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这次策划德国“僵尸游行”的组织到底是个什么鬼?
0条评论 2017-07-11 09:04:49 来源:凤凰艺术 作者:李鹏

2017年7月5日,1000名全身包裹泥浆的“行尸走肉”(Walking Dead)犹如从灰烬中,在地铁的通道口出现,梦魇般地走上了德国汉堡街头。一时间,全球各大媒体疯狂报道,认为这是一起跟随众多其他抗议团体同时出现的另一项抗议行为。而事实上,这场耗时两小时的行为艺术组织策划方“千人形”(1000 GESTALTEN)却并不如此简单看待。

“与其说是对G20峰会的抗议,不如说是对公众的警示。”

“7月5日,这是属于我们的一天。”

首先,对观众来说,这不是一个立刻就能搞明白的事件遭遇。当这些似乎从灰烬中的人群,开始出现在德国汉堡市的各个街头和角落里爬出来的时候,公众似乎正在遭遇着某种异类世界的入侵。他们如行尸,所蹒跚的每一步,都如灌铅一般沉重,身体倾倒,面无表情,神情如在空洞之中,而瞳孔中的灵魂,则迷失在遥远的虚空。

 “行尸走肉”正在从各处路线前往德国汉堡街头

 “行尸走肉”正在从各处路线前往德国汉堡街头

\

\

\

 “行尸走肉”正在从各处路线前往德国汉堡街头

 “行尸走肉”正在从各处路线前往德国汉堡街头

 “行尸走肉”正在从各处路线前往德国汉堡街头
 “行尸走肉”正在从各处路线前往德国汉堡街头

对公众而言,这是一场难以预料和令人震惊的遭遇。CNN称此次行动像一次蓄谋已久的“袭击”:突然之间,1000名表演者“空降”在市中心,在诡异的沉默中游荡。事实上,本周早些时候,小股的僵尸先头部队已经埋伏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等待这集结号的吹响。

太阳报则煞有其事地宣称:这一和平的左翼组织,试图在特朗普到达德国之前,表明其强硬的政治立场。组织者宣称其为抗议老派的和新兴的资本主义强权政治。

 “行尸走肉”开始在德国汉堡街头聚集

 “行尸走肉”开始在德国汉堡街头聚集

 “行尸走肉”开始在德国汉堡街头聚集

  “行尸走肉”开始在德国汉堡街头聚集
 “行尸走肉”开始在德国汉堡街头聚集

而其他一些报刊,如好莱坞记者报对此描述道:在一片各显其能的游行中,一千个脸色苍白的僵尸显得别具一格。而这些“僵尸”来自85个城市,遍及欧洲各地,有志愿者,也有专业表演者。

多伦多星报的现场感受则是:即使在表演期间,正常的生活也在旁观者中有条不紊的展开,一边看着路过的“僵尸”,一边在街道边的户外餐馆吃着饭。

新闻周刊则对次活动进行着某种深入的思考:这个活动的态度已经波及到了更广的范围,包括反资本主义激进运动,和为中产阶级发声运动。

一个空洞的目光和一双拖行的脚步,所面对的,是一个对失去不同生活方式可能的事实感到失望的社会。生活是凄凉的,社会是冷漠的,而这正是大众对自我生存的漠视。这些“行尸走肉”向人们展示着自我痛苦的扭曲:弯曲着躯干,揉搓着脸,尖叫着,并痛苦着,或倒地,或爬行。在G20峰会期间,大多数人难以想象政治本身和高层决策将会对普通人的生活有何影响,“千人形”组织方曾说:

“我们不能等到世界领袖作出决策改变世界,我们要展示自己的政治和社会责任,就是现在!我们不能总是忍受资本主义的巨大影响,不能总是依靠账户上的余额,而要团结起来,握紧双手。”

当这1000名“行尸走肉”聚集在一座空旷的广场上的时候,人们正期待着发生什么。我们如何能挣脱自己的枷锁,如何能让自己从这样无望而无助的生活中将自己拯救,如何在灰烬中得以重生?世界的改变是需要等待领袖们的施舍,还是自我的觉醒?

