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英国艺术家培根|皂滑弄人的一生,求虐比值钱更难
2018-09-10 09:25:26 来源:onedaystand 

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909年10月28日-1992年4月28日)是生于爱尔兰的英国画家,同名英国哲学家的后代。

题目不是段子,这位目前世界第12贵艺术家,世界第18贵作品的艺术家,天生是个受虐狂,却总欲求不满,只能把他对暴力与虐的渴望倾注在画作中。

Three Studies of Lucian Freud

\

Three Studies of Lucian Freud
Three Studies of Lucian Freud
1969
$148.4 miilion

1920s 没学过画画 天生女装大佬,培根天生是M。

1924年,他开始穿女装参加舞会。

1926年,他被父亲赶出家门,因在试穿母亲内衣时被发现。

后来他对朋友说,小时候父亲让马夫鞭打他,结果他只好和马夫XX。

他恨父亲,却不得不承认父亲对他有性吸引力。

MAN KNEELING IN GRASS 1952
MAN KNEELING IN GRASS 1952

他去了柏林,那里比当时还没成为腐国的英国对同性恋更宽容。

然后去了巴黎,看了毕加索的画展后,他决定停止当时刚起步的家具设计工作,开始画画。

1930s 风格探索期 及时行乐。

1933年,他参考毕加索画作《三个舞者》作成的《受难》首次引起注意。

Crucifixion,1933
Crucifixion,1933

然而很快大家就忘记了他。

1936年,他的作品因“不够超现实”而被伦敦国际超现实主义展览拒之门外。

1937年,这位失望的艺术家几乎放弃了绘画,1937年至1943年期间创作的作品没有一幅留存至今,据说风格并不统一。

在战争爆发前的最后几年里,他和他的伴侣、赞助人埃里克?霍尔(Eric Hall)一起赌博、旅行。

1940s 形成稳定的暴力+三联画风格

因为天生哮喘,他不适宜入伍。

他躲过了二战,却躲不过元首。

1945年,他第一张惊世骇俗的三联画作品,最初灵感,来自一张希特勒在纽伦堡阅兵从车里出来的照片。

\

Three Studies for Figures at the Base of a Crucifixion

Three Studies for Figures at the Base of a Crucifixion
94x73.7cm x3
1944

加上对毕加索 Biomorphs 手法的学习和希腊神话的诠释,他作成了《以受难为题的三张习作》,这作品震惊了所有经历了二战残酷的人。

培根说他看图像都是”成系列的(in-series)”,所以他喜欢画三联画或二联画,以体现主体的次序或变化。

当培根谈论肉铺

这里有肉的颜色散发出来的伟大的美。每次去肉铺,我都感到很惊讶,为什么吊在那里的是动物而不是我?

Painting,1946
Painting,1946

以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拿来对照屠宰场和动物的恐惧,这看来是亵渎神圣了,可是培根并非信徒。

经历二战后,他成了虚无主义者(Nihilist):

人类现在明白了,人就是个意外,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生命体,只能毫无理由地将这个游戏玩到最后。

1950s 开始可怕尖叫

1949年开始,他创作了多达45幅将委拉斯开兹作品异化变形的作品,以《教皇英诺森十世像》最为著名。

这不是三联画,只是表情三连
这不是三联画,只是表情三连

教宗的绘画和宗教完全无关,它来自对委拉斯开兹的《教皇英诺森十世》图片的执着迷恋……因为我认为那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画像之一……它为我开启了各种感情和想象的领域。

STUDY AFTER VELáZQUEZ
STUDY AFTER VELáZQUEZ'S PORTRAIT OF POPE INNOCENT X
1953

培根还是俄国电影之父谢尔盖·爱森斯坦的崇拜者,特别是那部经典的《战舰波将金号》,特别是敖萨德阶梯的部分——那个尖叫着的护士的脸通过不同的形态出现在培根的尖叫当中。

除了教皇,西装革履的商人也是出现最多的形象。

STUDY FOR A PORTRAIT
STUDY FOR A PORTRAIT
1953

1956年,他创作了现存最早的自画像。

1960s 绿色的60年代 遇见小偷爱人

60年代初期,他大部分作品都是绿色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喜欢上培根的契机。

\

1963年,一个新的缪斯男神进入了培根的生活和艺术。

乔治·戴尔(George Dyer)一个来自伦敦东区的小罪犯,正如培根的传记电影《情迷画色 Love is the Devil》中情节一样,一天晚上他闯入了他的家。

培根很喜欢他,说:要么报警,要么脱掉衣服。

THREE STUDIES FOR PORTRAIT OF GEORGE DYER (ON LIGHT GROUND)
THREE STUDIES FOR PORTRAIT OF GEORGE DYER (ON LIGHT GROUND)
1964

