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这场KAWS虚拟展览是AR艺术的市场试金石
2020-04-02 11:10:12 来源:Artsy官方 

\
KAWS, COMPANION (EXPANDED), 2020. Courtesy of KAWS and Acute Art.

3月,超级明星艺术家布莱恩·唐纳利(Brian Donnelly,又名 KAWS)广受欢迎的 Companion 公仔迎来了全新的系列。与他极具收藏价值的限量版乙烯基公仔不同的是,这次新的艺术尝试主要由地理定位的像素构成。

该项目由艺术家本人与数字艺术平台 Acute Art 合作完成。12个增强现实版本的 KAWS Companion 公仔形象浮动于全球11座城市的上方,而观众只能通过 Acute Art 的应用查看。这场艺术活动名为“延长假期”(EXPANDED HOLIDAY),是“KAWS:假期”(KAWS: HOLIDAY)系列的数字扩展版本。

“KAWS:假期”系列以大型充气雕塑装置为主题,在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除了数字公仔的公共“装置”之外,新项目还提供了相关订阅,从而使用户有机会获得有时间期限的公仔——为此人们需要每周支付7美元或每月30美元的订阅费。该公司还计划发布25款限量版虚拟雕塑,以每件1万美元的价格对外出售,且不受时间的限制。但鉴于全球 COVID-19 大流行,KAWS 最终决定推迟发布这些作品。伯恩鲍姆(Birnbaum)表示,Acute Art 公司希望延后推出永久性的数字版公仔。同时,针对全球疫情,该公司还扩大了与 KAWS 的合作,提供更多免费微型虚拟雕塑,该类型的雕塑在4月15日之前都可以获得。

\
KAWS, COMPANION (EXPANDED), 2020. Courtesy of KAWS and Acute Art.

对 KAWS 收藏品的平均价格而言,电子版公仔的1万美元价位有些偏高。富艺斯拍卖行(Phillips)在12月份举办了 KAWS 的作品拍卖会,并发现大多数乙烯基小雕像的成交价都在1500美元至5000美元之间。但是,在 KAWS 更庞大的市场背景下,数字版本的价格相对而言仍旧可以接受。去年,他曾在香港的苏富比拍卖行创下了1470万美元的最新拍卖纪录。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KAWS 与 Acute Art 之间的合作在商业层面都十分新颖,为出售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艺术提供了发展潜力。在致命的 COVID-19 新冠肺炎大流行中,艺术界中的大多数都转战线上。这种合作似乎提出了一种与艺术互动的巧妙方式,但同时又能有效地保持社会距离。

当 Acute Art 于2017年成立时,虚拟和增强现实艺术的商业可行性尚未得到广泛探索。Acute Art 的艺术总监丹尼尔·伯恩鲍姆(Daniel Birnbaum)说:“VR 诞生的年代比较早,但它的专业性很强。不过,VR 作为人们可以日常使用的东西并真正出现在观众手中,是最近才发生的事。在建筑界、某些娱乐领域和电影界中,这种技术已提前迈出脚步,但鲜有艺术家用 VR 进行创作。”

\
KAWS, AT THIS TIME (EXPANDED), 2020. Courtesy of KAWS and Acute Art. KAWS, COMPANION (EXPANDED), 2020. Courtesy of KAWS and Acute Art.

伯恩鲍姆曾在斯德哥尔摩的现代博物馆(Moderna Museet)博物馆担任总监,之后于2019年开始在 Acute Art 工作。他将该公司视为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和比利·库律维(Billy Klüver)“艺术与技术实验”(Experiments in Arts and Technology)的延续,旨在将新技术与创新实践相融合。伯恩鲍姆说:“自概念艺术诞生以来,我们就一直在谈论艺术的非物质层面,而 AR 确实是这方面的一个极端示例。利用增强现实技术,你可以在全球开展活动。它虽然不是物质的,却能够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体验,或者说,你至少可以看见它。”

Acute Art 的早期项目包括与重量级当代艺术家开展的多项合作,例如杰夫·昆斯(Jeff Koons)就是其中之一。他的雕塑至臻完美,以拥有气球般的外形著名。在这些雕塑中,昆斯选取了一件,并与 Acute Art 共同创造了它的虚拟“分身”。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aramovi?)则利用了虚拟空间,将它作为进行亲密行为艺术的渠道。伯恩鲍姆说,该公司的重点是吸引广泛的受众。他表示:“[KAWS]的项目就好像是艺术界的 Pokémon Go,规模巨大、意义深远。”

\
KAWS, COMPANION (EXPANDED) in Hong Kong, 2020. Courtesy of KAWS and Acute Art.

伯恩鲍姆指出,KAWS 的全球受众是合作成功的推动力。他表示,“延长假期”推出后的几天里,Acute Art 的应用程序下载量就达到了10万人次,而目前的总下载量在25万左右。尽管如此,可供购买或租用的规模更小的艺术品,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伯恩鲍姆说:“KAWS 创造了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他将 AR 变成了一个参与式的互动项目。你可以成为自己的策展人,并将这个小物件放在厨房、母亲的客厅、女友的浴室中。你既可以与朋友分享,也可以把它上传到社交媒体上——它已经成为了难以置信的可视之物。”

根据伯恩鲍姆的说法,在 Acute Art 约一年前接触 KAWS 时,是艺术家本人主动提议做一些可供租用的虚拟艺术品。公司以前从未进行过此类尝试。在 Acute Art 应用的先前版本中,用户需要每月订阅才能访问其项目,但该公司从未提供过可直接租赁的艺术品。该项目早在 COVID-19 大流行之前就已进行了开发,但艺术世界的经营方式直到疫情发生才经历了巨大的结构性变化。事实也表明,决定提供可以购买并放置在家中的虚拟作品很有先见之明。

\
KAWS, COMPANION (EXPANDED), 2020. Courtesy of KAWS and Acute Art.

过去,Acute Art 一直将自己视为一种民主化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仅消解了艺博会和双年展的排他性,还降低了参加这些活动随之而来的成本,包括金钱和环境成本。但由于强制隔离已经颠覆了大多数艺术机构的运营方式,该公司目前的重点已经转移到另一个层面。

伯恩鲍姆表示:“我们一度希望开展政治对话,这与个人的看法或技术的可能性并不相关,但在现在的情况下,这两个因素突然间就变得极为重要。现在,我们很自然地就会想,‘我们能做些什么?’”

\
KAWS, COMPANION (EXPANDED) in Paris, 2020. Courtesy of KAWS and Acute Art.

这意味着,与其进一步探索销售的渠道,更重要的是拓展 KAWS 项目的受众群体,使其拥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伯恩鲍姆说:“我们还没有真正将 Acute Art 开发为一个成型的市场。假装 VR 作品是像摄影或雕塑一样的艺术形式,这么做似乎有点保守。”尽管有些敢于创新的艺术家和艺术商都在跃跃欲试,但从许多方面来讲, VR 艺术仍处于起步阶段。

至少在不久的将来,艺术界的很大一部分将被迫在线上运营。伯恩鲍姆希望,与其将艺术变为纯粹的线上体验,不如好好利用现在的时刻,进一步将虚拟和现实融合。伯恩鲍姆说:“我认为艺术界需要新的‘工具’。尽管 AR 和 VR 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它们依然是新工具的一部分。”

编辑:江兵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