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看看任伯年画的吴昌硕,原来真实的文人是这样的!
0条评论 2017-09-01 10:42:23 来源:中国书画传媒 
\
大腹纳凉1886年作
 
任颐多次为吴昌硕画像,形态各不相同,而此件最为精彩。画中人头戴红缨帽,足着高底靴,身穿葵黄色长袍,外罩鸟纱马褂;马蹄袖交拱胸前,凝视端正,意熊矜持,其状可哂。淡笔草草勾写面部,略加皱擦,神采毕现。马褂、长袍直接用色墨即兴随机写来,巧妙地把花卉没骨法融会于立意构思之中,浓淡得宜,色中见笔,气势非凡。
 
此图作于清光绪十四年,吴昌硕时年四十五岁,任颐约五十岁。款署“酸寒尉像”一语,结合画上杨岘题材的七言长歌,寓意感慨,耐人寻味,这件作品与吴昌硕四十三岁时任颐为其画像题材作“饥看天图”,在思想内容上,有着一定的内在联系。

\
 
《酸寒尉像》题款:酸寒尉像。光绪戊子八月昌硕属任颐画。杨岘题:何人画此酸寒尉,冠盖丛中愁不类。苍茫独立意何营,似欲吟诗艰一字。尉乎去年饥看天(君去年绘《饥看天》图),今年又树酸寒帜。苍鹰将举故不举,跕跕风前侧两翅。高秋九月百草枯,野旷无粮仗谁伺。老失老矣筋力衰,丑态向人苦遭弃。自从江干与尉别,终日昏昏只思睡。有时典裘酤一斗,浊醪无功不成醉。尉如盐薤我如堇,不登嘉荐总一致。尉年四十饶精神,万一春雷起平地。变换气味岂能定,愿尉莫怕狂名崇。英雄暂与常人伦,未际升腾且拥鼻。世间几个孟东野,会见东方拥千骑。苦铁道人正,七十叟杨岘题。
 
\
芜青亭长像1883年作浙江安吉县博物馆藏
 
吴昌硕四十岁时,结识画家任伯年,二人一见如故,终成莫逆。吴昌硕四十五岁时,任伯年在苏州为吴昌硕画《酸寒尉像》,引得吴昌硕诗情大发,写下了:
 
造物本爱我,坠地为丈夫。昂昂七尺躯,炯炯双青矑胡为二十载,日被饥来驱。频岁涉江海,面目风尘枯。深抱固穷节,豁达忘嗟吁生计仗笔砚,久久贫向隅。曲裘风雪候,割爱时卖书。卖书犹卖田,残阙皆膏腴。我母咬菜根,弄孙堂上娱。我妻炊扊扅,瓮中无斗糈。名留书画上,丹篆粲龙虎。回思芜园里,青草塞废圃。咫尺不得归,梦倚故园树。逐众强奔驰,低头让侪伍。如何反遭妒,攻击剧刀弩。魑魅喜弄人,郁郁悲脏腑。拂壁挂吾像,饮之以薄醑。顾影釂无数,兀然自宾主。权作醉尉看,持杯相尔汝。
 
\
棕阴纳凉图(吴昌硕小像)纸本设色1887年作(1092.5万元,2012年12月西泠)
 
款识:罗两峰为金冬心画午睡图,饶有古趣,余曾手临数过。今为仓石老友再拟其意。光绪丁亥六月,伯年任颐记。钤印:任伯年宜长年(白)、山阴任颐(白)
 
诗中生计仗笔砚,久久贫向隅,瓮中无斗糈。反映中年的吴昌硕风尘劳碌,穷困潦倒,感叹魑魅喜弄人,原来每个时代都有牛鬼蛇神,但他深抱固穷节,豁达忘嗟吁。现实的窘态并没有使“酸寒尉”低头,而他一步一步坚实走来,成为现代艺术届的一代宗师。
 
\
蕉荫纳凉图(吴昌硕像)1888年作浙江省博物馆藏
 
任伯年,1840年生,1896年卒,浙江山阴(今绍兴)人。任伯年是我国近代杰出画家,晚清海派六十家之一。在“四任”之中成就最为突出,是海上画派中的佼佼者。任伯年二十多年的绘画创作,留下了数以千计的遗作,是历史上少见的多产作家。

编辑:汪珂宇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