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假名媛掀翻纽约上流社会与艺术界 或将面临15年监禁
2019-04-18 09:15:52 来源:纽约侨报 

\

年仅20出头的安娜·德尔维(Anna Delvey)是纽约上流社会与艺术界的名人。她住在豪华酒店、遍尝各国美食,同时还是名流派对常客。她生活多姿多彩,经常拍照上传Instagram炫富。她不时与上流权贵侃侃而谈,自称是德国豪门继承人,正等着接手亿万遗产,实现在纽约开办艺术中心的梦想。不过,无论是艺术中心或是家财万贯,其实都是谎言。德尔维在2017年10月被捕,让许多朋友错愕不已,原来她本名是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来自俄罗斯,是法国杂志社实习生,根本不是富二代。 侨报汪彦青综合编译报道

社交圈名人 出手大方 小费给100大钞

安娜·德尔维(Anna Delvey)在纽约不但出入高级场所,而且出手大方,给Uber司机、餐厅侍者小费,随手都是100元现金。只要她拉着行李进酒店,大家都会争先恐后地要帮她服务。她花钱好像恨不得愈快脱手愈好,房间里塞满名牌精品购物袋,一有空,就去做按摩、冷疗或美甲,私人健身教练课程,一买就是全套──4500元,付现。

她早就是纽约社交圈的名人。担任营销主管的汤米·萨利(Tommy Saleh)说: “她出现在所有最豪华的派对。” 2013年巴黎时装周,他和德尔维在巴隆(Le Baron)酒店认识的。德尔维当时是欧洲时尚杂志《紫色》(Purple)的实习生,但是她似乎跟杂志创办人和主编奥利维埃·扎姆(Olivier Zahm),还有巴隆酒店的老板安德列·萨拉华(Andre Saraiva)走得很近,这两大人物是“什么场合都看得到全球两百人之二”──萨利这么形容。“她走过来自我介绍,是个很甜美的女孩,非常有礼。”萨利说:“很快我们就和我的朋友扎堆在一起了。”

“她设法出现在所有该出现的地方。”一名熟识回忆道,他和德尔维是在2015年柏林一名初创企业大亨所开的派对上认识的,“她穿着很时髦的服饰──巴黎世家(Balenciaga)或是阿莱亚(Alaia),还有人提到,她坐私人喷气机前来。”但是没人清楚她的来历,她告诉人们她来自德国科隆(Cologne),但是她的德语却说得不好,也没人清楚她的钱从哪里来。“有许多人有着家族财产信托,可以到处花钱。”萨利说:“每个人都是你的好朋友,你对每个人都不了解。”

北京木木美术馆的创办人、号称中国最年轻(1994年生)收藏家的黄勖夫(Michael Xufu Huang)经由纽约佩斯(Pace)画廊一位朋友介绍,认识了德尔维。德尔维向黄勖夫提议一起去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但是要黄勖夫先用他的信用卡订机票和酒店。黄勖夫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我想,好吧,就照你说的。”他还注意到另一件事也很奇怪,他们待在威尼斯期间,德尔维只用现金付款,等他们回来后,她似乎忘了她说过会还他钱。他说:“其实没多少钱,就两三千块而已。”没多久黄勖夫就给忘了。

自称满25岁要继承财产 创办艺术中心

随着德尔维在全球飞来飞去,对于她钱从哪里来也有一些猜测,但是没人太在乎,只要她付得出钱。在纽约州蒙托克(Montauk)经营滑雪度假屋的业者杰玛·卡多索(Jayma Cardoso)说:“我认为她的家族很有钱。”一位朋友很肯定地说,她父亲是德国驻俄外交官。另一位朋友则说不是这样,坚称她父亲是石油大王。 另一位百万高科技CEO朋友说:“据我所知,德尔维家族在德国古董业是响当当的名号。”

德尔维曾提到,一旦她年满25岁,可以继承她名下财产信托,她要创办一间私人艺术会所。

2016年,终于等到了她要实现梦想的时候──尽管她担心为这家私人艺术会取名“安娜·德尔维基金会”似乎太过“自恋”。

经由朋友帮忙,她找到了一处理想的空间,那是一栋历史建筑,位于曼哈顿市中城公园大道和22街交口,占地4500英尺、六层楼高的旧传教士宿舍。她说这间会所的核心将是“充满活力的视觉艺术中心”。

