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辛迪·舍曼英国回顾展:似真非真中,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陌生人
2019-07-05 10:21:47 来源:澎湃新闻 编译/钱雪儿 作者:Laura Cumming

近日,美国著名艺术家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大型个人回顾展在英国国家肖像馆举行。辛迪·舍曼创造了600多个角色,在那些似真非真的肖像中,你能看到一个个熟悉的典型人物,却又能发现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事实上,照片中的人物并非来自真实世界,而是她创造的一个又一个自我。无论是在生活还是艺术中,舍曼一路装扮着自己。她用相机告诉我们,也许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陌生人。

《无题电影剧照56号》,辛迪·舍曼,1980
《无题电影剧照56号》,辛迪·舍曼,1980

一位眼含泪水的金发女郎孤身一人坐在酒吧里,泪水化开了她的睫毛膏。她试图用一杯干马天尼让自己镇静下来。也许她的约会对象走了,或是根本就没来过。

另一个女孩独自站在汽车前灯的灯光里,等待着无法及时赶到的救援车。还有一个跪着捡落在地上的杂货,抬头看着某个生气地盯着她的人。一件男士夹克外套垂在她的双肩上。

这些角色和场景看起来如此熟悉,让人觉得仿佛在电影里见过。流浪汉、受害者、扎着马尾辫的学生、被电话铃声吓到的女主人公:这是希区柯克、霍克斯还是费里尼的人物?似曾相识是美国艺术家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传奇性的《无题电影剧照系列》(1977-80)所给人带来的第一种感受,该系列中的70件作品此次在英国国家肖像馆悉数展出。

《无题204号》,辛迪·舍曼,1988-90
《无题204号》,辛迪·舍曼,1988-90

你认出了那些熟悉的类型,发现了电影的暗示,然后突然意识到,每一幅画面其实都是记忆中并不存在的虚构场景。舍曼虚构了这一切。她为自己化妆,安排武装、道具和灯光,精心营造氛围,暗示出背景故事以及之后会发生的一切。每一幅剧照都是辛迪·舍曼的作品,关乎她自己。

这是舍曼整个职业生涯的原型,这些剧照集中呈现在这场大型回顾展中。舍曼是笨拙的男孩,曼哈顿的贵妇,愚蠢的小丑,银幕上的女神;她是商场里的小妞,是足球老妈(重视孩子休闲活动的母亲),甚至是尸体。在最近的一个系列中,她化身成一个装嫩的成年人,金发碧眼,穿着运动休闲服。她看起来像40岁,假扮成20岁的模样,而事实上,舍曼本人65岁了。

《无题电影剧照21号》,辛迪·舍曼,1978
《无题电影剧照21号》,辛迪·舍曼,1978

随着你看到越来越多舍曼的变身,你会感到越发的惊讶。她如何变身面带灿烂笑容、皮肤晒成古铜色的德州女牛仔,又如何摇身一变成为身穿雨衣、头戴毡帽的老刑警?她如何既扮演抽着高卢烟的杏眼法国女影星,又充当卡拉瓦乔画中那个黝黑的那不勒斯男孩?

《无题92号》,辛迪·舍曼,1981
《无题92号》,辛迪·舍曼,1981

这些千变万化的相貌的诞生并不费力,一部分原因在于舍曼自己的脸具有极高的可塑性, 在展览上展出的一些作品中,她看起来永远不会老,就像美丽的邻家女孩一样。不过,这并不能解释舍曼为何能够完成这么多的变身,以及她如何成功地让自我消失。

70年代,身为学生的舍曼就曾让自我消失在各式各样的人物中,比如“妙探”、厨师、上校以及荡妇。她的妆容非常粗糙,却具有极大的信服力。你很难发现每个人物都是同一个女性扮演的——只有清晰可见的快门线露了“马脚”,那是用于自拍的道具。根据本次展览策展人的说法,80年代开始,舍曼的风格转向怪诞,以此来回应“电影剧照”系列为她建立的名誉。在他的“童话故事”系列中,最可怕的一幅或许是那个穿着睡衣的中性人,他/她迷失在黑暗的森林中,月光映照出那张茫然的脸庞。在另一幅作品中,人类的形象变形成了一个冒着汗的猪头。

