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艺术界诺贝尔奖”日本诞生 中国艺术家程然斩获10万美元新锐奖
2019-05-22 09:11:3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许望

当地时间5月21日,日本金融服务机构野村控股在京都东福寺举办“野村艺术奖”创立庆典。从今年起,野村控股将每年评选一位艺术家,为其颁发“野村艺术奖”,并提供高达100万美元的奖金。金额之高,堪称艺术界的诺贝尔奖。

不过,百万美元大奖的得主要等到今年10月才在上海公布。在奖项创立庆典上,野村控股先向两位年轻艺术家颁发了“野村新锐艺术家奖”,来自中国的程然和来自美国的卡梅隆·罗兰(Cameron Rowland)分别获得10万美元奖金。

卡梅隆·罗兰由于行程冲突,未能来到现场,由评审团之一的罗伯特·劳申伯格基金会执行总监凯西·哈尔布莱希(Kathy Halbreich)代为领奖。

卡梅隆·罗兰的作品批判了强行影响当代生活的法治和经济结构,他常常利用现成品,并为其赋予全新意义。凯西转达道,艺术家心怀谦卑地接受了来自野村的慷慨奖金,他尤其感谢评审团中的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后者是著名的独立策展人、评论家、作家和编辑,已于今年3月去世。卡梅隆·罗兰称奥奎·恩维佐的作品对其影响深远,尽管他们从未谋面。

程然则已到达京都,接受了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采访。出生于1981年的程然仍属于年轻艺术家之列,他擅长将电影、诗歌、戏剧、小说与装置艺术结合在一起,作品曾多次在双年展和博物馆展览中展出。

艺术家程然
艺术家程然

这并不是程然第一次获奖或是接受艺术资助,此前他曾受服装品牌江南布衣资助,完成了为期两年纪录中国的影像作品《中国》;以及受K11艺术基金会赞助,参加了阿姆斯特丹皇家视觉艺术学院与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艺术家驻留项目,并分别完成长达9小时的电影作品《奇迹寻踪》与多频录像装置作品《狂人日记》。

与上述最终指向艺术创作的赞助项目不同,本次程然斩获的“野村新锐艺术家奖”不仅提供了业内少见的高额奖金,并且不限制奖金用途。不过程然仍表示,会将这笔资金用于自己正在进行的艺术项目。

作为履受资助的青年艺术家,程然也在反哺行业。2017年,他在自己工作与生活的杭州创立了艺术家空间马丁·戈雅生意(Martin Goya Business),为年轻艺术家们提供实验艺术的平台。迄今为止,马丁·戈雅生意已帮助数百位艺术家参与展览或艺术项目,其中不乏“00后”。

采访过程中,程然金句频出,在分享自己的创作观外,也谈论了对于艺术家生存状态的思考。他主张艺术家应该寻找更多元的生存方式,而非被单一的市场模式主导;他说自己是有野心的人,而野心的定义是对自我的不断探索。

以下为程然采访回答节选。

“我是2.0时代的艺术家”

《中国》,2017-2019,多频HD录像,多声环绕,由艺术家和JNBY提供
《中国》,2017-2019,多频HD录像,多声环绕,由艺术家和JNBY提供

我的作品里面关于政治和文化的角度,可能会和上一代的艺术家不太一样。我觉得第一代艺术家有点像1.0时代,我们这个年纪的80后感觉像2.0时代,不再那么直接地把政治和个人身份的东西引用在作品里面,但是会更多地加入个人的情绪、想法和感受,去讲关于文化的一些东西。电影、书、音乐是我拍摄或者说是作品(创作)的重要灵感来源,这方面会越来越加强。

“中国文化很难拍,容易变得表面化”

《奇迹寻踪》, 2015,宽屏HD电影,5.1环绕,540分钟,由艺术家、K11艺术基金、厄伦美厄基金和麦勒画廊提供
《奇迹寻踪》, 2015,宽屏HD电影,5.1环绕,540分钟,由艺术家、K11艺术基金、厄伦美厄基金和麦勒画廊提供

我现在正在筹备的两个新片子,其实都和中国文化有非常大的关系。现在在拍一部叫《离骚》的长电影,已经筹备了一年半,它是根据屈原最著名的浪漫诗歌改编。这首诗歌其实有非常多元化的解读,除了屈原个人的抒情,还有怀才不遇的情绪之外,其实也有大量的幻想,我会重新以现在的一个年轻人的角度去翻拍。中国的文化很难轻易地去拍,怎样在作品里引入文化层面的东西,需要非常慎重,因为很容易变得表面化,或者难于理解。所以我现在更多在看书和学习怎样去更好地理解中国文化。

“我是个有野心的人”

《狂人日记·纽约:信鸽》,有声单频录像,由艺术家提供
《狂人日记·纽约:信鸽》,有声单频录像,由艺术家提供

我本身就是有野心的,而且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也是具有行动力的。我觉得野心在于自己去不断做出一些探索。我的野心并没有什么很具体的东西,它不是具体在一个事物上面,不是要赢一个奖,或者说是做一个好作品,我觉得这都不叫野心。野心是真正面对自己的的内心,希望自己能够不断地去重新看待自己,看待自己的问题,不断地去改正一些问题,或者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一个自己的解决方式。对我来说,我的野心是能够不断地实践,永远保持一个独立或者说是前卫的姿态。其实这是一个比拿奖更(令人)满意的事。

“艺术家在游戏里的地位非常低”

《狂人日记·耶路撒冷:中国病人》,多频HD录像,800张图片,多声环绕,7分钟
《狂人日记·耶路撒冷:中国病人》,多频HD录像,800张图片,多声环绕,7分钟

我觉得艺术系统不能只有一个走向,(不能)所有人都去(跟随)市场,应该有多元化的选择。不管这些选择是好是坏,如果够多,就会带来一种新的系统更替。

实话实说,艺术家在这样一个艺术的游戏里面,所处的地位是非常低的。所以说我必须去想自己到底未来该做什么,到底什么是艺术家的身份?如果一个艺术家只有在潮流顶端的时候才是艺术家的话,很多默默无名的人,他到底该怎么去生存?市场只选择最顶尖的一部分,我觉得这是非常单一的。

“越独立越珍贵”

《离骚:山鬼》,2018,有声单频录像,由艺术家,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离骚:山鬼》,2018,有声单频录像,由艺术家,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最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独立,你越独立,你的作品可能越珍贵。所以其实马丁·戈雅生意也是尽可能通过其他的渠道,去让艺术家有更多可能盈利的角度,同时保持自己作品的独立性。

好的品牌非常尊重艺术家的独立性,很多我合作的品牌对作品没有任何的要求,完全给艺术家自由。如果你想请艺术家去发挥最大的才能,最好的方式就是给他自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