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保利春拍重磅推介】伟大的冒险——周春芽的艺术世界
2018-05-30 10:26:49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

艺术家 周春芽
艺术家 周春芽

我的绘画不是现实的实证,也不喜欢婉转的隐喻和深沉的象征。我喜欢把那些隐藏在我们内心最底层而又最本质的东西干净利落的导引出来。

——周春芽

在周春芽看来,人内心深处的欲望并非可耻之物。所有的欲望都代表了一种极其强烈的真诚情感。而情感,作为人类的天性,与艺术之间始终有着割不断的羁绊。因此,对真实情感的追求,对人类天性的认可,从始至终都贯穿在周春芽的艺术生涯之中。

周春芽是最早无目的地使用表现性语言的画家。1989年,周春芽从德国回到了大陆。这一短暂的欧洲经历,所给予周春芽的不仅仅是对当时欧洲社会的新认知,更多的是新表现主义的绘画性。在德国,周春芽深受基弗、巴塞利兹等人的影响。透过新表现主义中极尽想象的构图、浓重放肆的色彩、强烈冲击的笔触和蕴含其中充沛的情感,周春芽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艺术世界。他由衷地羡慕这些已寻找到自己创作语言的艺术家们,并疯狂地汲取这些相对于国内艺术界极具“另类”意味的艺术养分,从而不断地去改造自身的艺术创作系统。因此在国内,无论是“伤痕”题材的创作,亦或是玩世现实主义和政治波普,都不是周春芽的最佳选择。他所做的是回归自己的内心,关注真实的情绪,在炽烈的情感中寻求自己艺术的可能性,并通过表现性手法将其展现在世人面前。

晚樱与桃花

周春芽 晚樱与桃花
周春芽 晚樱与桃花
2015 年作
布面油画
200 × 400 cm
签名:2015 周春芽 Zhou Chunya
出版
《始终是开始周春芽作品》 P90-92 澳门艺术博物馆 2015年版
展览
2015年 始终是开始——周春芽作品 澳门艺术博物馆 / 澳门
2018年 春·芽——周春芽作品港岛集粹收藏展 保利香港艺术空间 / 香港
估价:RMB 7,500,000 - 9,500,000

出版物封面
出版物封面

从九十年代开始,周春芽所创作的“山石”、“绿狗”和“桃花”等系列,都包涵了自身浓厚的情感记忆和独特的艺术语汇。如果说“山石”系列是一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怀念和对中国传统绘画图式的挪用,“绿狗”系列是把对宠物“黑根”的思念和抽象手法的探索相结合,那么“桃花”系列便是立足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结合人类与生俱来的欲望即“色和情”,从而在一种流动的色彩情绪中去放纵真诚且本能的想象。

作品草稿
作品草稿

从《晚樱与桃花》应该看出周春芽保持了一种比较自由的创作状态,这种自由的舒展弥合了许多跳跃所产生的缝隙,使结构基本成为混然的一个整体,提供的是种感觉的综合。或作为一种心绪、情感的附激加值,以及在喧嚣的混世里,试图在意念与没意境中体现东方的情怀,别有一番新鲜的语趋感和语境,显示了他的绘画跨出了对于“似过真性”的追求之后,在一种非具体的关系中,其凸现了一种“不确定性”的作用,一种跨越不知边界的回归。

——冯博一

早在1997年,周春芽便在他的作品中画有桃花。但是桃花在当时仅仅作为绿狗的陪衬,而非主体。直到之后在四川龙泉山,周春芽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桃花:大量的粉红色,带着让人血脉贲张的妖冶和原始生命力量的律动。桃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隐喻着情爱。而情爱恰恰是人性中最精华最内核的部分。无论是作为个体的人类还是整个民族的文明,都是从这里开始。相较于传统文化中对此的含蓄表达,周春芽选择了更符合个人特征的手法去表达“情爱”:桃花的艳丽与抽象的手法,再加上对温和色彩的暴力性运用,“桃花”系列处处充满了矛盾。而这种矛盾恰恰就是其迷人之处。

《晚樱和桃花》 局部
《晚樱和桃花》 局部

这幅创作于2015年的《晚樱与桃花》尺寸较大,相比于“桃花系列”的其他作品,更加具有特殊的意味。首先,从色彩来看,尽管《晚樱与桃花》继承了以往周春芽极富冲击性的色彩,但它所具有的温柔气质无疑是独特的。画面中首先占据视线的便是前方绚烂开放的晚樱与桃花。画面左侧的晚樱拥有着早樱所不可比拟的华丽和明艳,层层迭迭的花瓣由内而外展现了晚樱自身的层次感。艳丽的粉色与浓烈的红色在此相结合,描绘出晚樱极度夸张的盛放状态。在画中,艺术家用不同粗细、不同深浅的虬曲的树枝分别连接了晚樱与桃花。顺着右侧枝干的引导,目光来到了右上方那一朵温柔的桃花。在此,粉色不再如晚樱一般妖冶,而是带着少女一般的烂漫。晚樱与桃花,在艺术家的笔下,化身女人与少女,呈现出如同女性一般在不同岁月里的气质沉淀。

