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王璜生:都说双年展做滥了,但我还是决定做
0条评论 2016-11-16 15:33:43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朱洁树

2002年起,王璜生在广东美术馆组织过三届广州三年展。而今,作为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由他组织的中央美院美术馆双年展(CAFAM双年展)也已进行到第三届。

在王璜生的双年展生涯中,关于双年展同质化的问题,始终伴随着左右。不同的环境也许会孕育出截然不同的双年展,对他来说,必须坚持的一点,就是要从问题出发,针对问题、提出问题、围绕问题。

“都说双年展做滥了、同质化,但我还是决定做。”王璜生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表示。在他看来,主办双年展,是一个美术机构参与国际当代艺术领域对话的途径和窗口。

艺术评论:有种说法,认为现在双年展特别多,所以同质化现象很严重。你怎么看?

王璜生:其实这个问题,从我第一届做广州三年展(2002年)的时候,就已经提出来了。因此当年我们也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做。我记得在11届卡塞尔文献展(2002年)的时候,奥奎·恩威佐就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尽管大家都在说,也确实有同质化的问题。有些明星艺术家到处跑双年展,到哪里都是这些人,这种现象很突出,受到众多批评。无论是艺术家还是策展人,资源就这么多。你要艺术家创作多少作品呢?一年就这么些创作,好的作品也许几年才出一件。好的艺术家、好的作品,资源这么稀缺。因此有的双年展可能并不从主题出发,而是从艺术家、从作品出发,可能会有很多问题。

作为中央美院双年展来讲,也必须面对这一个问题。我们也希望努力做出我们的可能性。首先,我们想要坚持的一点,每一届应该针对具体问题,要针对问题、提出问题、围绕问题。

第一届的“超有机”,这个展览还是比较吸引人的吧。当时,我们探讨的是人类欲望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种种历史、问题、可能性和动力。

第二届就更加顺手了。我们讨论的是策展问题。策展,从国际上来讲,或者在中国来讲,都是一个问题。我们希望将教学、理论思考、讨论,引入进来。

第二届我们自认为从策展方式到问题提出,到我们本身学术背景的介入和利用,是做得相对比较好的。我们邀请了6个国际上有策展专业的艺术院校和机构,共同来讨论问题。鼓励年轻策展人策划,架构老师和学生、教学和实践的关系,最后用展览方式呈现出来,很具体。暗含着一种PK,又呈现工作方式的不同。我个人认为也是比较有意思的。加上我们比较成熟的研讨、跨界的讨论,总体来说比较饱满。

现在到处都是展览,到处都是奇观的社会里面,要使一个展览做得饱满,让大家还有关注,其实很难。同时,我们也做了一些知识上的积累和梳理。

在这种情况下,第三届应该怎么做,也是挺令人头疼的。我们在思考,第三届怎么做?希望形成更多开放和讨论的可能性。今年大家似乎都有某种不约而同的开放心态。在“上海种子”里面,小汉斯公开征集不同方式,也有类似意味在。我们的做法更有挑战性吧,包括挑战我们自己,也许也会挑战公众,挑战今后呈现的样式。

经过我们的征集,最后确定的方案有400多个,参与者非常踊跃。总共有12场讨论。提供方案的大多数是年轻艺术家,他们很期待和策展专业的人,或者跨界的朋友、专家、馆长,或者艺术家同行,来讨论问题,贡献想法。

艺术评论:这次展览依然是在讨论策展的问题,没有策展人。

王璜生:有两方面还是比较值得关注的,第一个就是没有策展人,大家都可以提方案,很多人可以加入讨论。我被这种场面所感动,我觉得很好。我们特别强调这是一个平等交流。

第二,一个展览还是应该有作品呈现,但所有方案全部实现不太可能。目前我们的方法是由空间选择作品,例如有些方案是针对美术馆空间,谈论美术馆权力,或者谈论美术馆空间跟公共的关系,我们会在美术馆做这样的作品。

艺术评论:资金或者预算,对你来说是一个问题吗?

王璜生:当然总会考虑。我觉得,钱多有钱多的做法,钱少有钱少的做法。钱少也可以做,而且不一定需要很多钱。当然,钱多可以做得舒服一点。有些展览,1000万元、3000万元,我觉得也不是特别必要。

但是现在一个展览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对于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花的钱也会越来越多。

艺术评论:这20年有这样一个趋势,双年展发展得非常迅猛。在你看来,所谓双年展和其他一般展览相比有什么特别之处?

王璜生:我从一开始做双年展就面临这样的声音:双年展做滥了、同质化,但我还是决定做。我个人认为,双年展是一个国际符号,在国际上,人家一下子就会知道你要干嘛。如果你告诉他们,我做一个双年展,大家会有种期待,有种评判标准,大致形象出来了。

这种大致形象,我的归纳是:第一,国际,你做一个标准的双年展,首先会想到是国际性的。第二就是当代艺术,当代文化,或者以当代文化为出发点的展览。第三,一定是大型的,甚至是巨型的。如果一个双年展只是十来个艺术家,一个小空间,这不算什么双年展。必须是有一定规模的,甚至可能是和这个城市发生关系的。从这三方面,做一个双年展,如果能上轨道,还是会受关注的。

艺术评论:你近期对于其他地方的双年展关注吗?

王璜生:在国内做得比较好的还是上海双年展。这次(CAFAM双年展和上海双年展)时间差不多,我们也希望有所呼应。上海双年展实力比我们强得多,我们也特别期待。然后,其他的,当代方面的,没觉得有做得特别成熟的。广州三年展看新的馆长起来以后怎么样,当然还早着呢。

艺术评论:也要看它的持续性。

王璜生:广东美术馆现在重新启动了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我走了之后,就停了。最近也在重新启动,紧锣密鼓筹备当中。总之期待吧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