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单霁翔退休前专访:故宫此前99%藏品在沉睡
2019-04-12 09:36:26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侯隽

4月8日下午,执掌故宫博物院7年的第六任院长单霁翔退休,接任者为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

对于退休,单霁翔表示自己是“快乐退休”,并称“我每天都在故宫等您!”

\

2012年1月,时年58岁的单霁翔就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从那时起他以“故宫的守门人”自居,以“要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美的交给下一个六百年”为目标,他和这座充满神秘魅力的宫殿就此联系在一起。

七年不断“上新了”故宫

2002年8月,单霁翔出任原文化部党组成员、国家文物局局长、党组书记,在这个位置一干就是近十年,他一直以为国家文物局局长是他的“最后一站”,但没想到最后一岗是来故宫“看门”。

单霁翔此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自己小时候在北京的四合院生活,可没有想到的是,退休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到北京最大的四合院看门”。

2012年的故宫正值低潮,深陷失窃门、错字门、拍卖门、封口门、逃税门等“十重门”。

58岁的单霁翔履新故宫博物院院长后,花了5个月时间,带着秘书走遍宫里的1200座建筑、9371间房,踏破20多双布鞋。以至于在《朗读者》节目中,董卿曾形容他:“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令他最感慨的是,故宫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古代宫殿建筑群,长期以来开放区域只占30%,186万余件文物藏品99%沉睡在库房,来故宫的参观者虽然很多,却很少能接触到丰富多彩的文物。

单霁翔曾感慨道,“你说馆舍宏大,但70%的区域都立一个牌子——非开放区域,观众止步;你说藏品多,但99%的藏品沉睡在库房里;你说你的观众多,但80%的观众进故宫后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先去看皇帝坐在哪,再去看皇帝躺在哪,看皇帝在哪结婚,最后穿过御花园走出去了,根本没把你当成博物馆,只是到此一游。”

同时,他也明白了前任院长们的不易。

“我是故宫第六任院长,每一任院长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单霁翔说,因为故宫太复杂,安全问题至关重要,“平常说做一件事要‘万无一失’,我们是‘一失万无’。”

于是,经过7年的努力,许多改变肉眼可见——故宫开放了32个卖票窗口,承诺观众3分钟之内就能买到票;把原本只能贵宾车队出入的午门中间门洞向公众开放;增加安检和验票通道,让排队现象大为减少;实现全部网络购票;去掉了和环境不协调的水泥地面、井盖、灯柱、铁栏杆;拆除彩钢房和临时建筑,大幅增加故宫的开放面积,用LED冷光源将大殿“点亮”,紫禁城还打破500年惯例禁了烟、增加了女卫生间和让游客休息的长椅。

单霁翔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故宫在开放区域上,从30%到今天已经开放超过了80%,同时这几年理清了故宫的馆藏,现有藏品总数已达180余万件(套),8%的文物将向公众展出,而此前99%的藏品都放在库房中,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

“网红”院长开发中国最大文化IP

“故宫博物院的文创产品收入在2017年就已达15亿元。”2019年在亚布力论坛演讲时,单霁翔晒了晒故宫的账单。

2013年8月,故宫第一次面向公众征集文化产品创意,举办以“把故宫文化带回家”为主题的文创设计大赛。此后,“奉旨旅行”行李牌、“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等各路萌系路线产品使近600岁的故宫变得年轻起来。

更为外界关注的是,故宫的文创产品扩展到了更多领域,从最初的胶带到睡衣,从口红面膜到互动游戏书……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年底,故宫文化创意产品研发超1.1万件。可以说,只要和“故宫”两字沾边儿,几乎做什么火什么,故宫是当之无愧的文化大IP。

同时,故宫还是最早在电商端发力的博物馆,并不断更新官方网站,开发诸多App。在线下,单霁翔还将故宫商店做了翻新,改成了“故宫文化创意馆”,撤换商店概念,将文化创意馆作为参观者离开故宫前的“最后一组展厅”,变“卖东西”为帮助游客“把博物馆文化带回家”。

此外,近年来,故宫还成功策划一系列展览,如《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展览、一票难求的“紫禁城过大年”系列展览等。

毫无疑问,古老的紫禁城不但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成为了全新的中国文化大IP,也成为了一个让传统文化“活起来”的成功范本。

与之相联系的是,单霁翔本身就成了故宫最大的“网红”,虽然他一再声称自己是“被网红”,但是他经常出现在各种论坛或会议上,穿一双黑布鞋,一身便服,对馆藏文物的如数家珍,亲切幽默,妙语连珠的演讲,不遗余力为故宫站台打call,他也成为了故宫博物院1925年建院以来,历任院长中公众知名度颇高的一位。

很多人都认为单霁翔是一位具有互联网思维的优秀管理者。

当然,从推出卖萌的雍正,到开设淘宝店,单霁翔也面临无数争议,从2018年年底出现故宫卖口红引发两家企业“宫斗”到故宫上元之夜灯会审美遭到网络质疑等等。

单霁翔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有争议是好事,故宫做文创开发就是有竞争才有精品,故宫要在商业化当中取得平衡。“我们要选择,要把握好。有时候我们要研究,不能做;有时候经过探索,发现效果不好,我们要主动取消。”单霁翔说。

继任者从敦煌来

单霁翔承认当故宫博物院院长不仅是战战兢兢也是如履薄冰。“每一任(院长)都做出了巨大牺牲,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

他曾说,这工作是“有今天,没明天”“只有不出事,才能做好事”“我希望把故宫完整交给下一任”。

那么,单霁翔的继任者是谁呢?

继任者王旭东来自甘肃,1967年2月生于甘肃山丹,毕业于兰州大学地质系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2014年12月起任敦煌研究院院长,他还是兰州大学、西北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旭东不仅以学术见长,从1991年在敦煌研究院从事壁画及土遗址保护以来,他在各级刊物上发表论文60余篇,合作出版专着3部,还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过30余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壁画及土遗址保护加固的勘察设计和现场施工,承担国家文物局和科技部下达的文物保护重点研究项目20多项,主持或参加与美国、日本、英国的国际合作4项。

同时,他也注重运用数字手段进行文物保护,在总计500多个敦煌石窟中,已有至少180多个洞窟实现数字化,占整个规模的近三分之一。目前,至少有30个洞窟的数字资源中英文版都已上线,实现全球共享。同时,莫高窟在全国文化遗产单位中率先开启每天6000人为最大承载量的网络预约参观模式。

在王旭东眼里,数字化手段保存文物只是第一步,要通过运用数字技术为参观者带来不同的体验,让年轻人以全新的方式,接触和认识传统文化。他还进一步提出,可以在网络上“数字重建”莫高窟,让千年莫高窟“青春永驻”,打破时间和地域的限制,使这些宝贵的艺术财富获得新的生命。

而此前,王旭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莫高窟的价值和故宫的价值不一样,故宫的成功不能复制到敦煌来,但经验可以借鉴。莫高窟背后更多是佛教文化,是不同文明交融荟萃的多元文化。

显然,王旭东经过在敦煌的20余年,完成了从“理工男”到“敦煌专家”的蜕变,如今成为故宫新的“看门人”的他又会带来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