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艺博会观察】2015艺术北京公共项目之张大力新作“愚公移山”
0条评论 2015-04-30 02:02:09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丁晓洁
\

创作过程中的《愚公移山》和张大力  2015年4月

公共艺术是城市的思想,一座拥有良好公共艺术的城市,才是一座能够思考和感觉的城市。随着艺术博览会、双年展等国际性展览在近几年的大规模举办,公共项目由于其专业水准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受到关注。

2015艺术北京公共项目

艺术北京”作为国内最重要的艺术博览会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2015年的艺术北京博览会,整体展出面积超过25000平方米,由“当代馆”、“经典馆”、“设计馆”和连接场馆公共区域的ART PARK公共艺术区四个部分组成。参与公共项目的艺术家有:张大力、毕横、陈金庆、戴耘、海宁•奥拉夫•艾斯佩达、黄玉龙、姜川、约瑟夫•希利尔、李宏、卢征远、任军、任戎、任哲、孙晓晨、王长明、徐冰、向阳、杨千、颜石林、曾岩(排名顺序不分先后)。

关于ART PARK公共艺术区艺术北京执行总监李孟夏介绍说:在公共艺术部分,我们同“艺术介入”共同打造了“ART PARK”项目。展览以“理想城市•艺术介入”为主题,通过“城市形象、城市记忆、城市生活”三个板块,展现当代公共艺术发展新面貌。意在打破语言、形式等界限,从更为广阔的视角,重新审视与梳理传统艺术精神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影响,为公共艺术在当代艺术领域上进一步拓展提供新的切入点。

\

创作过程中的《愚公移山》  2015年4月

公共项目关键是“公共性”

谈及此次公共项目,参与项目的艺术家张大力认为“中国的公共项目最近这十年才真正开始,虽然以前也有公共项目,但那个公共项目基本是按照政府的要求来做一些宣传或者是给政府定制的一些作品。现在的公共项目确实不一样了,都是艺术家自己做的作品,参入和融合在这些公共空间里。它表达的含义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我觉得更个性化了一些。”艺术家向京也同样认为“现在官方的姿态在改变。”“公共项目这个概念可以是多种形态的,不见得局限于雕塑的形态,关键是要有‘公共性’,有一些和大众分享的东西,和观众有互动性。”

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人方敏儿也说道“公共艺术项目的存在意义远不止于此,它能够通过改变所在地点的景观,突出艺术的特质而唤起人们对相关问题的思考与认识,表达人们对艺术作品的情感。公共艺术项目具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它能够长时间地影响着公众的精神状态与对周遭世界的认知;它也会成为城市身份的标识,在塑造环境、艺术与人之间的的独特关系中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

创作过程中的《愚公移山》和张大力  2015年4月

作为公共项目的“愚公移山” 

当问及艺术家在公共项目中应该强调艺术性还是互动性时,张大力认为“我觉得大家不用一模一样,公共艺术也不是只有一种模式,公共艺术应该有很多很多形式,只要你用心去做或者你的作品来源于自己的内心深处,哪怕是抽象的,又或者是纯粹的形式创造也都可以。因为这个世界太大了,观众需要不同的艺术形式,我们不能只为一类人创造,这个世界分很多层次,不管创造什么总是有人会喜欢的。”

目前张大力正在创作的一组雕塑,名为《愚公移山》,这组雕塑有四件,材质是铸铜,即将放在艺术北京的公共空间外边。据他介绍,这组作品体量很大,雕塑比真人大两米,展出形式也不太一样,不是放在地下,是放在一个很高的柱子上。

从2008年的《风马旗》到最新作品《愚公移山》,这些作品都是某种延续,或者说是整个系列中的一部分。张大力说自己的作品首先是跟中国的现实有关系,其次跟他个人的生活经验有很大的关系,他的作品都是从个人经验和生活中找到元素并进行创作,《愚公移山》也是延续了过去一贯的思考方式。

\

《愚公移山》现身2015艺术北京

《愚公移山》力图让人一看就懂

关于《愚公移山》这组作品的创作由来,张大力解释说:我们这代人的生活可能大致都是一样的,上小学的时候读的第一本书就是毛泽东的老三篇(即《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那个时候我们没有课本,因为那个时候学校被关闭了,当时对《愚公移山》印象特深刻,当时我们还上小学一年级,可能读不懂大的政治道理,但是对《愚公移山》这样的小故事很有兴趣,所以一下子就记住了,而且当时老师要求都要背诵老三篇,这些文章差不多是我们这代60后受到的最大的影响,以至于过了很多年这个经验还是在我头脑里出现。

我到中学时候,看了很多画报,包括徐悲鸿的作品《愚公移山》,我们一直以为《愚公移山》是徐悲鸿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创作的,以为是他读了文章以后创作了《愚公移山》,但是过了很多年才发现不是这样的,徐悲鸿的《愚公移山》创作于1939年,是在印度创作的这两件作品,一幅是国画,一幅是油画。而毛泽东的文章写于1945年,这中间差了五年左右,事实上是先有徐悲鸿的画后有毛泽东的文章。但是领袖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会影响很多人,所以我们不加思考就认为肯定画家是看了领袖的文章才创作的,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而且是这么认为的。经典给了我们很大的一个力量和思考的源泉,所以我觉得当代艺术可以从任何地方去抓取你的源泉和创造力,所以有这样的机会我就想把《愚公移山》创作出来。

至于艺术北京的观众是否能接受当代艺术所具有的这种“公共性”。张大力坚信观众能够理解,他认为如果观众不把当代艺术看成一个离他们很陌生的艺术现象,如果能平心静气地看这些作品就都能理解。“我在做每件作品时都没有把它变成特别抽象的经验,去让别人看不懂。”“有些艺术家的作品的确需要很多文本去解释,我的作品实际上就是作品本身,它就是它,不用解释,不用高谈阔论,也没有必要很玄妙,我还是尽量让我的作品被更多的公众看懂,包括这次我做的雕塑,它是《愚公移山》就是《愚公移山》,而且它塑造的形象也来源于徐悲鸿的作品,只不过它是立体化的,大家应该一看就能懂。”

编辑:丁晓洁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