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映射出愈发踌躇的市场
2018-12-12 10:12:37 来源:艺术眼 

卓纳画廊于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8。摄影:Dan Bradica,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卓纳画廊于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8。摄影:Dan Bradica,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大家都说一场危机要降临了,我看不像啊。” 星期一,在迈阿密海滩巴斯美术馆(Bass Museum) 一场庆祝洛杉矶设计师哈斯兄弟(Haas Brothers)展览开幕的晚宴上,一位建筑设计师一边耸了耸肩一边对我说。

这场晚宴开启了迈阿密热闹的艺术周,每年十二月在迈阿密海滩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展,以及2018年在其周围举办的24场展会吸引了藏家、艺术爱好者纷纷涌入。2018年,在巴塞尔艺术展于星期三举行的VIP预展上,大家对艺术市场的增长是否放缓的看法不尽相同。

尽管从当前的经济景象来看,似乎并没有看到危机的苗头。瑞银集团全球财富管理首席经济学家 Paul Donovan 认为,近期股市的回落算是在前所未有的市场扩张期过后发生的矫正。在星期二的股价跌落后,市场目前和2017年同期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开幕时大约持平(为哀悼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过世,美股于星期三闭市,在周四重新开市时显著跌落。)Donovan 说,支撑经济的基础产业保持强劲,周二的跌价反映了中美贸易战持续的不确定性会对股市造成的影响。

“税收贸易对普通股的影响比对整体经济的影响都要更加显著,” Donovan 解释道。“对贸易的干扰(或是贸易不明朗的前景)容易导致市场动荡。”

然而,这对艺术市场的影响却未必是负面的:Donovan 说,瑞银的大部分客户购买艺术品都是出于热情,而并非抱着获得潜在投资回报的预期。在瑞银于十一月中旬针对净值500万美元以上的藏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4%的藏家都说他们在积极地或是看情况时会寻求增添新藏品,64%的藏家称他们计划将在2019年花费10万美元以上用于购买艺术品。

莱维·格瑞画廊于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莱维·格瑞画廊于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星期二,巴塞尔艺术展美洲区总监 Noah Horowitz 说起深受藏家的热情和心情影响的艺术市场(影响因素从拍卖季的表现到宏观经济情况不一而足),他对为期五天的迈阿密海滩展的表现持有乐观预期。

“大家对近期市场的浮动都有所警觉,”他说。“但最终,纽约的秋拍表现十分强势,这一点至少缓解了大家的心理负担,松了一口气,再度精力充沛地现身迈阿密。”

然而,经济活动的不稳定性,可能会导致来迈阿密的藏家在作品选择上趋于保守,更倾向于绘画这样更容易交易的、相对“安全”的媒介,或是在购买决策上更加谨慎、花费更多时间考虑。对于这两种态势,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开幕首日上,经销商们都有所察觉。

大卫·卓纳称,开幕日起初的销售“相当不错,但并不疯狂”,藏家的确花费更长时间做决定,在购买前会在更多的选择之间进行权衡比较。尽管不确定这是否是经济的不确定性导致的,但他观察到在近几周,比起在十月份的伦敦弗里兹艺博会,画廊的客户现在在交易速度上明显放缓,而这一现象恰巧和最近的市场浮动相符。

“预留的作品最终能交易成功还是打了水漂,你往往能分辨出来。今天我们有几件预留最终没售出,这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卓纳说道。“一级市场非常强势,我们带来的一级市场作品第一个小时内就卖光了。但在二级市场上,藏家比较踌躇,他们想要搞清楚价格的来龙去脉。”

售出的作品包括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和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的绘画,售价分别在38万美元和15万美元。此外,卓纳在周三还售出了一幅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于1991年创作的绘画,价格未予公开;以及丽莎·尤斯塔维奇(Lisa Yuskavage)、草间弥生、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l Borremans)、沃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雷蒙德·帕迪伯恩(Raymond Pettibon) 和鲁斯·阿萨瓦(Ruth Asawa)的作品。

佩斯画廊于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佩斯画廊于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卓纳本周还出品了一场由迈阿密藏家 Jason Rubell 策划的线上展览,这是卓纳前不久上任的线上销售总监 Elena Soboleva 策划的首次线上销售(Soboleva 此前供职于 Artsy)。卓纳说,这标志着画廊除了尽心展示目前代理的艺术家之外,还想利用线上空间来展示新的艺术家,以及艺术界各方人士的视角。

