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艺术家坚果兄弟“复仇”黑中介 展出1000手机号
0条评论 2015-11-06 10:11:41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嘉瑞

“坚果兄弟”把“黑中介”的号码涂在墙上。

“坚果兄弟”把“黑中介”的号码涂在墙上。
“坚果兄弟”把“黑中介”的号码涂在墙上。

1000个手机号码,全都是房屋“黑中介”的,用黑色颜料涂在白墙上,涂满了一间20平方米的小屋——这是一个展览,也是一次“复仇”。

观众可以随意拨打墙上的号码,与“黑中介”进行愉快或不愉快的交谈。如果吵起来,还会有奖。发起人“坚果兄弟”说,他的展览名叫“北京黑话”,但来参观的人更愿意称它“复仇黑中介”。一个年轻的参观者,刚走进这间小屋,就感叹:“我刚到北京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啊。”那时,年轻人举目无亲,就想先找个住处。他在网上发帖租房,铺天盖地的电话就打来了,全都是“黑中介”。年轻人说,就像陷入了“黑中介”的汪洋大海……

被骗后的另类表达

这就是发起人“坚果兄弟”想表达的。他是一个34岁的男子,“坚果兄弟”是他曾经的网名,现在的艺名。他曾是湖北的大学生、深圳的广告人,后来辞职想做个艺术家。每隔一、两年,他就会来北京住上一段时间。他租过三次房子,被骗了两次。

第一次,一个“798”旁边的隔断间。住进去之后,他才发现劣质的隔断墙,有浓重的甲醛味。他整夜睡不着觉,脸上起大包。住了没几天,他就去找中介理论,但根本没用。押一付三的2000元,再也要不回来。

第二次,今年7月。他想租个平房,就在网上找了个房子。中介带他看了房,他挺满意,就付了1000元押金。只见了那一次面之后,中介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1000元,只换来了一张收条。

两次被骗3000元,他觉得,骗人的中介真黑啊!他决定为“黑中介”做点事情,这个主意就冒出来了。他决定收集1000个“黑中介”的电话号码,涂在一间屋子里。收集号码的过程,并不太难。通过各种各样的“晒黑中介帖”、“被骗QQ群”,他很快找到了1000个“黑中介”的手机号。接下来,就是找展览的地方。他联系到了设在中国人民大学一栋老楼内一处展室,策展人叫Jerome。

巧的是,Jerome也有被“黑中介”欺骗的经历。Jerome说,那个中介总是找麻烦,想把他赶走。只要赶走了,招来新租户就能再黑一次。更巧的是,这间20平方米的展室,就曾经被“黑中介”控制。

这太好了!远比普通的展室更真实。开始布展,三天时间,“坚果兄弟”在四面墙和天花板上,写满了1000个电话号码。墙壁的拐角缝隙里,也写满了号码——黑中介无孔不入。

有一点很可惜。“坚果兄弟”和Jerome亲身遇到的“黑中介”,并没有写到墙上。不是他们不想写,而是早把“黑中介”的号码删掉了。“那感觉,就像是扔垃圾,想快扔掉,不想再看见。”

只为激怒“黑中介”

在写满“黑中介”电话的屋子里,听着“黑中介”说话,这就是“黑话”。“坚果兄弟”设计了拨打“黑中介”电话的环节,如果电话里“黑中介”破口大骂,参与者就能领取大奖。

起初以为很容易,但其实跟想象的不太一样。接电话的“黑中介”都很客气,客气地问:“您需要哪里的房子?……这里您不满意,还有其他的……价格都好商量。”拨电话的参观者挺多,但没有一个“黑中介”发火谩骂。

甚至有两位参观者,各自拨打了一个“黑中介”号码,然后把电话对在一起,打开免提。两个“黑中介”就隔空聊了起来。还有的参观者拨了电话后,并不说话。对方可能以为是找麻烦的,也就不说话,双方就僵持了一分多钟,一句话都没说。

记者也尝试了一次。“坚果兄弟”拿来厚厚一沓A4纸,写满了1000个手机号。记者拨打了第一页的第一个,“黑中介”的确客气,也不管号码是从哪儿来的,直接就开始推荐房子。甚至在记者问“你是不是黑中介啊”这样略显荒唐的问题时,他还会回答:“肯定不是啊。”

“就是这样,大奖没发出去。”Jerome说,他后来想明白了,“黑中介”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丑恶面孔的。“开始总是笑的,直到你交了钱。”

“这1000个号码?你能保证全都是‘黑中介’吗?会不会有误伤?”“也不敢保证,我也不是做的社会调查,”“坚果兄弟”承认,可能有的租房纠纷,中介并不是故意骗人。即使这样,他还是更愿意相信提供手机号的租客。“因为租客是弱者。”

至今,还没有“黑中介”找他的麻烦。他也知道,“黑中介”有各种各样报复的手段,比如“呼死你”之类的骚扰软件,但他不怕。他期待着跟“黑中介”的正面交锋,他想把“黑中介”的声音都录下来,在展厅里反复播放。

在被骗得最惨的时候,“坚果兄弟”也曾问过北京的朋友,为什么北京的“黑中介”这么多。朋友说他“傻”,说他不懂得“斗智斗勇”。已经34岁的“坚果兄弟”,也只好承认自己能力不行,有点傻。“可是傻,就该被欺骗吗?”

有意思的“无意义”

昨天一早,“坚果兄弟”和Jerome开始刷墙。过几天要办个画展,他们要把墙壁恢复成白色。他俩已经连刷了三天,但还是盖不住“黑中介”的号码。写满1000个号码只用了三天,但三天却根本没法抹掉这些“黑中介”。

他们也曾想过彻底铲掉,但那样墙面就会坑坑洼洼。如果没人帮助,仅凭这两个北漂的“艺术家”,根本不可能恢复原状。妥协之后,他们还是一层又一层地刷白。他们说,看来还是涂黑比较爽,刷白太难了。

最近半年,“坚果兄弟”一直生活在北京。虽然这个城市的问题挺多,但他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有意思的人多,他也想做有意思的人。

下午,“坚果兄弟”推着一台吸尘器出门了,这是他接下来的艺术,一个关于“雾霾”的。他要连续用100天的时间,每天开动吸尘器,在北京大街小巷的空气中吸尘。昨天是永恒胡同,前天是北沟沿胡同,大前天是灵光胡同,至今已经81天。

到100天的时候,他要打开吸尘器,把里面的尘土、雾霾取出来。烧成一块砖,再砌进房子,就像尘埃消失在成千上万块砖里。

推着吸尘器走在路上,很多人觉得好奇,就问他。他说:“我是北京的空气清洁员。”有个年轻人就说,“北京真是先进,还有专门清洁空气的人。”他就笑笑。“坚果兄弟”说,他愿意做这样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吸尘,比如1000个号码,虽然很多时候,好像看起来无意义。

“坚果兄弟”曾在深圳成立过一个公司,名字就叫“无意义公司”,专门做些类似的事情。他只希望这个世界能变得更好。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