借口财产在国外 向银行贷款2500万

但是这个计划规模庞大──大概需要2500万元。为了帮助她办到贷款,德尔维的一个金融界朋友告诉她去找乔尔·科恩(Joel Cohen),科恩就是起诉“华尔街之狼”的检察官,后来加入格信律师事务所(Gibson Dunn),这是一家专做房地产项目的大型事务所。科恩又把她介绍给事务所的合伙人安迪·兰斯(Andy Lance)。兰斯帮德尔维联系到数家大型金融机构,包括总部设于洛杉矶的城市国民银行(City Nation Bank)和堡垒投资集团(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兰斯并发电邮向这些金融机构解释德尔维为什么需要贷款:“我们的客户安娜·德尔维正在进行一项深具投资潜力的公园大道南281号再开发计划,她的个人资产相当雄厚,但是都不在美国,部分是以瑞士联合银行(UBS)信托基金形式存在国外。” 兰斯还说瑞士联合银行将会发信用状,对贷款“完全担保。”

当城市国民银行的行员要求查看瑞士联合银行的对帐单时,他收到一个名叫彼得·W·亨内克(Peter W. Hennecke)的人发来的一些数字表,并在电邮写道:“请暂时用这些数字表代替,我会在下周一寄给你们实体的银行对帐单。”

城市国民银行的行员对于亨内克的AOL电邮邮址感到怀疑,回道:“你真的是来自瑞士联合银行?” 德尔维替他回说:“不是,彼得(亨内克)是我的家族办公室主管。”

此外,德尔维还举行餐会来为她的艺术中心筹款,但是出席餐会的不再是艺术界名人,而是“手提名牌公事包,手戴劳力士或御博(Hublot)名表” 之类的企业界人士,如在纽约高档法国餐厅“杜鹃”(Le Coucou)的餐会,就找来了声名狼藉的“制药哥”马丁·沙克雷利(Martin Shkreli)。德尔维在致辞时介绍沙克雷利是她的“摰友”,尽管他们在那个场合才第一次认识。沙克雷利因为哄抬处方药价格,涉证券欺诈判刑入狱。他在狱中以书面回覆《纽约》杂志的访问,说因为德尔维和他的一名主管认识而受邀参加,“安娜(德尔维)的确看起来像‘城里非常受欢迎的女人’,好像每个人都认识。即使我自己也是全美知名人物,在她旁边,我好像是电脑怪客而已。”

付不出酒店房钱 又赴摩洛哥度假

2016年11月,德尔维给了城市国民银行瑞士帐户6000万英镑的存款证明,希望贷得2200万美元的贷款,一个月之后,城市国民银行拒绝了她的贷款申请,她又拿同样证明,向堡垒投资集团申贷2500万到3500万元的贷款。当堡垒投资要派人去瑞士查她的资产,她马上撤回了贷款申请。

没过多久,德尔维所栖身的霍华德11号酒店(11 Howard)也催迫她提供信用卡资料。她刚住进去的时候,酒店才开张不久,因为她要长住,同时又是位VIP,酒店同意她用电汇付款,没跟她要信用卡号码。但是一个半月之后,电汇一直没进来,德尔维已经累积欠了酒店3万元,其中还包括“杜鹃”餐会的帐单也加到这里来。但是奇迹出现了,花旗银行电汇3万元给霍华德11号酒店,帮德尔维付了帐单。

几个星期后,德尔维又大张旗鼓地宣布,她要去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Omaha)去和股神沃伦·巴菲特会面,因为一位银行家把她的名字加入了股神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年度投资研讨会的名单,她决定租一架私人喷气机,带着“制药哥”马丁·沙克雷利和他底下对冲基金的一名主管共同前往。

但是她和霍华德11号酒店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尽管酒店一再催她要信用卡资料,她一直没给,同时帐单又再度累积。酒店多次警告她无效之后,决定更换她的房间门锁的密码,将她房里的所有物品集中放到储藏室去。

