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聚焦| 2016北京保利秋拍12月3日举槌 四件亿元等级拍品齐亮相
0条评论 2016-11-13 17:50:05 来源:99艺术网 

 
2016年11月11日,北京保利2016年秋季拍卖会新闻发布会于南新仓一号拉开帷幕,宣布北京保利2016秋季拍卖会将于2016 年12月1日至3日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预展,并于12月3日至7日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邮品钱币部分将于12月5日至7日在保利会展中心进行预展, 12月8日至9日在保利会展中心举槌。

\
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与各部门负责人合影留念 

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在接受99艺术网采访时表示:“可以说,2016年的保利秋拍囊括了全球最重要的中国绘画,也是我们十二年来首次一起推出四件亿元等级的绘画作品,而我们这次拍品的总体数量有大幅度缩减,但质量却在大幅度提升,重要拍品包括像张大千罕见的泼彩巨制《瑞士雪山》和齐白石的《辛未山水册》,还有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仇英《唐人诗意图册》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古代书画。
 
而现当代艺术整体呈现了一种‘川普式’的形象,走国际范路线,该板块也将会成为我们最抢眼的板块之一,包括,吴大羽、赵无极还有十二张吴冠中最重要的作品,曾梵志的《面具》系列、方力钧的早期作品以及石冲本人认为是他绘画最为用心的一幅《行走的人》,都将亮相本次秋拍。”

\

\

\
精品展现场
 
自2010年至今,北京保利已连续五年位居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企业成交额榜首,连续第16次在国内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中列成交额榜首。在2016保利春拍也取得了28.5亿元成交额的佳绩。
 
此次秋拍乘春拍成功之风,在海内外新老藏家持续不断的热情支持下,保利征集到众多珍藏多年的精彩佳作,共形成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现当代艺术、当代水墨、古董珍玩、当代工艺品、古籍文献及珠宝钟表尚品等数十余个专场,以飨藏家。并且从作品质量、专场组织、图录制作、宣传招商等环节均较以往再进一步,为保利十周年庆典继续书写辉煌。 

\

\
​精品展现场
 
近现代书画
 
北京保利近现代书画夜场一直是近现代名家经典集结之地,亦是每场拍卖广大藏家关注的焦点。2016年春拍中,中国近现代书画九百余件拍品总成交额逾10亿元。“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仍是近现代书画最重要的部分,三大夜场共计170件拍品,总成交8亿元。今年秋拍将强势推出保利的品牌“中国书画夜场”,并推出“徐邦达书法墨宝”专题在延续以往的品牌专场的同时,呈现出范围更广、风格更丰富的书画作品。
 
此次秋拍近现代夜场扛鼎之作,当属张大千晚年罕见泼彩巨制《瑞士雪山》与齐白石创作盛期写意山水代表作《辛未山水册》。

\
张大千 瑞士雪山
 
【张大千创作于1965年的《瑞士雪山图》】是罕见的在绢上绘制的巨幅精品。此幅画绢之宽173公分,远超过一般画绢之制作,而近于其晚年绝笔《庐山图》之178公分。不同于昔时以黄山、峨嵋山等为其胸中山水为意境的山水画,瑞士风景为主题的泼彩山水画更为粲丽恢弘。而且在此绢上质地创作,更有难度。傅申教授曾说:“此画具备无可动摇、难以比拟的坚强证据:一是大千创作时的纪录照片,二是当年大千亲自举办的画展图录,其为大千真迹,绝无疑义。但真迹甚多,若以尺幅之巨,兼论其在大千创作史上的重要性,能与此画匹敌者,那就并不多见了!”
\
齐白石 咫尺天涯山水册(十二开)
 
【齐白石《辛未山水册》】,作于1931年,共12开。1931年,齐白石已进入创作盛期。他这一时期山水画的突出特点,一曰简少—物象简少,突出主体,省略琐碎,以勾勒为主,不用复杂的皴法。此册充分了这些特征,堪称齐氏大写意山水的代表。本套册页50年代曾在欧洲四国展览。此作的上款人“寅斋”为文素松,他是国民党著名武官,却以碑帖、文物收藏鉴赏知名艺林并享誉至今,文氏与清末民国金石考古、书画篆刻界往来极多,诸家藏碑多有文氏题跋,见解不凡,颇受称道,是著名碑帖鉴赏收藏家。
 
