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青年艺术困境:更年轻的一代在模仿年轻一代?
2018-08-07 09:37: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茜

\

“青年艺术100”八年了。从一开始,这个充满朝气又脚踏实地的项目就努力发掘艺术新星,鼓励市场对青年艺术家进行扶持。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青年艺术舞台,八年来,无数有才华、有潜力的青年艺术家从这里“C位出道”。

然而,八年过去,青年艺术是否和众人预期的一样,不断在成长、变化,锐气勃发、新旧更迭?南都记者发现,参展的艺术家换了一批又一批,启动展却依然是似曾相识的启动展。这些90后乃至95后的艺术家,无疑眼界更开阔,思维更融通,却在有意无意地“复刻”前辈青年艺术家的成功模式。市场是一把双刃剑。“青年艺术100”项目总监彭玮不无忧虑地指出,“更年轻的一代开始模仿年轻的一代”,“一味去追求市场热点或卖相好的作品,是一种短视的行为”。

很年轻,很酷,很“声光电”

近期于北京嘉德艺术中心启幕的2018“青年艺术100”启动展,给人的感觉就是“WOW!”很年轻,很酷,很“声光电”。

此前“青年艺术100”的入围作品以架上绘画居多,今年大规模引入雕塑、装置和新媒体作品,现场颇多互动游戏,场面活色生香。

青年艺术家李琳琳的大型装置作品《群像》,占据嘉德艺术中心的天井。一头母象领着数头小象,似从广袤的草原跋涉而来。因为作品庞大的体量,行走其下的观众仿佛“盲人摸象”,有“见树不见林”之感。李琳琳是去年“莱俪青年艺术奖”的获奖艺术家,因为刚做了母亲,最近的创作转向对环境和生存问题的关注。

90后艺术家童昆鸟的作品延续了他的黑色幽默和“恶趣味”。装置作品《做点离开猪屁股的事》,将猪尾巴固定在案板上,尾巴下方是一面铃鼓或架子鼓。当尾巴匀速转动,尖端即会叮叮咚咚地敲击鼓面。作品隐喻着一种机械而无力的生存状态。当鼓声在展厅里连绵不绝地敲响,不少观众前来拍照围观。有人啧啧称奇,也有人表示“看不懂”或者“感觉十分粗俗”。

彭玮说:“这些作品不会只是挂在墙上供你欣赏,它有可能会邀请你一起玩,一起互动。我们项目里有些实习生做了很多短视频,去告诉大家,这是可以摸的作品。”展览本身呈现的方式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玩,是今年“青年艺术100”最大的亮点。

“年轻人,你怎么这么‘腐朽’?”

作为今年“青年艺术100”艺术委员会评审之一,着名艺术家向京对这届作品的评语是“太平庸”。

“青年人创作的激情和动力在哪里?为什么我们看到那么多作品都在模仿,甚至是拙劣的模仿。中国如此沸腾的现实,如此鲜活的现场,当下时代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但是并没有因此而生发出有原创力的、有鲜活生命力的作品。”

对时代缺乏反应,在重大问题面前缺场,一直是80、90后一代青年艺术家的短板。向京指出,许多青年艺术家的观念相当“老旧”,比如作品中出现一些俗套的图像、图式乃至与艺术家个体生命毫无相关的西方文化符号,还有一些艺术家沉溺于个体微小的苦恼、黑暗当中,用强迫症的方式表现心理症候,容易让人反感。

面对全是“套路”的作品,向京发出疑问:“年轻人,我还在不断学习,你怎么这么‘腐朽’?”

倾听内心的声音:YESORNO?

当然也有不同的观点。在中央美院教授赵力眼里,这届展览是几年来“最好的一届”。

“青年艺术100”项目总监彭玮告诉南都记者,“YESORNO”代表了“青年艺术100”走到第八个年头时的自我反思。一方面,作为青年艺术推介平台,“青年艺术100”不愿意做重复的项目和展览,给人一成不变的印象。另一方面,面对如今越来越多的诱惑,无论项目本身,还是艺术家个人,都应该倾听内心的声音,发自内心地去接受,或去拒绝。

据悉,2018“青年艺术100”邀请冯博一、高元硕、寇勤、柳淳风、卢征远、尼古拉斯·索塔斯、彭玮、舒可文、向京、徐累、张正霖、赵力等十二位业内专家组成艺术委员会,从全球近三千名青年艺术家中遴选出百余位佼佼者,参与2018年度“青年艺术100”项目。启动展呈现入围的150余位青年艺术家的500余件新作。

专访赵力(青年艺术100创始人、中央美院教授):

青年艺术项目要避免“同质化”

南都:怎么评价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艺术项目?

赵力:青年艺术项目这几年的确多了。很多美术馆开始推年轻艺术家,民间的一些机构因为没有条件做成熟的艺术家的展览,就从年轻艺术家开始做起。此外,还有一些商场或者讲究文化消费场景的地方,做年轻艺术家的项目,提供一些增值的文化服务。

第一种由美术馆主持的青年艺术项目必须有特色。不是每个美术馆做青年艺术,都要做成同质化的东西。比如湖北美术馆做国际漆器三年展,里面有大量的青年艺术家作品。

第二种私人美术馆的青年项目,更多的是做群展,拼人、拼规模、拼花样,很少去提一些学术概念。我真的希望人们从各个角度去提出学术概念,做研究性的展览,使得展览能推动青年艺术家创作。

第三种商业性的展览,我觉得也好,但是立足点应该是推动文化消费。既然已经到了场景方向了,真要推动啊,真要能把作品卖出去,让观众能够购买,能够体验,而不是搞一搞图个热闹。

南都:年轻艺术家过早接触市场对创作是否有负面影响?就我的观察,一些市场不错的艺术家,近几年的创作变化不大。

赵力:这个和市场关系不大,更多还是艺术家自己的定位。为了赚那么点钱,创作就不更新改变了?我觉得他还是没什么出息。从艺术家自己的发展角度来说,创作是自我的因素,市场是外部的因素。不能哪个好卖画哪个。如果这样的话,保不齐这个艺术家就是个商业画家,而不是真正的艺术家。这条路未必不好,只是对美术史可能就没有贡献。历史上的艺术家何止千万,但我们讲美术史,也就五六百个艺术家,两三千张图片。实际上这也有个被淘洗的过程。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