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只买最贵豪宅和顶级艺术品!量化对冲基金巨头Citadel创始人的奢华人生
2019-04-18 09:30:39 来源:华尔街见闻 作者:祁月

在全球金融领域,Ken Griffin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他不但是全球量化对冲基金巨头之一的掌舵人,而且还可能是最痴狂于购买豪宅的金融大佬。

去年,Ken Griffin的收入高达惊人的8.5亿美元,换算下来,平均每小时能赚43.5万美元——这是什么水平呢?收入相对高的硅谷码农一年才能赚40万美元。

这些钱当然不是大风刮来的,Ken Griffin的发家秘诀在于:他有一部“印钞机”——上世纪90年代他创办的对冲基金Citadel 。这部“印钞机”  没日没夜地上工,从不偷懒懈怠,不停地往他的钱袋子里吐钞票。

如今的Citadel再也不是那个Ken Griffin东拼西凑来的区区20多万美元的迷你基金了,它已然成为华尔街量化“巨兽”,资管规模接近300亿美元。Ken Griffin掌控的另一家公司、做市商Citadel Securities的交易量已占到美股总交易量的五分之一。

驾驶着Citadel的Ken Griffin更是以接近100亿美元的身家成功打入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就像其他世人皆知的超级富豪一样,从一文不名的毛头小子跻身世界级富豪的Ken Griffin花起钱来相当阔绰。暴富起来的他不停地买买买——他频频出现在各大拍卖场及画廊购买名家画作,还多次捐助医院和大学。

迄今为止,他收集的艺术品总价值高达20多亿美元,捐献给各种非盈利机构和组织的善款超过7亿美元。不过,相比于艺术品收藏和做慈善,Ken Griffin显然更喜欢买房子。他名下的不动产价值达7.24亿美元,有媒体因此把他称为“房产收集者”。

仅在今年前两个月,Ken Griffin就花了足足3.6亿美元买下了多处私宅,它们遍及美国和英国。进入2019年才两周,他就以2.38亿美元买下美国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一个住宅而登上全世界各大媒体。

\

“豪宅扫货狂人”

对于Ken Griffin来说,购买动辄上亿美元的奢华住宅就像女人购买奢侈品包包一样简单,眼睛都不需要眨一下。其中的一些私宅还极具历史魅力。特别是在他2015年离婚之后,Ken Griffin简直是在豪宅市场上疯狂扫货。

总结起来,他的买房原则看起来也简单:不管对不对,只管贵不贵。

全美最贵住宅

先来说说让他名噪一时的全美最贵豪宅吧。今年1月下旬,Ken Griffin为他几年前买下的一所顶层奢华复式公寓付完了尾款,由此创造出约2.38亿美元(约合16.16亿人民币)的美国房产交易史上的最高纪录,接近2017年香港房地产市场创造的3.61亿美元世界最高纪录。

这所顶层奢华复式公寓在纽约中央公园南220号,位于第七大道和百老汇之间,也就是知名的亿万富豪街。Ken Griffin把这栋楼最上面的三层全买下来了,总面积有24000平方英尺,约合2230平方米。配套设施包括私人餐厅、运动俱乐部、图书馆、篮球场等。邻居非富即贵,包括Och-Ziff资本管理集团创始人Dan Och,以及英国知名摇滚歌手、警察乐队主唱斯汀(Sting)及其妻子、《两杆大烟枪》制片人之一Trudie Styler。

而这样一个令人咂舌的豪宅被Ken Griffin的发言人轻描淡写地解释为:因为Citadel在纽约公园大道425号的办公室开张,Ken Griffin只是需要在纽约城找一个“住的地方”。

\

英国最昂贵房产交易之一

也正是在当月,Ken Griffin的名字突然出现在了英国各大财经媒体上:美国对冲基金大亨斥资9500万英镑(约1.22亿美元),在白金汉宫附近买下了伦敦最昂贵的私宅,同时也是英国有史以来最昂贵的露台豪宅(terrace house)。

即便如此,Ken Griffin都还算是“捡漏”了——在这笔交易之前的两年间,这所庞大的私人宅邸的转手价格高达1.25亿英镑,Ken Griffin几乎是省了3000万英镑。不过,高达1400万英镑的印花税让这宗交易登上了2011年以来全英房产交易榜单的头号位置。