《无题电影剧照15号》,辛迪·舍曼,197
《无题电影剧照15号》,辛迪·舍曼,197

即便如此,收藏家们仍然孜孜不倦地用这些噩梦般的作品来装点自己的墙面。舍曼总是在努力地避开自己的成功。她那些巨幅的古典大师肖像照带有某种不威胁性的意味。你能看到拉斐尔、鲁本斯和安格尔的影子,只不过,笔刷被夸张的化妆品所替代。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圣母玛利亚拥有一个无比粗糙的胸部:假肢的运用挑战了美学。

舍曼的风格多变。在女性杂志封面系列中,从家庭主妇到色情明星的切换呈现出一种带有讽刺性的智慧。舍曼在模仿时尚摄影上炉火纯青,她可以摆出女英雄的别致造型,脸白得像床单一样,眼睛里则布满血丝。这一切都是通过化妆而实现的,这一点不可避免地引人注目。在最近的一些老电影明星照片中,舍曼扮演了安杰丽卡?休斯顿(Anjelica Huston)和贝蒂?塞维斯(Bette Davis),化妆的效果展现得淋漓尽致。她将自己的嘴唇隐藏起来,画上不同的嘴巴;她把眉毛抹去,用月牙或是连字符似的形状取而代之;眼影、眼线以及隐形眼镜掩盖了她双眼的真实颜色。

辛迪·舍曼和她的金刚鹦鹉
辛迪·舍曼和她的金刚鹦鹉

撇开别的不说,这场展览可以被视为一堂化妆大师课。你能看到舍曼如何从一个四眼书呆子变身成为光彩夺目的模特。布景也很重要。尽管这些各种各样的人似乎存在于真实世界,但是我们必须明白,他们既非真实,也不是演员扮演的角色,而是一个艺术家所创造的无数个自我。

迄今为止,舍曼已经创造了600多个角色;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能够从每个角色身上识别出某种类型,但另一方面,他们又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这两方面的差异是舍曼艺术中最迷人的一方面,这一点在那些不再年轻的女性肖像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家里的女主人觉得自己长得有点像希拉里;第五大道社交名媛的整容效果开始衰退;共和党的女党员依然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大学校花。

《无题577号》,辛迪·舍曼
《无题577号》,辛迪·舍曼

底妆留下了痕迹,遮瑕膏在灯光下暴露无遗。这些女性仍然努力地保持着自己的容貌,但是皱纹已经开始显现。仔细地看着这些照片,你会发现舍曼艺术中另一个不曾改变的特质。尽管它们是照片,却一点也不像是记录瞬间的快照。它们似乎屹立于时间之外。

最近的一件作品是一幅双人肖像。作品展现了一个面容苍白的男子,身穿昂贵的大衣,站在一座精心布置的花园里。他也许是艺术圈的人,兴许是个策展人或收藏家。显然他还穿着一件早期辛迪?舍曼的T恤,在那件作品中,她扮演了一个希区柯克的女演员。

《无题602号》,辛迪·舍曼,2019
《无题602号》,辛迪·舍曼,2019

《无题74号》,辛迪·舍曼,1980
《无题74号》,辛迪·舍曼,1980

艺术家置身于一种怪诞的反馈回路中,年轻或衰老,男性或女性,她即将走到你的面前,又有所保留。这些脸上流露出疑问、焦虑、无辜、天真、沉默和坦率。辛迪是谁?她是谁?在那狡猾的形象中,你几乎不可能抓住她。无论是在生活还是艺术中,舍曼一路装扮着自己。她的相机捕捉了一个真相,即我们也许都是自己的陌生人。

辛迪·舍曼回顾展将持续至9月15日。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