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潘天寿、李可染、黄宾虹、吴冠中、林风眠、关山月等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赫赫有名的名家大师,一直是书画艺术市场所瞩目的对象,本次推出多件优中选优之作。吴冠中的《老虎高原》画于1989年,这是吴冠中最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作品,因为在此件作品之后,他的画风有所改变。在一批反映黄土高原的作品中多用粗线,自成一种意境。作为同等题材中的上乘佳作,《漓江》的成功首先得益于数次的游历体验已经使先生能够在这位熟悉的“老朋友 ”面前抓住其灵动的精髓;其次,则在于先生在此时已经完全实现了在水墨和油彩之间自由转换的艺术境界,画中的整体布局取材于中国传统水墨的构图格式。陈叔亮旧藏的《欲雪》图作于1956年,画面采取了潘天寿一贯的对比式构图,巨大的岩石,岩石顶端栖息着五只禽鸟。整幅构图奇巧,造型生动有趣,笔墨富有书写性,意趣自然。潘天寿一向善于画禽鸟,但在一幅作品中有数只禽鸟者,并不多见,此图为其同类作品中不可多得的佳作。李可染的《黄海烟霞》创作于1978年,是时他已是七十多岁高龄,仍然登上黄山,创作了这幅气壮山河的巨制。画面创造了丰富的意境,志不在画黄山何处何景,而是写千峰竞秀,万壑藏云,墨色较重,处处见干笔,特别是云海的画法,更是体现出苍茫之气。黄宾虹的《拟张恂山水》作于1953年,画面浑厚华滋,印有“四明钱伟俊藏”、“兴兰堂收藏印”鉴藏印,裱边有杨臣彬、邹传安、薛永年、王鲁湘、范扬、杨福音、陈平等八家题。 齐白石《枯藤斑鸠》的题材与构图在其作品中非常罕见,画面一分为二,左为二斑鸠立于枯藤之上,右为大面积题跋,整个画面疏密有致,体现了齐白石在书画双方面的杰出成就。其《烟帆海潮》是1922至1925年间的山水力作,画面上部是对峙的双峰,右侧还可见一座远山。下方片片帆影聚散不一,横涂的淡墨和竖抹的水痕营造出烟雨迷离的海面,据胡佩衡称,此种描绘雨雾的方式为齐白石独创。
 
古代书画
 
今年春拍,保利拍卖古代书画版块专门为由宋至清的六件重要作品排置了“百代标程——从夏圭至王翬”专场,六件作品悉数成交,成交额高达2.5亿,成绩可喜。秋拍将近,“百代标程”专场亦迎来第二回,一仍其旧,安排了自宋至清的六件作品,甄选和研究保持了一贯的严苛,不同之处则在于六件之中涵括了两件书法作品。

\
仇英《唐人诗意图册》
 
【明仇英绘《唐人诗意图册》】,设色绢本,共计三十二开,每开纵24厘米,横27厘米,图绘四季时节帝王出游及行宫游乐题材十六帧。最后一图末尾有“仇英实父堇制”文字题款,篆书朱文“仇英”印一方。对幅有许初(公元16世纪)题初唐应制诗三十六首,与绘画相得益彰,并篆书题引首“初唐应制”。全册格度严谨,精工巧丽之极,设色、山石、林木、人物,资唐宋名家之长而浑合之,种种臻妙,既有宋院体画的写实笔墨基础,又有文人画清雅脱俗的情怀气质,故而,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书画鉴定大师徐邦达先生评仇英作品:“真笔不论粗细,无不具有文秀之致”。是品鉴本册绘画面貌的真实写照。《唐人诗意图册》尽现了文人与工艺并存的双重审美趣味,工艺的精细缜密,独步明朝数百年,无人能出其右。文人的雅逸让本册不失清新温雅的个人特质,这点无疑是后学者及伪造者均难以跨越的藩篱。
 