这座名为Three Carlton Gardens的豪宅位于伦敦市中心,拥有200年历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是戴高乐的私人办公室,2012年之前还曾被英国军情六处(MI6)征用,用于面试潜在的政府机密人员。

Three Carlton Gardens距离白金汉宫只有半英里(大约0.8公里)的距离。也就是说,从此以后,Ken Griffin就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隔壁邻居了。这栋豪宅的对面就是英国外交部的办公室,这意味着Ken Griffin还将与英国外长共用一条车道。

这栋豪宅的外观属于乔治亚式,拥有健身房、游泳池和地下延伸部分,内部装修是极为时尚的现代风格。

\

\

豪宅扫货步履加快

就在11月份,Ken Griffin还购入了位于芝加哥9 West Walton Street一栋公寓楼的最上面四层,5875万美元的交易价格刷新了芝加哥多层公寓楼历史上的最高纪录。这栋高层一直被誉为“芝加哥第一楼”,一个街区之外就是著名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

他在芝加哥还持有当地华尔道夫酒店第37层所有物业的产权,那是他在2014年花了1330万买下的。

2015年,Ken Griffin斥资6000万美元买下了迈阿密海滩地区Faena House的两处公寓,创下迈阿密单层公寓楼最贵记录:一处是拥有5个卧室的顶层公寓楼,还有一处是往下一层的三室户公寓。

这栋豪华公寓楼不但毗邻迈阿密的白色海滩,还在顶层露台上配备有一个70平方英尺的无边界泳池。

\

当然,在海滩这种风景宜人的地区,Ken Griffin拥有的房地产可不止这些。除了迈阿密海滩之外,他还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富豪云集的住宅区持有一些地皮,从2012年至今,他陆陆续续为购买这些地皮投入了将近2.5亿美元,打算建造一座独栋别墅。

根据一些美国媒体的报道,这处地皮总占地面积超过12英亩,Ken Griffin已经为造房子腾出了空间,最终的住宅建筑面积将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再长一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座规划中的别墅的北面邻居正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他那著名的马加拉俱乐部(Mar-A-Lago Club)就坐落于此。

\

此外,Ken Griffin还被报道在夏威夷有一个价值3000万美元的宅邸,在科罗拉多州也有一个价值1325万美元的物业。这两处房产都是他在与第二任妻子Anne Dias婚姻存续期间购置的。

细数Ken Griffin的豪宅就会发现,他持有的房地产多数都集中在迈阿密。这是因为Citadel基金的总部设在这里,他大多数时间都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和工作。而他在佛罗里达州大兴土木要自己建造房产,是因为他出生在那里。

狂热的艺术品收藏家

令人羡慕的是,那些价值过亿的豪宅只是Ken Griffin所有财富的冰山一角。

除了喜欢购买房地产之外,Ken Griffin还有收藏艺术品的癖好。最近几年,他的名字也频频出现在艺术品交易市场,其藏品价值不菲,可能远超他所拥有的豪宅。

2016年,Ken Griffin从梦工厂电影公司的三位创始人之一大卫·格芬(David Geffen)的基金会花了5亿美元分别买下了抽象表现主义画家Jackson Pollock及 Willem de Kooning的两幅绘画作品。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是有史以来金额最大的私人艺术品交易。

\

其实早在1999年,他就以6000万美元的“天价”购入了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的画作,创出了当时的艺术品交易记录。

有媒体称,Ken Griffin的艺术藏品总价值高达23亿美元。

Ken Griffin收藏的艺术品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从2004年开始芝加哥艺术学院就一直作为他那些收藏品的受托人,经常从他那里借一些艺术品拿去展览。

大手笔捐钱

与他的量化对冲基金一样,Ken Griffin的慈善事业同样做得风生水起。

2017年,Ken Griffin给芝加哥大学捐赠了1.25亿美元,以支持该校的经济系。这是芝加哥大学历史上数额最为庞大的善款之一。除了芝加哥大学之外,Ken Griffin还为芝加哥Ann&Robert H. Lurie儿童医院、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提供了数额庞大的捐助款。

