奇怪,为什么别人不喜欢呢。”他笑。

《手帕灯》
《手帕灯》

大学以后他分别在日本东京的武藏野大学和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学习家具设计,将日本的设计传统与当下流行的设计思维融会贯通。

山中一宏特别擅长从最平凡的材料中发掘极简化的诗意。如作品《手帕灯》、《只是一弯纸月亮》、《纸手电》等作品以塑料或纸张为素材,创作出轻盈而纯粹的几何造型,这种崇尚极限的美学表达在繁杂的日常生活中更加彰显素朴的诗意。

《只是一弯纸月亮》
《只是一弯纸月亮》

他认为,设计的终极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企业进行大批量的生产,二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对于山中一宏来说,后者显然更为重要。“在与厂家的合作中,至今我从未妥协过,”山中一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之前做过一种灯,厂家希望配以多种颜色,达到多变的效果,但是我不同意。最后还是厂家让步了,只做了白黄两种颜色。”

山中的设计灵感通常来源于事物之间的关系:“我关注物体周围的空间,而不是物体本身。于我而言,设计物体本身是无意义的,物体只是设计空间的工具。” 物与物之间的空间表达成为设计师最为重视的探索课题,在诸如《倦湖》、《如沐和风系列之长椅》、《沐浴秋光》等多件家具设计中他运用“块面”和“线条”的空间元素以切割、挤压、撕裂的方式强调立体的纵深,为观者营造一种错视,给予原本不可见的空间关系强烈的视觉存在感。

《如沐和风系列之椅》
《如沐和风系列之椅》

对于物之间关系的思考同时投射在山中一宏对于灯具及发光家具的设计之中。他通过制造光线,并尝试以各种不同媒介干涉光的形态,赋予光在空间中本质性的存在,使得物与物之间产生连接,并在彼此间的张力下营造出共享的空间关系。

展览位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一楼的设计中心PsD,空间不大,被白色帘布以辐射状分割成了不同的区域,为每一件设计品创造了单独的展示空间,同时,作品的光又透过帘布隐隐穿透,创造出丰富的空间质感,让几乎被白色统治的展厅并不显得单调。

《便携月亮》
《便携月亮》

为此次展览特别设计的新作《便携月亮》源自山中一宏自己对于月亮的执念,“从小就很喜欢月亮,在外走路的时候常常会寻找月亮。它自己不发光,但是它的亮度却很持久,因此我一直希望能够在室内看到月亮的效果。”作品乍一看很像摄影时用的柔光箱,可以被折叠起来,在“啪”打开的一瞬间,灯就亮了。“折叠这个行为很有幽默感,而且也便于寄送,后来这件作品就成为了商品。”山中一宏说。

此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2日, 展览空间特别邀请美和小织(Little inc.)设计,展示照明由山下裕子(Y2 Lighting Design)设计。

《风中之烛》
《风中之烛》

专访山中一宏

澎湃新闻:你的作品大都与光有关,为什么对光有特别的兴趣呢?

山中一宏:我从皇家艺术学院毕业的时候,既没有工作手头也没什么钱,这样的情况下能做些什么事呢?我就发现灯泡很便宜,而且做灯具很容易入手。而且每次做完灯,打开的那一刹那,就有如神祇降临,很有魅力。自此,我就陷入“光”中,因为我可以极少的材料最大限度地展现艺术品的效果,这就是我偏爱光的原因。

澎湃新闻:你作品中使用的纸张是其原本形态还是做了一些处理?

山中一宏:我尽量不用化学的方法进行处理,也尽量不用加热的方法。我会尊重材料本身的特质,去跟材料进行对话和交谈,用材料的自然性质进行创作。

《纸手电》
《纸手电》

澎湃新闻:在对材料美感的追求与作品的使用舒适程度之间如何平衡?

山中一宏:这就是一个功能性和材料特性之间如何平衡问题。我举个例子,我曾经做过一个塑料椅子,为了保证它舒适,我做了50到100个1:1的模型,不断改进尝试,最后使这个椅子既保有塑料的弹性,坐上去又非常舒服,有一种身体被支撑的感受。不过,我也会经历很多失败,但我坚信一定能够找到一个契合点,最后做出自己满意的作品。当然也有做不成的时候,这时候我就去找技术人员寻求帮助。

澎湃新闻:你的作品似乎很少投入量产,你觉得自己是在做设计品还是艺术品?

山中一宏:我的设计一部分可以实现商品化,但是另一部分最后成了纯粹的艺术品,这些设计最开始是在展会上展出,最后被美术馆收藏了。我自己并没觉得艺术品和设计品有什么区别。但我觉得设计与人的距离更近,桌子、椅子都是可以直接触摸的,而触摸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一点。产品用过之后会变旧褪色,和人一起慢慢变老,我觉得这是与艺术最不同的地方,也是我自己觉得设计最有魅力的地方。

《枯石禅园》
《枯石禅园》

澎湃新闻:你私人的生活环境是怎么样的?

山中一宏:我觉得杂志上刊登的那些设计师推荐的家具摆设都很有违和感,我更喜欢充满生活化的设计,也对用更少的材料达到最大化的效果这一点有所坚持。除此之外,我并不会特别规定家中家具的样子,我会经常摆弄灯的位置和造型,去感受它给家带来的每一种变化。因为家里面有两个小孩子,所以我不会布置得很精致,因为不到十分钟,孩子就会把它们弄乱。

澎湃新闻:家中的家具和照明器具都是自己的作品吗?

山中一宏:桌子是自己的设计作品,但是我喜欢旧的灯具,家里用的都是我从欧洲买回来的。我不用自己的设计的灯具,因为会忍不住一直挑刺,想着要去改动这里改动那里,这样一来我就会很难受。所以我的灯具作品虽然都在家,不过都是锁着的。

《雨天》
《雨天》

《一千夜》
《一千夜》

《沐浴秋光》
《沐浴秋光》

《倦湖》
《倦湖》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中心PsD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中心PsD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