【宋张即之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五之世主妙严之品第一之五》残卷】,此张即之《华严经》写经残卷,历经近千年,纸墨如新。书法字字珠玑。线条饱满舒展,结构严谨,毫无懈怠之笔。来源和递藏脉络清楚,从杭州潮鸣寺释出后,经吴荣光、叶梦龙等数位名家递藏,著录、刻帖。并与故宫所藏《华严经卷第五》(京1-399)同气连枝,共属一卷。除林百里先生私人所藏的《华严经第六十五卷》外,是目前市场上唯一一件张即之楷书华严经写本,其珍惜程度,可见一斑。
 
此次拍卖的残卷,前有陈曼生题跋,说明“得之古刹”、“分赠荷屋太史”等来龙去脉。后纸有钱樾、伊秉绶、翁方纲、桂芳、吴鼒、宋葆淳、陈崇本、周厚辕、吴荣光、张维屏、陈其锟、潘正炜、丁振铎、陆润庠、袁金鎧题跋。有伍元惠、溥心畲二人收藏印。随斋鉴定、嘉荫堂二印不考。故从题跋及收藏印可知此卷的流传脉络:当时查梅史、屠倬、范小湖、陈曼生、胡秋白等人在寺中读书,得到华严经残经七卷(苏1-002后纸张叔未题跋称得六卷),重新装池后,“以其半归寺僧”,其它的则分散各处。

\
任仁发 《五王醉归图》
 
【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宋纸本,设色绘制,纵35.5厘米,横212.5厘米,清宫旧藏,储乾清宫,石渠宝笈续编著录,迭经王麟郭(15-16世纪)、王永吉(1600-1659))、梁清标(1620-1691)、耿昭忠(1640-1686)、耿嘉祚(公元17-18世纪初)、乾隆(1711-1799)、嘉庆(1760-1820)、宣统(1906-1967)、卢芹斋(1880-1957)、杜伯秋(1904-1988)、侯士泰(1914-2007)递藏。卷绘唐朝临淄王李隆基、宋王李宪、申王李撝、岐王李范、薛王李业,花萼楼宴罢醉归的情景。事见唐郑处诲《明皇杂录》。本卷无名款,卷尾钤二印:“任子明氏”、“月山道人”卷后明人陈继儒、王永吉题尾跋。此卷明清以来曾经多次权威著录出版,入清后由梁清标、耿昭忠、耿嘉祚父子收藏并归入内府,历经满清九帝,卷上乾隆、嘉庆、宣统三帝钤印累累,更用清宫最高规格的装裱重装此卷并记录在册,后此卷由宣统帝溥仪于宣统十四年(1922年)十一月四日,以赏赐溥杰为名,偷运出宫,由天津转长春伪满皇宫,事称“小白楼事件”。《故宫已佚书籍书画目录四种•赏溥杰书画目》清晰的记载了此卷被赏赐的时间,而在同一日被赏赐名单中,还包含了宋徽宗《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这件国宝级文物。由此可见这一批赏赐作品的珍贵性。后流传出镜,时至今日,此件国宝漂洋过海,得以重归故土,乃是冥冥注定的缘分。古代书画界鉴定泰斗徐邦达先生在《重订清故宫旧藏书画录》记述此卷:“《五王醉归图》(美国)真迹,上上。”这是徐先生对于古画鉴定结论的最高评语。
 
王翬《仿北苑万山烟霭》巨卷。淡设色绢本,高41.5cm,长666cm,作于康熙癸亥(1683)年,时王石谷五十二岁,正如吴湖帆于《梅景书屋随笔》所评,正值其创作之“四十以后至六十为中年最精能之时”。本年王石谷所作还有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仿巨然夏山烟雨图》卷、上海市文物商店旧藏的《山川出云图》轴,上海博物馆所藏之《溪阁晤对图》(即《写唐解元诗意图》)轴等,可比较其山石画法、树法、水口、居室建筑、款字等等,具有相当接近的一致性。
此卷为王翚赠送王时敏三子王撰之力作。其流传脉络亦清晰。《瓯香馆集》曾记恽寿平、梅清分别题跋、题诗于此本卷,后被割去。卷首有鉴藏印“葛氏藏印”,此葛姓藏家应为康熙至乾隆朝人氏。其后,嘉庆六年辛酉(1801),西泠八家之陈豫锺为本卷题签。光绪年间,转手于朱锟。
 
