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刘礼宾:退潮
0条评论 2012-11-02 09:55:43 来源:cafa.com 作者:刘礼宾

杨宏伟:退潮

最初杨宏伟提议展览名称为“退潮”的时候,我认为这是他对“潮”的认识,想表述他对“潮”的看法。

于是我把“退潮”理解成了“潮退”。“潮退”是主谓结构,“潮退了!”

随后翻阅杨宏伟的图文资料,审视他的创作经历,欣赏他的最新作品,愈觉得:杨宏伟说的“退潮”是动宾结构,意思是“使潮退去”。这里面暗含着一个主语——杨宏伟本人。

“潮”是他外部的,也是他内部的。他把外部的潮起潮涌看透、看淡,像蛇进行着一次次的蜕皮、再生。

毕竟杨宏伟不是佛,也不是蛇,他是艺术家。具体到艺术创作,杨宏伟是如何“使潮退去”呢?

在创作历程中,有两次对杨宏伟颇具吸引力的“外部的潮起”:一是观念艺术的吸引;二是其它画种的诱惑。

观念之于绘画,如不能水乳交融,便是油水分离!恰如美艳多来子精、气、神,毛细血管不通,抑或经络不顺畅,再多的涂脂抹粉仍然是在画皮。更重要的是,是否有一个健康的心脏提供血液?是否有一个充沛的丹田运转不息?观念必须和艺术家的存在原因息息相关,如果观念是借来的?或者说是与自己的创作隔靴搔痒,那就只是“一现的灵感”,在画面上往往挤眉弄眼,卖弄风情,使人如鲠在喉。有3年时间,杨宏伟为使版画获得“当代性”,在绘画融入观念、符号的路上努力,甚至想“离木”。但幸运地是,他最后走回了版画,也到找到了“手工的尊严”。在我看来,其实是重新找回了艺术家的创作状态,或者说自己的“心脏”或“丹田”。

中国当代艺术界多版画专业出身的“油画家”(或者“当代艺术家”),这是一个现象。杨宏伟也曾尝试过油画,画的也不错,但很快放弃。油画这一媒介很难企及“刀凿斧砍”带给他的身体、精神快感,“直接画法”很难有(包含有多道制作工序的)版画制作所带给他的“折腾劲”。如此说来,他最后重新回归版画,只能是基于他“个人原因”所诱发的。在我看来,杨宏伟是一个“刀客”。这看似是个玩笑,其实与一个艺术家特有的身体机制、心理机制、精神状态、存在状态息息相关。到了这个程度,包含工具、技术、材质等元素的艺术形式才能融入艺术家的血液。当然,正如杨宏伟发现木口木刻版画和他的具体关系,谁也无法预知他随后会不会发现油画和他的具体关系,变成一个油画家?

除了清除掉“外部的潮起”对他的吸引,杨宏伟如何使(作为艺术家的)自己成长,“使潮退去”呢?

与工具、材质的特质交融。杨宏伟有很多把自制的刻刀。这些刀刀锋、刀尖形式各样,高碳钢制成,锋利而不柔韧,宁断勿折;他还有数不清的木板,横断面的木材制成,平整而质地坚实,大如墙,小如印章。刀和木板是道具,杨宏伟是主角,三者构成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已经存在近20年。突破木口木刻版画工具材质的物质性,才能谈到创作的深入。刀、板的物质特质和杨宏伟互相磨砺,构建起了私密、持久的创作空间。

此外,杨宏伟通过对具体创作环节的把握,使主体进入作品。

关注刻版环节的偶然性。杨宏伟在木板上勾画草图,尽量不具体描画,这给刻版过程中的“偶然性”留出了更多的的空间,使刻版动作更加放松、直接。通过“偶然性”的这个缺口,杨宏伟的认识、性情、直觉,乃至身体的特质进入作品之中。可以用“刻版”类比油画的“直接画法”,国画的“线描”,这样可以更直观地认识到杨宏伟对此环节的重视。在版画制作的诸多流程中,杨宏伟对“刻版”这个环节情有独钟,认为这是时下版画具有存在意义的重要原因。

从“形制的突破”到“体量的极限”。惯有的作品形制,比如国画的扇面,卷轴画等往往积淀着大量的信息,不能仅把“形制”视为一个形式问题,技术问题,可能更是一个艺术创作问题、作品欣赏问题。扩展开来,也是视觉文化必须关注的课题。“艺术作品的形制”往往确定了艺术家思考的边界,并从微观上影响着艺术家的复杂创作过程。木口木刻版画作品历来多小幅,鲜有巨制,当木口木刻版画在杨宏伟手下变成《世纪坛》(如此形制的时候,很多问题得以进入。比如观看作品的视点,观看的方式,作品的创作方式等等。正是在“形制”问题上的拓展,使杨宏伟突破了“木口木刻版画”边界。此后,杨宏伟又向前推进,创作了《天一生水》这一达到版画“体量的极限”的作品。在我看来,这两件作品的创作,一方面使杨宏伟破除了既往“版画”概念对他的束缚,并大大拓展了他的创作空间;另一方面,也使他作为艺术家的创作坚定性得到了加强。

从另一个角度看,《天一生水》这件作品也提示了艺术家一种潜在的危险。当作品放大到如此形制之后,创作过程可能被时间片段化了,并且巨大工作量会使艺术家进入一种无意识的重复状态。在这个创作过程中,杨宏伟仅通过“点”的疏密、聚分、走向来制造画面效果,即各位评论家所说的“技法归零”。其实,在这样的“体量的极限”面前,“技法不归零”,将会遇到更大的挑战,那几乎是一项几年,乃至十几年才能完成的工程。《天一生水》除了使杨宏伟作为艺术家的创作坚定性得到了加强之外,其实也应该了给他一次面对“无限”的机会——仅有森林,没有树木,或者树叶,那将面对无尽的空蒙,主体会变得轻飘和无根。

于是在最近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具体化”偏向的杨宏伟。在新作品中,各种娴熟的刀刻技法重新出现,漂亮的刀痕跃然版上,在对比中荡漾着鲜活之气。经历过“看山不是山”后,此时杨宏伟“看山又是山”。他像一个刚刚完成长时间枯坐参禅的老僧,在他走出深山的那一刹那,对万事万物有了不同的体会和感悟。

所以说,杨宏伟所说“退潮”,不仅是在描绘“潮水退去”的现象,更是强调“使潮退去”的主体状态。
 

 


【编辑:于睿婷】

编辑:admin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