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嘉德春拍】现代主义艺术的临水照花人 ——记莫迪利亚尼纸本作品《侧坐的裸女》
0条评论 2017-06-14 10:00:45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Lot 5718
Lot 5718
意大利画家莫迪利亚尼
《坐着的裸女》素描作品
26.3×40.5cm
1幅 附证书

他美貌。有着近乎用完美的意大利卡拉拉大理石雕刻出的精致面像,让不少女性为之倾倒。在美国导演伍迪艾伦(Woody Allen)致敬1920年代巴黎的电影《午夜巴黎》中,还让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扮演的女主角以缺席的方式追忆了这位“前男友”。

他酗酒。凡夜必饮,逢饮必醉,几杯酒入喉便无名火起,见谁和谁撕,朋友中的老好人,譬如日裔艺术家藤田嗣治没少为他劝架。有时候,他甚至上午就开始饮,醉了便躺倒在马路上拦截汽车。年复一年,在蒙马特和蒙巴纳斯的街头上演着这种波西米亚式闹剧。

\

他潦倒。尽管出生在一个家境良好的中产家庭,莫迪利亚尼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却生活在贫困之中。他曾跟随雕塑家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i)学习雕塑,却因为无法负担雕刻所需的石材,在很长时间里借用铁路工程的枕木石,据说他在夜半偷偷雕刻,天明前悄悄离开,以至于很多作品被当作铁路的基础而埋没在地下。

他短命。1920年去世时不到36岁。他的模特与生活伴侣珍妮(Jeanne Hébuterne)悲痛欲绝,在他死后第二天怀着身孕坠楼殉情。

王尔德的《温夫人的扇子》里说:“他的故事就是一个潦倒诗人的人生。虽然生活窘迫,他却在仰望星空。”或许可以概括莫迪利亚尼的生活。然而传奇终归是传奇,当故事止步的时候,我们对艺术、灵魂与美的理解才刚刚开始。莫迪利亚尼短暂一生中留下的大量作品,灵感之丰沛,质量之均衡,几无败笔;他笔下的女性肖像被认为是绘画中最动人的形象,那种唯美到顶颠之后呈现出来的颓废,或者说颓废中极致、纯粹的唯美,也是美术史上所仅见的。

这幅侧坐的裸体女子是一件纸本作品,却延续了莫迪利亚尼成熟时期形成的典型风格:柔韧、优雅、富于旋律感的线条,勾勒出丰饶而修长的体态,极尽简化的背景烘托出人物本身的体量感,向上抬起的面容停留在凝视的静谧气氛里,古希腊雕塑一样空荡荡的双眼如同隔绝了一切外在,只凝视着自己的内心,这样内向的观看是一种本体论意义上的孤独视角,也是莫迪利亚尼惯有的视角。画中人的凝视将观者的视线引向画面深处,也从而赋予了四周的留白以意义。

在这幅画作前,我们惊异于莫迪利亚尼在如此的简洁中却做到了惊人的完整,一如中国人所追求的逸笔草草、得意忘言。当然,美的原则是从来不分国别的。

\

《坐着的裸女》素描作品 局部
《坐着的裸女》素描作品 局部

这幅画作曾参加1954年巴黎国立现代美术馆的展览“绘事——从劳特累克到立体派”,展览名单展开便是一部自19世纪末到二站前后横跨半个世纪的现代主义艺术群英谱,自劳特累克(Toulouse-Lautrec)始,从马蒂斯的野兽派,到毕加索、勃拉克(Georges Braque)的立体主义,中间盘桓着莫迪利亚尼、夏加尔、德朗(Andre Derain)、马尔凯(Albert Marquet)、瓦拉东(Suzanne Valadon)、郁特里罗(Maurice Utrillo)等一群坚持自由表达、无法简单归类的艺术家,他们很多是旅居巴黎的外国人,历史上把这一群体称作巴黎画派。如果说现代美术史上的诸种风格、流派是一篇篇战斗的檄文,那么巴黎画派的艺术便是一首散文诗,关于人性中的自由、唯美与那个美好时代。而莫迪利亚尼,这最短命的一个,成为了其中最重要的代表。

巴黎国立现代美术馆,N159号,1954年
巴黎国立现代美术馆,N159号,1954年

展览的另一个耐人寻味处,在于统统选择了这些艺术家的纸本作品。自印象派始,现代艺术关于“作品”的概念已经彻底改变,一幅画在创作的每个阶段都成为了自身的意义,因而是完整的。以至于毕加索说“一幅画挂上墙,就死了。”他的意思是,艺术最重要的部分存在于创作的过程之中,而非最后描摹的物像。纸本作品呈现出即兴的绘画感,回避了制作性的成分,更清晰的透露了创作者彼时的情绪与思考。这也回应了展览的主题“绘事-Le Dessin”,即旨在呈现现代主义最盛大的年代,艺术家们更趋向绘画本质的表达与状态。

莫迪利亚尼生活的年代,正值野兽派和立体派相继掀起现代艺术变革的时期。然而莫迪利亚尼对两者都不太感兴趣,他认为前者色彩浮夸、线条露骨,而后者的造型方式又过于理性。也许,相较于形式上的革新,莫迪利亚尼更关注绘画的本质。在他的作品里可以看到很多前辈大师的影响,波提切利柔韧的线条,安格尔的修长人体,塞尚打破事物外观进入画面构成的方法,雷诺阿色彩中的金黄与浅褐,以及劳特累克略带嘲讽的表现主义,然而这一切,都成为了“莫迪利亚尼”。在他去世以后,其独特的造型感觉还影响了中国现代艺术的奠基者林风眠。

莫迪利亚尼生前寥落,死后却声望日隆、经久不衰。他并不以超越他的时代为己任,或者说他对此并不关心。他关注艺术的本质甚于世变与风格。因此他的艺术也超越了时间,属于每一个耽于美的当下,属于永恒。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