“Rubell 家族是迈阿密的前线,这次建立了一个不错的模式,今后我们可以合作更多项目,”卓纳说。“能参观艺博会展位和画廊实体空间的人只有这么多,但随着画廊在伦敦和香港的拓展,卓纳如今的受众来自全球各地区。因此我们想要引入一个不同的平台,让各地区的人都能和我们在进行的项目互动。”

和卓纳一样,莱维·格瑞画廊的联合创始人多米尼克·莱维(Dominique Lévy)也说周三首日的交易节奏趋于平缓。“我认为市场从前那种高压力态势正在发生轻微的转向,”她说。“如今人们观看作品更加仔细,消息更加灵通,知识也更丰富。但能量还是在的。”

总得看来,莱维认为,对于她和合伙人布莱特·格瑞带来迈阿密展示的艺术史作品来说,放慢的交易节奏并不意味着长期交易额的降低。她说有美术馆有兴趣购买画廊此次展出的核心作品,基斯·哈林(Keith Haring)的《沉默=死亡》(1988),还在协商中的这件作品是哈林受到了1987年艺术团体“沉默=死亡”(Slience=Death)创作的一幅海报上的粉色三角形的启发而绘制的,而那一年哈林被诊断出艾滋病。

莱维把市场节奏放缓的原因归于市场中数量急剧增长的交易机会,如今藏家面临更多的选择。“现在的艺博会和拍卖真的太多了,”她说。“到了年底,大家出手前都更加深思熟虑。我认为这是件好事,我并不把这看作市场放缓的负面趋势。这正反映了市场体量、规模、广度的高速扩增。”她透露道,在开幕几小时内,画廊已经售出了几件作品,标价均在100万美元以下,包括安德里安·派普(Adrian Piper)的《种族叛徒》(Race Traitor,2018),以17.5万欧元出售给了一家美国基金会。

(左)玛丽·阔思,《无题(电灯)》,佩斯画廊(右)詹姆斯·特雷尔,《无题(XXXII G)》,佩斯画廊
(左)玛丽·阔思,《无题(电灯)》,佩斯画廊(右)詹姆斯·特雷尔,《无题(XXXII G)》,佩斯画廊

事实上,根据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联合发布的《艺术市场》年度报告,艺术品交易额在过去十年内缩水了21.7%,这些累积交易的价值下降3.2%。但这些转变却让出售高位价格作品的顶级画廊获益,因此莱维对市场缩水的情况并无察觉。

“我们的情况恰恰相反:市场的‘腹部’越来越鼓,没有萎缩,”她说。

但 Horowitz 却认为,“交易向高端市场聚拢和加强”正是他和巴塞尔团队所认为的艺术市场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事实上,巴塞尔艺术展的组织者早已从那些拥有美术馆规模并开设研究所的旗舰画廊与毗邻的那些祈祷不要亏本的中小型画廊中间看出了解决门道。

从明年夏季的瑞士巴塞尔艺术展开始,巴塞尔艺术展将推行新的展位收价方案,那些一笔交易就能回本的顶级大画廊将在展位费上补贴年轻的小画廊。这个方案是在2018年四月份在柏林的一场论坛上大卫·卓纳向巴塞尔艺术展的全球总监 Marc Spiegler 提议的。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佩斯画廊的总裁 Marc Glimcher 的支持,他在观众席下大声表示赞同。

缩减展位费的确能帮助口袋不深的小画廊,但并无法解决更加根本的问题——如何增长藏家需求,扩大购买艺术的群体,最终,让全球每年艺术品的交易数量有所增长。在星期二举行的关于在艺术市场中应用区块链技术的论坛上(由藏家、画廊主 Adam Lindemann 组织),Glimcher 说艺术市场真正的长期挑战是如何吸引更多艺术圈之外的富有个体购买艺术,尤其是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向那些并非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菲利普·加斯顿,《鞋头》,1976。豪瑟沃斯画廊
菲利普·加斯顿,《鞋头》,1976。豪瑟沃斯画廊