本卷赵叔孺题引首,题跋者有陆恢、朱锟、吴昌硕、长尾甲、何维朴。陆恢、朱锟、吴昌硕、何维朴同时为“上海书画研究会”上海书画研究会成员,该会于1911年更名为“题襟馆书画会”。
 
王鉴《仿古山水册页》在中国美术史上,清初画坛的王鉴与王时敏、王翚、王原祁一起,合称为“四王”,加上吴历、恽寿平,并称“四王吴恽”,也称“清六家”,一直是正统派的领军人物。“四王”画派在绘画理论和实践上直接继承了董其昌,并上溯宋元一脉,泽披后世,影响深远。“四王”中,王鉴和王时敏又被尊为前“二王”,王原祁和王翚作为受到王鉴和王时敏二人亲炙的学生后辈,则被称为后“二王”,王鉴还因对王翚、吴历等的直接影响,被称为“后学津梁”。
 
此王鉴《仿古山水册页》为设色纸本,十开,皆纵22厘米,横13厘米,每开钤印一方,分别为:员照 (三次)、王鉴之印 (四次)、鉴 (两次)、琅玡,分题临仿宋元十家,细笔勾勒,赋色清丽,意态纷呈,各具其妙,后有西津顾麟士题跋,慧眼卓识,定为廉州真迹,前后有夹板,保存良好。
 
文徵明《赤壁赋》有学者研究,“文徵明平生所写的,以《千字文》为最多,其次当推《赤壁赋》。”当然所言的《赤壁赋》既包含了《前赤壁赋》,也含有《后赤壁赋》,而大部分情况之下,分开书写前、后《赤壁赋》较为常见,二赋共书于一卷、册者少之又少。据有学者研究,著录于《文徵明年谱》且传世之有关文徵明《赤壁赋》作品约为35件左右。时至今日,目前公私所存出版于《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之文徵明各体书《赤壁赋》仅存17件左右,当然这包含了《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
 
本卷由乾隆三十年(1765)举人、著名的诗词家、书法家、赏鉴家和金石家张埙题签条。乾隆时期著名收藏家毕泷(1733-1797)旧藏。后转让于鉴藏大家陆时化(1714-1779)或者其子陆愚卿,并著录于陆时化所撰《吴越所见书画录》。
 
整幅作品一气呵成,既表现了精熟的笔法,又反映出作者达到人书俱老、心手双畅的创作状态,堪称文氏书法之逸品。
 
古董珍玩
 
古董珍玩部分延续以往的良好表现,继续推出众多精品专场,脉络梳理清晰,一齐呈现在藏家面前。此次北京保利2016年秋季拍卖,有幸甄选日本重要茶道家族旧藏五件中国宋元明清名窑花器,组织名曰“三叠·五缾”专场。
 
本场五瓶花器,分属中华宋元明清四朝,或于宋元时期“古渡”于扶桑,或于晚清民国时期“新渡”于东瀛。以中国王朝的时间进入日本茶室的空间,在精致而简素的异域赏玩方式中又增益了她们的美感与文化内涵,在不断变调和重奏中令人神动。
 
【宋 磁州窑白釉地黑花唐草纹梅瓶带盖】被日本定为国家“重要美术品”,为目前仅见之带原盖之宋代梅瓶大件,为知名古董商茧山龙泉堂旧藏,并经过多次出版著录;另一例宋代陶瓷为【南宋 龙泉窑梅子青摩羯耳盘口瓶】,此瓶为日本著名茶道家族旧藏,体型硕大,高达31.5公分,通体施梅子青釉,其塑摩羯耳造型于同类中极为罕有,品相完好。其三【清乾隆 青花莲花宝相花双象耳壶】,造型敦实古雅,造型摹自青铜方壶,以象首为耳,为乾隆御瓷独有之装饰。口沿饰仿古类蝉形纹一周,腹部则饰以极为罕见的缠枝莲花加宝相花装饰,线条繁密清晰,为乾隆御瓷中少见之器。几件皆首次于市场露面,同出自日本重要茶道家族,品级不凡。
 
