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扑克达尔文或理论车间往前就是钱》——王澈苏钶访谈
0条评论 2015-11-06 09:59:54 来源:99艺术网成都站 
\

王澈:假如你从使用微信的时候你就发朋友圈,你会发什么?

苏钶:我发过,发完之后没多久就删除了,内容是:自我心理洁癖认定的污垢。删完之后 就再没发过朋友圈了。

王澈:删除是对于认定污垢的否定吗?

苏钶:跟它没关系。

王澈:其实对于你不发朋友圈这个行为,在我眼中恰恰是我了解你与你作品的一个重要 介   入点。当下有这样一个趋势:一些有影响力的艺术家都消失在快速的艺术发展和生 产中,也由前沿隐退到后方,这样做的方式大多是想要重新掌握创作的主动权。而对于青年艺术家来说,放弃社交平台就等于放弃活跃度,而社交平台是当下一个非常要的传播平台,很多艺术家是经由社交平台来传播自身的作品观念与形态,甚至作品的本身都并不太重要。而你选择屏蔽这样的平台,是坚定果敢自信?还是“倒行逆施”的迈向未来?

苏钶:鲁明军曾经在“微叙事及其知识机制”一文中详细分析了网络作为一种媒体对于知识产生的影响其观察非常富有启发性。他指出这种社交媒体对于艺术生产有两个直接的后果。一个是它把包含批评和创作在内的使艺术生产变得表演化。社交媒体大大的激发艺术家和批评家开始积极介入公共事务的讨论,与此同时,使得艺术家和批评家越过美术馆、画廊和出版物直接面对公众,而这无疑也鼓励了网络也成为艺术实践的一部分。(在最新的在香港和台湾的占领运动中,网络成为了占领运动艺术创作和呈现的重要平台。)而这些实践也正在超越传统写作的对象范畴,事件本身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批评和阐释,事件目的或许只是在于吸引注意力,但事件性又不断被转发覆盖而无法被深入思考。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公共性甚至被等约于表演性。网络的时代艺术产生在赞与转发之间,最终沦为一种表演。所以这种环境下,一旦艺术家试图跨越艺术界采取自己的行动,那么他就要采取与政客、明星、恐怖分子一样的方式。于是艺术家成为了艺术作品,从图像制造者变成图像本身。这段话转自皮力的文章节选。 “一种表演”、“恐怖分子”、“艺术家成为作品本身”、”图像制造者变成图像本身”。好想逃避这个话题......

王澈:别逃避啊。

苏钶:做不到“一种表演”、“恐怖分子”、“艺术家成为作品本身”、”图像制造者变成图像本身”这种方式。

\
 
王澈:你认为德州扑克这个游戏本身的特征有哪些?在转换成一种艺术创作的过程中你改变了这个游戏什么?

苏钶:这件作品重要的并不是德州扑克,它只是一种材料而已,把它换成麻将、象棋都没问题, 这只是作为一种材料去呈现作品,我不太认同转换这个说法。

王澈:重要的当然不是德州扑克本身,而你既然使用了这个东西,那么你借助它要呈现你的什么?既然你不去将一种既定的游戏进行一定的艺术转换,那么这个游戏本身对你的艺术创作有何直接的呈现?

苏钶:这个可以参考我的自述。《扑克达尔文或理论车间往前就是钱》作品呈现的是德州扑克各时期的理论和执行理论操作的打牌录像。把理论想象为工具,打牌录像则为工具使用教程。在理论指导作业这样的图景中,我想展示的是一种“艺术生产”的路径,即如何制造一个“物件”的过程。在此次驻留作品制作前期通过系统的学习扑克理论成功的把自己扮演为职业牌手,并通过改变身份的方式为机构创造价值(驻留期间所有扑克盈利贡献给机构)。《鸣谢》作为《扑克达尔文或理论车间往前就是钱》的附属部分墙上贴了一大堆鸣谢的名字(如同展览介绍墙和出版物首尾页出现的需要感谢赞助者金主之类的讯息),其实这些名字都是在扑克游戏中输钱给艺术家的玩家ID。他们就是我“生产路径”指向的物件收藏者。 这大概不是形式上的转换,只是一种思路的虚构。

\

\
 
王澈:什么思路?

苏钶:就是自述中提到的“生产的路径”。

王澈:如果将你的《扑克达尔文或理论车间往前就是钱》这件作品称之为一次艺术生产,那么从使用理论到完成“消费”再到将所得款项赠予驻留空间,这整个过程的演绎对于你自身来说,有什么样的体验?

苏钶:创作等于劳作,是个体力活。

王澈:艺术创作对你来说仅仅是个劳作的过程吗?

苏钶:这只是针对驻留期间这一个作品。

王澈:谈谈你在《扑克达尔文或理论车间往前就是钱》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中研究的书?

\
 
苏钶:《职业牌手训练指南》本书会教你如何准备、训练并获得强大的自律能力,成为扑克强者!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你的指南。随着你在扑克生涯中的成长,它能让你温故而知新。——引自原文

王澈:谈谈你对劳伦斯维纳作品的认识.

苏钶:观看阅读观看阅读观看阅读,仅此而已!

王澈:从观看到阅读,再到观看阅读,这种往复的无意识状态是否也是你的创作形态?

苏钶:观看阅读观看阅读,我刚刚想说的是阅读就是观看甚至只留下阅读就好了,这就是我对他的作品的理解。

王澈:请继续深入解读下“阅读”。

苏钶:对于这个问题,我以一个提问你的方式来回答。你也会玩德州,我问你一个问题吧翻牌 7♣️10♣️3❤,你用A♠️A♦️下注 ,遭遇对手的加注你会如何思考对方?我最近读牌读的比较多。

王澈:手里两个A?

苏钶:对,两个A。

王澈:两个梅花或者三条吧。

苏钶:这只是简单的基于牌面的不完整阅读。对手的风格形象以及游戏位置及手持牌力范围组合数等综合因素都在阅读范围之类。甚至对手上一手牌的失利导致情绪失控都可以作为你判断阅读的根据。

 

编辑:石皓琳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