他自然没有忘记他的母校哈佛大学。2014年2月,哈佛大学专门发新闻稿,宣布八九级校友Ken Griffin给学校送出了校史上有史以来最丰厚的一份大礼:1.5亿美元赠款。这笔款项主要用于哈佛大学的学生财政援助项目。“Griffin的礼物将每年帮助最多达800名毕业生,”哈佛大学表示。

在艺术领域,Ken Griffin也是一位活跃的捐赠者。2015年,他向纽约爱乐乐团总部林肯中心捐赠钱款,一出手就是1亿美元,促使乐团将Avery Fisher音乐厅更名为大卫·格芬音乐厅。2018年8月,他还向位于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海滩的诺顿艺术博物馆(Norton Museum of Art)捐了2000万美元。

当然,Ken Griffin不只是把大卫·格芬的名字挂在了获得捐赠的建筑物里,他还把自己家族的姓也成功地加了进去——在捐献了1100万美元之后,他的祖父Wayne R. Gratz的姓氏出现在了芝加哥第四基督教长老会教堂里,其中一个厅被命名为Gratz中心。早在1999年,他还以祖父的名义成立了一支哈佛大学奖学金。

为何Ken Griffin如此厚待祖父呢?那是因为他首次创业时的那笔26.5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正是祖父祖母给他的。

\

根据英国卫报的消息,Ken Griffin除了给大学和医院大手笔捐钱之外,还贡献了一些政治献金——他曾向共和党人捐赠了数百万美元,但也支持过民主党。

2017年5月,Ken Griffin在特朗普上任总统100天纪念日的公开活动Milken全球机构投资者年会上公开盛赞这位总统,赞扬他为税务和医疗健康方面的改革所做出的努力,尽管当时特朗普尚未签署任何具有重大意义的立法案。

当时,Ken Griffin在一个分论坛讨论中也承认特朗普的100天成绩单略显单薄,但他强调,重要的是“顶层的基调已经变了”。

在2016年11月的那次总统大选中,当时的共和党候选人Mitt Romney和Marco Rubio的政治金主名单里都出现了Ken Griffin的名字。在更早的2014年,他还向Bruce Rauner提供了资金支持,以帮助这位支持减税和商业自由化的政客竞选伊利诺伊州州长。

但是,如果仅凭这些就断定Ken Griffin站队共和党显然有失公允,因为他在2008年还给前总统奥巴马提供过一次竞选捐款。那些年,他一直在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他当时对共和党的支持似乎也并不坚定。在那场会议上,Ken Griffin并没有大声为特朗普辩护,而仅仅是表达了对总统某些颇为高调的举措的支持。当会议主持人问他是否愿意为税改或者医改捐一些钱来帮助它们在国会获得通过,Ken Griffin拒绝给出正面回答。

Ken Griffin还对特朗普当时关于放松金融监管的立场大加赞扬,说“过去八年,美国经济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监管掩埋了”,去监管将会带来“更伟大”的经济增长和创新。

量化对冲巨头成长史

如果说索罗斯是属于完全依赖自己聪慧的头脑发家致富的传统金融大鳄,那么Ken Griffin就是新兴金融巨富的代表人之一:他并不仅仅依靠自己的头脑冲锋陷阵,而是同时依赖计算机这种“外脑”来辅助他赚钱。

笼统地说,Ken Griffin所做的事情总体上可以和量化交易的鼻祖、文艺复兴 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创始人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归为同一类别。

天赋秉异的交易者

一般来说,众多杰出的对冲基金经理都是循序渐进地成长起来并做到行业顶级的,但Ken Griffin并没有遵循这种传统路径。

他从小就喜欢数学、精于计算,还在高中时组建了一个数学俱乐部,自任主席。1986年,刚刚进入哈佛大学的Ken Griffin偶然在福布斯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便一头扎进了金融交易的世界,在他的学生寝室里交易股票期权 。

第二年,Ken Griffin发起了一支可转债基金,利用市场的系统性低效做套利交易。那一年,美国爆发了举世震惊的1987股灾,他从中狂赚近百万美元,这也让他有了很快发起第二支基金的本钱。他也因此被视为一名具有天赋的可转换债券交易者—— 当时他才19岁。