“我们一直关注在金字塔的顶端,但金字塔的根基在显著扩张,”他说。对于在增长的所谓的“金字塔底”,也就是那些或许没有艺术圈中典型的文化和社会背景的买家,或是对艺术的投资表现和审美价值同样看重的买家,Glimcher 认为,如今很多艺术圈从业人员把这些潜在藏家拒之门外。

“这可不是我们投身艺术行业的原因!”他模仿一位典型画廊主的失望表情说。

“但我们需要学会如何与更大的群体互动,”Glimcher 说道。

当然,Glimcher 也承认,他在金字塔的顶端仍然顺风顺水。周三在迈阿密的头几个小时内,佩斯画廊便售出了拉里·贝尔(Larry Bell)一件创作于1970年代的无题雕塑,售价25万美元;还有玛丽·阔思(Mary Corse)的《无题(电灯)》(1968/2018)以18万美元售出;詹姆斯·特雷尔(James Turrell)的反光全息作品《无题(XXXII G)》(2014)以15万美元售出;还有彼得·亚历山大(Peter Alexander)的四件作品,价格在4-12.5万美元区间。2018年佩斯的展位主题聚焦于“光与空间”和洛杉矶60年代“拜物”运动的艺术家。迈阿密当代艺术中心(ICA)正在展出拉里·贝尔回顾展。星期二,佩斯画廊还宣布拓展对玛丽·阔斯的代理,从亚洲的三个空间到纽约。

美国藏家是豪瑟沃斯画廊在开幕首日的主要购买力,画廊合伙人 Marc Payot 说。开幕首日,豪瑟沃斯达成了本届迈阿密海滩展最大的几单交易,包括菲利普·加斯顿1976年的绘画《鞋头》(Shoe Head),以750万美元售出;另一幅1969年的无题作品则以270万美元出售给了一位欧洲藏家。一幅标价500万美元的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巨幅新作《羽毛》(2018)被允诺捐赠给一家美国美术馆。拉里·贝尔的两件旧作,一件1967年的无题雕塑还有绘画《我的蒙托克》(My Montauk,1960)分别以55万和200万美元售出,两件2018年的新作各以10万美元售出。艺术家埃米·谢拉尔德(Amy Sherald)为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所绘的肖像揭幕后,开始由豪瑟沃斯画廊代理,画廊于星期三出售了第一幅代理的谢拉尔德画作,售价17.5万美元,被允诺赠予一家美国博物馆。画廊售出的其他作品包括保罗·麦卡锡的雕塑《白雪蛋糕》(2017-18),以120万美元出售给了一家亚洲收藏,路易斯·布尔乔亚的雕塑《女人》(2004)以200万美元出售给了一位未公开的藏家。

(左)埃米·谢拉尔德,When I let go of what I am, I become what I might be (Self-imagined atlas), 2018。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右)保罗·麦卡锡,《白雪蛋糕》,2017-18。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左)埃米·谢拉尔德,When I let go of what I am, I become what I might be (Self-imagined atlas), 2018。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右)保罗·麦卡锡,《白雪蛋糕》,2017-18。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这些销售结果或许会在巴塞尔外围甬道参展的画廊之间引起艳羡甚至恼火,驱使更多声音呼吁大画廊帮助扶植那些年轻画廊,正是这些小画廊在为艺术界培养下一代的艺术明星和藏家。豪瑟沃斯也在出一份力,近期开始在内容和研究上投入更多资源,以支持难以跟得上销售部门的学术研究版块。

“艺术市场过去几年的扩张是爆炸式的,” Payot 说。“但我们如此需要的学术研究版块却没有长足的资源进行发展。”作为回应,画廊近期宣布成立了非盈利的研究机构,旨在支持和数字化画廊所进行的学术工作。除此之外,豪瑟沃斯还发布了一本艺术期刊《Ursula》,由前《纽约时报》艺术评论人 Randy Kennedy 运营。刊物首发两千册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的首日进行分发。

Payot 补充说,豪瑟沃斯目前没有受到市场动荡的影响,但同其他很多画廊一样,在开幕首日售出的绘画数量或许也能表明藏家当前的思路。

“收藏更多绘画的趋势还在持续。这并不是新鲜事了,”他说。“尤其是高价位的作品,会相对保守一些。但我们没有察觉到市场的发展力度在减弱。”

“这也情有可原,但......”他的音量渐低,笑着耸了耸肩。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