德尔维那时还在奥马哈开会。“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表现得非常愤怒,当然她并不感惊讶。不过奥马哈让她觉得不虚此行,最后一天,她和同行友人参加了巴菲特为VIP举行的私人餐会,“所有人都到了,包括比尔·盖茨也在场。”

她回到霍华德11号酒店,不但余怒未消,还扬言要买下所有酒店经理人员名字的网路域名作为报复,“这样迟早有一天,他们要付我钱才能买回他们的域名。”这一招是从她好友沙克雷利那里学来了。她决定要搬出酒店──不过要等她从摩洛哥回来。她在摩洛哥马拉喀什(Marrakech)的豪华度假酒店马穆尼亚(La Mamounia)包下了7000元一晚的摩洛哥传统庭院别墅,还有私人管家。她找了私人健身教练、《名利场》的摄影主编瑞秋·威廉姆斯(Rachel Williams)一同前往。

瑞秋·威廉姆斯是上班族,年入6.2万元,并不是富二代。但是因为她在时尚艺术圈工作,认识许许多多的富二代人。德尔维给她的感觉不一样,不仅经常跟她发短信,还会邀请她一起吃饭逛街,而且都是德尔维用现金结帐,让威廉姆斯觉得:“也许有钱人真的很孤独,需要朋友。”

到了摩洛哥,一行人玩得十分开心,但第三天,酒店人员突然出现,说德尔维的借记卡没刷过。德尔维打了无数电话之后,问威廉姆斯,可不可以先帮忙刷卡,她回纽约就还钱。

威廉姆斯只好硬着头皮刷了6.2万美元,比她一整年的收入都多。回到纽约后,德尔维百般推托,之后就没下文了。

受审依旧不改名媛造型 故事即将开拍剧集

2017年6月,德尔维搬到纽约下城的比克曼酒店(Beekman Hotel)。20天后,比克曼酒店发现她没有有效的信用卡资料,也没收到她所承诺的电汇,而她已经积欠酒店1.15万元,因此不让她再进房间,并把她的物品都扣押起来。接着德尔维又住进W酒店两天后,又因为不付钱被赶出来。

付不起房钱的德尔维,还企图在艾美乐派克酒店(Le Parker Meridien)厅吃霸王餐。接到酒店举报,警方把德尔维抓了起来。

经过调查,安娜·德尔维不但是假富二代,连名字都是假的,她本名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1991年出生于俄罗斯,父亲是卡车司机,母亲是家庭主妇,16岁时才随家人搬到德国。2011年高中毕业之后,安娜·索罗金到伦敦著名艺术学府中央圣马丁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留学。但她在中央圣马丁学院中途辍学,到法国《紫色》杂志社实习,把名字改成了安娜·德尔维,从此就以名媛的姿态出现在名流社交场。安娜·索罗金在2017年10月被捕,今年3月27日开审,她被控诈骗了27.5万美元,面临最高15年徒刑。

大多数囚犯在法庭上都试图呈现洗心革面、告别过去的形象,安娜·索罗金则反其道而行,打扮得好像她还是安娜·德尔维一样,穿着名牌服饰,戴着高档眼镜,时尚发型好像刚从美容院吹好出来。这不是没有原因的,《GQ》杂志报道,她的辩护团队找来了造型师安娜斯塔西亚·沃克(Anastasia Walker)帮她设计出庭的造型。因为根据研究,被告穿着讲究服饰比穿着囚服,更不容易被陪审团定罪。

即使假身分被拆穿了,她依旧是网红。《纽约》杂志和《名利场》去年不约而同都以她为主题做专题报道。奈飞(Netflix)决定以她的故事拍摄影集,请来王牌制作人珊达·瑞姆斯(Shonda Rhimes)担纲。据说,人在狱中的安娜·索罗金还托人传话,属意女星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饰演她。

人们不禁想问:为什么这个女孩能骗过这么多人?她并不是特别火辣,或是特别迷人,对人也不是特别友善。但是她成功地骗了一堆杰出、成功人士,相信她是重要人物──其实她很显然就不是。那是因为她看穿了纽约客的内心:如果你用亮闪闪的东西──大量的金钱来吸引他们,人们就看不到其它东西了。“金钱,这个世界的金钱是无限的,你知道的。但是聪明的人却相当有限。”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