“禹贡”专场作为古董夜场板块的精华,从推出开始就一直被冠以“超级夜场”、“估价待询专场”之称,旨在从文化、宗教、政治等不同方面展现出一代帝王的所思多想、所喜所好,前两场皆展现了其不俗佳绩,至今秋已是第三场。
 
清宫对青铜器的收藏与鉴定方面非常重视,尤其是乾嘉之后,青铜器的收藏与鉴定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其成就远远超过宋代。本场一件【商代晚期-西周早期兽面纹青铜尊】,此件觚式尊撇口,长颈鼓腹三段式,圈足微外侈沿下折。通体有扉楞四道,颈部饰夔纹组成的仰叶纹,腹部和圈足装饰外卷角兽面纹。内底铸四字铭文“亚龔父辛”,整件无底工,应为商晚西周早铸造之作品,然其余工艺纹样力度强劲,且在同时期同类型之酒器之中,此尊之比例可谓极佳,近视则饱满大气,远观更是气势撼人,将商周青铜礼器精神内核完整的表达出来,独一无二。此尊来源清晰,流传有序,历经数位重要的民国考古学者著录,及世界级重要藏家之手,可谓出身显赫。曾藏于美国卢芹斋、纽约爵克曼夫人,于2000年首次出现于伦敦佳士得拍卖,之后更进入玫茵堂收藏。在青铜器中,方彝是地位最崇高的器类之一,此件又为殷墟时期,属于早期作品工艺和纹饰皆精美之器,且完整带族徽,极为难得。
 
本场一件【清雍正 珊瑚红地掐丝珐琅伏羲神农榴开百子大尊】为法国重要私人藏家旧藏,其体量颇丰,撇口束颈,丰肩弧腹,底足外侈,通体施珊瑚红色珐琅釉为地,掐丝饰以榴开百子图,枝头瑞鸟环绕,肩部一隅有人物二,旁掐丝书“风氏”及“姜氏”,为伏羲与神农,以示帝王道统之意。近足与圈足处又有人物相马图,取“九方皋相马”之典故。
 
【清乾隆 唐英制粉彩御题诗四季花鸟四条屏】此四条屏承载了乾隆帝本人的创新和创意,体现了御用瓷器的制作过程:宫廷造办处出画稿、懋勤殿配诗、景德镇督陶官监制的过程。从书法风格、荷叶的绘画风格等分析,此四条屏乃唐英本人亲自参与绘制、书写的,不多见的作品。通览唐英全集以及清宫档案,在乾隆朝虽然历任督陶官,但更多的是遥领,由催总格老代笔或主办,唐英真正用心之时,在雍正六年至十三年,乾隆七年至八年,乾隆十五年春季、乾隆十七年秋季。属他自己的私物或真正创制的精品并不多见,故而此四条屏实属难得。并且此屏所属“陶珍”款,更是神来之笔,为自己的陶瓷人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清乾隆 天青釉六方大瓶一对】此件为六方形瓶体,口沿外撇,长颈,折肩,六方足外撇,器形古朴,器身六道棱角自上而下随形贯通全器,古意悠然。通体敷施天青釉,开片疏朗,遍布全器,釉质平滑,光泽厚润柔和。整器造型俊秀,极富凝重古朴之感,堪称乾隆时期大型陈设器之代表,成对存世,殊世罕见,底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此种天青釉于乾隆时期御窑中较为罕见,此种为幽淡隽永的高温釉。宋代汝窑的釉色为天青,釉面多无光泽,其仿自汝窑,呈淡灰蓝色,分为釉面有开片和无开片两种,有开片者居多。应为在唐英主持下的御窑厂对“无纹”汝釉的成功烧制,传世者极罕,是一件实现了“者般颜色作将来”的乾隆御窑单色釉精品。
 