《晚樱和桃花》 局部
《晚樱和桃花》 局部

其次,从艺术手法而言,艺术家始终没有放弃传统。作为一个“非前卫”的前卫艺术家,周春芽一直认为自身的每一步艺术探索都是“瞻前顾后”的。无论是传统的题材或者是传统的媒介,在周春芽的艺术作品中,总少不了传统文化带给他的烙印。在这张作品中,传统依旧埋藏在画面的角角落落。在此种抽象的画面中周春芽依旧保持着其细腻的笔法:近看笔法抽象,远观却物象完整。这恰恰暗示其如古代艺术家“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一般的艺术手法。再加上大量调色油的运用,使色彩在画布上的延展更显得流畅。尽管对传统的坚持在某些时候会带来创作上的难点,但周春芽却始终不让人失望。在局限的油画布上,他不断地去寻找艺术的当代性与让人过目不忘的艺术语言。

《晚樱和桃花》 局部
《晚樱和桃花》 局部

“今日的生活给予人的压力无处不在,真正能放慢脚步生活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而我希望在我的画里,能够给人一种安逸与平静的气息,能拥有一种舒心的体验。”在“桃花”系列中,周春芽以人性作为出发点,通过画面展现出了自身的人文关怀。他借由背景中充满活力的绿色、安静成熟的褐色与前方的红色和粉色去塑造强烈的对比。但在对比之中又带有一种含蓄的安静和温柔。这种气质的体现恰恰是周春芽历经岁月之后的沉淀。近几年,周春芽的家庭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迎来了幼小的新成员。喜获麟儿使得已至耳顺之年的周春芽得以重新体会生命的成长。生活的重大改变对艺术家的影响必然会体现在他的作品之中。回归家庭的周春芽,不再急迫地表达自身的情感,而是在平稳的画面中将情感与生活体会相融合。回顾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从一开始“我行我素”的笃定与自信到如今“放慢脚步”的平静与祥和,岁月带给周春芽的不仅仅是新生命的惊喜,还有面对各种挑战依旧泰若自然的处世之道。

始终是开始——周春芽作品 展览现场
始终是开始——周春芽作品 展览现场

“溃烂之处艳若桃李”,尽管晚樱与桃花的生命十分短暂,但恰恰是这种生灭让人感受到生命的绚烂。这是一种生命的符号:奼紫嫣红只在刹那,生命纵然极为短促,却依旧可以铭记与延续其中美好的情感。

红色山石

周春芽 红色山石
周春芽 红色山石
1999 年作
布面油画
150 × 120 cm
签名:1999 周春芽 Zhou Chunya
估价:RMB 8,000,000 - 13,000,000

我相信,历史是一个充满个性的演进过程。真正有魅力的往往不是那些事后总结出来的‘必然规律’,而是那些看似偶然的东西——那些偶然的东西比必然的规律带给我们更多的感动,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更为重要……也只有这样的追问中,传统才变得有魅力,也只有这样的传统才是具有艺术质量的传统。

——周春芽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当周春芽身处艺术气氛相对自由的川美校园之时,他并没有受到渊源于川美的“伤痕美术”和“乡土绘画”这两种艺术取向的影响,却也没有卷入当时离经叛道的“85新潮美术”运动。对此,周春芽就像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对于政治内容的拒斥和骨子里豁达随和的性格使得周春芽与当时的各种艺术潮流保持着自觉的距离,并成为最早放弃文学性题材的画家之一,选择从“形式”出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去藏区写生成为周春芽的重要选择,“草地上强烈、浓厚的色彩,藏区纯朴而粗犷的形象,以及贯穿这些颜色和形象的线条”,促使艺术家获得了对于艺术语言更为本质的感受,而这也与西方现代主义的形式“自律”无形间契合。

直到1986年,周春芽由于偶然的机缘踏上赴德的列车,前往德国卡塞尔艺术学院学习。就此,相对前卫的教学方式以及当时在德国最为活跃的新表现主义艺术致使周春芽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一方面,新表现主义的艺术语汇,夸张扭曲的造型、厚重遒劲的笔触以及因此而追逐的自由快感,刺激并延续了周春芽对于“形式主义”的渴望;另外一方面,1989年回国之后,始终处于西方艺术语言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矛盾选择的周春芽促使他最终以西方的语言方式去探索中国传统意象的视觉表达。于是,自1990年初开始,周春芽陆续在“山石”、“绿狗”、“桃花”等符号上实验出自己的艺术语言——表现性的构图,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的形象,厚重的肌理,弥合的线条……在他的绘画中,“语言”与“意象”之间的“反冲”和“结合”呈现出对于“世界”与“文化”的主观性建构。

