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安迪·沃霍尔成争抢对象 西方艺术收藏热背后的资本博弈
0条评论 2017-04-28 11:10:55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于娜

从几年前中国藏家和企业开始在国外拍卖会上高价竞买西方经典现代艺术,再到今年中国香港巴塞尔艺博会、香港苏富比春拍上西方现当代艺术的持续热卖。国内藏家将投资比重向西方现当代艺术倾斜,似乎正在从个人行为逐渐演变为一种潮流趋势。虽然西方艺术在香港地区和内地的艺博会上越来越受欢迎,西方画廊和艺术家也在不断地进入国内举办展览,但对于这股艺术热潮以及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系,业内却持谨慎看法。

\

拍卖会上的中西轮回

香港苏富比在2017年春拍的现当代艺术夜场中,首次加入西方当代艺术板块,结果买家反响热烈,8件拍品中只有凯斯·哈林的《无题》(双联作)未成交,其中拍前备受瞩目的安迪·沃霍尔巨作《毛主席》最终由亚洲藏家以9850万港元竞得,创下西方当代艺术品在亚洲的拍卖纪录。

苏富比艺术部主席Amy Cappellazzo表示,热衷西方当代艺术的亚洲藏家数量呈现上升趋势,去年参与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的亚洲竞投人数上升29%,加上巴塞尔艺博会等活动在亚洲地区气势强劲。

早在三四年前,万达王健林、华谊兄弟王中军、龙美术馆刘益谦夫妇等富豪收藏家,已经在欧美拍卖会上一掷千金。万达集团以庞大的近现代名家书画收藏著称,但近几年也开始大手笔买入毕加索和印象派等西方经典作品。2014年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王中军以6176万美元(约3.77亿元人民币)拍得梵高《雏菊与罂粟花》;半年后,他在纽约苏富比以 2993万美元 (约1.855亿元人民币)又拍下毕加索作品《盘发髻女子坐像》。

刘益谦目前身价最高的藏品是他于2015年11月以十多亿元买下的莫迪利阿尼作品《侧卧的裸女》。此外过去一年,他在中国香港、瑞士的巴塞尔艺博上都有重金收购西方现当代艺术作品。

只关注中国艺术品,或者只收藏传统书画,这样的时代对于大收藏家来说已成过去,收藏体系多元化并与国际接轨,正在成为一种趋势。不少隐形富豪、新晋富豪也在低调而大力地购进西方艺术品,希望在自己的艺术品财富中加入美元资产。

而在2010年前,中西方当代艺术市场的地位还是截然相反的,中国现当代艺术还在香港市场占据主要位置,夜场上的明星非中国现当代艺术家最夺目,甚至一个夜场就让拍卖纪录全部刷新一遍。

艺术市场评论人周峰认为,为了平衡东南亚地区及日韩地区的艺术,中国香港的拍卖市场只是谨慎尝试着“泛亚洲”策略,但是在2012年香港秋拍中,中国当代艺术集体遭遇滑铁卢后,东南亚艺术、日韩艺术以及后来的西方现当代艺术,就借势在四五年时间里,将中国当代艺术在香港市场的主导地位取而代之了。曾经在香港市场风光无限的中国当代艺术,如今黯然失色,令人惋惜之余慨叹艺术品市场的瞬息万变。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当代艺术这种 “集体式”的标签本来就是市场人为打上的,便于买家的认知,在日益全球化、多元化的艺术品市场中,中国当代艺术其实就应该是全球当代艺术的一部分,一个成熟的收藏家会根据自身收藏体系来考量两者的必要性。

\

中国当代艺术标签的弱化

今年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更加体现了亚洲藏家,尤其是内地藏家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购藏实力。中国买家藏品名单的调换、潮流更迭、市场口味的变化趋势,无疑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其实在去年的香港巴塞尔上,中国藏家已经表现出了对西方艺术的强烈关注,龙美术馆收藏了比利时艺术家米歇尔·波若曼斯的一件大幅《The Snaker》,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2016年的瑞士巴塞尔艺博会预展首日,就从纽约著名的古德曼画廊购入了格哈德·里希特巨幅最新数码作品《930-7条纹》,接着又买入卓纳画廊的布里奇特·赖利的全新大型作品《Coda》。

而在去年的上海西岸与ART 021两场艺博会上,这一趋势也已经表现明显:无论是国外参展画廊数量,还是销售作品方面,西方现当代艺术都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艺博会上销售数据的背后是,去年以来,这些西方现当代艺术家的名字更多地出现在了国内各大美术馆与画廊的展览中。

2016年初,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的大型个展“好博”开始,视觉装置艺术大师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首次大型个展“无相万象”,英国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个展“屯蒙”,“劳森伯格在中国”大型个展等等。

除了个展,还有其他重要的群展,作为2017年上海艺术界的开年大展,龙美术馆则从今年1月22日起,用长达近半年的时间举办美国灯光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回顾展。展览涵盖了特瑞尔50年来的艺术杰作共计15件,其中包括其代表性的灯光与空间装置和精选的摄影、版画作品。

周峰认为,中国藏家对西方现当代艺术这一轮购藏热并不仅仅停留在艺博会层面,多场相关展览的配合让他们得以更全面地了解西方现当代艺术家。“从2010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无论是从市场上,还是创作上都仍在进行调整之中,而中国藏家国际视野的不断提升,香港艺博会让他们逐渐有了更多选择。”

中国富豪追捧西方艺术潮流反思  中央美院艺术市场研究中心总监马学东对记者表示,中国企业家收藏西方艺术品已是既成事实,未来还将对此产生助推效应。

据《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近十年来,中国内地百万富豪是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2016年,全球亿万富豪的分布中,中国富豪占据了16%,仅次于美国的29%。然而不同于欧美藏家,在购买艺术品时考虑的主要因素是美学、装饰上的需求,投资性依然是亚洲藏家,尤其是中国内地藏家购买艺术品时考虑的主要因素。

当下国内藏家对西方现当代艺术追捧仍有许多值得反思的问题。鉴于上世纪80年代日本企业家曾掀起印象派收藏狂潮,而后又遭遇日本经济泡沫破灭而狂甩的前车之鉴,对于中国富豪大量收购西方现当代艺术,是理性还是疯狂的议论不绝于耳。

有欧美媒体评价,在巴塞尔艺术展上,西方藏家只买对的,中国富豪只买贵的,话虽有些尖酸,但也反映出相比西方藏家,中国藏家对西方艺术的审美和判断能力还有差距。

艺术北京博览会创办人董梦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艺术北京做到第12年了,当有人建议要“洋化”的时候,他有点难以接受。他认为很多中国引进的西方艺术都觉得有些看不懂,也并不认为会有那么多人能真正理解和欣赏这种艺术形式。并不是说这些艺术不好,而是其发生和发展都是基于西方的文化、艺术土壤,是与他们社会发展有关系,而这些先决条件在北京、在中国并不具备。

这些问题存在的同时也促进我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评判及认识的反思。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博士、中国美术馆馆员魏祥奇认为,近年来,国内有很多的新媒体艺术创作和展览,很多人包括研究者都认为,新媒体艺术应该是未来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线索之一。这一点不容否认,但很多艺术家在创作时完全失去了对真实生活空间的感受,失去了回归到现实生活的基点,最终使其艺术创作走向毫无人性的“物自体”,这是令人相当担忧的状态。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