【清乾隆 紫檀夔龙兽面五屏式宝座】通体紫檀木製,五屏风式座围雕夔龙纹,以边框和面板的榫接法组成,面下束腰,鼓腿彭牙,牙条下垂洼堂肚,卷云马蹄,下承拖泥。宝座上部围屏式靠板的夔龙捧寿纹主题位於金字塔式格局的中心,侧屏苍龙教子, 正背无一空面却非密不透风,气质娟秀雅致,雕刻严谨工整、一丝不苟。牙条、腿足面面俱到,雕兽面纹,以粗壮腿部的膨出构造出更大的空间框架,使得视觉感受更为稳定且富有张力,足以印证宝座为帝王集权的形象图腾和体现皇帝权威的重要载体。
 
此次“大明·格古”专场又现佳器,【明成化 青花缠枝莲瓜棱甘露瓶】为成窑佳作、礼佛之器,其器形别致秀挺,线条柔美舒畅,竹节式长颈,口沿饰海水纹,颈与腹部分别绘不同方向的缠枝宝相花纹,枝蔓舒卷缠绕,颇见画笔之灵动挥洒,肩与足墙饰勾莲石榴纹,规整而生动,深得双线勾勒填色技法之精妙。其纹饰层次丰富,却毫无繁密之感。胎质坚致厚重,釉汁莹白凝厚,抚之润泽如玉,青花浓淡二色分明,色泽略见深沈,幽雅而不媚弱,一展成窑轻盈秀雅的艺术风格。无款,然品格之高更在写款者之上,故成窑之美重在质量与内涵。【明永乐青花四季花卉大盘】此件大盘撇口,折沿,弧腹,圈足,砂底。器身以青花绘制纹饰,胎质细腻洁白,釉汁莹润亮青,口沿绘一周海水浪涛纹,内外壁绘缠枝花卉一周,盘底以缠枝花卉纹作主题纹饰,构图为一花居中心,六花拱卫。青花色泽鲜艳,绘画流畅,线条流畅细腻,富于层次感,为同类器之精品佳作。釉面纹饰有自然形成的结晶斑点,即是使用进口青料“苏麻离青”所形成之“铁锈斑”效果,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为永乐官窑青花最具代表性器物之一。
 
本次秋拍“自在菩提—中国金铜佛造像、唐卡”专场将推出百余件精美的佛教艺术品佳作,品质精良,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当属“明永乐 铜鎏金观音菩萨坐像”。此像头戴花冠,顶结高发髻,髻前安阿弥陀佛化佛。面容娟秀,神态安详。上身肩搭帔帛,胸挂璎珞,下身着长裙,手足饰有钏镯。半跏坐姿,左腿横盘,右脚下垂踩莲花。左手当胸结印,并持乌巴拉花,右手置右膝持凈瓶。身下是半月形束腰莲花座,莲座上缘阴刻“大明永乐年施”楷书款识,字体隽秀。整体造型大方,体态优美,形象端庄,将观音菩萨慈悲而睿智的宗教内涵充分地表现了出来,让人一看无不生起敬信。整体造型完美,风格纯熟,工艺精细,富丽堂皇,皇家艺术风范显露得淋漓尽致,而且全身各个部位都有十分生动传神的艺术表现,尤其是它那充溢着青春活力的美妙身段、悬垂于胸腹的繁复的璎珞、水波状分布的柔美的衣纹、还有如珍珠般密布莲台的连珠,无不体现出匠师的高超技艺和虔诚用心。另有“清康熙 铜鎏金无量寿佛”亦是一件十分珍罕的重要作品,代表了康熙宫廷造像的最高水准,尤为可贵。

\
清雍正 粉彩瑞果三多暗刻龙纹大碗成对 D20cm,D20.2cm(局部)
 