1989年,Ken Griffin毕业了,拿着经济学学士学位去芝加哥为管理着Glenwood Capital Investments的Frank Meyer工作。此人将100万美元资金交给年轻的Ken Griffin管理。Griffin没让老板失望,他赚到了高达70%的回报率,也赢得了老板的高度信任。

第二年,Frank Meyer帮助Ken Griffin筹集了一支规模为460万美元的对冲基金——就这样,Citadel问世了。

说起当时这位年轻人的成功,还要归功于他肯动脑筋升级他的投资“工具”,这些东西让他走得比同行更快一些。当年,Ken Griffin利用课本上学来的经济理论建立起了基础性预测分析工具,再加上在交易中灵活运用数学和先进科技手段,这一整套体系对于Citadel的大获成功必不可缺。

在90年代,Ken Griffin在哈佛大学刚起步阶段就有强烈的利用先进科技设备的意识。一开始,他的投资工具只有一台传真机和一部电话。后来,为了接收即时更新的金融资产价格变动信息,他说服学校管理员允许他在寝室里安装了一个锅一样的卫星设备。

“那可是1987年,” Ken Griffin后来回忆此事时说,“我必须给我儿子解释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

\

大起大落

Citadel的起步非但不艰辛,反而是非常顺利,资金迅速膨胀,资管规模在短时间内急速增加。它也并不低调,Ken Griffin专注于“老本行”,经常抢购不良资产,从而引发业界关注。到了2008年年中,Citadel管理的资产已经攀升到了200亿美元的规模。

不过,Citadel这部“印钞机”也有差点熄火的时候,那正是在2008年下半年。

当时随着金融危机 加深,可转债市场因为大型金融机构现金不足而被迫冻结。这场意外的灾祸把Citadel拖入了泥潭,他们的资产价值随之暴跌,Ken Griffin迫不得已采取了暂停赎回的紧急措施。

根据《芝加哥论坛报》的报道,当年10月,Citadel的杠杆比率被迫从7:1降至4:1。那一年,Citadel两支最大的基金业绩严重受创,甚至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两个基金全年暴跌了55%。尽管它们在2009年以62%的涨幅弥补了部分亏损,但在那两年仍累计下跌了27%,资管规模也“腰斩”了。

在那个被Ken Griffin称为“非常黑暗的时刻”,公司大楼外成天蹲守着一群财经记者,他们眼神灼热地渴盼着听到Citadel倒闭、Ken Griffin破产的消息,极尽所能地探听着,不愿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那个时候,Citadel每个礼拜都在几亿几亿地亏钱,”Ken Griffin后来如此回忆当年那段令他焦头烂额的历史。

云开雾散

通过几十年的努力,Citadel为客户赚取了不菲的投资收益,这使得该基金成为与文艺复兴、D. E. Shaw等齐名的世界顶级对冲基金。

根据LCH Investments今年年初发布的一份排名统计,以基金成立迄今的角度计算,截至2017年底,Ken Griffin领导的Citadel总计为投资者赚了307亿美元净收益,仅次于Ray Dalio的桥水基金 (Bridgewater Associates)和索罗斯基金,后两者的成绩分别为578亿美元和440亿美元。

量化交易帮助Ken Griffin跻身全世界收入最高的基金经理之一。2014年,他在机构投资者的最富有基金经理名单中甚至登上了冠军宝座,年收入高达13亿美元——而那一年不但是对冲基金行业面临的糟糕年份,而且还是历史上最惨烈的年份之一。紧随其后的正是詹姆斯·西蒙斯(12亿美元),不过,这位量化鼻祖当时已经不管文艺复兴的日常运营了。

次年,也就是2015年,Ken Griffin赚得更多了,达到17亿美元。英国卫报当时是这么对比的:这相当于拿着美国联邦政府最低年度工资(15080美元)的11.2万人的年收入总和。

严苛的老板?无情的丈夫?

