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往日之光——英国的私人艺术收藏
2019-07-15 10:55:59 来源:scope艺术客 作者:翟晶

正在英国研学的艺术学者翟晶指出,英国艺术收藏的丰富程度,远非公共博物馆和美术馆所能涵盖。那些散落于城镇和乡间的宫殿、城堡、庄园,承载了英国早期艺术收藏的历史和记忆。这些伟大的私人收藏向我们展示了一幅最真实、生动艺术社会学画卷,让我们切实地看到:艺术在整个社会运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查茨沃斯庄园 摄影/翟晶
查茨沃斯庄园 摄影/翟晶

提起英国的艺术收藏,你会想到什么?大英博物馆?国家画廊?还是那些活跃的当代美术馆?这些伟大的博物馆和美术馆,见证着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将全世界的珍宝,从埃及、希腊、罗马、中国……汇集到同一个屋顶下,直到今天,仍然是美术从业者、研究者和爱好者们的朝圣地。

然而,英国艺术收藏的丰富程度,却远非这些博物馆和美术馆所能涵盖。实际上,直到18、19世纪,英国的公共藏馆才真正兴起并逐渐成为艺术收藏的主力军,在此之前,承载了英国艺术收藏的历史和记忆的,却是那些散落于城镇和乡间的宫殿、城堡、庄园。同样,回顾英国艺术展览和市场的历史,也会发现正是那些来自私人府邸的藏品,推动着展览的成型、市场的运作,直到它们拥有了现代形态。

英国不大,私人府邸的数量却殊为可观。几乎每一个城市、小镇、乡村、乃至渔港,都拥有自己的庄园和城堡,曾经属于某位王室成员、公爵、男爵,如今或兴盛依旧、或依稀败落,但它们的辉煌历史却挺立于石造建筑的精致线条之内,蕴含于家族肖像的迷人微笑之中,掩映于杰出的艺术藏品的斑斓色彩之下。

阿普斯利大屋的战神拿破仑雕塑
阿普斯利大屋的战神拿破仑雕塑

阿普斯利大屋:帝国的荣耀

伦敦的阿普斯利大屋(ApsleyHouse)是惠灵顿公爵(first Duke of Wellington)的府邸。公爵在滑铁卢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拿破仑,令全世界为之沸腾,惠灵顿凯旋门骄傲地树立在通往白金汉宫的林荫道入口处,而阿普斯利大屋则是伦敦唯一至今仍在使用的贵族宅邸。

与英国的其他贵族府邸相比,大屋的占地面积并不算大,但考虑到白金汉宫附近寸土寸金的位置,它的存在和奢华程度已足以彰显公爵的地位。这是一座方正的新古典主义建筑,最初是由罗伯特·亚当(Robert Adam)为阿普斯利勋爵(Baron Apsley)设计的,1807年为理查德·惠灵顿(Richard Wellington)所获,后来则成了他的弟弟亚瑟·威斯利(Arthur Wellesley,即惠灵顿公爵)的财产,此后,大屋就成了惠灵顿家族的宅邸,直到今天。惠灵顿家族接手后,曾对大屋的结构做了一些改造:大门前增加了希腊式柱廊,东北方增建了卧室和餐厅,西侧则增建了洛可可式的滑铁卢画廊,用以纪念公爵的不朽功勋,诸如此类。

走进大屋,首先看到一尊新古典主义雕塑《战神拿破仑》站立在楼梯口,它是意大利雕塑大师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的作品,制作于拿破仑的全盛时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