雍正皇帝在艺术方面的品味和成就也一直为后世所赞赏。雍正帝在指导和监督宫廷艺术品时,呈现出一种精细文雅、玲珑秀美的艺术特质,也成为此时艺术创作的主要风格导向与审美旨趣,这种被归结为“内廷恭造”的艺术形式所独具的成熟端庄,被奉为经典宫廷艺术之美。本次秋拍,我们特别推出了这一着力于体现雍正皇帝“内廷恭造”理念的专场拍卖,荟集了雍正御窑陶瓷、料器、珐琅等赏玩陈设佳作二十余件,可一窥其时宫廷艺术的面貌。由此,我们特意筹备名曰《色古-香清 雍正御瓷与内廷雅玩》专场。其中最为重要的当属一组雍正御瓷, “清雍正 粉彩瑞果三多暗刻龙纹大碗成对”,其造型端庄雅致,通体施釉莹洁明润,如霜似雪,外壁彩绘蟠桃、石榴、枇杷三组,寓意“多寿、多子、多金”,描绘写实,笔触精妙,尤得好评,用色丰富,色调淡雅,对各色果实的渲染逼真,外表由淡绿渐至粉红,从而使果实甘熟欲滴的质感彰显无遗。另见绿叶阴阳反侧,尽显清风中摇曳俯仰之姿,与桃实互为相衬,又以丹青妙笔皴染出苍雅的枝干,与莹润曼妙的花果相称。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此对大碗在明润的釉面下,更于胎骨之上暗刻云龙纹饰,刻工流畅清晰,透光而视,可见龙形气势威猛,彩绘的柔美与暗刻龙纹的阳刚达到了和谐的统一,独具别样的艺术感染力,遍查海内外公私收藏,未见与之相同者,或为孤品,并且完美成对保存,实为难得。更值得一提的是,此对大碗最早于2001年由法国藏家自巴黎拍卖释出,创下200万法郎的天价成交,为当时最为昂贵的中国艺术品,同一年同样由自法国拍出的“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朝服像”成交价也仅有46万法郎,但这件肖像于2015年10月再次出现在香港拍卖市场时的成交额却达到了惊人的1亿3740万港币,对比当年的成交价而言,本次秋拍这对疑似孤品的雍正御窑顶级作品估价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无论从收藏还是投资的角度看均可为上上之选。如此比较之后,让我们对这对大碗秋拍的成交不禁充满了期待。
 
本次宫廷夜场中有数件盛世宫廷作品。【清嘉庆 胭脂紫地粉彩开光百子龙灯双戟耳瓶 】此瓶造型俊俏得宜,尤为注目之处在金彩双戟形耳。“戟”谐音为“吉”,夙为祥瑞之器,故双戟耳即为双“吉”耳。而瓶子的整体器形在双戟形耳与瓶颈、瓶腹的组合中也构成了一个“吉”字,可谓吉中生吉。此瓶整体描绘的是圆明园中上元佳节闹元宵的景象,成为“七宵灯宴”。玉雕作品中,一件仇焱之先生旧藏的【清乾隆 白玉雕福寿双全万代如意】全长42厘米,以整块和阗白玉雕琢而成,玉质看去温润凝白,触手可感润泽细腻,全无绺裂及杂质。形制雍容典雅,造型端庄,雕工精湛,线条婉转流畅,构图严谨有度,处处彰显出至尊无上的皇家气息。依据其材质、纹饰寓意及工艺细节等的分析,可推测此件如意应制作于乾隆五十年前后,它不但体现了乾隆盛世玉作工匠的精湛雕琢技艺,同时也见证了乾隆本人的“五福五代”、“四得十全”的人生顶点及大清帝国的巅峰时刻。
 
乾隆皇帝一生大概创作了四万多首御制诗,其中一些被他钦点造办处工匠刻于珍玩器物之上,此件【清乾隆 白玉御制古佛像赞山子】即为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作品。这件清乾隆白玉御制古佛像赞山子,用整块上品和田籽料随形琢磨而成,玉质滋润细腻,光泽悦目,生动地传达了佛陀冥思修行的庄严景象,又恰当的保留的玉石天然温润的特质,绝非俗工所能为。左侧山壁上刻有御制古佛像赞一篇,文见于乾隆帝御制文初集卷三十,题为“仿苏汉臣古佛像赞”。可知此赞原为题内府书画所作,后又镌刻于内府玉器之上,亦可推知这件玉山子应是以宋代名家苏汉臣的佳作为粉本,脱胎巨迹,自然气度不凡。更兼乾隆时内府富有玉料,能工巧匠云集,故能成此绝品之作。另一件刻有“乾隆甲午”明确纪年款识的【清乾隆 白玉御题诗饕餮纹方觚】也是一件刻有乾隆御制诗的玉雕精品。
 