 一名男子正在剥落脸上的泥灰
 一名男子正在剥落脸上的泥灰

当游行队伍中,一位引领者突然开始抖落他身上僵化的外壳,那些如混凝土般的石块,正在他身上开始裂开和剥落。他抚摸了自己的脸,摩挲着自己的身躯,他端详着自己的身体,恐惧、彷徨。他似乎要呼救,眼睛里突然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一股力量,忽然间从他身体里开始迸发。

 他挣脱了禁锢自身的枷锁

 他挣脱了禁锢自身的枷锁

他挣脱了禁锢自身的枷锁
他挣脱了禁锢自身的枷锁

他抓住了自己的衣服,拼命地解下,扯掉如枷锁般牢牢捆住他的领带。他呼喊着,大声叫着,把那石铅般的外衣狠狠地扔掉,溅起的泥灰如混凝土的崩塌。他脱掉了自己的衬衣,他惊住了,里面是一件蓝色的T恤。他如重新获得新生,象征着从僵化的意识形态禁锢中解放。

他搀扶起了另一位奄奄一息的女子

他搀扶起了另一位奄奄一息的女子
他搀扶起了另一位奄奄一息的女子

他来到一名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身旁。他将她艰难地搀扶起来,但女子仍要往地上倒去,男子用力地抓住她的双手,将它按在她脸上。在这一刻,她惊叫起来,眼睛仿佛睁开了,抖落着衣服上已干燥的泥浆。而男子则转向了其他的人,让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去剥掉自己脸上的泥土。

他抓住女子的手,让她自己为自己挣脱
他抓住女子的手,让她自己为自己挣脱

如此,一股巨大的新生的力量开始在整个“行尸走肉”的队伍里传染开来。从禁锢中挣脱出来的人,去帮助还在禁锢中的人,他们纷纷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外壳之下五彩斑斓的世界。在这一刻,他们不再是“行尸走肉”,不再是痛苦与无助,他们获得了自身的拯救,他们欢心雀跃,相互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这是怎样的庆典?这是关于自由的胜利,这是关于新生的喜悦,这不再是漠视自我与漠视世界的禁锢。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人们已苏醒,世界已不再冷漠

后续采访

“决定我们幸福和健康的,不是财经新闻。能决定幸福的,并不是我们的拥有,而是知道我们是谁。”

——1000 GESTALTEN

组织者斯文-卡墨尔(Sven Kammerer)表示,20国集团企图成为世界上一个团结和政治参与的象征。唤醒大众对政治的冷漠,唤起大众对自身生活的重新审视。不再把自己当作是政治的局外人,不再把自己当作政治的冷漠人,他对美国广播公司说:

“我们活动所传达的信息是:变革是从你我开始的,而非一些政治精英。”

\

被苏醒的人们遗弃在地上的衣服
被苏醒的人们遗弃在地上的衣服

在接受全球新闻报的采访中,斯文-卡墨尔说,这不是最后一次游行:“我们希望它能像三月的科学游行、妇女游行、欧洲脉冲游行一样成为世界运动的一部分。”而在谈到这场艺术行为时,他说:“艺术的语言是世界通行的,无论你住在哪里,都能理解我们的行为。任何政治行为的第一步是提出一个好问题,我们认为艺术是一个很好的途径来做这件事情。”

另一位组织者Catalina Lopez对路透社表示:“今天的表演目的是打动人们的内心,激发他们介入政治生活当中的意愿。我们希望制造视觉冲击,因为我们相信视觉冲击很有作用。”

这次活动的组织方“千人形”成立于2017年2月,其主要亦为本次活动而组建,绝大部分为自愿者,其中上百人拥有从事艺术、工艺和电影等相关背景。“千人形”创办者属于慈善文化协会,曾主要资助具有文化和难民援助背景的项目。