那一晚之后,他成为了他的情人。他成为了他许多画作的主题。

培根声称,他更喜欢画自己熟悉的人,他的许多追随者,比如亨丽埃塔·莫拉埃斯、伊莎贝尔·罗斯索恩和卢西安·弗洛伊德,都是亲密的朋友或恋人。

STUDY FOR HEAD OF ISABEL RAWSTHORNE
STUDY FOR HEAD OF ISABEL RAWSTHORNE
1967

伊莎贝尔·罗斯索恩应该是最著名的培根女孩了,甚至有人见到她真人会说:wow,我看到了培根的画。但其实她真人长得五官端正挺美的......也不知道这样被说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Lying Figure (Q2B)
Lying Figure (Q2B)
1969

培根画照片而不是真人。即使是那些会来摆姿势的朋友,他也会为他们拍照,他宁愿根据照片在工作室里舒服地画——当然那乱得声名远播的伦敦南肯辛顿的工作室,除了他自己外别人都不觉得舒服。

STUDY FOR PORTRAIT
STUDY FOR PORTRAIT
1969

然而,工作室那么乱,他却开始简化人物的设置,背景也是最简单的线性矩形结构及高度抽象、极简化、程式化的室内设计,后来被他称为‘space frames’。

1970s 虐恋结束,继续虐己

1971年,培根回顾展在巴黎大皇宫(Grand Palais)开幕前的两个晚上,乔治·戴尔在酒店房间里死于药物和酒精过量。

培根和他的好友们伙同酒店经理,把这事一起隐瞒到开幕式结束。

TRIPTYCH: IN MEMORY OF GEORGE DYER
TRIPTYCH: IN MEMORY OF GEORGE DYER
1971

他们在一起八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互相伤害。因为培根的理想情人是

足球队员的身躯配上尼采的脑袋。

作为一个受,他希望对方在身体上和精神上完全压倒他。但乔治除了帅以外没能达到培根的要求,出身底层的他又离不开培根。以至于最后酿成悲剧。

死后的乔治仍一直出现在培根的作品之中,关于乔治的几幅场景三联画是我的最爱。

Triptych, May–June

\

Triptych, May–June
Triptych, May–June
1973

培根开始着魔似地画自画像,因为我周围的人都像苍蝇一样快死了,我没有其他人可以画了。

SELF-PORTRAIT
SELF-PORTRAIT
1973

当然,像大部分在系列小说第一本结尾哀悼女主的武侠小说男主一样,培根在乔治死后五年后继续做男主,一个又一个地换小鲜肉情人和画中模特。

1980s 岁月虚无,画面静好

进入80年代,培根对人物更为强调,更直接。人物变得更加安静,他们通常乖巧地坐着,动作更少,颜色也更淡。除了来自DIY商店的油漆和家用乳剂,培根越来越多地使用喷漆。

THREE STUDIES FOR SELF-PORTRAIT
THREE STUDIES FOR SELF-PORTRAIT
1980

除了继续他的‘space frames’,主题还经常以基座状的结构呈现,给人以雕塑般的感觉。

\

\

TRIPTYCH 1986 - 7
TRIPTYCH 1986 - 7

1990s 后继有人?自虐到最后一刻

1990年,培根去看了赫斯特(Damien Hirst)的装置《一千年》,并在那个作品前站了一小时。

以后也有人说,赫斯特是培根的立体版——那些福尔马林的动物尸体让人想起培根的肉。(赫斯特的《一千年》和其他作品看这里Damien Hirst|浓药王者归来)

\

\

镜子里的斗牛
镜子里的斗牛
1990

培根继续过着充实的生活,在他最后的几年里,他享受着新情人何塞·卡佩洛(José Capelo)的陪伴。

STUDY FOR THE HUMAN BODY
STUDY FOR THE HUMAN BODY
1991

何塞肖像与赛车手埃尔顿·塞纳(Ayrton Senna)的肖像(来自杂志封面,培根老色鬼果然不放过任何帅哥)融合在一起,出现在1991年三联画的左边画板上。

培根还送了何塞画和400万美金,何塞还是经常闹别扭,最后培根开始后悔把钱给他了。

TRIPTYCH
TRIPTYCH
1991

培根还是在1992年春天专门去马德里找何塞,踏上他的终极找虐之旅,在那里心脏病发去世。

♂ 久违的结尾解释水 ♂

理解总是画“丑丑的可怕的画”的培根似乎很难,但他的表现是直接、暴力、欲望满溢的,似乎像他同名的食物一样,以最直接的咸味和肥腻,满足人类最低层的温饱欲望。

如果以前只是觉得爱色爱酒的他人有点好玩,2018年则幸运地在巴塞尔 Bayeler Fondation 看到他和贾科梅蒂的双人展上他数十幅巨作。直面三联画的视觉冲击,加上心知他的天价作品多为私人收藏超难看到,更觉震撼。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