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收藏还是销售:博物馆与画廊之间界限不断模糊化
0条评论 2015-06-25 11:40:27 来源:凤凰艺术 

自从马克·罗森塔尔( Mark Rosenthal)卸任华盛顿国家美术馆20世纪艺术部门总监,成为一名独立的策展人后,美国各个博物馆都在找寻拥有像他一样有天赋的人。如今艺术画廊也在尝试招募他,但目的不是为了他的博学多才。

罗森塔尔说:“人们希望我能发掘具有市场价值的作品。”

\
约翰·埃尔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现代艺术博物馆前策展人,在切尔西的古根轩画廊策划了“在工作室”(In the Studio)展览。

最近一个艺术画廊找上他,让他策划一位艺术大师的作品展,此前罗森塔尔为这位大师工作过。罗森塔尔坦言当要说服收藏者出售珍品时,他感到很有压力,因为画廊可以促成交易,而非盈利的博物馆是不会这样做的。他本人更喜欢纯粹根据质量来为展览挑选作品,他因此拒绝了许多画廊的聘请。罗森塔尔说:“人们相信博物馆的策展人或艺术总监比经销商有更多接触收藏家的渠道,因为过去在工作中积累的人脉。”

过去10年中商业画廊和博物馆之间一成不变的界限如今已不复存在。顶尖画廊急切地讨好具有潜力的艺术家和收藏家,来自不同背景的公众也越来越向供职博物馆的专业人士寻求意见,收藏具有深意的作品,这些藏品在如Met艺术画廊和现代艺术博物馆被视为珍品。但是在其它一些情况,专业知识或许会为商业服务。

今年春天又有两位新的专业人士从美国当代艺术博物馆退休,前绘画与雕塑总策展人约翰·爱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和前摄影策展人皮特·加拉西( Peter Galassi)。在这两人的帮助下,纽约高古轩画廊 (Gagosian galleries)的展览能够吸引许多观众和大批艺术评论家。其他例子还有2013年耶鲁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罗伯特·斯托尔(Robert Storr)策划的纽约大卫·茨维尔纳画廊艾德·瑞恩哈特(Ad Reinhardt)个展;古根海姆博物馆策展人意大利艺术评论家切兰(Germano Celant)2012年卢齐欧·封塔纳展;同样在高古轩画廊艺术历史学家约翰·理查德森( John Richardson)策划的毕加索系列展。

艺术销售商和艺术专家说博物馆策展人的参与能为画廊带来无数好处,使得画廊的展览更加具有正统性。如果爱德菲尔德和斯托尔向收藏家和收藏机构解释一个项目的重要性,那么他们更有可能借出珍贵的藏品来展览。并且能够帮助画廊加深与它们花名册上的艺术家之间的关系,而且能吸引画廊有意代理的艺术家或艺术家遗产。

爱德菲尔德说:“我认为画廊这样做是为了声誉,这样做能够打造出好的形象。当然一家画廊开始这么做后,其他画廊也会跟风。”

对于仍想在艺术界发挥余热的高龄专业人士或者仍在苦苦寻求大博物馆展出其展览的年轻策展人来说,画廊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他们可以策划一场不同于博物馆规模的展览,时间虽然更加紧凑,但预算更加灵活也少了许多条条框框。

当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在2012年找到爱德菲尔德时 ,谈论关于在他的画廊策划一次展览。爱德菲尔德提议做一个关于艺术家用自己的工作室作为艺术创作主题的作品,他本来想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这样一个展览的,后来高古轩全权委托他举办这样一个展览。

\
画廊一角

爱德菲尔德在接下来两年中商讨51幅作品的借出问题,这些作品创作年代横跨四个世纪,主要是来自博物馆和基金会,他还请来加来西组织“在工作室”展览相应的摄影展。

爱德菲尔德说:“这是一个解放。”他还为高古轩画廊策划了海伦·弗兰肯塔勒( Helen Frankenthaler)和威廉·德库宁( Willem de Kooning )的作品展。

这些展览展品丰富,有高昂的保险费用,整个展览办下来花销巨大,但可能是一次好的押宝。商业画廊当然是靠出售艺术品运营。在爱德菲尔德向博物馆,基金会画廊和私人收藏家借出作品后,他说“所有者有兴趣出售藏品的情况发生过三次。”画廊随后会向私人所有者发送委托协议。

爱德菲尔德和加来西都不参与这种商业对话。(画廊拒绝透露在这两个展览中哪些作品或有多少作品是出售的。)但是这些私人借出的德库宁,贾斯培·琼斯,罗伊·利希滕斯坦和理查德·迪本科恩作品,即使其中的一些作品出售也能为画廊带来几百万美元的收入。

