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武子杨 ∣ 混杂的末班地铁
2017-05-18 16:25:35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

武子杨,中国艺术家,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本月中旬起,90后艺术家武子杨的视频新作《The last subway·末班地铁》在美国布朗大学科恩画廊和北京今日美术馆同步展出。

不可思议的荒诞故事

《末班地铁》表现了一个让人真假难辨的荒诞故事,地铁上所有的乘客,都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和身体,都在玩一个叫“ZIYANGMON GO”的AR手机游戏—寻找金色女郎皮卡丘。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乘客在寻找皮卡丘的过程中,全都变成了与皮卡丘相同的黄金质感和颜色。然后这群真实与虚拟混杂的人形,开始在地铁中狂唱和表演PICO太郎的“PPAP”,表演一直扩展到纽约的时代广场,川普、金正恩、武子杨和一些来历不明的恐暴者都参与其中乐此不疲,形成了场面宏大、气势磅礴的“全球化”景观。最后,这个表演被作为新闻在列车的电视上播报时,竟戏剧化地发生了爆炸,PPAP在炸裂的碎片中继续演出,列车也缓缓停靠在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站点。

ZIYANGMON GO

作品中令所有乘客着迷的手游,叫做“ZIYANGMON GO”。作者挪用了Nintendo公司的pokemon go,把卡通人物皮卡丘处理成一个大美女,玩家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找到她并在现实世界中与之沟通、交流或者调情。当这位虚拟的金色美人在真实的地铁场景中扭动与演唱时,作品中的真实人物也病毒般被感染得虚拟起来。
 

\

\

\
 

全球碎片:川普的“大梦想”

PPAP是“pen-pineapple-apple-pen”的缩写,日本艺人古坂和仁所作,歌曲旋律简单,嬉闹玩笑,容易模仿和演绎。在《末班地铁》中,武子杨重新填词,歌词混杂了政客的就职演说,吃瓜群众的网络热词,粗俗的广场语等,然后让成千上万的人在纽约时代广场演唱。其中美国总统川普的口头禅“Huge”和马丁·路德金的“I have a dream"被改编为“我有一种Huge/我有一个Dream/我有一只狗/我有一条带子/ Huge-Dream-狗-带/ Oh, 大梦想Go Die!演出铿锵有力而又痞味十足。剧中的虚拟人物皮卡丘成了大众的精神领袖,广场中的市民、政客、川普、金正恩、武子杨和一些蒙面暴徒,无数个声音都在狂唱:我有一辆林肯/我有一座别墅/我有一抹碧色/我有一座水池/ Oh! Bitch!Bitch(婊子)! 整个作品延续了武子杨作品一贯的狂欢化色彩,让人看了即好笑又过瘾。
 

\

\

假新闻与真列车的爆炸

作品中有这样一组情节,真实和虚拟混杂的群舞者被框进列车上的电视新闻中,主持人煞有介事地向观众介绍时代广场的这一新闻事件,不料电视中的新闻突然性地发生了爆炸,并且莫名其妙地波及到整个列车。列车中充斥了火光、硝烟和各种被炸裂的碎片。令人不解的是,故事中的角色们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半边脸被炸黑的武子杨仍然的自说自话地播出新闻,乘客们依旧在不管不顾地在玩手机,一对情侣依旧在旁若无人般的亲吻,只有充满屏幕的谷歌手表里传出弱弱的女声:蓝—瘦—香—菇。

《末班地铁》中出现了三则和传媒有关的画面,一则是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国企业家马云在电视新闻中交谈,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另一则是主持人(蒙面的艺术家本人)介绍《ZIYANGMON GO》的玩法,以及各种虚拟的场景和人物;还有一段是电视屏幕中纽约时代广场的PPAP实况,虚拟和现实组合在一起,重构成一种混合现实。

\

\

\

“洛-山-京”——被火烧掉的全球化?

《末班地铁》设置了一个颇能令人玩味的结尾,列车缓缓地停靠在一个谁也无法辩认的站点,车门打开,观众可以看到远远竖立的站牌——“Losjing洛山京”。武子杨把美国的Los Angeles(洛山矶)和Beijing(北京)混合在一起,生造了这个带有全球化意味的混合地名。后来站牌被火烧掉了,站牌融进黑屏之中,给观众混杂、不确定和模糊性的未来想象。

为什么是末班地铁?

末班车上的夜归人,加班族,IT男,公交司机,小姐和嫖客,他们形形色色,职业不同,终点不尽,但有一点相同,都常常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去找家门。这个半睡半醒很符合当下人类的精神状态。并且列车是有方向的,它从哪里来?它会驶向哪里?这些都是关涉人类“To Be or Not To Be”的终极话题。只是这一次,上帝没有用葡萄园和富庶之地打比方,它选择了现代都市生活最常见又最有代表性的地铁。

武子杨如是说

《末班地铁》中的人的生存状态,就像是处在一个网状的迷宫,到处是碎片,真实的,虚拟的,真真假假杂混在一起,不确定,含混,并且忽明忽暗。这些碎片和偶然性终日在流动,我们见不到秩序,但又不得不与之互动。

我们能够确定的一点是,有一种力量每天都在把这些碎片符号化,然后复制粘贴,制造出新的现实。作为一个个体的人,我们逃不开这些如影随形的东西,我们处在被支配的状态。《末班地铁》中的乘客全都变成同一的质感和颜色,真真假假的无数个体同唱一支PPAP,谁有这种强大的支配力量?——当下时代正在产生一种新的文化权力,我认为是这样,这个权力和我在“猪的故事”中表现的异化力量有着相同的支配力,只是权力的主体由强权和统治变成了传媒和科技。

艺术必须面对传媒和科技衍生出的新权力。就我个人来说,我对不断被制造出来的“新现实”充满期待,也许新的人类正在各种不确定性中“形成”,我觉得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开始。

\

 美国布朗大学Cohen Gallery科恩画廊展出现场

关注

《末班地铁》将于2017.05.20 -- 2017.07.02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参加“时代渐强音:2017王式廓奖暨今日中国当代艺术家提名展”。

编辑:孙毅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