而在这次由自愿者组成的行为艺术活动中,组织方发起了一个捐赠项目,以弥补这场行为艺术中所要开销掉的费用,如表演者的西装、化妆、粘土和颜料,还包括基础设施的淋雨、空间,及其各项安全措施和设备、运输及表演者的饮水和食物。

可以说,这是一场以艺术的方式介入社会的公益性行为表演。它以极富感染力的形式,让公众亲身体会到关于政治参与与普通生活的关系。就如同组织者所说,社会的变革,不能依赖并指望于上层建筑,而应该是每一个普通人自身的苏醒和变革。

G20期间发生的……

G20峰会期间出现的各个团体不同诉求的活动

G20峰会期间出现的各个团体不同诉求的活动

G20峰会期间出现的各个团体不同诉求的活动
G20峰会期间出现的各个团体不同诉求的活动

在G20召开期间,各种形形色色的团体涌入德国汉堡,他们有ATTAC组织的活动家,有“No G20国际”的组织准备帮助全世界各地的人们加入在汉堡当地爆发的反G20抗议,包括常见的绿色和平(Greenpeace)、乐施会(Oxfam),德国共产党及来自美国的国际社会主义组织。到G20峰会开幕前两天,已有77个国际组织陆续在汉堡的各大广场与公园内搭建露天论坛,探讨资本主义带来的剥削、贫富差距与对自然环境的破坏。直到7月7日,G20峰会正式召开后,陆续已超过170个组织,为各自的政治诉求,针对全球难民潮、歧视与仇恨言论、气候变迁等议题发起了不同程度的街头游行。

其中,“千人形”行为艺术无疑是最令人瞩目的。它之所以引起了全球媒体的关注,并不仅仅在于“行尸走肉”般的令人惊奇的行为风格,更在于它传递出了一种跟其他组织所完全不同的信息。

1000 GESTALTEN行为艺术现场

1000 GESTALTEN行为艺术现场

1000 GESTALTEN行为艺术现场
1000 GESTALTEN行为艺术现场

眼神空洞的僵尸身涂厚重的灰色黏土,毫无生气地漫步于汉堡街头,在抵达中央广场后,突然将身上的黏土甩去,露出黏土外套内色彩缤纷的衣服。灰色的黏土,象征着备受钳制的社会,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因失去信念而不再团结,只专住于自身的利益,而忽略周遭其他人的温暖,以及这社会的需求。

这场名为“千人形”的艺术表演,除了是在呼吁大众不要对政治冷感,被动等待带来的改变,也同时在鼓励着人们:“公众参与,迈出你自己的第一步。”

艺术介入社会

轰动全球的“千人形”游行并不是第一次以艺术的形式介入现实语境,探讨社会问题的行为表演,此类案例在艺术史上不枚胜举。回顾2016年7月9日,英国东北部滨海城市赫尔(Hull)也曾有过一场大型行为艺术游行,当地画廊邀请美国艺术家潘塞·图尼克(Spencer Tunick)前来拍摄“城市与海洋”艺术照片,动员了3200名当地不分男、女、老、幼的民众,将全身涂成蓝色,一起在城市中各处集结游走和表演。

图尼克指出,在城市中游走的“蓝精灵”,所象征的是由于人为原因导致的全球变暖而加剧的海平面上升,以此警示人类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将造成巨大灾难。

 3200名民众全裸蓝色大游行

 3200名民众全裸蓝色大游行

 3200名民众全裸蓝色大游行

 3200名民众全裸蓝色大游行

 3200名民众全裸蓝色大游行

 3200名民众全裸蓝色大游行
 3200名民众全裸蓝色大游行

早在六十年代,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就深感艺术介入政治并改造社会的迫切性,他提出并实践的“艺术介入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拆卸并重装了当代艺术系统:艺术家的任务就是要进行“社会雕塑”(Soziale Plastik),使人类社会转变成为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