加来西指出,来自私人藏品、“任何借给博物馆的”都潜在是出售的艺术品。但是博物馆不会像高古轩画廊那样去促成交易。

画廊展出一个具有博物馆水准的展览能够帮助画廊加深艺术家的关系或者讨好画廊想要代理的艺术家遗产。安德里亚·格里姆彻( Andrea Glimcher)是佩斯画廊( Pace Gallery)的艺术总监,最近成立了Hyphen,主要向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提供咨询,他说:“这是关于实力的问题,这样做可以亮出一个画廊所具有的实力。即使一个大型的展览展出时,其展品并不是用于出售,但是这种展览能够帮助画廊加深与销售商和艺术家或者艺术家族之间的友谊。这可能是一个大的赌注,但也是一次重要的投资。”(格里姆彻说到佩斯画廊总偏好使用内部的策展人,包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从现代艺术博物馆聘请过来的伯尼斯·罗斯)

根据大卫·茨维尔纳画廊高级合伙人克里斯提娜·贝尔(Kristine Bell)所说,当艾德·瑞恩哈特的女儿第一次在2012年与大卫·茨维尔纳会面,讨论关于展出其父亲的作品时,大卫·茨维尔纳立马提议在下一年举行纪念他一百周年的展览,并且聘请了研究瑞恩哈特作品的专家斯托尔。贝尔说:“艾德·瑞恩哈特的女儿对我们能投入如此多的人力物力举行展览感到非常惊讶。”贝尔还提到展览中的作品概不出售。

但是贝尔补充道:“在展览期间我们会创造对话,找出画作的着落,这可以在未来给我们带来许多商业机会。”曾经由佩斯画廊经手的艾德·瑞恩哈特作品,如今大卫·茨维尔纳画廊拥有其独家展出权,这就是很好的证据。

纽约Mnuchin画廊正在举行的西蒙·汉塔(Simon Hantaï)展览也已经为该画廊带来丰厚的回报,此次展览截止到本周五。此次展览的合作策展人阿尔弗雷德·帕库门特在2013年从蓬皮杜中心艺术总监位置上退下来,随后马上策划了匈牙利艺术家哈塔的大型回顾展。帕库门特在哈塔2008年逝世后就一直为其家人工作,他说:“哈塔是战后欧洲最重要的抽象画家之一,我想让他的作品在美国也为人所知,我向画廊提供了我的人脉关系,这样画廊能够举办出最棒的展览。”

\
帕库门特的西蒙·汉塔展一间展室,该展览截止日期6月26号

该展览包括创作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14幅油画(当时哈塔正在发展自己独特的“pliage”画法,在地板上铺上折叠的帆布,进行绘画创作),这些藏品来自私人藏品和哈塔的遗产。其中四幅委托的绘画作品中,有两幅出售价格超过100万美元。(其中一幅由一位私人捐赠者作为礼物捐给纽约这座大都市,作为其博物馆第一件哈塔的作品。)

Mnuchin画廊的合伙人苏坎娅·拉贾拉特南说:“阿尔弗雷德的参与使得这次项目有一定权威性,也给那些认为哈塔是一位初出茅庐的艺术家的美国顾客安全感和自信心。”

这些迷你版博物馆展览的受益者还包括公众,因为他们可以免费参观。根据销售商露西·米歇尔-英尼斯,在今春在切尔西的米歇尔—英尼斯与纳什画廊举行的《多重博伊斯》(Joseph Beuys Multiples)开展次日早上,一大批来自纽约州立大学帕切斯学院(SUNY-Purchase College)的学生冒雨等待参观。此次展览由汉堡火车站—柏林当代艺术博物馆(Hamburger Bahnhof Museum)的馆长欧根·布鲁默(Eugen Blume)策划,共展出超过500幅博伊斯的作品。米歇尔-英尼斯说:“这是一个在布置上非常困难的展览,但是布鲁默能够在不同展品中建立其核心联系。”

著名的博物馆专业人士也已经以全职身份进入商业圈子,同时担任销售商和策展人。其中有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长期的首席策展人保罗•席美尔(Paul Schimmel),两年前成为豪斯&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的合伙人,建立了成立豪斯·沃斯&席美尔画廊(Hauser Wirth & Schimmel),这是一个混有博物馆特色的艺术画廊,坐落在洛杉矶市中心,画廊所在地原是一座大型的面粉磨坊,画廊将在明年开始对外开放。保罗•席美尔说他计划任用“大量的”年轻策展人和博物馆的艺术总监。

席美尔补充到:“博物馆展览集中性更强,不如相关人员预期的那样展览更替频繁。而画廊可以提供更加灵活的展览。”

甚至罗森塔尔也说只要画廊仅仅是因为其策展经验聘请他,他不会拒绝为画廊工作。

巴德学院策展研究中心的执行主管汤姆·艾克尔斯(Tom Eccles)评论说:“任何人在这样的协议下都不得做这样的决定,因为策展人的利益经常与画廊的需求不相匹配。”

编辑:黄亚琼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