《红色山石》 局部
《红色山石》 局部

1999年创作的《红色山石》作为周春芽“山石”系列相当成熟的作品,传达出艺术家对于西方表现主义语言的运用、中国传统资源的深刻理解以及融汇于其中的思乡之情的再度延续。画中,灰色的背景下,一块在外形上光怪陆离的东方山石被周春芽演化为通体的嫣红,来自东方的传统文人题材、西方夸张的色彩概念以及艺术家对于中国传统水墨语言方式的吸收在其中被淋漓尽致地“书写”出来。对于如此的视觉文本,那有如中国版图样式的石头形状又暗自成为了对于“国家形象”的可能性隐喻。而对于“故乡”的诉求,实质上在周春芽还在德国的时候就已经萌生,中国朋友寄来的中国传统乐曲磁带恰好促发了其思乡之情的油然而生,同时艺术家自己也承认,回国之后对于中国传统艺术所产生的浓厚兴趣,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思乡”的心理。

宋 李唐 《万壑松风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宋 李唐 《万壑松风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于是在《红色山石》中,正如周春芽在回忆“山石”创作时所说:“我在创作‘山石’的时候,正在研究文人山水画,我并没有像国画家那样在材质属性和图式形态上去理解,而是按照我的表现意图去寻找那些令我觉得陌生又能带来惊喜的东西,我在肌理和质感上花费了很大的功夫,近似于强迫症似的去捕捉和玩味那些潜藏在石头自然属性中的视觉因素,把这些东西强化、放大本就是形式。而视觉的呈现本就是内容,已经不需要你进行更多的解释和引申。这比我们从概念、方法出发所看到和理解到的石头更让人惊讶、震撼”。周春芽所实现的是一次与古代文化的对话,是一次内在心理的独白,同时也是一次基于趣味的冒险尝试,为此,“形式”与“意义”成为“一体化”的存在。

冬天已经过去

周春芽?冬天已经过去
周春芽 冬天已经过去
2010 年作
布面油画
210 × 300 cm
签名:2010 周春芽 Zhou Chunya
展览
2018年 春·芽——周春芽作品港岛集粹收藏展 保利香港艺术空间 / 香港
估价:RMB 6,500,000 - 8,500,000

周春芽的桃花系列是一个兼具狂野性和抒情性的作品系列,在石头、绿狗系列之后体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艺术风格。周春芽大约从2004年开始创作桃花,在创作绿狗之余,他称:“桃花的温和艳丽和狼狗的暴力并置在一起,形成一种强烈的视觉和心理反差,让我着迷。”桃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一个重要的符号,是春天和爱情的象征,历史诗人和画家用各种形式表现过桃花的姿态。《诗经》中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来比喻女性的美丽,在陶渊明之后,桃花源又成为知识分子自我放逐的精神家园。周春芽的突破在于他摒弃了传统水墨画里描绘桃花的固定格式,不再表现宁静和雅致,而是用鲜艳的色彩和饱满的激情呈现出一个浪漫化的空间,有时还在其中夹杂一些情人的裸体,带有不可思议的戏谑性和情色意味。这幅2010年所作的《冬天已经过去》即体现了周春芽的典型的风姿妩媚的桃花风格。

我的画都是关于激情和浪漫的,欲望是人类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们对性的感情和欲望都是活力的体现,象征着全盛时期的生命。

——周春芽

《冬天已经过去》 局部
《冬天已经过去》 局部

在近现代美术史上,吴昌硕、李可染等人都画过桃花,尽管他们有时也会用浓重的色彩和奇崛的构图,但他们所追寻的还是桃花的诗意以及与个人趣志品行之间的关联,周春芽则是从主观感受出发,随内心情绪的变化而塑造物像的外部形态,整个画面都具有粗放狂野的激情和强烈的感情色彩,令人联想起梵高和蒙克的绘画。周春芽受德国表现主义绘画影响颇深,但他并没有走向极端的抽象和情绪化,从《冬天已经过去》中可以看出来,他很注重构图的和谐性和物像的写实性,色与线的交织有一种水墨画中的抒情意味,周春芽对于桃花的感性印象可能接近于唐寅的“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

《冬天已经过去》 局部
《冬天已经过去》 局部

《冬天已经过去》是一幅介于写实与写意之间的作品,构图平实而均衡,呈现出一个普通的桃园内部的景象,既有深远的空间透视效果,又有华丽的装饰性,鳞次栉比的树木都进了简化处理,整个画面以红、紫等暖色调为主,一簇簇繁盛的花团上有色彩的渐变,从高纯度的红色到紫色和淡粉色,在同一色系中从明到暗,从浓到淡,渐次变化,过渡微妙。草绿色地面、蔚蓝的天空与桃花形成冷暖色调的对比,衬托出桃花的绰约风姿,同时画中也掺杂了一些棕黄、橙黄和浅灰作为中间色,减少了色彩反差造成的冲突。这幅画色彩绚丽丰富,笔触十分多样化,既有层层厚涂造成的稠密质地,使花团彷佛有着怒放的生命力,在树干的描绘上还运用了类似于水墨画的浓淡不一的笔意。周春芽在《冬天已经过去》中运用了自然主义和表现主义相结合的风格,并且融合了水墨画的笔墨意趣,这对于他的桃花系列而言是一种拓展和延伸。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