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安格尔爱徒夏斯里奥首次亚洲巨展,东方主义绽放“异国馨香”
0条评论 2017-05-02 09:44:46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韩少华

夏斯里奥《自画像》,1835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自画像》,1835年,法国卢浮宫藏

2月28日至5月28日,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举办了法国浪漫派画家泰奥多尔·夏斯里奥(1819-1856)的回顾展“异国的馨香”。这是在日本乃至整个亚洲首次全面地展现夏斯里奥富有“东方风情”的艺术。

夏斯里奥《希罗与利安德》,1849-56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希罗与利安德》,1849-56年,法国卢浮宫藏

才华与生命的竞赛

夏斯里奥在他短短不到30年的艺术生涯中,就像是在用才华与生命竞赛,他不知疲倦地创作了大量油画、版画和壁画作品,最终因过度劳累染上肺病而英年早逝。

夏斯里奥《萨福》,1849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萨福》,1849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圣菲洛米娜殉难》,1840-41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圣菲洛米娜殉难》,1840-41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穿着盛装席地而坐的阿尔及尔女人》,约1845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夏斯里奥《穿着盛装席地而坐的阿尔及尔女人》,约1845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少年天才的夏斯里奥年仅11岁就被安格尔的画室录取,成为这位古典主义大师最年轻也最耀眼的学生。在不断的创作探索中,他逐渐走向了老师的对立面,投向正处于上升期的浪漫主义潮流,他的作品呈现出越来越鲜明的情感色彩和忧郁的诗情。

他在阿尔及利亚的旅途中一路作画,沿途描绘出这个国家浓墨重彩的风景与人情,使他被时人誉为东方主义的代表。然而,异国情调的种子在他孤苦的童年就早已生根——他出生在加勒比海域的前西班牙殖民地萨马纳,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又在和绘画导师的争执与决裂中野蛮生长起来。

夏斯里奥《阿尔及利亚犹太女孩头像》,1846-56年,法国艾蒂安·布雷东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阿尔及利亚犹太女孩头像》,1846-56年,法国艾蒂安·布雷东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哺乳的年轻摩尔女人与老妇》,185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哺乳的年轻摩尔女人与老妇》,185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君士坦丁堡的犹太家庭》,1851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夏斯里奥《君士坦丁堡的犹太家庭》,1851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不论是取材自神话、圣经故事,或是莎士比亚戏剧的画作,还是同时代的人物肖像,异域风情都成为夏斯里奥最易于唤起观众共鸣的艺术标识。

夏斯里奥《泉边入睡的仙女》,1850年,法国巴黎国立造型艺术中心藏
夏斯里奥《泉边入睡的仙女》,1850年,法国巴黎国立造型艺术中心藏

夏斯里奥《爱与美之神维纳斯》,1842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爱与美之神维纳斯》,1842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阿波罗与达芙妮》,1845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阿波罗与达芙妮》,1845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黛安娜受到阿克泰翁惊吓》,1840年,私人收藏
夏斯里奥《黛安娜受到阿克泰翁惊吓》,1840年,私人收藏

被重新发现的流星

夏斯里奥如一颗画坛上飞逝而过的流星,曾令人惊艳却也很快被人们遗忘,作为他代表作的一些教堂壁画也在褪色损毁。直到近一个世纪之后他的才华才被人们再度发现;近年来,法国艺术史研究者在反思学院派传统在现代绘画运动中的地位时,也给予了他高度的评价。1933年和2002年,在法国曾举办过两次夏斯里奥的回顾展。

夏斯里奥《亚力克西·德·托克维尔肖像》,1850年,法国凡尔赛与特里亚侬宫国立博物馆藏
夏斯里奥《亚力克西·德·托克维尔肖像》,1850年,法国凡尔赛与特里亚侬宫国立博物馆藏

夏斯里奥《玛丽-泰雷兹·德·卡巴吕小姐肖像》,1848年,法国坎佩尔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玛丽-泰雷兹·德·卡巴吕小姐肖像》,1848年,法国坎佩尔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画家普洛斯裴·马利拉肖像》,1835,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画家普洛斯裴·马利拉肖像》,1835,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麦克白邂逅三女巫》,1855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麦克白邂逅三女巫》,1855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哥萨克女孩找到昏迷的马捷帕》,1851年,法国斯特拉斯堡博物馆藏
夏斯里奥《哥萨克女孩找到昏迷的马捷帕》,1851年,法国斯特拉斯堡博物馆藏

在真正的“东方”绽放“异国的馨香”

此次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策划的展览,以法国卢浮宫的藏品为主线,结合了来自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其它美术馆、画廊和私人收藏的相关作品,以40幅油画、30幅素描及水彩、10幅版画和一些照片和历史档案,完整地展现了夏斯里奥从古典主义转向浪漫主义、东方主义的过程。

夏斯里奥《萨福在琉卡斯海岬投海》,184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萨福在琉卡斯海岬投海》,184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梳妆中的以斯帖》,1841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梳妆中的以斯帖》,1841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被锁在岩礁上的安德罗梅达》,184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被锁在岩礁上的安德罗梅达》,184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后宫中出浴的摩尔女人》,1851-52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后宫中出浴的摩尔女人》,1851-52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虔诚的亨利-多米尼克·拉克代尔神甫》,184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虔诚的亨利-多米尼克·拉克代尔神甫》,184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德拉图尔伯爵夫人肖像》,1841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夏斯里奥《德拉图尔伯爵夫人肖像》,1841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夏斯里奥《两姐妹》,1841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两姐妹》,1841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奥赛罗与苔丝德蒙娜在威尼斯》,1850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奥赛罗与苔丝德蒙娜在威尼斯》,1850年,法国卢浮宫藏

展览中还包括了20多幅来自他的导师安格尔、他在画室的几位同学、以及晚期对他影响较大的古斯塔夫·莫罗、皮维·德·夏凡纳等画家的作品,有助于观众在浪漫主义向象征主义、东方主义过渡的时代背景下更好地理解夏斯里奥的作品中的东方血统。

夏斯里奥为《奥赛罗》创作的系列插图之一《醒醒!怎么了,噢,勃拉班修!小偷!小偷》,1844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为《奥赛罗》创作的系列插图之一《醒醒!怎么了,噢,勃拉班修!小偷!小偷》,1844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夏斯里奥为《奥赛罗》创作的系列插图之一《但是她必须死》,1844年,法国卢浮宫藏
夏斯里奥为《奥赛罗》创作的系列插图之一《但是她必须死》,1844年,法国卢浮宫藏

欧仁·德拉克洛瓦为《哈姆雷特》创作的插图之一《哈姆雷特追逐父亲的鬼魂》,1835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欧仁·德拉克洛瓦为《哈姆雷特》创作的插图之一《哈姆雷特追逐父亲的鬼魂》,1835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对夏斯里奥和他的时代来说,“东方”也许还仅仅只是意味着地中海东部以外的陌生世界。而今天,在真正的“东方”举办的这场展览,以画家的故土法兰西尚不能及的全面与深入,让东方的观众与夏斯里奥相遇在连接两个世界的那片飘着“异国馨香”的神秘土地上。

古斯塔夫·莫罗《莎乐美在狱中》1873-76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古斯塔夫·莫罗《莎乐美在狱中》1873-76年,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