在前雇员及现雇员眼里,Ken Griffin是一个做事有条不紊、能够自我激励并且高度重视量化分析的老板。有人说他是个拼命三郎,但也有人把这看成是严苛无情、追求完美的一部分,他对不断改进的强烈好胜欲望已经渗透到公司上上下下,灌输给了每一个人。

就像很多成功者一样,Ken Griffin还具有极其坚韧的内在特质。08年金融危机没有击倒Citadel,自己支持的政客没有竞选成功也没能阻止Ken Griffin继续参与政治生活,高价接手极其昂贵的物业也没让他对自己产生丝毫怀疑,他在公开场合表现出对于自己经手的这些房地产的极大信心。

“整体来看,美国的人口总量是持续增长的,” Ken Griffin去年在一个会议上发言时说,“那将在未来数年为房价提供支撑。”

在买下白金汉宫附近的那栋伦敦百年豪宅之后,Ken Griffin的一位女发言人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在伦敦持有不动产的真正独特的机会。”

虽然当前的名声远不如索罗斯响亮,但Ken Griffin的行为却远比索罗斯高调,无论是房产投资还是艺术品收藏,亦或是他的婚姻。

Ken Griffin迄今有过两段婚姻。他年轻的时候与高中时结识的Katherine Weingartt有过第一次婚姻,但没多久两人就分开了。

2002年,Ken Griffin邂逅了他的第二任妻子Anne Dias Griffin。当时这位年轻的女士刚刚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Aragon Global Management,资金来自著名的老虎基金系大佬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

Anne Dias毕业于哈佛商学院,野心勃勃的她从高盛开始了自己的职业投资生涯。在自立门户之前她曾为索罗斯基金和Viking Global工作过。

在Anne Dias进入自己的生活之后,Ken Griffin就迅速走上了经典的富豪之路:奢华而高调,不停地在房地产、艺术品和慈善领域一掷千金,俨然如明星一般频频曝光于财经媒体。这一点从他们在法国凡尔赛宫举行豪华婚礼,并邀请太阳马戏团和曾五次获得格莱美奖的“迪斯科女皇”Donna Summer出台表演就可见一斑。

这对夫妇似乎对艺术有着共同的热情,他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在一个博物馆。就在2014年,他们还被《艺术新闻》评为两位最活跃的艺术收藏家。

不过,2014年7月,Ken Griffin与Anne Dias的离婚大战搞得沸沸扬扬。被媒体们大肆报道的一个细节是:Ken Griffin在妻子带着三个小孩在伦敦度假期间出人意料地提交了离婚申请,要求结束他们11年的婚姻关系,理由是双方存在“不可调和的分歧”。三个小孩那时分别是6岁、3岁、2岁。

纽约邮报当时报道称,Anne Dias看到这份单方面申请离婚的文件时都“傻眼了”。不过,有多家媒体称这对夫妻当时已经分居一年了,一直没能协商好如何分割财产。

Ken Griffin向法庭提交的文件曾详细列出妻子Anne Dias Griffin在离婚书中提出的财务要求,包括每月生活费100万美元的去处。

Anne Dias在随后提交的文件中声称Ken Griffin正试图将她和他们的孩子赶出家庭,并说这个男人还威胁自己,称“如果她要一分钱,他就会一直起诉她,把她告到没钱为止”。她还控诉称,Ken Griffin拒绝透露自己的财产状况,并且拒绝自己关于临时支付小孩抚养费的请求,还停掉了自己的信用卡,还禁止自己进入两人在纽约、阿斯彭、迈阿密和夏威夷的住所。

而Ken Griffin的发言人则称:“Ken高度关注自己孩子们的福祉,并以此来指导自己的每一个决定。他愿意支付分居期间所有合理的以及很多不合理的费用,包括数百万现金和一个以Anne的名义捐赠给哈佛大学的1000万美元。但是,Anne把挥霍搞到了一个荒谬的水平,比如她说到St. Bart度假花了45万美元。真是够了,要适可而止。”

Anne的一位代表后来予以反驳,称Anne和孩子们45万美元的圣诞假期花费事实上要少得多,有些钱还是她付的。Ken Griffin以她的名义向哈佛支付了1000万美元的礼物,这也是错误的,因为两人的名字都在捐赠名单上。

纽约时报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称,根据离婚协议,Anne Dias将有权在财产分割时获得现金,而Ken Griffin将保留艺术品和房地产。但Anne可以对这些条件提出异议。

最后,两人还是达成了庭外和解,顺利离婚。媒体未披露确切的财产分割数目,但据称,Anne Dias分得的财产至少超过2亿美元。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