从明到清,印章的材质和品种也愈发丰富起来,清代以珍贵玉石为材的印章也开始出现,本场一件【清中期 白玉双龙钮道教法印】就是当中较为特殊的品种,是中国道教中正派的天师用印之一,相传为祖天师张道陵所遗。印文:“阳平治都功印”,为欧洲藏家旧藏,近年来首现拍场。本场中(DE4696)一套著名收藏家叶恭绰先生旧藏的清乾隆白玉方观承宜田私用印(九方),印文:“幼怡园”、“月树双亭”、“文奎第一楼”、“岩肩”、“怡清轩”、“东篱一曲”、“濯锦池”、“新兰书屋”、“绣舫”、“幼怡园玉章”、“心兰书屋珍藏”。
 
当代水墨
 
2016年保利秋拍的中国当代水墨专场中将精品之作被纳入当代水墨板块,我们在此将其展现到诸位藏家面前,希望能凭借当代水墨的独特魅力为这个秋天注入一抹亮色。
 
作为“长安画派”的领军人物王西京,凭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浓郁的乡土风情,以新的审美情怀和语言方式,构成了鲜明的艺术风貌,成为陕西美术的中流砥柱。此次《竹林兴会图》体现的是灵魂净化的皈依,本性回归后的反射,也是作者难能可贵的独立的艺术精神的人格的体现。此幅画作画笔墨酣畅、气势磅礴,稚拙中富天真,独具风格,画家主张以神“君形”,紧紧抓住有利于传神的眼神、手势、身姿与重要细节,强调分别主次,有详有略,详于传情的面部手势而略于衣冠,详于人物活动及其顾盼呼应而略于环境描写。
 
刘大为的《任重道远》把自己的人生经历也融入到创作之中,将不同时期的生活体验都变成艺术创作的源头活水。在生活中提取素材是他创作的基本法则。我们经常可以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一些表现少数民族生活的题材。所以,他的作品给人一种丰富、朴厚、明丽、向上的艺术体验,这种感觉与刘大为的生活态度与艺术理想是紧密相联的。
 
史国良的《闻鸡起舞》,形象刻画生动自然,尤其对于人物的刻画作为重点突出,明与暗、光与影、虚与实等手法表现得何等精彩,色块的对比,色调的大胆明艳,气韵生动,富于生活趣味,画笔一挥,简单枯燥的劳作变得充满欢乐和艺术感,以写意的手法表现出人物的勤劳质朴,画面极具感染力,每每观之,仿若身临其境,整个心境变得豁达起来。
 
如果说残荷是李老十的自喻,是他的心理映射,是他那颗受过伤害的、孤独破碎之心的独白与叹息,那么老十的风景则更多地表现了李老十对外在世界,即人和人世的感知、体验与思虑。
阿海,一个画里带着禅意的顽主,总是在传统的笔法中和传统开着玩笑。从他一直把自己的形象当作元素入画的习惯,作品中的主人穿着一件充满皱褶的白色长袍,静静地凝视着远处的莲花,没有明确时代指向性的人物塑造,不构成背景叙事的场域设定……这一切使阿海的画面生发出某种情境上的荒诞感以及时空上的含混性,从而呈现出一种充满隐喻的表述方式。
 
在《无量之网》里有这样一句话:“看似分离的事物,其实都是伟大整体的一部分,比如漩涡、涟漪、波浪、水花……都不能独立的存在,都是以紧密深刻的方式连接在一起”。当代水墨亦是,她虽然风格多样,却始终承载了中华文化的精髓,也受当今社会方方面面的思潮所影响。

现当代部分作品

\
石冲 行走的人之二 布面油画 180×80 cm

\
方力钧 系列一(之五 ) 布面油画 81.3x100.3cm 

\
吴冠中 竹海 布面油画 75×75cm 1985 年

\
靳尚谊 登上慕士塔格峰 布面油画 270 × 180 cm 1957

 

编辑:王晶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